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敢和皇帝抢女人
莲藕太太2020-03-31 23:583,493

  宴会如期进行,林百采稍微将自己打扮的华丽了些,比起其他人自然还是普通,至少不算太过于落魄。

  头上是婢女梳了半个时辰的发髻,朴素而繁华,插了几只珠钗,晃起来叮叮当当,甚是好听。

  江仁宇很满意林百采的打扮:“我说你平时怎么不这么打扮呀?多好看。”

  林百采调整着头上的珠钗,她也确实满意现在的打扮,只不过要是每天都这么弄一遭,太麻烦了。

  “走吧,去宴会,大臣应该齐了,就等着你。”

  林百采跟在江仁宇左手边,进到宴堂,众臣纷纷起身行礼。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演技方面,江仁宇一向是很靠谱的:“众爱卿平身,今日宴会,大家不必过于拘礼。”

  “谢陛下。”

  在看不见的暗处,林百采默默向江仁宇比了个大拇指,逗的江仁宇差点憋不住脸上的严肃之情。

  小木子的声音又适时地的响起:“传蛮国王子进殿。”

  进来的果然是几位草原风的人物,其中一位衣着明显华丽,是王子的身份。

  王子带着他的仆众单膝跪地,拱手拜见:“附属国蛮国参见豫国陛下。”

  “快快请起,赐座吧。”

  所有人到位,丝竹声响起,众臣饮酒作诗,表面上氛围实在是好。

  可惜谁也不知道,这私底下究竟有多少暗潮汹涌。

  蒙诺听着耳边的丝竹声,觉得眼前的歌舞实在是无趣,丝毫没有兴奋可言。

  李相这时站起身来,先向皇帝行了个礼,随即举杯迎向蒙诺王子。

  “王子,老臣看你神色闷闷不乐,怎么,是我们的歌舞打动不了你吗?”

  蒙诺被人说中心事,也不掩饰坦然回答:“我这一路从蛮国走来,路上也见了不少豫国歌舞,早已熟悉,觉得没什么新意可言。”

  猛喝一口酒,继续道:“还以为今日宫廷舞会给我眼前一亮的感觉,没想到还是老样子,连这酒,也毫无滋味可言。”

  江仁宇现在恨不得立马封了李相的嘴,这个老东西,真是哪有事往哪儿挑。

  心里虽然愤怒,但明面上却是和蔼无比:“这些歌舞确实有些老套,不怪王子看不上,连朕也有些无趣,将就着吧。”

  林百采和江仁宇想的不一样,一心想要拉拢外势力的她,觉得头一件是就得让这个蒙诺王子开心。

  江仁宇眼睁睁看着林百采从身边走出去,是喊也喊不得,制止也制止不得,他现在都不知道林百采这小姑娘要干什么。

  只见林百采走到台下,跪着向江仁宇行了个礼“皇上,既然蒙诺王子想看些新鲜的,正巧下官会一些,让我为王子表演一下吧。”

  江仁宇觉得这个不省心的东西,气得他肺都快要炸了,他怎么不知道林百采还会歌舞之类的技艺。

  这是在宴会上,连偏袒都做不得。

  瞧着林百采的面色,是下定了决心,江仁宇无奈点头示意林百采:“行,你表演吧!”

  林百采确实从小没学过舞蹈,可她跟着自家外公学过太极剑,这太极剑有快有慢,若跳一段快的,合上曲子,应当是精彩。

  林百采伸手拔了吴夜行的剑,在众人的惊呼之下,开始舞起太极剑。

  管弦丝竹的乐师很有眼力见儿,配合起林百采的动作,奏起相宜的曲子。

  动作之间舒缓有力,太极的奥义更贯彻其中,古代的人从未见过这样的剑舞,纷纷看得如痴如醉。

  独剩下几个后宫妃子,看着林百采皎好的面容和刚柔并济的舞姿,气得牙痒痒。

  一曲毕,众人还沉浸在剑舞时,林百采已经将剑重新插回吴夜行的剑鞘中。

  率先鼓起掌的是蒙诺王子,他真心赞叹世间竟有女子,可以将剑舞的如此奇妙。

  “敢问姑娘,此舞的名字叫什么?”

  林百采略一寻思,镇定自若的回答:“太极。”

  这个时候江仁宇是真的憋笑憋到极致,他从林百采拔剑起,就知道这小姑娘想干些什么。

  没想到这群人居然真的被她糊弄住了,这太极剑,平日里是小区的一些老头老太太舞的,没想到林百采物尽其用,还真让人看了个新鲜。

  林百采回到江仁宇左手边的位置站好,仿佛刚才一切都是假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蒙诺不依不饶地赞叹,李相借此机会,向蒙诺提议道:

  “王子如此喜欢,不如向皇上求了这个人,不过是个七品小官,皇上定是会割爱的。”

  蒙诺听到这个提议,也是兴奋起来,如今的他还未曾婚娶,蛮国也算是友好的附属国,要一个七品小官,皇上肯定会同意。

  林百采是万万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如此,天知道她就是想让这个王子高兴高兴,以后好谈正事。

  怎么现在变成相亲会所了?

