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学堂提问
大圆子2020-02-04 16:023,305

  “楚南音,你可是对本夫子讲的有什么异议?”

  柳夫子紧皱着眉头,原本就严肃的脸看起来更是雪上加霜。

  楚南音有些发懵的起身,“没,没什么异议。”

  她能说自己连这位柳夫子讲的是什么。

  “若是没有什么异议,又何故要扰乱课堂?”柳夫子语气更严厉了几分。

  他本就不喜欢给女学生授课,但无奈这些思文院里的女学生也多是朝中官员家的闺阁千金,学院也不好拒绝。

  连景熙看着这情况,连忙出声打圆场,“夫子,刚才您所讲到的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学生觉得十分有道理,希望夫子能够继续讲解。”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看来是在讲《孟子》。

  楚南音明白连景熙是在提醒自己,转过头冲他友善地笑了笑。

  这笑落在白羽宸眼中,便越发觉得不悦。“楚小姐刚才那么大的反应,莫不是觉得柳夫子讲的不对,想要出言反驳?”

  温润的声音里透着几分冷意,听得楚南音心头一激灵。

  这分明是对自己有所不满,可是,她到底哪里得罪了白羽宸?

  柳夫子本想着算了,放楚南音一马,可是听到白羽宸这么说,心里面的一点火气瞬间又被撩拨上来了。

  “楚小姐,本夫子倒是想要听听,你何处不赞同。”

  “夫子,您误会了,学生并没有什么不赞同的,恰恰相反,学生正是因为觉得夫子您说的十分有道理,所以才会一时情绪激动。”

  楚南音脸不红心不跳的开口说到,白羽宸想要给自己挖坑,那她索性就借坡下驴了。

  “哦?既然觉得十分有道理,那楚小姐应该是心底颇有感悟,不妨和大家分享一下,共同探讨。”白羽宸继续开口。

  楚南音眉头微微皱起,一双秋水瞳望向白羽宸,突然觉得那张俊俏的皮囊似乎也没那么讨喜了。

  看着楚南音透出不喜的目光,白羽宸心里面的火气似乎也更甚了,“楚小姐这是说不出了?”

  柳夫子虽然一心扑在圣贤书上,平素有些刻板,但也并不痴傻,自然看出来了白羽宸和楚南音之间的暗流交锋。

  虽然不知事出何故,但白羽宸可是他十分看好的青年才俊,又有助教的名头,就算说出这话也实属理所当然。不过……

  柳夫人看了看楚南音,这个楚南音是楚侯爷的女儿,他也不想要让她过于下不来台。

  “咳,楚南音。”柳夫子清了清嗓子开口,“这样吧,你就举一个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例子即可。”

  上到学堂学习,下到市井生活,这样的例子俯仰皆是,他可算够宽宏了吧。

  楚南音朝着柳夫子点了点头,应了一声,思索了片刻之后,开口说到:“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秦王扫六合,统一天下之时,势如破竹,群贤辅佐,六国归附,后车同轨,书同文,功业不可不谓之大。但后来秦王暴虐,焚书坑儒,引得民心倾覆,天下狼烟四起,秦二世而亡。这即可印证。”

  楚南音的声音并不大,甚至音色还带着几分天生的婉转,可是开口之时字字入耳,却丝毫不见半分软弱,甚至透出了几分叹息。

  白羽宸诧异的看着楚南音,没想到对方会举出亡秦的例子。

  “说的不错!”柳夫子目光里透出几分兴趣,“那本夫子且来问你,你说当初秦王统一六国,完全是因为他民心所向吗?”

  “自然不是。”楚南音摇头,“若说民心,六国皆有,又怎么会是秦国独得。更何况,秦灭六国,六国百姓受战乱之苦,自然不会在一开始就民心所向,否则史书之上,又怎么高吟着风萧萧兮易水寒。”

  “嗯。”柳夫子摸了摸花白的胡须,“那秦统一之前所得的道,又做哥解?”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秦统一六国符合大势,同时又善用计谋,有谋臣相助,加之秦国本身的力量和优势,这些汇聚起来,才共同形成了秦所得的道。”

  “好,好啊!”柳夫子语气里面透出几分激动,“说的很是不错!”

  原本他还以为这些女学生多是来混个名头的,可楚南音一个女子,竟然能有这般见解,着实值得赞扬!

  “夫子过奖了。”楚南音微带谦逊的开口,感谢她中学时期的那位酷爱抽背和提问她的语文老师,没想到现在竟然还派上了用场。

  包括白羽宸和连景熙在内的众人看着楚南音,心里面都忍不住暗暗赞叹。

  没想到平素看着不学无术的楚南音,竟然还有这番见识。

  滴,系统提示音:赢得众人好感度,积分加3000,关键人物好感度回升,积分加2000。

  白羽宸的好感度又回来了?楚南音看向站在一旁的白羽宸,心里默默冒出一个念头,难不成他喜欢学霸?

