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皇帝不是君子
莲藕太太2020-03-31 23:583,217

  林百采有时候实在不能理解,江仁宇一个人傻乐些什么,真是莫名其妙。

  摇了摇头,重新整理起手边的奏折。

  经过艰苦的奋斗,大约的人脉联络已经被两个人合力梳理清楚。

  至于奏章中写的五花八门的内容,让两个人像看故事会一般哭笑不得。

  “这个姓刘的大人居然催我选秀,我就不明白了,这皇帝要那么多老婆干什么?”

  江仁宇暗自嘲讽这奏折,想着若不是现在根基未稳,他第一件事就得把后宫遣了,一个也不留。

  “干啊!”林柏采不厌烦后宫佳丽三千,若他是皇帝,身边有这么多美男,她也把持不住啊!

  唯一烦的就是一个二个看起来脑子不太好,净想着宫斗,闲的吃屁。

  “林百采,你能不能有点女孩子的模样?别老跟我开黄腔,车轱辘都压我脸上了。”

  江仁宇说了违心话时神色略微有些不自然,他其实挺萌林百采开车。

  虽然有时候车速快的让自己上不了……但是呆在车底依然很快乐。

  “不跟你开玩笑,这范知礼大人在奏折里,提了好几次水患的事情,我们要注意一下灾民的动向。”

  林百采估摸着奏章中的地名,对应出来,大概在南部。南方闹水患,只要不太严重,控制灾民也不算太难。

  “选个人南巡可以吧。”

  江仁宇在现代时,也不怎么看新闻。其实就算看了,对现在的情况也不一定有帮助。

  一个古代,一个现代,连体制都不一样。

  这个提议被林百采认可:“南巡好好找个人,银子什么的适当给,绝对不要出现贪污的情况。”

  江仁宇自然没有异议,在记事本上略微记录计划。

  林百采看江仁宇做事逐渐妥当,总算是省心一些,

  “这几日咱们上朝继续,甭管那个太后说的话,该怎么样怎么样。现在的我们可不是软柿子,任人拿捏的。”

  江仁宇慎思,不会出什么问题吧,他可记得先前说,他们脚跟没站稳,还是别太张扬。

  不过……这和张不张扬也没关系,收拢权势第一步,就是溃散敌方人心。

  思虑到这一层,江仁宇与林百采一拍即合,殿外隐约传来蝉鸣,殿内的两人相视一笑。

  架空皇帝不会再被架空,权力该慢慢的收回来了……

  林百采看奏折看得眼睛疼,留下江仁宇独自一人写小作文,她跑出去想趁着夜色散步。

  走神地乱转,脑子里想着很多事,有穿越的,有活命的,有权利的,还有今后的打算。

  许许多多的事情压在心头,实在有些喘不过气。

  既来之则安之这条说法,只是无端的宽慰,没有谁可以完全忘却前尘,安心的呆在一个充满危险与未知的世界。

  林百采的身后肖石头不远不近的跟着,神色紧张,好像随时会有刺客要了林百采的性命。

  确实碰面上一个人,却不是刺客,是白日里偷吃鸡腿的孙常在孙铭。

  “林姑娘,这么晚了,你也来看星星吗?”

  林百采被这一声林姑娘喊回魂,看着面前这张秀气的脸蛋匆忙开口回答:

  “没,就是出来散散心。”

  孙铭从怀里掏出一团东西,是丝帕包着的几块糕点,善意的分给林百采一块。

  “唔……这个味道的糕点很不错。”

  林百采对小零食什么的,一向没有抵抗力。这糕点甜甜糯糯还不腻人,很和她的心意。

  “喜欢吗,我也没多少块,今天有些饿,就只给你一块,下次我多的时候多分一些给你。”

  林百采轻咳一声,她怎么觉得自己在从别人嘴里抢吃的?

  “没关系,你吃吧,我只是觉得味道还可以,从哪儿来的?”

  孙明咽下口中的糕点,神神秘秘地凑到林百采耳边:“我去御膳房偷的。”

  “啊?”

  林百采惊奇之余,又觉得有些搞笑,这姑娘怎么老往御膳房去啊,宫中苛待她如此吗?

  正想着,孙铭几块糕点已经下肚,意犹未尽的舔舐着手指间的残渣。将丝帕仔细地收回,才重新抬头说道:

  “林姑娘啊,我很喜欢你,以后我们可以做朋友的。”

  “咳…咳咳……”

  林百采承认,自己已经算是一个自来熟了,没想到有人比她更能自来熟。

  这统共不过见了两面的人,就能说出喜欢这个词,这姑娘怕不也是一朵奇葩?

