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嘴角与太阳肩并肩
莲藕太太2020-03-31 23:583,253

  林百采跪的端正,又借着回京时百姓行的礼,依葫芦画瓢向太后做了一遍。

  “下官拜见太后,初见太后容颜,惊惶不已,一时失神,求太后恕罪。”

  “嗯。”太后满意的笑了,“还算懂规矩,不过你自称下官,皇上是封了你什么官呀?”

  “朕封她为一品钦天监,是替朕观星象,测国运的能人异士。”

  江仁宇在旁边杵着,两个女人之间的硝烟他看得清楚。

  他可不管这太后是何许身份,只是绝对不容许林百采在自己跟前吃亏。

  “皇帝,你倒是护的打紧啊,哀家听说你这两日还责罚了李贵妃,你也应当知道,李贵妃的父亲李相是朝堂重臣,你还是注意些分寸。”

  太后轻磕婢女递上的茶,

  “哀家听说厨房那种腌臜的地方你也进去,可别真是昏了头了。”

  “朕自是有分寸的。”

  “但愿如此吧,你叫什么?”不再理会江仁宇,太后重新将话题挑向林百采。

  她也着实有些好奇,这姑娘身上有什么魔力,皇帝居然这么护着。

  “下官林百采。”

  林百采是有些紧张的,对峙的时间越久,她越是能体会到来自太后身上的气压,震的自己手心全是冷汗。

  “皇帝说你是一品钦天监,可测国运,那你说说,咱们豫国可存国多少年?”

  尼玛能不能不要一来就是送命题啊!

  还好,这个问题,林百采会。所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林百采这个半吊子,其余的不会,就学会了一句话:

  “太后娘娘,所谓天机不可泄露啊。”

  这么严肃的时刻,江仁宇不停的深呼吸,对,绝对不能笑出来,这小白菜也太可爱了吧……

  太后怒极反笑:“哦,皇帝封你一品钦天监,就为了让你给哀家说一句,天机不可泄露,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越是紧张的时候,就越要镇定,林百采现在脑子转得极快,冷汗也层出不穷。

  “太后娘娘这天机虽然是不能说与旁人听,可皇上乃一国之君,龙阳之气甚重,压得住天机,所以一切事物,下官只可告诉皇上,为保平安太后还是不要过多询问了。”

  江仁宇听完这番话,面上严肃内,心软得快要化成一滩水了,这小白菜鬼话一套一套的。

  “看来是哀家错怪你了,不告诉哀家也不让哀家询问,倒也是为我好。”

  “说的正是。”

  林百采脸不红心不跳,若不是自己手心还冒着冷汗,她自己都快相信这番说辞了。

  太后用手抵住额头,轻微的在几个穴位揉了揉,像是疲惫极了语气,也不如之前那般气盛。

  “皇帝啊,你在私访也累了,旁的我不与你多说。这几日上朝还是免了吧,奏折也转到了李相那里去。”

  太后的贴身婢女瞧着太后的神色,轻车熟路的从里屋拿出一盒药,沾在手指上,在太后额间轻轻按摩。

  这话是什么意思,林百采和江仁宇略微都懂,上朝相当于古代皇帝的办公。

  这每日办公取消了,奏折也不必送,江仁宇这皇帝,明摆着是个架空的嘛。

  “太后娘娘,皇上虽说近日来身体劳苦,但也不至于连奏折都批不了,皇上心里总还是要体谅着官员百姓,不会任意妄为。”

  林百采掂量着说话的分寸,不必太过冒进,可也不能让人拿捏,起码奏章这事儿,不可妥协。

  太后紧皱着眉头,像是烦极了,尖锐的指甲一下一下,扣在茶碗边。

  “你这女官,一品着实太高,皇帝,我瞧着她能力也没有特别服众的地方,改为七品吧。”

  “不行!”

  江仁宇护短,经历了刚才御膳房的事,他明白官位品阶对林百采有多重要。一品尚且抵挡不住贵妃,何况是七品,

  “我是说……”

  “好了!”太后打断江仁宇的话,“这事儿就这么定下,哀家乏了,你们退下吧。”

  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江仁宇还想辩驳,甚至想动用自己皇帝的权利,被林百采一记眼神杀压制住。

  恭敬的拜别太后,该有的礼数分毫不差,步履匆匆离开慈宁宫后,林百采才缓了一口气。

  原来江湖术士也是不容易呀,扯谎太难了!

  江仁宇被迫离开慈宁宫,面上表情很是不好:

  “你刚才制止我干嘛?我是皇帝,还保不了你的一品官位了。”

  林百采突然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皇帝?这皇帝在他们面前算个狗屁。

  就是个架空的,连上朝都能给取消了,若不是她刚才据理力争,江仁宇现在连奏章都没有。

  “你跟我吵吵什么,七品官位诶,我从一品整整掉到七品,该难过的是我好吧,你给我甩什么脸色呢!”

