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过新年啦
舟桥2020-05-12 16:353,858

  自从上次之后,陆清连着几日没有出门,照看吴临也是阿爷去的。

  实在是陆清不好意思顶着满头的包出去。

  夜晚的时候没有看清楚,回到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好笑之处。

  好在涂药及时,连着几天才慢慢消肿。

  时间很快,转眼间到了腊月底时,需要准备年货的时候。

  陆清起了个大早,准备收拾收拾,为过年提前打点准备。

  来到书房,正赶上阿爷豪情泼墨,提笔写着对联。

  陆清悄悄退回屋外,朝着原路回到楼下,开始整理起了储物间。

  将架子上的东西全部拜访整齐,有问题的全部丢掉调整妥当。

  取出空余的盒子准备做些零嘴。

  翻出家里所有的东西,陆清开始制作零嘴,准备备齐,招呼拜访的客人。

  掏出背篓挖了些细沙,处理干净,与生花生一同放入锅中翻炒。

  注意掌握火候,直至出现香味用干净密封的布袋装上。

  同上把煮过的葵花籽全部倒入沙中翻炒搅拌,装进口袋。

  之前收拾着的核桃、桃核、花生全被陆清剁成了碎块,趁着家里有冰糖,陆清准备做些坚果糖。

  往小炉子上生火,把冰糖倒在锅里,至其融化拉丝,将核桃碎之类的放入锅中,搅拌使其完全融合。

  再将其完全倒入准备好的磨具,冷却切成条状即可。

  把今早起来摘的梅花处理干净,重新捣碎加入面粉、糖粉揉搓。制成浅粉色面团,用竹签依次扎几个小洞,放置暂醒。

  重新取出面粉,与猪油、蛋清搅拌揉搓。揪出大小均匀面团,放入熟透的红豆包裹,放入容器碾压成型。放入蒸笼待蒸熟出锅即可。

  再把剩余的面粉与适当的食盐、温水搅拌,涂抹些油放置在案板之上,炸一些麻花与炸物。

  锅中倒入豆油,直至温度升高,将处理好的面团放入锅中,用勺子浇灌热油,但面团受热蓬松开花,捞出。

  案板上的面团,用刀切成大小一致的小条,两条合成一条拧撮成型,下锅炸制几分钟,带金黄后捞出,裹上些芝麻即可。同时将手指大的面团全部倒入锅中,但其膨胀捞出撒入糖粉。

  忙活一通之后,陆清全部装备妥当,正准备将些吃食拿给阿爷,便听楼梯间传来声响。

  便见阿爷从楼上走来,“小清,在做什么呢?我在楼上就闻到香味了。”

  “正好,我准备给您端上去呢,刚出锅的点心。”陆清捧起手中的东西递给阿爷。

  阿爷拿起一块吃道:“嗯,真好吃啊!果然还是我家孙女手艺好啊。”

  “对了,等会几个老伙计要来要字,置办东西明天去吧啊!”阿爷出声说道。

  陆清点头道:“好吧,那要不要多准备些饭菜?”

  阿爷想了片刻,满脸怨气道:“哼,他们这些家伙就知道来蹭吃蹭喝的,要是以后还这样,看我不把他们打出去。”

  听出阿爷虽然抱怨,但却暗含欢迎之意,画外音分明想要自己帮着招呼着他的伙计。

  陆清觉得好笑,连忙克制想笑的神情,“好吧,那我就随便做点。”

  阿爷敷衍道:“嗯,随便吧,你看着安排。”说完转身回房。

  看着厨房的东西,陆清思索片刻决定还是做份火锅,天气寒冷的时候最适合几人涮东西吃。

  落定菜单,陆清赶忙取出放在屋里的锅,清洗干净。把红枣、蘑菇处理干净,又把准备的土鸡焯水,倒入小炉子文火吊汤。待火候正盛时加入之前的红枣蘑菇煲汤。

  收拾些土豆、莴笋、白萝卜、白菜,切片装好。把豆腐切片煎至两面金黄,猪肉切片腌制入味,留置的几个猪大肠也处理干净,切成长度适中。

  大料、辣椒下锅,炒出香味将鸡汤倒入锅中,文火慢慢烧开。

  用刀将鸡的骨肉剔净分离,撕成肉条状,放入适当的调料入味。

  趁着功夫,陆清舀处些玉米面粉,加入鸡蛋与清水,搅拌成面糊性,搁置暂醒。

  忙乎差不多的陆清,抬眼看了看时间,估摸着快要来了,忙将果盘里放上今日的吃食。

  收拾妥当,拿出之前没有做完的护膝,在炉子上摆放几个橘子,靠着炉子取暖忙活着。

  陆清绣了大概没有一会儿,便听院内的阿毛发出叫声,起身开门。

  果然阿爷的几位好友,各自提着东西前来。

  因着每年这个时候都来,陆清与其也渐渐熟络,相互拜年问好,进了院来。

  “老陆,人呢?我们都来了还不下来。”说话着是老李,曾经的猎人,为人豪迈。

  “对啊!老陆呢?”随行的村支书忙向陆清问询道。

  陆清只觉他们好笑,用手指了指楼上,示意他们过去。

  “小清啊,这次又有什么好吃的吗?你吴阿爷都馋了好久了。”

  陆清淡淡微笑,“马上就好了,吴阿爷要不您先尝尝我做的点心。”

  吴阿爷赶忙上前,端住果盘道:“哎,还是小清懂事啊,不想你家阿爷,我们都来这么久了,他还要我们去请?”

