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新婚夜毒发身亡
魔法少女小肥2020-09-09 01:261,674

  红纱帐缠绵的梳妆台前,一方葵形铜镜衬映出美人儿的倒影,凤冠霞帔,红唇皓齿,纤腰犹如紧束的绢带。

  清川把红盖头盖在林跃头顶,带她出门踏上撒满花瓣的红毯,与新郎官会面。

  赫勋穿着一身大红直裰婚服,头戴银冠,腰系玉佩,长发慵懒散落于肩后,等候林跃已是多时。

  这对新人行了六礼,结了发,拜了高堂,终是鸾凤和鸣,喜结良缘。

  当夜,皎月透过错落的树叶,洒下如水月华。绿树蔚然,相互交错着枝蔓,光束点点照应在地面上,仿若漫天的星辰都落入凡间。

  窗外每棵树上也都披着胭脂红的纱幔,十步一系,胭脂红的纱幔几米长,无风时静静垂落。待到微风轻抚,树叶飒飒晃动,胭脂红的纱幔飘扬舞动。

  透过纸窗户,屋子里相敬喝交杯酒的身影如同皮影戏一般上映。

  林跃和赫勋互相勾住胳膊,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后,林跃扶着不胜酒力的赫勋,一步步引领他到一个可以躺下的地方。

  “夫君,你也太不主动了……”林跃吹灭床边的烛灯,说完就俯下身子,媚眼如丝地与赫勋对视。

  柔软又冰凉的唇轻轻落下来,两个人的气息近在咫尺。微弱的气息喷发在两个人的耳际,撩动了彼此的欲望。

  赫勋正要翻身压过去,刚起身就感到脸上似乎有什么温热的液体喷溅而来。

  随之,赫勋鼻尖萦绕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似乎味道是从那些液体中散发出来的。赫勋心里一紧,有种不好的预感,赶紧起身去点亮烛灯。

  烛光驱散了黑夜,赫勋傻了,呆滞地看着林跃捂住嘴,眼睛同样也瞪得浑圆,血从她指缝流出来,血迹和红衣融为一体。

  林跃的手慢慢垂下,她的掌心里都是暗红色的血迹,还有嘴边,全都是血淋淋的。她的双眼死前也没有合上,反而是一副骇人的面目,就这样停下了呼吸和心脏跳动。

  许是意外来的太突然,让赫勋愣了半分钟之久。

  红烛上的火焰嚣张地跳跃着,似乎在嘲笑他的无能,不管是林月,还是林跃,最后他都一定保护不住。

  赫勋上去把已经彻底僵住的林跃抱在怀里,良久后,像豆子一样沉重的泪水砸下来,落在林跃白皙的脸上,又炸成几滴小水花。

  赫勋小心翼翼地拭去刚掉在林跃脸上的泪,就又有几滴眼泪掉下来。连赫勋都不知道它们何时不受控制地落下来的。

  “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的……你不会这么走的……”赫勋嘴里碎碎念着,良久后提高嗓门,高喊道,“传太医——”

  太医见了赫勋的脸拔腿就跑,将军府上的护卫跟上去又把太医抓回来,太医不敢看赫勋的脸,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决心,硬着头皮道,“将军,有……有何吩咐……”

  “夫人,你快去看看夫人怎么了!”赫勋心急如焚。

  太医终于松了一口气,看着赫勋脸上快要干涸的血迹,道,“好,那将军可否先把脸上的血迹擦拭干净,实在是……太让人误会了,老身还以为将军杀红眼了……”

  太医将手指按在林跃的手腕动脉处,叹道,“将军,夫人她魂魄很不稳定,就快要散尽了。恕在下无力回天,这招魂的法术,只有巫国人才会。”

  “好,本将知道了。”赫勋对镜拿着绢布擦拭脸上已经干涸的斑斑血迹,把府上所有的人都打发走。

  他又把最厚的衣服全都裹在身上,再带上吃食、水,还有金银,收拾好行囊。

  最后,把林跃逐渐冰冷的尸体横抱在怀里,在这样夜黑风高的夜晚,离开了将军府。

  外面的风很大,赫勋把怀里毫无生气的女子抱得更紧,长途跋涉去往边境一个最神奇的国家——巫国。

  巫国常年紫气围绕,气候异常,日中时烈日灼心,晨晚又暴雪连绵。

  那里居住的,都是会占卜和魔法的长寿怪人。他们可以实现别人的一切愿望,但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们向来办事都讲究“双赢”——我帮你实现愿望,但是你要把你的某样东西分给我,比如快乐、寿命、灵魂……

  一间阴暗的屋子里,没有任何照明光亮,沉重的锁链横纵交错,链上浮着紫色的咒文。

  锁链微微颤动,发出细微的哗啦声。眼前一片黑,连伸出去的五指都看不到,压抑的环境压得人快要喘不过气。

  半空有一把锁链交错成的椅子,上边背对赫勋坐着一位身影年轻的国主,他在黑暗中回头,眼睛里闪着微弱的紫光,他转过头,睥睨众生的看着台下抱着一女子尸体的赫勋。

  巫国国主的身影看起来只有二三十岁,而声音却像白发老者一样沧桑。

  半天后,国主才缓慢地吐息道:

  “呦——老客来了。这次,你有什么愿望?又想交换什么?寿命你已经卖过了,没有价值了……啧,你对她可真是用情至深……这样吧,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镜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镜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