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你不信任我
末喜2020-02-17 16:012,287

  封行戳知道,自己把司念拉过来,司念还有个儿子。

  司念肯定放心不下,他找人传了话过去,告诉他们,司念很安全。

  让他们不要担心。

  司念的孩子还小,孩子跟当妈的分开,心里落差肯定很大。

  他再怎么没有人情味儿,这一点,还要替司念考虑。

  要不然,司念得恨死他了,他不想让司念恨他。

  司念听着封行戳的话,讶然的看着封行戳。

  她竟然不知道封行戳会这么细心,太难得了。

  封行戳说了,司念心里放心了不少,只要小慢和不眠不担心她。

  小慢就不会出事儿。

  司念伸手推了推封行戳,紧绷着脸,对着封行戳说道:“封行戳,你让开。”

  司念话音一落,封行戳猛然一个翻身躺在司念身边,伸手搂着司念。

  封行戳手臂勒的很紧,没有松开。

  司念挣扎着,封行戳下巴抵着司念的头,声音哑了几分:“别闹,睡觉。”

  他已经两天没睡了,防着别人查到许景炎的踪迹,又想着救许景炎。

  封行戳觉得很累了,说着话,封行戳已经闭着眼睛睡着了。

  司念瞧着封行戳,没敢再动。

  她虽然被封行戳抱着,心里挺不情愿,可现在的处境,对她来说已经是最好的了。

  至少封行戳睡着了,不会胡来。

  她要是把封行戳给闹醒了,封行戳精神了,指不定做出什么来。

  她根本不是封行戳的对手。

  司念不再动,走了一晚上的路,又给许景炎治病。

  司念真的累了,心里一直防备着,整个人却不受控制睡着了。

  直到司念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一旁躺着的封行戳猛然睁开眼看着身边的女人。

  “司念…”封行戳喃喃开口。

  他和司念见了几回,从来都没有机会这样细细的看着司念。

  难得司念没有把他当成豺狼虎豹一样防着。

  封行戳的指腹摸上司念的脸,带着茧子的手蹭在脸上。

  司念动了动,封行戳不由吓了一跳,慌忙收了手。

  司念忍不住呢喃道:“司小慢,别闹,阿妈好累。”

  “司小慢…”封行戳重复着。

  应该是司念的儿子吧,这女人,做梦都想着她的儿子,足以见得。

  那孩子对司念来说很重要,至少司念是个合格的阿妈。

  翌日一早,司念起来的时候,封行戳已经不在身边。

  司念刚要出门,有副官端了水进来给司念。

  司念梳洗一番,出门的时候,封行戳一身军装,齐齐整整的站在那里。

  司念印象中,除了第一次见到封行戳一身的伤意外。

  这个男人,永远都是一副军人的刻板模样。

  封行戳不是好人,确实个合格的军人。

  “人已经安排妥当了吗?”封行戳看着明影。

  明影点了点头:“回少帅的话,那边传信过来,人已经安排好了。”

  封行戳在和明影说话,见到司念醒来的时候,封行戳对着明影递了个眼色。

  明影退到一边, 封行戳朝着司念走了过来。

  司念看着封行戳问道:“许景炎呢?”

  “我把他转移了,这里已经不安全,你不是第二个疗程在十五天后吗?十五天后,我再带你去给他看病。”封行戳对着司念说道。

  许景炎已经是捡回一条命,他绝对不能再冒任何的风险。

  许景炎现在的情况,不适合暴露任何目标和身份。

  司念瞧着封行戳,嘲讽的点了点头:“行,我知道了。”

  她只是为了唐静书去救许景炎,封行戳怎么安排许景炎,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我带你去吃点儿东西,从昨晚上到现在,你都没吃饭。”封行戳伸手要去拉着司念。

  司念不动声色的避开了:“不必了,少帅的东西,我可不敢吃,我要回去。”

  她现在只想回去看儿子,一分钟也不想多待。

  封行戳半眯了眯眼,看着司念:“吃完饭就送你回去,你放心,我就算是毒死我自己,也不会碰你。”

  他怎么可能对司念动手,更不可能下毒,昨晚上太晚了,没有东西吃。

  今天一早让人准备了,等着司念起来,一起吃饭。

  说话的时候,封行戳再次打算伸手去拉司念。

  司念直接避开封行戳的手,看着封行戳:“你别碰我!”

  “司念!”封行戳目光也冷了不少,和司念对视着。

  两人像是两头暴怒狮子一样,彼此对视着,谁也不让谁?

  司念瞧着封行戳,嘴角满是嘲讽的勾了勾:“封行戳,你横什么呢?你不相信我,你为什么要带我来给许景炎治病。”

  司念觉得整个人没办法形容的那种愤怒。

  她一早起来,去看看许景炎,打算瞧瞧许景炎的情况。

  人已经不在了,很显然,许景炎在这儿待了几天。

  那个刘医生治了几天,这里所有的人,都是封行戳的亲信。

  她来了,封行戳把人给转移了。

  说白了,封行戳不信任她。

  她其实根本无所谓封行戳信任不信任。

  她应该明白,封行戳是什么人。

  堂堂封家二少帅,仇家无数,哪能随意轻信一个人。

  可封行戳至少等她走了,再把人给转移,当着她的面儿。

  这不是打她的脸吗?

  封行戳瞧着司念,目光直直的看着司念。

  不等司念反应,封行戳猛然一把拉过司念。

  司念惊呼一声,直接被封行戳带进怀里,封行戳的手勒住司念的腰,对着司念说道:“那你先告诉本少帅,你为什么认识许景炎?”

  他是喜欢司念,可是他不能拿许景炎的命去赌。

  昨天司念提到许景炎的目光,他看了个清清楚楚。

  他拿了平城三十万百姓的命做筹码,司念都不为所动。

  知道那是许景炎,司念二话不说冒着怕虫子的恶心,帮许景炎治病。

  司念是从明城过来的人,五年没回过海城,知道许景炎。

  他不得不起疑,许景炎是许家唯一的血脉,许景炎要是出事儿,许家就绝后了。

  许司务长把全家的性命压在他的手上,他不能让许家绝后。

  “原来是这样,少帅这么多疑,不怕我谍者,故意接近少帅吗,您的命不如许景炎的命重要?”司念满是嘲讽的对着封行戳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成民国大佬的白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成民国大佬的白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