  江仁宇面色变得很难看,他算是知道李相今日在上朝时,为何一改之前的颓废之色变得容光焕发,原来是有这茬等着自己。

  李相捋着自己的胡子,与江仁宇右手边的太后遥遥相望,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容。

  在他们的计划之中,本就是要让这王子求娶林百采,没想到这姑娘当众跳了支剑舞,让蒙诺王子真心喜欢上了。

  求娶的事情,水到渠成,可是真和心意啊!

  这皇帝这么心疼这个宝贝玩意儿,是绝对不会同意,到时候……

  江仁宇面色极为不好,连林百采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低气压,殿内有片刻的宁静,最终江仁宇开口:

  “蒙诺王子 在坐挺多姑娘,你看上哪一个朕都可爽快赐予,只不过,朕身边这个不行。”

  “为什么?”蒙诺本来对求娶的事情充满信心,不想却惨遭拒绝。

  “她是朕从民间寻来的能人异士,可测国运关君命,不能赐予旁人,王子谅解。”

  听到是这种原由,蒙诺约放下心来:“皇上安心,我们蛮国有许多巫女术士,您想要多少我送来多少,只换取她一人,这买卖不亏。”

  林百采也有些懊恼刚才出格的举动,早知道就不谋划这条路了。

  如今把自己论为买卖,在这里商讨价格,跟案板上的五花肉有什么区别?

  江仁宇只是不说话,没有人猜得准他的心思,在蒙诺即将开口准备将交换的筹码再次增大时,江仁宇开口了:

  “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一口惊人,林百采听到这话也是诧异了,这弄得蒙诺王子也尴尬无比。

  他虽然喜欢舞这只剑舞的人,可还没有卑微到要抢别人的妻子,回想刚才的举动,蒙诺悻悻坐下。

  “皇帝恕罪,刚才本王并不知道这事。”

  江仁宇回答着不怪你,内心小九九不断跳动。

  岂止是你不知道这事儿,我这个皇帝都不知道。

  江仁宇已经能够感受到林百采再狠狠的掐自己的后背,吃痛之下还要保持面上的微笑,可真是太难了。

  本以为一切重归于平静,没想到身旁的太后开口了。

  “皇帝啊,不是哀家说你,既然占了别人的身,可是要次些名分的,不然今后又有哪些不明事理的,可就尴尬了。”

  江仁宇不知道这是在闹哪一出,什么名分不名分的,总觉得这是个套啊。

  “太后,她不需要名分,朕已经封她做了女官,这也是近她的本职。”

  歌舞声没有重新响起,太后的声音传至整个宴会:“她的本职?皇帝,她的本质就是服侍你,我看她也是受皇帝你的宠爱,封个贵人我不反对。”

  江仁宇感觉到自己的左手边站了个炸弹,若再让这太后多说一句,他可拉不住林百采想要暴动的心。

  李相这时又发言了,不愧是太后的忠心大臣他一跪下,说出皇上啊三个字,江仁宇就觉得准没好事。

  果真如此。

  “皇上啊,太后说的不错,林姑娘只当一个七品女官,属实委屈,可封个贵人。”

  草泥马的老娘不委屈,老娘就乐意做小小的芝麻官了,求您可快闭嘴吧!

  耳边的吵闹声,对于林百采来说,已经重归于沉寂。

  她现在很想打人,不论是谁,都想动手。

  浑浑噩噩的,也不知道江仁宇怎么下的旨,只知道从此以后自己不再是七品女官,而是林贵人。

  有了身份的林百采,已经不能再回养心殿住着,被随侍的一位不认识的宫女领到一处偏远宫殿。

  “林贵人,今后你的住所就是这儿了。”

  一路上沉默的林百采陡然开口,倒是吓了领路宫女一跳。

  “你再叫我一声贵人。”

  看着这气氛和林百采着状态,领路宫心里暗骂道这人精神不正常。

  林百采抬头望了望垫钱的牌匾——舒华殿。

  呵……林百采憋了一肚子的脏话,一股脑的往外倒。

  “滚你妈的贵人,你全家都是贵人!”

  “奴婢可不敢有这样的奢望。”

  宫女也不知道这位新的小主发什么颠,被皇上封了贵人还不满意,要是这好差事落到自己头上,头上的花都能颠掉了。

  “你给老子滚,老子不想看见你。”

  宫女行礼匆匆离去,不敢有所逗留。

  “老娘真是日。了狗了,从一品官掉到七品就不说了,现在居然还给我封贵人?一天天跟一群女人姐姐妹妹称呼,尼玛真是恶心的吐了!”

  “我真是操了,费劲千辛万苦用女官的身份进宫,就是不想和这些莺莺燕燕打交道,尼玛的现在还是当了贵人!”

  路过的宫女太监,只敢匆匆离去,连头也不敢抬,这位新人脾气可真大。

  林百采进到店内地上没有那么干净,落了许多树叶总觉得有一股苍凉之色

  “我你妈的敢封我贵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还能这么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还能这么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