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失去人心
大圆子2020-02-04 16:013,234

  折腾了一夜,楚南音睡到日上三竿才渐渐转醒。

  虽然昨晚的事情楚侯爷下令让人不许外传,但是昨晚的动静闹下来,不少人也都心知肚明。

  尤其是楚秦氏,她前两日感染了风寒,昨夜早早的睡下了。楚南音他们回来的时候楚秦氏并不知情,一大早听到楚侯爷说起此事,只觉得心惊肉跳。虽然她性子素来和善,但现在对徐怀微自然是难免生出了芥蒂。

  “小姐,奴婢刚刚去厨房的时候撞见了巧菱,看她的样子,只怕是受了责罚。”采莲将点心放在桌上,一边给楚南音倒茶一边开口说到。

  楚南音百无聊赖地翻着手中的书,又粘起一块点咬了一口,“说到底她们主仆两个都是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

  在原本的书中,巧菱虽然只是个丫鬟,可是却多次帮助徐怀微陷害楚南音还有整个侯府。甚至后来采莲护主而死,这件事情也是因为巧菱在其中推波助澜。

  “小姐说的是,如果不是小姐您聪慧的话,现在的情况奴婢都不敢想象。”说起来采莲心头还是涌起一些后怕,“不过奴婢还是觉得侯爷实在是太仁慈了,竟然还让徐小姐住在侯府之中。”

  明明都已经证明了她心思歹毒,想要陷害小姐,现在让她继续留下来,只怕以后不会善罢甘休。

  “算留下来又能如何。”楚南音拿起茶杯喝了口茶,“现在这个候府,可不是任由她满口谎言随意蒙骗的候府了。”

  失去了众人的信任,以后她再想要耍什么阴谋诡计就没那么容易了。

  “王嬷嬷,我只是想要来给祖母请安。”

  老夫人院门外,徐怀微轻声细语的对王嬷嬷开口,看起来和之前柔弱乖巧的模样一般无二。

  但是王嬷嬷在府中呆了多年,为什么会对消息一无所知?

  “徐小姐,老夫人这两天身体不太舒服,想要好好静养,特地交代过你们这些小辈就不用来请安了。”

  王嬷嬷语气和善,但字里行间还是透出了几分疏离。

  “正因为祖母身体不好,我有些担心,所以才想要前来探望。”徐怀微继续开口,“王嬷嬷您就替我通禀一声吧。”

  “这……”王嬷嬷一脸为难地开口,“您就别为难老奴了,老夫人已经交代过了要好好休息,不要打扰,老奴现在进去只怕反而会惹得老夫人不开心。若是影响了老夫人的身体,徐小姐你心里面想必也是不好受的。”

  徐怀微见实在说不动王嬷嬷,心里面恨的咬牙,努力维持着面上的温顺离开。

  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徐怀微脸上的平静终于绷不住了,若不是怕动静太大让旁人听了去,几乎想要当房间里的东西给砸个稀碎。

  “什么口口声声说将我当成自己的亲孙女,可是现在明显就是故意将我拒之门外。”

  “小姐,您消消气,只怕是已经有人将昨晚的事情告诉给了老夫……”巧菱话还没说完,便被徐怀微狠狠的瞪了一眼。

  “你还有脸同我说这些,若不是你探查不清楚,连人在不在房间里都不知道,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徐怀微心里恼火却又无处发泄,只能一股脑地推到了巧菱的身上。

  “小姐……奴婢真的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巧菱整个人瑟缩了一下,想死昨晚徐怀微的巴掌,以底不由得发颤,连忙继续开口,“小姐,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怎么挽回老夫人还有侯府其他人的心,否则只怕我们的处境就更艰难了。”

  徐怀微知道巧菱说的有道理,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渐渐冷静了下来,“话虽如此,但是现在老夫人连见都不愿意见我,楚侯爷心里面只怕也对我生出了不少成见,哪里是那么简单就能够挽回的。”

  她真的不明白,楚南音到底从哪里得知了自己的计划,躲了过去,又或者难道真的只是她运气好而已?

  不,不可能。

  上次落水之事她就觉得蹊跷的很,这一次……

  “巧菱!”