  所以在自己刚才睡觉时好感度下降,而现在又瞬间好感度回升?

  对了,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原书里面徐怀微背地里苦读诗书,在思文院的一次次考试中成绩优异,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更得白羽宸青睐……

  原来如此!

  楚南音突然觉得自己似乎领悟到了什么,只不过……看着面前密密麻麻的枯燥书本,想要完全靠在现代学的知识来驾驭这个时代的考试,只怕是不可能的,她还是要另想它法。

  ……

  得知楚南音在柳夫子课堂之上大出风头的消息,徐怀微坐不住了。

  第二天就没有继续告假,开始如往常一般的去思文院上学。只是一开始明显刻意的避免了和楚南音接触,而后来发现楚南音似乎并没有将乐缘寺一事宣扬出去或者用来威胁她的打算后,心底的石头才落了地。

  再过不久就是思文院进行考试的日子了。

  思文院的考试并不以时间划分,而是以课业的教授程度来划分。没结束一部分课业,便会进行考查,从而评出优劣。

  而白羽宸虽然是助教,但实际上也是思文院的学生,只因为成绩优异,所以才被选出作为助教,思文院的每一次考查,他同样也要参加。

  侯府之中,楚南音正躺在院中的藤椅上,悠哉悠哉的吃着葡萄。

  “小姐,马上就要考试了,您不担心吗?”采莲疑惑的问道。

  小姐之前不是最讨厌考试了么,一到考试就烦的不行。

  “不是还有一段时间吗。”楚南音毫不在意的开口。

  大学考试的时候,如果说楚南音有什么技能的话,那一定就是临时抱佛脚。

  但楚南音当然也明白,思文院的考试,除了教授的课程之外,还需要大量的读书积累,不是靠临时抱佛脚就能搞定的,所以她就更不急了,毕竟……急也没用。

  看着自家小姐这样子,采莲心里面突然冒出了自暴自弃四个字。

  “小姐,小姐。”素琴急匆匆的跑进院中,一脸惊慌的模样。

  “怎么了?这么莽莽撞撞的。”采莲扶住差点因为跑的太急摔倒的素琴。

  “小姐,刚才王嬷嬷说,老夫人突然晕倒,现在整个人一直昏迷不醒。”

  “什么?”楚南音一愣。

  与此同时,系统提示音响起:新任务开始。

  楚南音在去老夫人院中的路上,心里面一直不停的思索着。

  她明明记得原书之中并没有老夫人生病这一段,还有系统提示的新任务开始,这一次又是什么新任务?和老夫人突然晕倒又有什么关系?

  楚南音心里有些烦躁,她明白现在原书的剧情已经开始改变了。这也说明,之后她面对的情况,可能会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多的无法提前预知。

  “张御医,情况怎么样?”楚侯爷素来孝顺,一听说老夫人晕倒,立刻让人请来了御医。

  “这……”张御医面露难色,“老夫人这病有些奇怪。”

  奇怪?楚南音心头咯噔了一下,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静静站在一旁的徐怀微。

  徐怀微几乎是和她一起到的,来了之后就沉默的站在一旁,神色担忧倒是看不出什么其他异样。

  “张御医,不知哪里奇怪了?”楚侯爷担忧的问道。

  “启禀侯爷,看老夫人的症状,像是风邪入体,加上年纪大了,所以才会生出急病……”

  “张御医,现在接近夏末,暑热和湿气也都大消,这个时候怎么还会这么严重的风邪入体呢?”楚南音心头疑惑,而且之前见老夫人,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都还算不错,按理说应该不会突然得如此严重的急症才对。

  “楚小姐说的没错,这也正是在下奇怪的点。”张御医顿了一下,“而且老夫人风邪入体,依脉象来看主要是主寒,可是寒气之中又混着一点躁郁之气,着实奇怪。”

  “躁郁之气?”楚侯爷拧紧了眉头,“王嬷嬷,老夫人最近可有身体不适?”

  王嬷嬷立刻开口:“回禀侯爷,老夫人最近这段时间因为暑热,一直觉得心头有些烦躁,夜里也经常起来喝水。只是她怕侯爷您担心,又觉得没什么大碍,所以才不让老奴禀报。”

  楚侯爷眉头紧皱,厉声道:“糊涂,既然老夫人身体已然不舒服了,你们又怎么能够帮着隐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配她一心只想赚积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配她一心只想赚积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