第十一章 凯旋而归
魔法少女小肥2020-09-09 01:262,734

  赫勋听的一愣,心道敌国进攻的真不是时候。

  赫勋无奈之下,松开牵着林跃的手,掀开红盖头,含情脉脉地抚摸着她的脸,两人四目相望,眼中都是柔情与不舍。

  “抱歉,如这场交战赫某能活着回来,定会带夫人去将军府,冠冕堂皇地补偿给夫人一场更盛大的婚礼!”

  林跃有些僵硬地点头,还没等她从刚才赫勋说的话反应过来,身着红衣的新郎官就迅速抽身回到自己军营,动作麻利地装备上沉重厚实地甲胄。

  林跃看着赫勋在他眼前跑开了,下意识追上赫勋的后脚,喊道,“赫勋,你带上……”你带上我一起去,这句话林跃下意识就说出来了。但她说到一半发觉不对劲,赶紧站住,捂住嘴,改口道,“带上佩剑,别忘了!”

  赫勋这时已经穿好护甲,浑身都被铁扎甲紧实包裹住了,再骑上一匹黑马马背,召集所有的将士,一起冲锋陷阵。

  “知道了——夫人放心——”良久后,这声音随着风声传来,接着,随着踢踢踏踏的马蹄声,和他的战友一齐远奔向了林跃视线看不到的地方。

  林跃不知怎的,明明知道这场婚礼会这样,心里还是有一些凄凉。

  她一转头,看着身旁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周围的帐篷上还挂着红色的绸缎,但是刚才再身旁牵着她手的红衣身影,现在已经远离视线之外了,奔赴去了战场上,林跃想到这,不禁有些怅然若失。

  清川走到林跃身边,带她回去,道,“我们一起等赫将军,平安归来吧……”

  林跃不想等,她心里有一个念头,要跟赫勋一起上战场英勇杀敌。可是她心里深深明白,如果她上了战场,下场会是什么样子。

  既然她是卧底,那么上了战场就一定会和那个预知的梦境一样。就算是有些偏差,没被赫勋杀掉的话,也会被苏国君主杀掉。毕竟她是个任务失败的棋子,没有利用的价值了。

  林跃意味深长地叹了一口气,跟着清川走回了原本的梳洗打扮的地方。林跃进了赫勋的帐篷,端坐在他萦绕着木香的床榻上,看着那株凋谢的月光花,眼底里都是明晃晃的失落。

  林跃双手合十,向上苍祈祷。

  ……

  战场上横尸百万,偶有尸体上插了几只利箭。灰蒙蒙的天空盘旋着几只秃鹫,断了的长枪依然握在已经死去的尸体的手里。

  远处,厮杀呐喊声不绝于耳,阴风开始怒嚎,似乎要唤醒死去的灵魂。

  战场上一片殷红,血液飞溅到红滩和绿苇上,流淌的血水竟能使盾牌浮起来。

  赫勋骑马追着敌国的三两逃兵,单眼瞄准目标,拉开弓,绷在弦上的箭“嗖”一声破风而去,射在敌军首领的马腿上。

  马高抬前肢,高声嘶鸣,失去控制,欲把马背上的人甩下来。

  “呃啊!”敌国君主从马背上重重跌下,趴在地上刚要起身逃跑,抬眼看到赫勋的长矛已横在眼前。

  “苏君主,冒犯了。”赫勋驾马前行,拉住黑马的缰绳,后背背着一个箭囊和一把弓。

  他骑在马背上,甲胄下的红衣很是刺眼。他单手持着那把利用叮嘱他带上的佩剑,抵在苏君主的脖子上,“末将很是佩服苏君主亲征之举,若不是刚刚以众欺寡,末将怕是只能和苏君主打个平手。可问苏君主愿不愿意投靠我明国,为明国效力?”

  苏骛与赫勋的眼神对上,抬手擦去刚刚受伤来不及擦掉的,嘴角已经干涸的血迹,“林月呢?为何没和你一起上战场?”

