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要被算计啦
莲藕太太2020-03-31 23:583,393

  “你别管,他刚刚不是说累了吗,估计睡觉去了。”

  吴夜行和小木子扒拉完碗里的饭,恭敬的退下,一整张饭桌,就剩肖赞与林百采二人。

  即使他胆子再大,也安分的退下。

  林百采还略微有些失望:“什么嘛,好不容易吃个饭,都那么早走干什么?”

  回到内殿,看着坐在案桌前看奏折的江仁宇,询问道:“你没休息啊,看奏折吗,有什么新消息?”

  江仁宇合起手中的奏折,放到一边,案桌被收拾得很整洁,

  “没什么事,那个你歇一下去洗澡吧,我让她们把水准备好了。”

  “行,谢啦。”

  这头林百采泡在舒适的浴水里,那头江仁宇开始悄咪咪的行动。

  偷摸到屏风外,听着内里的水声,江仁宇的耳朵一下子烧得通红。

  为表静心,江仁宇口里默念沁园春,边念边朝林百采换下的那堆衣服边挪去。

  其间小心翼翼,生怕弄出声响,可天不遂人意,江仁宇还是不小心弄倒了一张凳子。

  “谁?”

  屏风内的水声陡然停了,林百采很谨慎,皇宫内说安全也安全,说危险也危险,这会儿无论是谁靠近,都值得询问一番。

  江仁宇不敢出声,他现在后退不得,更不敢前进,听着林百采从浴池的另一端越靠越近,江仁宇的心跳也愈加快了。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脸,现在红的能滴血。

  “姑娘,是我给你送衣服来的。”

  屋外一个侍女回答,听着林白才缓缓远去的声响,江仁宇才微松了一口气。

  “你放屏风外吧,我一会儿去拿。”

  听到这话,江仁宇的心又再次捏紧了,现在的位置,门一开,铁定是会被进来的侍女瞧见。

  侍女抱着一堆衣物进来时,差点惊呼出声,她瞧着皇帝陛下居然躲在一角,朝自己比出噤声的动作。

  神色虽有慌张,那侍女也是个聪明的,放下衣服没说一句话就出去了,江仁宇这才算完全松了一口气。

  尼玛闯浴室什么的太危险了,下次再也不做。

  江仁宇好不容易摸到换掉的衣服边,翻弄一会儿,就看见令林百采欣喜若狂的草药膏。

  悄摸的把他带来的一模一样的小罐子换上,原路返回,偷偷溜了出去。

  刚溜出门就看见守在一旁的侍女,咳了两声,压下声线,故作一脸严肃的说道:

  “今日之事不可与旁人说,任何人都不行。”

  侍女压下心中的笑意,恭敬的接旨,她还没想过,原来皇上是这样的人。

  江仁宇还不知自己形象受损,换了药膏的,他神色轻快,哼着小歌就离去了,其间脚下还打了一个趔趄。

  林百采现在很喜欢珊瑚红的衣裙,以前在现代,老妈觉得这颜色太过张扬,不愿意给她买。

  现在能自己选,林百采属实中意这好看的珊瑚色。

  江仁宇坐在案前,批着新送来的奏折,听见响动,抬眼望见身着红衣的林百采。

  果然,无论看了多少次,每次都会心动。

  在其他人眼中,林百采或许只是个普通的姑娘,在江仁宇眼中,那是比天仙还要好看的存在。

  “瞧什么呢?是不是看我太漂亮了?傻眼啦!”

  林百采走近江仁宇,随手拿了本奏折,口里调笑着。

  “想什么呢?你那模样还能叫好看。”江仁宇再次说了违心的话,话一说出口,江仁宇都想给自己一巴掌。

  总是因为嘴里说出这种话,他们的关系才会处成兄弟模式的,怎么现在还不清醒。

  林百采没感受到江仁宇的后悔不已,她现在已经习惯了江仁宇时不时怼向自己,可能,这也是一种关系好的表现。

  “新奏折有什么消息?”

  “也没什么最大的事儿,可能是过几天蛮国要来一个王子,可能要商量着庆典的事儿。”

  “蛮国”林百采皱起眉,细细想着,“是蒙古那个地方吗?这说法不一样嘛。”

  江仁宇捏着朱砂笔,一边批改一边回答:“应该是吧,我也不怎么清楚,可能跟匈奴也是一个地方?”

  林百采也显得很无所谓,只是一个宴会而已,这蛮国归边于草原那个地方就好啦。

  解决了头等大事的林百采这几日过得很快活,时不时的还去找孙铭研究美食。

  她发现,这个孙常在饭点是合自己真的一模一样。

  可惜依旧没有辣椒,这让林百采万分幽怨,好想念重庆的火锅啊!