  平缓着郁结的一口气,林百采耐着性子讲解:

  “刚才你也看得清楚,这太后明显不是友好派,我们现在对事端发展毫无头绪,连跟她对峙的筹码都没有。

  现下管那些官位干什么,一不小心,你这个皇帝都得被人炒了。”

  江仁宇内心虽有不服,但不得不说林百采说的很正确。

  两个人在路上吵吵攘攘,气氛逐渐活跃,看的一旁的太监宫女是心惊胆战。

  “这皇帝啊,私服回来,性子变了不少啊。”

  慈宁宫的太后拨弄着香炉里的香灰,耳边听着太监的回禀,

  “从前只在我面前乖顺,如今倒晓得反抗了,一个小官反儿能拿捏他,雪青,你说呢。”

  那位叫雪青的婢女取来新的香料,随着太后的拨弄逐渐添加。

  手上动作未停,一边添加一边谨慎地回答:“奴婢不敢妄议天子。”

  太后用递来的丝帕轻拭双手:“你跟了我这么久,让你说变说罢。”

  “皇上年岁见长,瞧着是可独挡一面。”

  重新盖上香炉盖,扶着太后走进内殿,一路上未闻人声,片刻肃静后,太后才略微回答:

  “是啊,不好把控了……他今日带来的女子,你作何感想?”

  雪青扶着太后在梳妆台前坐定,伸手拆下太后头上的珠钗,

  “很聪明,看着也比较懂规矩,是有些奇特的。”

  诺大的慈宁宫没在传来人声,重回寂静,连洒扫的宫女都不敢弄出声响。

  江仁宇和林百采不愿在路上耽搁,两人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寝宫。

  喝退所有的下人,命小木子守好门后,两人开始密谋起来。

  “现在怎么办?”江仁宇心里头不是没有主意,他只是单纯的很想听听,林百采是什么想法。

  “你身边有没有什么信得过的人?”林百采倒了两杯茶,苦涩的口感让头脑清醒。

  “不清楚,吴夜行,看着忠心,但接触时间不长,不知道能不能信任。”

  江仁宇思量着,从来这儿的第一天到现在,一直跟着的就是吴夜行。

  “现在我们,对任何人都不能掉以轻心,从其他人口里获取消息这条路,暂时搁置。”

  林百采拄着头脑袋,一偏头,望见散落在地上的奏折,眼睛一亮。

  “咱们这儿,有现成的消息库呢……”

  江仁宇顺着林百采的视线望去,对林百采的计划了然于心,两个人速度很快,到底是拼搏过高三的人。

  迅速地将堆积的一摞奏折挨个翻阅完,林白采还将奏折分了几个大类,按消息的统筹,人员的排编而定。

  “这几本是李相写的奏折,刚刚慈宁宫的那位提到过,暂时把它归为敌方。”

  江仁宇又指着另一堆较高的奏折,说道:“这个是范思礼范大人的奏折,事无巨细他都写,身份应该是前朝元老,可暂时归在我这边。”

  两个人齐双双望着最后一摞奏章,这一摞人员杂七杂八,奏章也写得不甚清楚,不能归类,先放在中立派吧。

  “这堆里面肯定不是全部中立,或许有我们的人,或许有太后的人,不甚清楚,要看后续发展。”

  林百采做事麻利,但就是不喜欢记笔记,于是她把标写人物传记的这项重任,交给了江仁宇。

  “你仔细写,现在这堆还有李相的奏折,看着是之前的,以后想要收到可不容易,说不定还会被扣起来,所以好好珍惜啊。”

  江仁宇真是欲哭无泪地咬笔头,自己也算是个学渣,这穿越来成了皇帝,怎么还要受人指使写小作文啊。

  林百采心里被诸多事烦着,又看江仁宇一副不思进取的模样,肾上腺素狂飙,瞬间来气。

  “江仁宇,我说你干事能不能给我认真点,让你写个人物分析,又没让你去跳黄浦江,能不能让我省点心?”

  “我宁愿去跳黄浦江……我的错,我的错,我写就是了嘛。”

  江仁宇积极认错,他特别乐意看林百采气鼓鼓的模样。

  在线声明,他没有受虐倾向,只是觉着林百采生起气来圆鼓鼓的,像只小松鼠。

  “珊迪。”

  “你乱叫什么?”

  “没……没什么。”尴尬地用手抹掉眉心的汗,终归是压不住想要与太阳肩并肩的嘴角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还能这么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还能这么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