  “你说林跃夫人?她还在军营等候末将凯旋而归。”

  苏国安插在明国的卧底反叛了。这下子,苏国算是彻底覆灭了。本来,苏骛是安排她去做明国的卧底,目的是套取明国的军情,并获取赫勋的信任,最终的目的是在战场上暗杀他。

  若是大将被杀,军队群龙无首必然大乱。

  苏骛一直用鸽子给她送去书信,再告诉她最后的战略:跟随赫勋上战场,然后在战场上打赫勋一个出其不意,拿武器在背后偷袭他。这样苏国就能取胜了。

  虽然胜之不武,但是苏国国力不如明国,只能出此下策。

  可是苏骛上了战场,才知道安排的底细并没有来战场。这场攻城略地的战争,一切都与他的计划背道而驰。

  “若是不愿,那末将得罪了。”头上赫勋的声音响起,将手中长剑向前送了几分,锋利的剑尖只差几厘米就能刺入苏骛的脖子,将他的喉咙割开。

  苏骛咬着牙,为了活命,只好放低身段,“愿意。只望将军手下留情,不要让苏国就此覆灭,苏国愿意做明国的附属国,扩大明国领土,为明国效力。”

  ……

  这场战争,明国赢了。一直以来收复苏国的大业终于完成了。

  赫勋便带着战俘苏骛,去见了明国君主。明国君主同意苏国做附属国的请求,将苏骛送回苏国。

  将军府内。

  赫勋卸下一身甲胄,推开门,看见坐在桌前摆弄明火的林跃,“夫人,在理什么?”

  林跃把这些时日苏骛传来的书信都归到一起,打算集中烧掉。

  赫勋都不需要看那些信件,就知道上边写的是什么,他笑道,“其实我就早知道夫人是苏国派遣在我身边的底细了。但是我从见到夫人的第一眼就知道,夫人一定不会背叛我。”

  林跃把书信都叠好,这才抬头看到赫勋穿着一身华丽红衣,身后还跟了两个侍女,一个是清川,另一个叫白鹭。

  林跃穿着白衣,衣袂绣了梅花。转身她把书信交给白鹭,让她烧掉。

  处理完书信,林跃汗颜,一脸无奈的吐槽道,“我怎么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进来的时候魂穿得乱七八糟,我都不知道我是谁,我要干嘛,整天就混吃等死。”

  “夫人,这就是缘分。”赫勋望了一眼天空,带着林跃走进了将军府,给林跃讲述第一次见她,和第一次和她说话的回忆……

  初见林跃是在红海滩不远处的一片桃林中。一簇簇盛开的桃花让人眼花缭乱,柔软的花瓣随风而落,林跃穿着一身米粉色家居服,就站在落英缤纷里,伸手接住落下的桃花。

  赫勋受好奇心驱使,便向林跃走去,走近之后,林跃见了赫勋的反应就和见了鬼一样,吓晕过去。

  赫勋大惊,以为是自己容颜太过丑陋,吓到了林跃。

  赫勋觉得既然是自己把女子吓倒,那只能负责了。于是对着林跃已经晕厥过去的身体,拱手道了一句姑娘多有得罪,便一手把林跃横抱在怀里,走回军营。

  军营里实在没地方,赫勋只能把她放在自己床榻上。林跃一直没醒,晚上赫勋怕林跃会冷,叫清川送来两条被子,给林跃盖好,自己睡在地上。林跃就这么晕厥了两天,才醒来。

  第二日,赫勋当时在盥洗,看到水里竟有一个女子面容,赫勋定睛一看,那水中面容和林跃一模一样,赫勋只觉得事情有趣又不可思议,便对着水面问自己当真丑的吓人?

  林跃又问了赫勋的来头,最后赫勋让林跃碰碰镜子,林跃就这么魂穿来了。

  赫勋盥洗完毕,到案子上翻看竹简,转头一看床榻上的奇装女子已经醒来。

  “啊,原来在你的时空里,看到的是这样啊。”林跃恍然大悟。

  “是。”赫勋笑道,可他的心底却和林跃隐瞒了一些事情,没有告诉她。

  林跃在心中思索着,要是这样说的话,铜镜大概就是穿越两个时空的媒介。可是为什么她穿越过去以后,现实时空里的自己没有消失,而是晕倒了,被送到医院呢……

  赫勋不知道林跃在愁思何事,眉头都皱到一起去了,笑道,“夫人,这次赫某是来补办婚礼的。”

  “对啊!你不是说会给我补办一场婚礼吗?”林跃顿时眼睛放光,她在现代世界看到的婚礼基本都是西式的。这正统的中式婚礼,还是第一次经历。

  “当然会了。清川,现在就去准备!”

  “是。”身后的女子应声,立即召集赫勋将军府里所有的侍女和侍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镜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镜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