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封行戳,你太可恶了
末喜2020-02-17 16:012,253

  司念说完满眼期待的看着封行戳,封行戳也一直看着司念。

  司念好看的脸上,眼底带着光,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司念有多高兴。

  大概是这会儿掩不住她心中的欢喜了。

  “不可能,你休想。”封行戳直接了当的拒绝着。

  封行戳的话,让司念脸色铁青,巴不得上去撕了封行戳的脸:“封行戳,你太可恶了。”

  她本以为封行戳会一口答应,谁知道封行戳拒绝了。

  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你报着多大的希望,便有多大的失望。

  此刻,司念觉得自己失望至极。

  “彼此彼此啊,拿着人命跟我玩儿,还跟我谈判。”封行戳满是嘲讽的说道。

  他不可能放开司念,哪怕是他现在答应了司念。

  等司念救了人,他一样会缠着司念不放。

  他封行戳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唯独见了司念,他不想骗她。

  “封行戳,你做个人吧,他对你那么重要,你都不愿意做出一点儿牺牲吗?”司念不甘心对着封行戳说道。

  封行戳点了点头:“不愿意,一码归一码。”

  一码归一码,他不可能混为一谈,司念,他要定了,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司念瞧着封行戳,觉得跟封行戳说不通。

  司念点了点头,满是嘲讽的勾了勾嘴角:“行啊,那我救不了他,我看了,他活不过明天早上,你考虑清楚了。”

  封行戳不同意,她也不打算救人,别人的生死,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是要行医救人,可她有儿子,她得和她儿子好好活着。

  她把小慢带到这个世上来,她要对小慢负责。

  封行戳听着司念的话,看向司念:“你知道躺着那个人是谁吗?他叫许景炎,前些日子,他抢了情报,避免了平城三十万百姓免于生死的威胁,三十万人在你心里,换不回他一条命吗?”

  许景炎抢到情报,炮轰平城,如果不是这个情报,这会儿平城早就沦为平地。

  现在到处混战,百姓活的战战兢兢。

  许景炎偷了情报,被抓了起来,他不知道那边怎么折磨的许景炎。

  他们救许景炎出来的时候,身上没有一处好了。

  许景炎换了三十万百姓,司念还能狠心不救人。

  司念听着封行戳的话,看向封行戳,微微皱眉:“你说他叫什么?”

  “许景炎。”封行戳对着司念说道。

  司念微微皱眉,看向封行戳,再次开口问道:“是许司务长家的大公子许景炎?”

  “你认识许景炎?”封行戳微微讶然看向司念。

  封行戳的话,让司念明白了,就是许景炎。

  司念没有说话,直接起身去了房间,封行戳看着司念,慌忙起身跟了过去。

  封行戳知道,司念是打算给许景炎治病了,虽然不知道司念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

  但是只要司念愿意救许景炎,说明许景炎还有活的希望。

  司念进了房间,走到许景炎身边坐了下来,手搭在许景炎的脉象。

  她不是为了平城三十万的百姓,而是为了唐静书。

  许司务长家的大公子许景炎。

  唐静书常常在电话和书信里提过的男人,傻子都知道,那是唐静书喜欢的人。

  没想到今天封行戳带她过来救的人会是许景炎,这不是巧了吗。

  司念手搭在许景炎的脉象上,封行戳看着司念,微微皱眉。

  一众人屏住呼吸,都没人动。

  鬼医圣手的大名,大家多多少少听说过一些。

  司念把了脉,封行戳看着司念问道:“怎么样了,他?严重吗?”

  “我都说他是活死人了,你说严重吗?”司念对着封行戳说道。

  司念一句话,让封行戳脸色煞白。

  封行戳没再说话,司念从包里拿了一张羊皮纸包出来,对着封行戳说道:“封行戳,除了你,其他人都出去。”

  一众副官不由傻了眼,敢这么命令自家少帅的,除了司念,没有别人了。

  封行戳给明影递了个眼色。

  明影立刻带着人离开了。

  司念对着封行戳说道:“封行戳,我现在给他施针,你把他按住了,千万别让他动,知道吗?”

  “还有救吗?”封行戳对司念问道,心都悬在嗓子眼儿了。

  他看着司念的样子,许景炎的情况很不好。

  许景炎要是没了,他没办法跟许家交代,许家人把所有的赌注都放在他身上了。

  他不能让许家绝后,所有,他才那么激动。

  “遇上别人的话,肯定是没救了,遇上我,还有的救。”司念很是自信的对着封行戳说道。

  司念看向封行戳,对着封行戳说道:“把他按住了,别让他动。”

  “好。”封行戳听了司念的话,松了口气,上前按照司念的话,压着许景炎,不让许景炎动。

  司念看着封行戳把人压住了,这才开始对着许景炎的穴位一一施针。

  封行戳屏住呼吸,看着司念扎针。

  司念把银针一一扎进穴位。

  封行戳刚要说话,只见司念再次拿了一根根药条一样的东西出来。

  司念对着封行戳说道:“把火柴给我。”

  封行戳拿了火柴递给司念。

  司念拿着火柴点着了药条,药条的火星子忽闪忽闪。

  只见司念吹了吹,这才拿着药条子对着许景炎的穴位开始一一烤着。

  每隔多远的距离,药条子烤着,没多大会儿,许景炎的额头开始起了冷汗,人忍不住抖着。

  封行戳眼底满是惊喜,对着司念说道:“司念,他动了,他动了。”

  这几条刘医生一直管着许景炎,许景炎没有太大的反应。

  正如司念说的许景炎跟活死人一样。

  如果不是一直挂着吊水,用着药,还有许景炎身上的温度。

  他们还真以为许景炎死了。

  “别动,压住他!”司念朝着封行戳说道。

  封行戳点了点头,压住许景炎。

  果然,许景炎已经忍不住开始不停的动着。

  司念说对了,封行戳不敢大意,一直压着许景炎没敢松动。

  司念手里的动作没停,仍旧拿着药条烤着。

  没一会儿的功夫,封行戳看到许景炎被银针扎的地方,有很细长的虫子爬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成民国大佬的白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成民国大佬的白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