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主动解围
大圆子2020-02-04 16:023,237

  徐怀微此刻的脸色几乎可以用惨白形容,“楚大哥,你,你不要误会,我只是……”

  “只是什么?”楚南允语气冰冷。

  之前采莲来找他说徐怀微要在乐缘寺害南音,他还有些疑心是南音想多了。可是刚才看着徐怀微四处翻找,还有和这人分明是一伙的模样,由不得他不相信。

  “只是听巧菱说,南音不在房中,不知道去了哪,心里面有些担心所以前来寻找。”徐怀微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被抓住的男子,“他只是这庙中的香客,听说丢了人,热心帮忙一起寻找罢了。”

  “妹妹还是真是热心肠,让巧菱一直暗中盯着我的房间还不算,我不过是出去了一会,在妹妹那就成了失踪,竟然还能带着不认识的陌生男子来我的房间中找人?”楚南音语气里带着嘲讽,和素琴两个人从房间后面走了出来。

  “你,你怎么……”徐怀微诧异的看着楚南音。

  “怎么,妹妹你不是说在找我吗?怎么现在看到我又如此惊讶。”楚南音走到楚南允身边,“大哥。”

  “南音,你没事吧?”楚南允仔细打量了一下楚南音,发现她安然无恙后,心底松了口气。

  “没事。”从进房间开始,她就已经看好了退路,之前一直留在房间里也只是为了引徐怀微动手。刚才听到动静,立刻就带着素琴从里间的后窗翻了出去,躲在斋房后面的竹林中。

  如果说徐怀微之前心底还觉得楚南允的出现这个意外的话,现在看着楚南音,她也彻底明白过来,只怕这一次是自己被楚南音给算计了!可是,到底是哪里泄露了消息?

  徐怀微立刻看向了身旁的巧菱,可巧菱也是一脸惊慌失措的模样,看起来并不像背叛了她的样子。

  这件事到底是何处出了问题……

  候府,正厅之中。

  楚南允带着抓到的男子和徐怀微连夜回到了候府,楚侯爷听说这件事之后,从一开始的不敢相信,到后来的震怒。

  “怀微,允儿说的可都是真的?”怀微对他来说是故人之女,他也打心眼里希望好好善待,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能允许别人算计自己的女儿。

  “楚伯父,我……”徐怀微心乱如麻,如果她认下了那就是谋害候府小姐的罪名,可是如果她不认……被楚南允抓了个正着,她又能有什么理由?

  “父亲,那男子已经交代,是巧菱给了他一大笔银子,让他冒充山匪劫走南音。”楚南允顿了一下,“事到如今,徐小姐难道还想要巧言令色抵赖吗?”

  徐怀微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根本不知该如何开口。

  就在此时,一直站在一旁的楚南音道:“父亲,女儿可以说几句吗?”

  楚侯爷看着楚南音,自然是点头的,怀微是他亲自接回来,幸好音儿没有出什么差错,否则自己只怕要后悔一生。

  楚南音往前走了两步,看着楚候,“父亲,其实今晚的事情,并非如此,你和大哥都误会徐小姐了。”

  “南音,你在说什么?”楚南允疑惑的开口,事实就摆在眼前,又何谈什么误会?

  徐怀微也是心头一颤,不可置信地看着楚南音,她可不相信楚南音会真心替自己隐瞒。

  “父亲,今晚的那个男人的确并非是什么香客,不过也不是什么假冒山匪的人,女儿当时躲在斋舍后窗外面听得清楚……”楚南音顿了一下,“那人其实是……”

  “是什么?”楚侯爷问道。

  “其实是徐小姐的旧识,两人约好了在寺中相见。”楚南音语气中带着几分尴尬。

  此话一出,大厅之中突然安静了下来。

  楚侯爷神色纠结,“南音,这件事情你可不要胡说八道。”

  “父亲,女儿说的都是实话。如果徐小姐是真的想要害女儿的话,那女儿心里面应该是最恨她的,又为何反而要替她找借口开脱呢。”

  “可是……”楚侯爷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徐怀微,“若是怀微真的与人……私会,又为何会去你的房中?”

  “女儿之前也想不通,可是刚才却想明白了。在斋舍里的时候,女儿就发现巧菱一直躲在暗中监视,后来女儿心里面有些不安,就悄悄从后窗出去了。如果真的是想要装作山匪劫人的话,为何女儿在斋舍时不来,偏偏要等到女儿离开之后。”楚南音不紧不慢的开口。

  楚侯爷没有开口,只是听着楚南音继续说到。

  “父亲,只怕是……”楚南音咬了咬牙,“徐小姐想要与人私会,但是又怕被旁人撞见,所以只怕是打算一时二鸟,趁我不在时,在我房间见面,这样若真是被旁人听到了一二,也可以诬陷到我的头上。毕竟寺中人并不熟悉我二人样貌和声音,也只知道住在西厢的是我罢了!”

