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幼稚吗
嫦娥小鹅鹅2020-11-16 14:463,077

  “NANA,NANA?”

  “什么?”

  叶婠一连叫了她好几声都没应,见她双目茫然,不由得奇怪拧眉。

  顺着她刚才视线定定的方向看去。

  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马君亚闭下闪烁的眼,心虚的拿起杯喝了口咖啡,头发遮掩下的耳根,热辣滚烫。

  “什么都没有嘛。”叶婠疑惑了声。

  马君亚没吭声。

  叶婠回过头笑了笑,很快就将心思移到了别的地方。

  “再过两天就是赫尔胥家族的晚宴,你说我穿哪条裙子好看?”叶婠托腮苦恼。

  她们小公主的烦恼,还真是“平平无奇。”

  马君亚漫不经心的抬了眼,豪气大方说:“正好我那有条薰衣草紫的礼服,拿去吧。”

  叶婠眼神一正,欢喜的不得了。

  “真的吗?NANA你太好了!”叶婠高兴的恨不得凑前去奉上香吻一百个。

  马君亚放下咖啡杯,精致的五官挺严肃的,“不过我先跟你说好啊。”

  叶婠见她一本正色,小脑袋瓜子乖巧的捣鼓两下,认真的洗耳恭听。

  “这条裙子我可是花了大价钱的,上面镶了不少碎钻,你可别像溪溪姐那样,整回一堆破布给我。”

  她见到自己没日没夜,熬掉了不知道多少根头发丝,才做好的礼服,居然碎的不成样子,天知道她那个心情。

  感觉一下子天都塌了,多少钱都挽救不了她被冲击到的灵魂。

  叶婠温顺点点头,跟她打着保证,“放心吧,绝对像爱护你一样,爱护你的设计。”

  马君亚心情这才好一些,挑挑眉。

  看到她满心欢喜的面容,又想起了另一件事来,随口问:“你不跟我一起住?住校?”

  叶婠唇边的笑容,以可见的速度在缩减,热情洋溢的火焰,也被她这句轻描淡写的话扑灭了。

  腾升起的袅袅青烟就好像叶婠此时的心情,缥缥缈缈的苦愁。

  “怎么了?”马君亚好笑的看着她。

  这小妮子最近是学了变脸术吗?怎么变脸变得这么快?

  “唉~。”她哭丧着一张脸,连眼尾都蔫蔫的垂下了。

  “怎么?是不是不想住校?”马君亚猜测着问。

  “唉~。”又是一声无边无际的叹息。

  马君亚别了一眼,“还是你三哥?”

  叶婠努唇,可怜兮兮的点点头,“我三哥给我设了门禁。”

  ………

  马君亚无语凝噎。

  门禁?

  叶婠怎么说也成年了,有独立行事的能力了,这…。

  “或许你哥是担心你。”马君亚找了一个极为官方且通情理的理由来安慰她。

  叶婠蕴着璀璨的星眸睁了睁,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要不是有良好的教养在支撑着,她现在肯定拍桌而起了。

  “还不许我谈恋爱,你说他是不是老古板!”说起这个叶婠就更生气了。

  马君亚嘴角抽了抽,“这个…的确是有点儿。”

  一双潋滟着晴光的眸此刻卷起了浪潮,贝齿轻咬着唇,气鼓鼓的坐在椅子上。

  怎么看怎么委屈。

  马君亚闭了闭口,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了。

  毕竟叶巡看起来就很严肃古板,对婠婠提出这些要求也不奇怪。

  叶婠自顾自冷哼了声,还好三哥马上要回瑞丽了。

  不然在他的管束下,自己也一定会变成像他那样的机器人。

  “好了别生气了,一会回酒店试礼服?”马君亚赶紧转移她的注意力。

  叶婠听到礼服两个字,眼睛都冒金光了,脸上哪里还窥的见半分不悦。

  “好呀好呀。”

  塞岛。

  “天气真好。”

  常记溪笑脸盈盈,张开了双臂感受凉风的洗礼。

  旧港的海风依旧夹带着丝丝甜腥味,光是这么闭着眼,仿佛置身沐浴在阳光下的沙滩,还有成片的椰林。

  触手可及的情景,很舒服。

  一个温暖的怀抱贴了上来,纤细的腰被一双大掌紧紧环抱住。

  “我上次好像…。”常记溪不经意眨眼间晃了下神,“好像是住隔壁?”她认真回想着。

  好像是没错。

  阳台上的绿植连摆放的位置都没变。

  骤然感到身后的人动作僵了僵,常记溪侧了下脸,眸光微诧,“怎么了?”

  陈醉沉默了许久,压抑着嗓音久久道出短促一字,“无。”

  常记溪眸中的疑惑逐渐隐下,微凉的手覆在他手背上,身体往后靠了靠,双眸眯着仰望蓝天,“来到塞岛要不要去喝两杯?”