  徐怀微突然开口,吓了巧菱一大跳。

  “小姐……”

  “你实话实说,到底是不是你给楚南音通风报信!”除了巧菱,她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其他的理由。

  “小姐,奴婢真的冤枉。”巧菱急切的开口,“虽然奴婢也不知道这件事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可是奴婢从小跟在小姐您身边,对小姐您忠心耿耿,奴婢绝对不会做背叛小姐的事情。”

  “空口无凭,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徐怀微仔细看着巧菱的神色,发现她倒也不像是在撒谎,可是心底还是有些怀疑。

  “奴婢,奴婢……”巧菱咬了咬牙,“虽然奴婢没有什么证据,可是奴婢愿意替小姐做任何事情。而且小姐,在这府中绝对不会有比奴婢更真心对小姐您的人了。若是小姐真的不信,奴婢愿意以死明志。”

  说些,巧菱作势就要往一旁的柱子上撞。

  “好了。”徐怀微叫住了巧菱。

  巧菱心底松了口气,自然不会真的想要去死,不是现在这般情况下,若是不努力表忠心,只怕她接下来的日子会更加难过。

  “巧菱,你想让我相信你也不是没有办法,只不过你要替我去做一件事。”徐怀微顿了一下,想起刚才在老夫人院外自己被拒之门外的情景,眼底生出几分幽光。

  “小姐,只要奴婢做得到,奴婢一定会全力以赴。”

  “你过来。”徐怀微对着巧菱一阵耳语。

  “听明白了吗?”

  巧菱咬着牙点了点头,“小姐放心,奴婢都记住。”

  “好。”徐怀微慢慢在桌边坐下,心里面暗暗开口。

  这是你们逼我的,可怪不得我心狠!

  ……

  自从乐缘寺的事情之后,已经过了十多天了。

  这十多天里,徐怀微主仆异常的安静,没有任何动作,大多时间都待在西院,就连思文院的课业,徐怀微也多是告假不去。

  “南音,你看我新得来的这副棋子如何。”

  思文院里,楚南音刚到,连景熙就端着两幅棋子兴冲冲的到了她面前。

  这段时间下来,楚南音和白羽宸没什么接触,倒是和连景熙越走越近,楚南音也是打心底喜欢连景熙那爽朗的性子。

  楚南音拿了两颗棋子在手中把玩,发现棋子触手生温,一看就不是凡品。

  “你这又是从哪里坑骗来的?”

  “什么叫坑骗,这是李阳输给我的。”连景熙笑嘻嘻的开口,“就知道你识货,所以特地拿来给你看看,怎么样,够意思吧!”

  楚南音思索了一下,才想起连景熙口中的李阳是谁。

  御史大夫的二儿子,同样在思文院读书,楚南音之所以记得他,是因为在原书中他曾经因为被指认过偷思文院的考题,在考试中作弊,后来更是被逐出了思文院。

  “想什么呢?”见楚南音发呆,连景熙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整个人也凑得离楚南音近了些。

  “没什么。”楚南音回过神,摇了摇头。

  这时白羽宸恰好路过,看到楚南音和连景熙两个人挨得近,不由得皱起眉头。

  “授课马上就要开始了,不要迟了。”

  楚南音一转过头就看到白羽宸面色不善,心里愣了一下,自己最近应该没有得罪他吧?

  难道是这几天徐怀微一直没有出现,所以白羽宸连带着心情都不好了?

  楚南音心里面正胡思乱想自然没有应声白羽宸的话。

  见楚南音微皱眉头,神色有些苦恼,白羽宸唯一能想到的理由便是不满自己打扰了她和连景熙,想到这儿,白羽宸心里面更加不舒服,连招呼自己看棋子的连景熙都未搭理,径直去了书房。

  今日上课的是柳夫子,年纪大约五十岁左右,须发花白,面容刻板,一副十足的老学究模样。不管是说话还是授课,语气永远一板一眼,没有任何起伏,听得楚南音直打瞌睡。

  而白羽宸看着楚南音昏昏欲睡的样子,目光中透出几分不悦,心里面突然有些懊恼自己刚才刻意打断楚南音和连景熙二人的行为。

  明明自己厌恶楚南音的纠缠,现在不管她是欲擒故纵也好,还是真的又转移目标看上了连景熙也罢,对他来说都是好事,他为何要心里不舒服?

  更何况自从楚南音来这思文院后,哪里有半点想要学习的样子,明显不过是来混个过场,自己又何必要去在意她做什么。

  想到这儿,白羽宸只觉得心头痛快了不少,目光也从楚南音身上移开了,不再关注楚南音。

  而此时,楚南音正昏昏欲睡,却突然听到系统提示音突然响起:失去关键人物好感度,积分减2000。

  这提示音吓了楚南音一大跳,整个人瞬间惊醒。

  什么情况,怎么好端端的积分就减2000了?

  不过,还没等楚南音调出系统询问,她就发现,现在比积分减少更关键的,似乎是整个书房里的人都在看着自己……

  尤其是此刻站在那儿的柳夫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配她一心只想赚积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配她一心只想赚积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