  说到后面,楚南音语气里面恰到好处的夹杂了一些愤怒,不过心里却是满满的笑意。

  “你……”徐怀微刚准备开口说楚南音污蔑自己,就被楚南音给打断了。

  “徐小姐,你可要好好想清楚,事实到底是什么。虽然那个男人找了个山匪的理由可以帮你遮掩私会的事情,可是花钱雇人行凶是大罪!”

  楚南音的话成功的让徐怀微所有的辩驳之言堵在了嗓子里。

  一个是名声,一个是大罪,相较之下,自然是前面一个轻松很多,可是自己的名声……

  楚南允犹豫了一下,刚打算开口,可是楚南音却冲他摇了摇头。

  楚侯爷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自家女儿,片刻之后,对着徐怀微问道:“怀微,音儿说的,可都是真的?”

  徐怀微跪在地上,修剪整齐的长指甲狠狠地掐入掌心,过了好一会儿才僵硬的点了点头。

  再抬起头时,已经是满脸泪水,“伯父,怀微知错了,真的只是我一时糊涂,还望伯父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不要将此事宣扬出去。”

  提到徐怀微的父亲,楚侯爷深吸了一口气,心里面涌上一抹无奈,“我与你父亲相识多年,既然在他故去之时答应了要照顾你,自然会言而有信。这次的事情便罢了,但你记住,不会再有下一次。”

  “是,怀微记住了。”徐怀微低下头,呵,什么口口声声的照顾,说到底这侯府之中自己永远是个外人。

  “下去吧。”楚侯爷疲惫的开口。

  徐怀微离开之后,楚侯爷看着楚南音,“音儿,事实到底如何,刚才你又为何要替怀微开脱?”

  他身居官场这么多年,又怎么会连刚才这么点谎话都看不穿。

  “是啊,南音,她心思如此歹毒,明显是想要算计你,你又为何要帮她脱罪。”楚南允也是一脸的不解。

  “谁说我是在帮她了。”楚南音走到楚侯爷身边,语气微带娇蛮,“我这么说,明明就是为了父亲。”

  楚侯爷愣了一下,摇了摇头,“南音,虽然怀微是故人之女,但是她做错了事情,为父也不会包庇她。”

  “可这件事情若是宣扬出去又能如何?最公正的结果无非就是给她定下了买凶杀人的罪名,可是这样一来,不说父亲心里面是否会对徐伯伯有愧,只怕届时我们候府也会成为流言蜚语的中心。知道的说是她罪有应得,不知道的,只怕会说是我们候府,还有父亲薄待故人之女。”

  现在主线剧情才刚刚开始,若是自己就将徐怀微送进大牢,只怕不仅不会赚够离开的积分,还会因为过于影响主线剧情而任务失败。

  所以这罪名她必须帮徐怀微给推脱了。

  听完楚南音的话,楚侯爷看了她好一会儿,半响之后,欣慰的点了点头。

  “音儿,你长大了。”之前他还在担心自己这个女儿被娇纵惯了,只怕之后会欺负怀微,可是现在看来,自己女儿值大体懂大局,倒是徐怀微……

  “女儿才没有长大呢,我只是为了父亲好而已。父亲你可不能觉得我长大了,应该要懂事了,以后就处处让我忍让,不再宠着我了。”楚南音挽着楚侯爷的胳膊,半撒娇的开口。

  楚侯爷笑了,心里面涌上一阵暖意,“好,为父知道了。”

  楚南允站在一旁,也笑着说到:“南音,你放心,有哥哥在,以后一定不会让你有危险。”

  这一次是南音大度,可今后不管是徐怀微还是其他人,谁都别想欺负他妹妹!

  “好。”楚南音笑的眉眼弯弯。

  滴!系统提示音响起:积分加5000。

  回到房间,楚南音仔细调出了系统,查看了积分规则。

  今天的5000积分是奖励给她化解徐怀微的阴谋,成功消除楚侯爷对徐怀微的好感,并且增强了楚侯爷对自己的好感度的。

  累积超过30000积分才可以开始兑换道具,不过楚南音目前的积分是13500,连兑道具的门槛都还没摸到,更别说回到原来的世界了。

  任重道远啊,楚南音无奈的关闭系统,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想,难道只有和白羽宸多接触,快点推进主线任务,才能增加积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配她一心只想赚积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配她一心只想赚积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