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布兰德的到来
嫦娥小鹅鹅2020-10-30 20:373,032

  在塞巴斯蒂安被骗的阴郁一天里。

  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喝咖啡也塞牙,总之就是怎么都不顺。

  女秘书狐疑的扫了眼紧闭的办公室门。

  “克斯,你说Boss他怎么了?”

  克斯摆摆手表示不知情。

  女秘书以为Boss度假回来心情会好一点,没想到比之前还差。

  早上还让她将新换下来的衣服拿去扔掉,叫她扔的越远越好。

  看那样子很是嫌弃。

  也不知道Boss此行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难道说是被哪个美女伤到心了?

  女秘书表示很好奇,湛蓝色的瞳来回扫了好几圈办公室的门。

  就在此时,克斯眼尖瞥到迎面走来的男人。

  “您好先生,请问您有预约吗?”他站起身客气的例行询问道。

  眼前的男人戴着墨镜,纵然看不清全脸,但那优越的线条跟出众的气场,让人不容忽视。

  布兰德酷酷勾唇笑,沉哑的声线夹带着似有若无的冷,“预约是什么东西?”

  他说的是纯英文,腔调好听。

  两位秘书相对望了一眼。

  “不好意思先生,没有预约我们不能让您进去。”克斯用一般熟练的英文,公事公办回道。

  女秘书眼神看着克斯,随时准备叫保安。

  眼前这男人,一身玩世不恭的黑衣,邪恶中透了丝冷酷,加上他精壮的身材,看起来十分像是来砸场子的。

  布兰德皮靴往左侧了步,脑袋歪了歪,唇边的笑意加深,“我跟塞巴斯蒂安的交情,不止这么简单。”

  “所以,我不用预约。”

  克斯微怔,他凑的太近了,深邃的瞳孔越过他那全黑色的镜片,隐隐约约窥到了他眸子的轮廓。

  很瘆人。

  布兰德轻挑眉,勾着笑走了。

  “啪。”办公室的门被潇洒关上,微震的声音惊醒了两人。

  女秘书捂着砰砰乱跳的心脏,脸色绯红盯着那道门,“天哪,我想我是恋爱了。”

  太酷了!

  克斯嘴角抽了抽。

  他们还是多想想一会怎么跟Boss交代吧。

  办公室。

  塞巴斯蒂安在掐灭了第九个烟蒂时,心情还处在极其恶劣的深渊中。

  一贯的好素养都架不住,塞巴斯蒂安低声咒骂了一句。

  虽然并没有什么用处。

  “啧啧啧。”调侃且轻浮的声音响起。

  塞巴斯蒂安还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

  错愕抬头,没想到一个原本应该在M国的人,此时出现在了这里。

  “你怎么在这里?”

  他还没找布兰德算账,他自己倒先送上门来了?

  布兰德看到他一副惊奇诧异的脸色,不禁心情大好的扬扬下颚。

  看来自己的出现,还是挺让人意外的。

  “我说来看你你信吗?”布兰德歪唇一笑,转换了法语。

  边朝他走了过来,弯腰间儒雅斯文,姿态惬意的坐在他对面。

  以前或许不觉得什么,但是现在…。

  塞巴斯蒂安敬谢不敏。

  “我可告诉你,我不喜欢男的,你别想打我主意。”塞巴斯蒂安牙齿森森的警告道。

  ……。

  布兰德对说过的话再说,不免有些厌烦,索性也就懒得搭理他自导自演的戏了。

  塞巴斯蒂安眯了眯眼,修长重叠腿也放了下来,自然分在两边。

  其他的疑惑暂时先撇在一边,现在重要的是…。

  “你居然敢帮陈醉骗我?”塞巴斯蒂安的话隐隐透了丝杀机。

  半挽起的袖子,也清晰可见凸起的青筋。

  布兰德点了根烟,淡淡的烟雾模糊了他出色的五官。

  唇边那抹该死的笑,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我可什么都没说,是你自己这么想的。”他表示无辜。

  塞巴斯蒂安眼角抽动,大有想跟他打上一架的冲动。

  现在他心里忍着的憋屈,都快把他自己憋疯了。

  “论枪法或许你更胜一筹,但论格斗你不如我。”布兰德轻描淡写吐了口烟雾,指尖流转着轻松。

  该死的。

  塞巴斯蒂安就没过一件顺心的事。

  他咬牙起身。

  布兰德捻灭了烟蒂,抬了眼,“去哪?”

  “找枪解决你。”塞巴斯蒂安往后斜了眼,杀气凛然。

  “嗤。”布兰德意味深长的笑了出声,眨眼间,骨节分明的手中便多了把冷锈的东西。

  随手往桌上一扔,“不必找了。”

  塞巴斯蒂安视线落在桌上,瞳孔微诧,脸色黑沉。

  他看这个人真是疯了。

  如此的肆无忌惮,明目张胆,真以为这是在M国?

  塞巴斯蒂安收回视线,一声不吭的走到架子前,伸手拿了瓶威士忌,倒了两杯。

  折返,将酒递了过去,漠不关心的问了句,“你来F国干什么?”