  涮一片毛肚,还有黄喉,鸭肠也好吃,不能烫久了,一会儿该老了。

  “你想什么呢?口水都流出来了。”

  孙铭嚼着林百采带来的青果,看着发呆的人,有些无奈。

  “我在想一种美食。”

  “啥美食?让你想成这样。”

  林百采深深叹了一口气,摆手道:“算了,不说也罢,徒增烦恼。”

  孙铭吐出嘴里的苹果核,宽慰的摸了摸林百采的头:“好了啦,明天是宴会,常在也能去,到时候有好多好吃的。”

  悠闲地过了几天,林白才把这茬忘了,明天是宴会,江仁宇得忙成什么样啊。

  “行了,不跟你说了,多谢你提醒啊,我回去给皇上帮忙去了。”

  送走林百采,孙铭又咬起一个青果,撇撇嘴:

  “哎呀,还是当个不受宠的妃子好,一个七品小官,整天能忙成那样,可怜。”

  养心殿内,林百采火急火燎赶回来,瞧见的就是江仁宇滩在案椟上睡大觉的场景。

  还喘着粗气的林百采猛地揪起江仁宇耳朵:“偷懒呢,明天蛮国宴会准备怎么样了?”

  睡眼朦胧的江仁宇感受到耳朵的刺痛,哼哼唧唧的回答:“肯定好啦,最近累死我了,别烦我,让我再眯一会儿。”

  想着这几日什么忙也没帮上,林百采还是有些许愧疚,嘴上却丝毫不让:

  “别在这睡,回床上去。”

  看着江仁宇浑浑噩噩摇摇摆摆趴到床上,林百采用尽所有的耐心给他掖好被子。

  她这么匆匆赶回来,其实是想起了一个点子,蛮国草原国家,若是把这股势力转化为自己的,那么架空皇帝的说法,自然烟消云散。

  不过要有什么好处才能让蛮国选择与他们结盟啊。

  思量着林百采倒是迷迷糊糊趴在案桌上睡着了。

  第二日醒来,腰酸背痛,看着神清气爽的江仁宇又是一肚子的气。

  “你打我干什么?自己不来床上睡的,怪我咯。”

  林百采手上用了全力,嘴上也不留情的回怼道:

  “昨天就该让你在案板上睡死,我还好心给你盖被子,你就这么报答我。”

  “别闹了,我错了,哪疼,给你揉揉。”毫不意外,江仁宇闪躲着拳头,率先认怂。

  任劳任怨的给林百采捶肩捏背,看的小木子依旧心惊胆战。

  已经这么久了,他果然还是不能习惯皇上与林姑娘的相处之道啊。

  “你要不再休息一会儿,我去上朝,宴会的时候你再来寻我。”

  江仁宇看着林百采劳累的神色,想劝她安心休息,每日林百采都盯着自己上朝,生怕漏听一点消息,他不想林百采这么劳累。

  “不了,今天事多,我怕朝堂上有什么不安分的人。”

  “行,你要是累了就自己回去。”

  朝上的很顺利,没有什么人找茬,估计江仁宇派属下暗访的事儿传遍了各个大臣,就算心里再不服,明面上还是要尊敬的。

  谁知道下一个被绑的,是不是自家妻儿。

  李相已经许久没有好脸色了,今日的他倒又重新容光焕发,李相大人心情好,皇帝大人心情可要糟了。

  始端还没有表明,林百采不知道,等到他们的会是什么?但恐怕与今晚的宴会有关。

  这几日宫里许多嫔妃想要来找林百采的茬,养心殿有小木子拦着,进不去。

  林百采只有在出殿散心的时间才能遇见几个,烦得久了,连养心殿也不怎么出。

  嫔妃们趁请安的时间向太后告状,为首的自然是李锦奕。

  “皇额娘,皇上最近带回来的狐媚女子,可把皇上的魂都给勾走了。”

  “就是呀。”附和的是一位妃子:“皇上这几日,连牌子也不翻,再这样下去可不好呢。”

  太后习惯了这群莺莺燕燕在耳边烦人,她们以为自己不知道,皇上就算没带这个女人回来,也从未翻过牌子。

  现在只不过是众怒之下,想要找个人当替死鬼罢了。

  不过也好,那个林百采不是个省油的灯,前几日皇帝还夺了李相的兵权,估计和她脱不了干系。

  这算是砍了自己的双臂,这口气,忍了这么久,可不是往肚子里吞的。

  “别吵了,现在她是皇帝的贴身女官,你们找不见她没办法,若是她成了嫔妃呢?总不好,日日粘着皇上吧。”

  李锦奕眼前一亮,她怎会没想到这个主意,如今她是贵妃,若林百采才真成了嫔妃,只要不是皇后,还不得受自己管辖。

  可现在问题是,怎么让她从女官变成嫔妃。

  太后看出了众人所想,清楚每个人的心思,她脸上慢慢浮起一抹冷笑:“你们等着今晚上吧,好戏在后头呢。”

  慈宁宫传来一阵阴冷的笑声,守门的宫女太监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一个个面面相觑,内心哀叹着。

  怪不得皇帝不愿意翻牌子,要搁在自己身上,这些人全都得赶出宫去吧,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还能这么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还能这么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