  塞岛连海风都是慵懒舒适的,这种时候,来上一杯微醺的鸡尾酒润润色,最好不过了。

  陈醉勾笑,“好。”

  “说起这个,倒让我想起第一次认识塞巴斯蒂安。”她笑,“就是在这家酒店楼下的酒吧。”

  陈醉的手又是不动声色的一僵,额头两侧的青筋微微跳动。

  原来他们的距离是这么的近。

  “怎么了?”这下常记溪很清楚的感觉到他手臂在收紧。

  陈醉没说话,抽回了一只手,大掌温柔的插入了她的发中。

  紧接着,唇瓣生凉,他的吻如雨点般砸下,柔情似水,浸出的深情几乎要将她淹没。

  常记溪伸手环住了他的腰,主动仰起了头,还以他的缱绻情深。

  刺骨的寒冷拂过,紧紧相拥的两人却丝毫不觉寒冷。

  “PaPa!”

  孩童稚嫩的声音划破了正在上升的气氛。

  常记溪一惊,像只惊弓之鸟般藏进了陈醉的怀中。

  孩子的父母亲听见呼呼,连忙跑了出来,待看见隔壁露台上的男女时,紧张的心顿时松了下来。

  拽起自家生产的“电灯泡”儿子,朝陈醉抛去一个挑眉的眼神。

  便自觉将外面的世界让给他们这对热恋中的男女。

  “嗤。”陈醉狭长的凤眸忍不住划开笑意,眉峰舒展,清风霁月。

  常记溪耳根滚烫,余光小心翼翼的斜了眼,见四下无人,这才从他的怀中探出头来。

  “你笑我?”她仰头,桃腮染面,艳若桃李。

  潋潋滟滟的乌眸盯着自己瞧,陈醉薄唇又不可遏制的上扬。

  “你笑我!”常记溪恼了,轻推了他一下。

  陈醉略为收敛了几分,但那朗朗如玉的笑意,还是分外明显。

  “哼!”常记溪没好气的拧了下他的腰。

  陈醉唇边抿笑,伸手将她按回了怀中,“好了,我错了。”

  常记溪不买账的哼了声,语气中的懊恼羞怯清晰可闻。

  “溪溪。”

  “做什么?”

  “明天想去哪?”

  常记溪沉吟下来,想了想,“随便逛逛?”

  “好。”

  两人说着话,旁边露台的落地窗又悄咪咪被推开了一条缝隙。

  小小的身影闪了出来,又趴回了刚才的地方。

  小脑袋枕着手,圆滚滚的湛蓝色眼睛滴溜溜的转着。

  “我知道你们这是在谈恋爱。”稚嫩软糯的法语腔调,透了丝纯真。

  稚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两人松开了彼此,侧脸看他。

  古灵精怪的样子,长的很像会动的芭比娃娃,可爱的想让人捏他的脸。

  “我妈妈说婚姻是坟墓,好可怕的…呜呜呜…。”

  女人捂着自家儿子的嘴,朝他们尴尬歉意一笑,拽着人就进去了。

  常记溪脸色如常。

  陈醉脸色一黑,唇抿成一条直线。

  “扑哧。”常记溪忍不住笑了出声。

  末了,睨着某人黑到不能再黑的脸色,颇为正色的点评了一句,“小小年纪还挺懂。”

  陈醉黑眸深沉,“溪溪,他说的不算。”

  常记溪饶有兴致的点头,杏眸含笑,“我知道。”

  “嗯。”陈醉脸色这才好了几分。

  常记溪细致瞥见陈醉脸上的情绪波动,在心中啧啧两声,陈醉居然跟一个小孩子较真。

  真是…可爱啊。

  她继续忍笑,“你怕了?”

  陈醉皱眉,“什么?”

  常记溪红唇的弧度张扬的太过故意,“没什么。”

  陈醉眯了眯眼,“你笑我?”

  方才的角色互换。

  别说,还挺爽的。

  常记溪无辜的摇摇头,“没有啊。”

  陈醉眸色涌动,“有。”

  “哪有?”

  “心里。”

  “你蛮不讲理!我心里想什么你怎么会知道?”

  “嗯,这么说你的确是想了。”

  “……。”

  常记溪努努红唇,杏眸噙笑,“幼稚。”

  然后就将他甩在露台,自己转身进去了。

  陈醉凝视着她的背影,唇角微翘,“幼稚吗?”

  “嘿,叔叔。”

  ……

  陈醉眼皮子冷不丁跳了一下,黑眸斜睨。

  小男孩努力的踮着脚,有些婴儿肥的脸上堆砌着天真烂漫的笑容。

  “如果你把你兜里的糖果给我一颗,我就不告诉那姐姐你准备向她求婚。”小男孩跟他商议着。

  准确来说…应该是威胁。

  陈醉视线半敛,今天他着的是薄的黑长款风衣,戒指盒的痕迹很轻而易举的就被印了出来。

  “我经常做花童,所以知道。”小男孩还有点洋洋得意。

  陈醉上前一步,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他。

  要不是小男孩见到他刚才温情脉脉,儒雅斯文的一面,还真的会被他现在这张大黑脸,吓得哭着找妈妈。

  陈醉手从兜里伸出来,宽厚的掌心上安静的躺着一颗糖。

  湛蓝色的眼睛瞬间明亮。

  陈醉手一合,将他的希望捏碎。

  小男孩抬眸,眼睛里委屈可怜,早已没有了方才威胁人的气势。

  “想吃吗?”沙哑性感的法语,很是好听。

  小脑袋点了点。

  陈醉眉眼轻佻,勾唇笑,“说百年好合。”

  最后在糖果的巨大诱惑下,陈醉还是扳回了一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零:沉醉不知归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零:沉醉不知归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