  “你猜。”布兰德接过,靠在沙发上,保持着神秘道。

  塞巴斯蒂安才没这个心思,他现在已经够烦了。

  “听说你自己住?”布兰德扯了个话题。

  塞巴斯蒂安额头太阳穴在跳,当即就斩钉截铁的拒绝他。

  “我让人给你安排酒店。”

  布兰德笑,法语的腔调显然为难,故意到不行,“哎呀,行李已经送过去了,那就勉为其难的住下吧。”

  “当然,我作息很规律的,为了表示对你的尊重,我不会带什么人回家。”

  ……

  塞巴斯蒂安眼皮子猛跳,七窍生烟。

  他这是跟自己商量吗?摆明了只是来通知自己一声而已。

  还有,他那该死的语气,怎么听都不对劲。

  尊重个屁!

  “滚!”琥珀色的液体震了一下,差点洒了出来。

  布兰德扬眉看着他,“别多想,我只是单纯为了你公寓周围的安保。”

  “有赫尔胥家族罩着,想必我在F国之行会很顺利。”

  塞巴斯蒂安冷哼了声,“你倒是挺会想。”

  布兰德忽略了他话中的嘲讽之意,饶有兴致点了句,“背靠大树好乘凉。”

  塞巴斯蒂安抿了口薄酒,“陈醉教你的?”

  布兰德眼神一转,多了三分意思,“不,是另外一个人教我的。”

  塞巴斯蒂安瞥见他眸中的亮色,也懒得去揣摩那层意思,讪讪重复了句:“你到底来做什么?”

  “赫尔胥家族的晚宴。”骨节修长流利的手,将一封哑光深灰色的请柬推了过去。

  “盛情难却。”

  塞巴斯蒂安瞄了眼,凉凉哼了声。

  “听说叶家的叶巡也从瑞丽回来了?”塞巴斯蒂安抬了眼。

  这个人想忽视都难,比起正儿八经经商的叶家老大,似乎这位神秘的叶家老三,更能勾起别人的兴致。

  一个游离在正魔两道的男人。

  布兰德冷笑,“怎么?你对他有兴趣?”

  塞巴斯蒂安嗤了声,“比起你,他可更让人印象深刻。”

  布兰德赞同的点点头,毫不遮掩流露出欣赏的目光。

  “的确。”

  塞巴斯蒂安昂昂下颚,“他该不会跟你有什么利益冲突吧?”

  虽然隔的山长水远,但都是走一样路子的,能挤上高位令人瞻仰的,不外乎也就这么几个。

  利益冲突,也在所难免。

  “你觉得我跟他博弈,谁能赢?”布兰德眸子轻阖,忽然的好奇。

  握着透明酒杯的手轻轻摇晃着,忽而明灭晦暗的眼神,蒙上了一层捉摸不定。

  塞巴斯蒂安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那种把握不准的眼色,真是令人感到出奇的意外。

  “啧啧,看你的样子像是遇到对手了。”塞巴斯蒂安幸灾乐祸。

  打了一天闷雷的心情总算开始放晴了。

  是的没错,他的快乐就这么简单。

  “对手?”布兰德将酒杯放在膝上,半敛的眸子落在琥珀色的液体上。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能被他称之为对手,叶巡绝对是第一个有此殊荣的人。

  真是不错。

  塞巴斯蒂安瞥见他阴恻恻的笑,不禁头皮发麻,掩下目光饮了口酒。

  “听说他也会去?”布兰德问。

  塞巴斯蒂安看他谈笑风生的俊脸,颇为无语的张唇,“明知故问。”

  布兰德眼神一乐,略显硬气刚毅的眉轻佻,“我喜欢。”

  塞巴斯蒂安耸肩,他老人家喜欢就好。

  暗含深意的眸光掠过桌上那把泛着冷锈的物件,随之生出了瑟瑟的秋意,似乎预见了一缕血色。

  怀着忐忑,“你们该不会在晚宴上打起来吧?”

  两大巨头针锋相对,其余的人怕是只能充当炮灰了。

  他可不想自家老宅成为他们的练靶场。

  布兰德飘了他一眼,自己就算再怎么嚣张,也不会做出如此失礼且不要命的事吧?

  在F国,赫尔胥家族的面子还是要给三分的。

  塞巴斯蒂安撇见他的脸色,这才松了口气。

  布兰德微仰头,将杯中的余酒悉数喝完,松然起身。

  “去哪儿?”塞巴斯蒂安问。

  “睡觉你去吗?”布兰德禁欲又肃穆的脸上露出笑容。

  塞巴斯蒂安懒得理会他唇畔那一分调侃,不耐烦吐出一字,“滚。”

  布兰德挑唇笑,“你的床归我了。”

  塞巴斯蒂安瞳孔轻缩,抬高了语调,警告加威胁,“滚!如果不想我将你扔出去的话,最好乖乖去客房。”

  “咔嚓。”冰冷的一声,不知道是上膛的声音,还是褪弹匣的声音。

  听的人心间一颤。

  塞巴斯蒂安斜睨了眼,不以为意。

  “嗤”布兰德薄唇抿开一角,情绪莫测。

  随之便迈开修长的腿,裹携着一身冷意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零:沉醉不知归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零:沉醉不知归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