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那是个活死人
末喜2020-02-17 16:012,239

  对,他忘记了,司念是鬼医圣手,司念一定有办法。

  他大半夜带着司念往这深山老林子来,就是想让司念帮忙治病解毒。

  刚刚他气急了,把这事儿给忘记了。

  司念被封行戳拖着,直接往竹房子而去。

  司念看着发疯的封行戳,对着封行戳喊道:“封行戳,你想干什么?”

  “跟我过来。”封行戳拖着司念。

  虽然封行戳很着急,火急火燎的样子,可是面对司念。

  封行戳还是忍住了,动作柔了不少,至少没有捏的司念手腕儿疼。

  司念被封行戳拖着进了竹房子的一个房间。

  房间里,司念看过去,躺着一个男人,男人脸色煞白,周围有人伺候着。

  还有一个穿着军装罩着白大褂的男人,拿着针在给床上躺着的男人打吊水。

  封行戳看着面前的医生问道:“刘医生,他的情况怎么样?”

  “二少帅,情况不好了,可以,可以准备后事。”刘医生和封行戳隔开一些距离,对着封行戳说道。

  他了解封行戳的脾气,他跟封行戳说这些,是冒死说的。

  可他没办法,他尽力了,人他救不活,他总不能对着封行戳说话。

  刘医生说着,封行戳直接拔了腰间的配枪指着刘医生:“你再乱说话,劳资崩了你。”

  “少帅,少帅,我真的尽力了,他的情况能拖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刘医生对着封行戳说道。

  他这些天,吃不敢吃,谁不敢睡,想尽办法治病救人。

  他能用的办法都用了,封行戳也送了最好的药过来。

  他都用了,没办法,医疗条件在这儿,他就救不了。

  封行戳满是愤怒的看着刘医生,手都在发抖。

  一旁站在的司念,对着封行戳说道:“他说的又没错,你打死他有什么用?这个人已经成了活死人了,你让一屋子的人都给他陪葬也没用。”

  她看了那个人全凭一点儿气吊着呢,现在输液,干什么都是没有意义的事情。

  这个刘医生能把人拖到现在还没死,已经很厉害了,封行戳还要毙了人家。

  要不是刘医生,这个人早就死了。

  封行戳听着司念的话,拉着司念,到了病人跟前,对着司念说道:“司念,你救他,你有办法。”

  “我没有,我救不了。”司念对着封行戳说道。

  这个年代的医疗条件有限,这个男人的情况已经到了现在的地步,要怎么救?

  她是鬼医圣手,可她不是神仙,她做不到。

  司念现在才明白封行戳带自己来的目的,可惜封行戳算盘打错了。

  说完司念转身直接出了房间,坐在外面的大厅。

  她救不了那个人,无能为力,所以没必要在那里浪费时间,给大家希望。

  一个对她无关紧要的人,她没有自找麻烦的必要。

  她心里更多的是担心小慢和不眠,她被封行戳抓走了。

  不知道不眠和小慢会不会出来找她,只希望不眠和小慢不要找到这儿来。

  封行戳冷着脸,看着床上的人,明影和其他副官站在那里,一个个心悬着。

  少帅不高兴,谁都别想有好日子过,他们做什么都得小心翼翼。

  封行戳瞧了一眼床上躺着的人,直接出了房间,坐在司念旁边。

  司念看了封行戳一眼,封行戳顺手点了根雪茄,腥红的烟头忽闪忽闪。

  烟圈在封行戳周围一圈一圈的散开。

  司念瞧了封行戳一眼:“你什么时候放我回去?封行戳,我要回家。”

  “你什么时候答应救他了,我什么时候送你回去。”封行戳转过头看着司念。

  两人四目相对,封行戳知道,司念一定有办法,只是司念不肯罢了。

  这个女人,跟别人不一样,你不能拿她当普通人看待。

  刚刚司念只看了一眼,便说人是活死人,所以,司念的医术高明到深不可测的地步。

  这么有本事的人,怎么可能救不了人。

  他听说过,司念的名声,听说哪怕刚刚死的人,只要还有温度,司念就有办法把人给救回来。

  司念瞪大眼睛,看着封行戳,两人眼神交战着,谁也不肯让谁。

  司念看着封行戳一副要和自己耗到低的劲儿,让司念郁闷极了。

  “封行戳,你混蛋!”司念朝着封行戳骂道。

  封行戳不以为然,嘲讽的勾了勾嘴角:“对,劳资本来就不是好人。”

  封行戳抽了一口雪茄,看向司念,再次开口说道:“司念,你作为医生,医者仁心的道理吗?”

  “二少帅还知道跟人讲道理呢,真难得,自己是土匪,逼着别人做好人, 不可笑吗?”司念嘲讽的勾了勾嘴角。

  封行戳真是太有意思了,封行戳自己不当个好人,跟个土匪一样,还得逼着她救人讲道理。

  简直是可笑。

  更何况,她虽然医术高明,她却从来不认为什么救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司念一句话,堵住封行戳。

  头一次,封行戳在别人面前吃了瘪。

  他还是高看了司念,司念不可能会讲医者仁心四个字。

  这女人做什么,全凭高兴罢了。

  这一点,和他像极了。

  有时候,他看到司念,觉得好像在照镜子一样。

  通过司念,他可以看到自己的本性。

  司念见封行戳不说话,深吸一口气,对着封行戳说道:“封行戳,你想让我救他,不是没有办法。”

  司念一句话,让封行戳眼底起了光亮:“你说,只要你说的能做到的,我都满足你,不管要什么药,哪怕劳资去抢,也帮你抢到。”

  在封行戳眼里,难治的病,大概都是因为药引子难找。

  所以只要司念开口,他一定想办法帮司念弄到。

  司念瞧着封行戳,轻声开口:“那倒是没有那么麻烦,你只要答应我,我帮他治好了,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不要再碰我的儿子,我就帮你救那个人。”

  她看的出来,封行戳很在意那个人。

  这是她现在跟封行戳唯一谈判的筹码,她斗不过封行戳,只有这样才能让封行戳妥协。

  她知道封行戳的性子,刚刚封行戳的态度,足以证明,她的胜算很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成民国大佬的白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成民国大佬的白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