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土味儿情话
末喜2020-02-17 16:012,255

  封行戳脸色铁青,看着细长的虫子,又看了看司念。

  司念没有看封行戳,也知道封行戳心里想着什么。

  “他是中毒了,这些毒虫在体内,一点一点的长大,会要了他的命。”司念对着封行戳说道。

  封行戳脸色冷沉,怪不得大家都没办法,一直看着许景炎跟死人一样。

  谁会知道这些人给他弄了这些个毒,这是要许景炎生不如死。

  前两天,他来看许景炎,许景炎和他说:“封行戳,你开枪打死我吧,我不想活了。”

  “许景炎别说这些话,给劳资好好活着,劳资一定会救活你。”他那时候觉得许景炎没用,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人呢。

  现在他才知道许景炎承受了什么,许景炎该有多痛苦。

  他们给他下了毒,是一种远在藏边的毒,和苗毒差不多意思。

  只是苗毒善用蛊毒,和这个完全两码事儿。

  这些虫子养在身体里,你越是给药,它越是长得快,活的好。

  她来的时候,看到那个刘医生给许景炎挂了吊水,她才说没救了。

  许景炎也是厉害,居然可以忍到现在,等到她来救他。

  她无论如何,都得把许景炎治好,为了唐静书。

  如果唐静书知道许景炎死了,绝对接受不了,她还欠了唐静书一条命呢。

  封行戳瞧着司念拿着药条一点一点的烤着,直到所有穴位的虫子出来。

  司念这才停了手,许景炎整个人疼的晕过去了。

  封行戳看向司念,司念有些疲倦的说道:“不用担心,他只是晕过去了。”

  “那就好。”封行戳松了口气。

  封行戳松开许景炎,看着许景炎满头的冷汗,知道许景炎承受了什么。

  大概是死过一回了。

  封行戳看着司念,司念收了银针,慢条斯理。

  司念收好了银针,封行戳对着司念问道:“他这个,已经治好了吗?”

  “还有三个疗程。”司念对着封行戳说道。

  没有那么快,她已经把人从阎王手里抢回来,够不容易了。

  一次就能把人给治好了,绝对不可能。

  封行戳点了点头,上前帮着许景炎把伤口处理好,又给封行戳整理好衣服。

  封行戳忙碌着,司念直接起身离开房间,去了门口。

  封行戳出来的时候,司念一阵儿的干呕。

  封行戳几步上前,对着司念问道:“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我怕虫子。”司念忍着呕吐,从嗓子里挤出一句话。

  她什么都不怕,唯独最怕虫子。

  她刚刚帮着许景炎针灸药疗的时候,一直忍着,不敢有任何的动静儿。

  那些虫子很敏感,你如果动静太大,会把虫子吓回去。

  可是为了唐静书,她哪怕是再恶心,她也得吧许景炎给拉回来。

  封行戳看着司念,一直站在司念身边。

  封行戳瞧着司念,手朝着司念的后背伸了过去,想要帮司念拍后背。

  他从来没有为任何人做过这种事情,封行戳整个人显得笨拙又有几分好笑。

  司念干呕了好一会儿,转过头,封行戳站在一旁,伸手递了杯水给司念。

  “喝点儿水。”封行戳对着司念说道。

  司念瞧了封行戳一眼,只觉得好笑:“你这种没有心的人,居然也会关心人?”

  说话的时候,司念大口喝了水,把水杯递给封行戳。

  封行戳顺手把被子给一旁的明影,明影拿着被子退开了。

  他刚刚站在一旁,差点儿没吓死了,他家少帅是出了名的粗野。

  不是别的原因,你是军营里摸爬滚打的男人,哪怕你再怎么特别,怎么着不同。

  在那种地方,天天跟一帮糙汉子混在一起,你能雅到什么地方去?

  “因人而异,因为是你,本少帅才关心。”封行戳平静的说道。

  司念差点儿不稳,直接摔了出去,这特么不是土味儿情话吗?

  没想到封行戳这种地痞无赖,居然也懂得说土味儿情话。

  可惜封行戳说错了人。

  “行了,进去吧,外面冷。”封行戳对着司念说道。

  司念怕冷,他记住了,这是在竹林里,又是后半夜了,肯定冷。

  封行戳说话的时候,要拉着司念进屋,司念直接避开封行戳伸过来的手。

  司念瞧着封行戳,微微皱眉,对着封行戳说道:“封行戳,我治好了许景炎,你该放我回去了,下一次疗程,半个月后,我给他开了方子,让他照着方子吃就行。”

  原本该是七天进行第二个疗程,可许景炎的身子骨受不住。

  得调理过来,她没猜错的话,许景炎被下毒之前,用尽了酷刑,等于捡回来一条命。

  封行戳瞧着司念半眯着眼:“不行。”

  司念瞪大眼睛看向封行戳,气急败坏的朝着封行戳骂道:“封行戳,你混蛋,你言而无信,你不是个东西,小人,伪君子。”

  小慢还在家等着她呢,她一直不回去,小慢肯定会害怕。

  她心里放不下小慢。

  封行戳觉得自己一定是中邪了,听着司念骂他,他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心里高兴。

  “我从来没有说我是个言而有信的人,更不是个君子。”封行戳说话的时候,大手一带,直接捞过司念进屋。

  司念抬手打在封行戳身上,对着封行戳骂道:“封行戳,你根本不是个男人。”

  司念觉得自己算计了一辈子的人,居然载着封行戳手里,算她倒霉。

  跟一个完全不讲道理的人讲诚信,她真是疯了。

  封行戳看着司念,亮如星辰的眸子,似是认真似是调侃:“是不是男人,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司念瞧着封行戳,咬牙切齿,不再说话。

  她知道,她越是激动,封行戳越是高兴,真是他妈太扯了。

  司念不说话,封行戳抱着司念进了屋,放下司念的那一刻,封行戳压了上去。

  封行戳的呼吸吐在司念的脖子里。

  司念脸色一白,抬手不停的打着封行戳:“封行戳,你放开我,你敢碰我,我不会再救许景炎。”

  司念以为封行戳会乱来的时候,封行戳悠悠然开了口。

  “你是在担心你儿子吗?我已经让人送信过去了,告诉他们你很安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成民国大佬的白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成民国大佬的白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