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舟桥2020-05-12 16:353,472

  村里的宴席陆续办了几轮,邻里间来往也更为密切。

  和去年一样,陆清准备拉上阿爷去镇里看庙会,要是半路遇上小欢便可一同观赏。

  对于陆清而言,和阿爷逛庙会一直是一种特别体验,因而每年去她都很积极。

  一大清早,陆清收拾妥当,准备饭后带上点心和阿爷往镇里逛去。

  来到镇里,便见周围早已摆满东西,吆喝声、杂耍声、游玩声络绎不绝。

  好在镇子的这一片地界还算大,横贯东西的集市口足以招揽所有的商贩。

  陆清跟着阿爷边走边看,小摊上贩卖的各式的玩具,虽小乔但胜在有新意,引得附近的孩子纷纷停住步伐,守在跟前。

  第一眼时陆清也吃了一惊,待仔细一看发现眼前的东西时,陆清轻轻抿嘴微笑。

  旁边的阿爷看着陆清呆愣着,顺着视线便看到了地上的玩意儿。

  原来是用芦苇草编织的小动物,翠绿的蚂蚱、彩色的瓢虫、白色的兔子等。

  许是因为店主手艺精湛,手中的东西如同活物般灵动。

  “阿爷,您之前是不是就在这买的?”陆清好笑道。

  阿爷抿了抿唇,严肃道:“胡说,不是跟你说了,是阿爷做的。”

  “可是,我怎么觉得和这里的一模一样啊?要不要我去问问!”陆清继续调侃道。

  “哼哼,好了,我们去前面看看。”阿爷赶忙转移视线道。

  听出阿爷的故意为之,陆清好笑的摇了摇头。

  想起初来这里时,阿爷拿小兔子玩偶哄她,说什么不哭就做个更大更好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接下来的做的没一个像,惹得当时自己趁此机会好好发泄了一番。

  把当时不明缘由的阿爷吓得够呛,一直以为自己喜欢兔子。

  熟悉的嗓音慢慢回响,陆清也渐渐定神,着眼于当前的庙会。

  对于陆清而言,庙会的乐趣便在于新事物的体验。

  逛庙会最好玩的莫过于表演和吃食,这是最为直接和显著能够发现了的。

  就拿那些卖点心和零食的人,大多都是趁着每年庙会来发财的人。

  他们根据着外面的东西,将新奇的西式奶油点心和口味独特的糖果等在此售卖,是最为引人关注的。

  细腻的甜甜味不仅吸引孩子们的注意,也让陆清意识到了这个时代下,不断变化发展的实质。

  因而每次从庙会回来,陆清就会根据自己的观察,尝试着做出不同的吃食。

  所以从侧面来讲,庙会也是陆清学习外来事物的渠道。

  逛完心心念念的点心,陆清与阿爷顺着人群来到了最为热闹的地方。

  一条宽窄齐全的杂技巷子。

  据说是明清时专门的杂耍班的地界,大理石青砖铺路,巷子两边是各自工整的木楼建筑。

  门沿上有一凸起的高低,足有80厘米高度,擅长杂耍之人,便可到上面表演。

  不同风格的杂耍表演,激情刺激的舞狮、活泼可爱的动物杂耍等是大伙百看不厌的。

  看着熟悉无比的表演模式,即使看过多次的陆清依旧难以明白其中的奥秘。

  使她不得不高度集中于注意力。将日常看的东西看了个遍,待回过神来却发现阿爷不知去了哪里。

  环顾四周涌动的人群,看着来往不断的人,陆清只好退到较为人少的地方。

  陆清正疑惑该如何办?突然想起阿爷说过他要去明楼茶馆坐会。

  这里的明楼茶馆,是镇里根据需要特意建的一座独属人文的木楼。

  内设有三层空间,依次以休息品尝、聊天交友、登高游玩三种体验。

  为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陪伴不同的需要。

  因为苍蓝镇的地理位置特殊,路过或辗转于此的人各式各样,这也就渐渐吸引了一批专注于字画书法的人。

  为了可以更好的学习交流,某个十分热衷于此的人,带头牵线特地集资办了几次展会,以供大家观赏。

  而阿爷之所以去那,多半也是因为有了新的展品可见。

  想到这,陆清不想打扰阿爷的兴趣,便按照记忆随意在四周闲逛,看看这个,望望那个。

  还没等她走多远,偏听不远处传来咔咔几声。

  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陆清发现是两个长相奇特,身穿花色棉袄的人,正拿着东西对着自己。

  “嗯?”没搞清楚他们的意图,陆清发出疑惑,抬眼直直的看着他们。

  发现偷拍被正主发现,还在兴奋中的史密斯顿时回神醒悟,连忙上前解释。

  “不好意思啊!实在是你太引人注目了。”只见一个金发蓝眼头发稀疏的男人蹩脚道。

  同时身后同样样貌的女人,也放下手上的东西,对着陆清笑了笑。

  此时的陆清也不知因何想到小欢说过的外国人,又将二人和电视里的人一对比,发现他们偶真是外国人。

  听着眼前熟悉的语言,要不是一直没变的外貌和口音,陆清都要怀疑是不是真的?