  顺下一口气,林百采回答:“我们才见过几面呢,不过…我应该也挺喜欢你。”

  孙铭的眼睛瞬间迸发出小星星,似乎林百采的回答让她惊喜到炸裂。

  “你也喜欢我吗?我…我还没跟别人交过朋友,这宫中我没有母族的权势,也没有皇帝的宠爱,大家都不乐意和我玩。”

  这傻姑娘激动起来说话也磕磕绊绊,宫中没有朋友也算一件好事,她这性子,分分钟被人算计吧。

  “行啦,我看天色也不早了,别在外面吹风,小心生病,以后你有什么吃的,别偷偷往御膳房走,告诉我就成。”

  孙明脸晕得通红,有些不好意思:“这不太好吧,你虽然是一品女官,可这些事我也不好多麻烦你。”

  听到这话,林百采心中郁结更甚,一品个屁,她现在是七品小芝麻官,见谁都得行礼。

  并不打算把此事与孙铭说透,这姑娘看起来没什么心眼,就算不能当做宫中的势力,也不想看着她如此委屈。

  姑娘们的友谊来的很简单,笑点、哭点、饭点只要其中某一样相同,友情是很容易建立的。

  “姐姐,我的寝宫有些远,就先走了,你也回吗。”

  “啊,我回。”

  孙铭看着林百采的走向,寻思着该不该开口,思虑再三还是怯懦地说:“那个…你走的方向好像是养心殿啊。”

  林百采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随意挥手答到:“我住那里呀。”

  “……”

  孙铭忽然就觉得自己是多问这一句,在气氛还没有彻底凝固时,留下一句加油,匆忙告别跑了。

  林百采觉得孙铭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反应再迟钝,也明白了点。

  被一语点醒的林百采走在回养心殿的路上,走三步,退两步,踌躇之间也不知如何是好。

  最后像是下定了决心:

  “管他呢,先去了再说,怕什么?”

  江仁宇正在晾干自己的小作文,瞧着林百采眼角嫣红,气势汹汹的推门而入,不禁有些许惊奇。

  “白菜你怎么了,出去一趟被谁喂火药了?”

  “喂你妈的大鸡蛋!”

  OK,江仁宇以多年认识林百采的经验,对她现在的状况已然了如于心。

  不过……什么事儿能让这厚脸皮的姑奶奶害羞起来呀?

  不会是有人调戏她吧?

  想到这一遭,江仁宇立刻严肃起来,他的姑娘暗恋了这么久都没结果,可不能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你刚才遇见谁了?”

  林百采从一进屋就开始喝冷茶,灌了整整一壶之后,撩动的火气才算被压了下来。

  “孙铭,白天御膳房躲我旁边的那个姑娘,你的常在。”

  坚持守身如玉的江仁宇立刻指出这话中不对的形容词,

  “什么叫我的常在?是皇帝的常在。”

  平缓心态的林百采要开始商量正事,“哎,我说你准备什么时候给我安排住宿呀?”

  孙铭说很和时机的点醒自己,如今她个七品小官,余情于理都不该随时跟着皇帝,更不能住在养心殿。

  “怎么了?住这不挺好吗?”江仁宇还未意识到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好个屁啊!”林百采再次灌了一口冷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想什么呢?我对你这颗小白菜,可没别的想法。”江仁宇略别过脸,伸手夺了林百采的茶杯,“别喝了,对胃不好。”

  “这也不是重点,那太后把我弄成七品的官,我怎么跟你一起住,一品情有可原,七品不觉得太出格了吗?”

  “那就更要一起住啊!”

  “为什么?”

  不用江仁宇解释,林百采也懂为什么他固执的要留下自己。

  她现在官阶这么低,进宫时他们又大张旗鼓的,明里暗里肯定树了不少敌。

  要是在江仁宇这儿住,皇帝护着,她们还会顾念着江仁宇的面子,不会轻易下手。

  如果搬出去,她们可就肆无忌惮,想干什么了。

  江仁宇神色冠冕堂皇,一身正气好像立马可以出家一般,只有本人才知道他心里有多慌。

  想通的林百采内心安定不少,现在也不是顾及这些害羞什么的时刻,伙同在一起商量,事物处理都方便的多。

  抛开脑中杂七杂八的乱想,林百采觉得自己一定是晚上的冷风吹傻了,才会和江仁宇顾及这些。

  都几年同桌了,处得跟兄弟一样,两个人都不会和对方有想法的吧。

  (江仁宇内心OS:不,你错了,我很有想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还能这么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还能这么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