  眼见几人要生气,陆清赶忙解释说:“没有的事,刚刚阿爷还让我好好招待您们,他肯定是去写对联了。”

  还没等几人再说,楼上的阿爷慢慢踱步出现,一见这么多人忙道:“哎哟!这都来了,快快小清我要和他们喝点。”

  原本准备发火的几人,看到老陆都招呼着上菜,火气与美食权衡得当,决定还是先吃再说,跟着一同上了桌。

  陆清端出之前准备好的汤底与热锅,放在桌子中央倒上汤底,将之前的蔬菜与肉端出,每个人分发碗碟,又把阿爷酿制的槐花酒取出。

  一行人位置桌子吃了个痛快,阿爷众人只觉今天吃的舒服,还约占下次再来。

  此日一早,阿爷与陆清二人趁着天气,采购了过年需要的年货。

  年三十当天,陆清起个打在起来准备今天的重头菜。

  村子里外出务工的人陆陆续续回来,热闹非凡。

  阿爷也收拾着写的好的对联贴在门沿上,选了几张年画贴在门上。

  每到这天便是陆清最为放松的时候,因为过年独属的氛围带给了其安全感。。

  按照村子里的习惯,除了除夕夜这天,剩下的时间村里成年的人都要去拜访年长的人,表示对其的尊重和关怀。

  每到这几天陆清就会忙活几天,将前来拜年的晚辈与同乡招待清楚。

  “阿爷,我们今年吃猪肉大葱馅的饺子行吗?”陆清对着阿爷询问着、

  阿爷想了想,猪肉大葱,“行,照着这个做个百十来个的,阿爷想吃好久了。”

  肥瘦均匀的猪肉剁馅,简单调味,放入同样剁碎的大葱搅拌,趁着时辰还早,将醒好的面团擀成大小一样的楔子,加入肉馅双手一合捏紧。

  趁着包饺子的功夫,阿爷也来到厨房,添柴烧水,准备将水饺下锅。

  吃过饭后,陆清跟着阿爷提着东西,向着处的不错的几家前去拜礼。

  这里的人们大多如此,邻里之间相处的也更为简单融洽。

  先前因为上山找人,杨家和吴家也相继派人送了东西表示感谢,而陆清因为自己的缘故没能看望吴临,正准备因着这次一起去看看。

  来到吴家门沿,便见典型的南方木楼样式的房子,从内院到门口围坐着许多的人。

  “这是怎么了?这么多人?”走在前面的阿爷率先疑问道。

  身后的陆清四处打量道:“阿爷,你不知道?”

  阿爷面露委屈与不解:“哎,这是什么话,我真的不知道。”

  陆清想了想,看着阿爷实在不知的神情,淡淡道:“哦,可能是我们来巧了。”

  阿爷赶忙点头附和,像是因着他的无意一般。

  刚出内屋的吴立成看到门口的陆家二人,赶忙说道“哎呀!老陆,我正准备去你家找你吃席,你就来了。”

  阿爷不知所措的问道:“吃席,吃什么席?”,顺便将带的东西递给老吴。

  阿爷又补充道:“我看前几次,你喜欢那个点心,我就让她又做了些。”

  “不是之前村里大伙帮着找那几个孩子吗?这不他们父母听说之后,一家出了些钱准备在吴家办常宴席把大伙都叫来。”

  “哦,这样啊!”阿爷恍然明白缘由道。

  “我跟你说啊!你今天不能走啊,就跟着小情一起在这吃,人家可是特意嘱咐我要把你家那丫头和顾家那小子带来的。”老吴严肃道。

  “哼!敢情我还是沾了小清的光,行吧,今儿就在这了。”

  “来来来,赶紧上座。”吴立成说着上前勾住阿爷,将其往附近的桌子上引。

  听着阿爷与其对话,知晓缘由的陆清哭笑不得。

  读懂阿爷准备留下,陆清向着满是小孩子中去。

  村里的孩子不比别处,大多都是满山腰的闲逛,也没有城里孩子的拘谨。

  看到陆清过来,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小女孩上前抱住陆清大腿。

  小女孩抬起明亮的双眸,直直的望着她道:“姐姐,是你救了我哥哥吗?”

  “嗯?什么?”反应慢一拍的陆清呆愣道。

  早在陆清和他阿爷进来时,人群中的顾景泽便看到了她,回想其那日的窘迫还是觉得好笑。

  旁边几个看热闹的大婶子了解情况,又知道陆清不善人际,不知缘由,开口解释。

  “这个是吴临的妹妹,吴瑶。跟着她爸妈刚从外面回来不久。”

  陆清再次打量着眼前的孩子,确实觉得有些面熟,心道果然不愧是一家人。

  “小瑶对吧,你哥哥的伤怎么样了。”陆清矮下身形,轻声道。

  小女孩一脸苦恼难过,“哥哥,还在镇里的卫生院,妈妈说还要住几天的。”

  看着眼前的小孩子,陆清抬手揉了揉头道:“小孩子家家,不要东想西想,你喜不喜欢点心?”

  “点心,是上次哥哥那里吃到的粉色的吗?我要!我要!”吴瑶跳起脚尖答道。

  周围的同龄的孩子,听说有点心吃,一窝蜂的也来到陆清身旁,嚷嚷着要吃。

  拿他们没办法的陆清,叹了叹气,“好,大家不要急,每个小朋友都有哦!”

  幸好出门前陆清多装了一盒,留做需要,倒是正好碰上了这些孩子。

  不大的盒子刚好每人一个,提前吃完的便直勾勾的盯着陆清。

  眼见没辙,陆清对着周围的小豆丁们道:“姐姐,今天带的不多,要是你们喜欢去姐姐家吃好不好?”

  “要去!要去!。”众人齐声回道。

  恰在此时,宴席开始了。

  爆炒腰肚,辣炒小肠,小鸡炖蘑菇,腊肉饭,正白肉以及各式新鲜凉拌菜。

  作为宴席来讲,这些分量确实可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年代文里养大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年代文里养大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