  “你们真的是外国人?普通话怎么说的这么好?还有你们刚才是在……拍照?”陆清轻声道。

  男人用着似京腔口音道:“对的!如假包换的外国人。“,同时介绍道:”我是史密斯,她是我夫人。”

  史密斯夫人连忙道:”其实我们在中国生活了几年,所以会说些汉语,哦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是专业的摄影师。”

  “对了,我们刚在拍的照片你想不想看看,真的很棒的!还有我们希望你可以同意我们拍摄。”

  陆清眼瞧着刚还一脸尴尬神色的二人,转眼便能对答自如,暗道自己还是太过天真,一阵无奈道。

  “嗯?我是陆清,你们好,我需要先看看。”难以拒绝的陆清只得着头皮上前,

  可当真是看到相机内的照片,没有任何准备的她也顿觉十分惊奇!

  暗道原来真的有比画师还要神奇的东西,虽然陆清有所了解,可当自己真正碰到时,却真正的吃了一惊。

  “那个,可以麻烦你把这个照片给我一份吗?”陆清向着二位问道。

  “当然,我会付钱。”想着也许要花些钱,陆清补充道。

  “哦!,不不不,怎么会收你的钱?”史密斯坚定回绝。

  ”小女孩,你不介意我们将你拍了下来吗?只是需要几张照片?”史密斯先生惊讶道。

  史密斯夫人表情慈祥的望着陆清道:“对呀!哦,小可爱,你真是小天使。”

  “没关系的!拍了就算了,我只是想要几张照片。”陆清淡淡解释。

  史密斯夫人道:“那真是太棒了!不过需要等几天才行。”

  陆清沉思片刻,“既然这样,那我能请问一下你们现在住在哪吗?”

  “我们就住在不远处的李家农园里,你可以去那找我们的。”史密斯回道。

  “李氏农园?是不是前面有个半山的那家?旁边还有颗半人粗的银杏。”

  “嗯?就是靠着半山的那个,怎么你也认识吗?”史密斯问。

  “是的,我过几天就去找你们,那我就先离开了。”陆清慢慢回复。

  “好的,那我们之后见。”史密斯夫妇告别。

  与二人告别后,陆清依旧沿着镇子四周闲逛,穿过人群中央,来到吊桥之上。

  高耸雄浑的边界城墙,断臂残垣的痕迹低语诉说着。

  身在城墙之上,环顾四周,陆清只觉自己如一粒尘埃漂浮。

  随着耳边熟悉又陌生的喊声,“陆清,陆清,陆清。”

  陆清渐渐回过神来,回头望去,却见离自己不远处的石台旁,站定一人。

  不知何时来的顾景泽,也许是尘封已久的回忆再次浮现。

  陆清望着眼前的人,脑中一闪而过些片段,但仔细一想,却又什么也没抓住。

  可她知道这些记忆十分关键,但却毫无办法。

  顾景泽上前几步,出声道:“陆清,你没事吧?”

  “啊?”陆清晃了晃头,整理思绪。

  反应过来道:“哦,没事!对了你怎么……”

  “你真的没事吗?我看你脸色好像不太好?”顾景泽继续说道。

  “哦,是吗?”陆清反问。

  同时搪塞:“可能是晚上没太睡好。”

  顾景泽定神看了看陆清,淡淡道:“或许你可以和我说说?”

  陆清疑惑眼前的人为何突然好说话,一脸困扰的看着他。

  顾景泽轻轻一瞥便知道她在想什么,好笑道:“你在胡思乱想什么?”

  “或许,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见过。”陆清不确定道。

  “什么?”顾景泽望着眼前的人。

  “我说我们是不是见过?”

  “你这是……?”顾景泽调侃着说。

  “不是,我是说真的,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见过?”陆清认真说道。

  “第一次不是在我家吗?”顾景泽斩钉截铁道。

  陆清暗自琢磨:“对啊,第一次明明是在阿婆家,可我看到的顾景泽怎么一副西装革履的打扮。”

  “可我看到的顾景泽分明还是少年人的装扮,到底怎么回事啊?”

  此时的陆清难以理解,无论怎么想都不明白,看着同样满脸迷惑的顾景泽只好暂时作罢!

  “哦,可能是我记错了。”陆清暗自安慰道。

  陆清突然出声问道:“对了,还没问你怎么也在这?”

  顾景泽沉声片刻说道:“随便来看看,你呢?”

  察觉眼前的人有所隐瞒,陆清同样道:“哦,我也是随便看看。”

  但陆清却在一直回想到底在哪遇见过他,争取弄清真相。

  春节假期过得很快,农历十六过完,便是开学日。

  彼时苍蓝镇,开学的学子们矗立于阳光下各自运动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年代文里养大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年代文里养大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