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他的温柔
末喜2020-02-17 16:012,294

  封行戳对着司念说道。

  司念不以为然看了一眼封行戳,对着封行戳说道:“无所谓啊,狼啊老虎之类的,再怎么也比二少帅有仁慈心,二少帅比老虎和狼还要没人性。”

  什么狼啊,老虎之类的,你不去惹他。

  他未必会来惹你,可是封行戳就不一样了。

  你不去惹他,他一样会来惹你,而且心狠手辣,不留余地。

  “…”封行戳不是傻子。

  他听得出来,司念是在直接了当的骂他没人性,畜生不如。

  敢动手打他封行戳的,司念是第一个,敢给他下毒的,司念也是第一个。

  敢当着他一众副官骂他的女人,司念照样是头一个。

  换成别人,早就脑袋开花了。

  司念真是厉害,封行戳看着司念,不觉得恼怒,反而心情好了不少。

  他一定是得病了。

  “你是在骂我没有人性吗?”封行戳打趣的对着司念说道。

  司念看着封行戳,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毫不客气的开口:“二少帅说错了,我是骂您不是个人!”

  用司小慢的话,是个人都做不出来挟持良家妇女的事情,封行戳做出来了。

  大半夜,还逼着她跟着他一起进破深山野林子,不是有病嘛?

  司念觉得自己豁出去了,反正打不过封行戳,斗不过封行戳,气一气封行戳也不错。

  一众副官憋笑憋到内伤。

  司念小姐真是厉害,他们跟了少帅这么多年了,怕是少帅头一次吃瘪。

  以后,他们要对司念小姐客气点儿,没见过自家少帅这么宠过一个女人。

  司念说着话,伸手拉了拉皮草。

  现在已经是晚上,原本是四月份的天,晚上就比白天冷多了。

  又是在这种林子里,反而更冷,一股股冷风传过来,司念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她天生怕冷,跟体质有关。

  所以哪怕是这个天,别人换了春装,她还穿着薄皮草。

  封行戳目光落在司念身上,微微皱眉。

  旋即,封行戳脱了身上的披风,朝着司念走了过去,不等司念说话,封行戳拿着披风给司念披上。

  司念看着封行戳,撇了撇嘴:“假惺惺。”

  明明封行戳可恶的要死,还得装着对她好。

  “不是假惺惺,一片赤诚之心,只是你不解风情罢了。”封行戳不要脸的说道。

  说话的时候,封行戳拉紧披风,帮着司念系好,体贴细心。

  明影看着封行戳,知道自家少帅是真的上了心了。

  少帅一贯的糙汉子,军营里摸爬滚打的男人,什么时候对女人这么上心过?

  司念小姐是头一个。

  司念看着封行戳,心里不由冷嗤一声,封行戳不要脸,没有心的东西,还说她不解风情,可笑。

  司念本想拒绝封行戳的披风。

  可是突如其来的温暖,让司念整个人好受了不少。

  司念不得不应了总裁文那句:“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她是真的冷,这披风很厚,罩着身上,确实暖和了不少。

  封行戳给司念罩上披风,看着司念因为冷,有些发紫的唇,微微皱眉。

  封行戳忍不住伸手握上司念的手,一股子彻骨的凉意。

  “怎么这么冷?”封行戳对着司念问道。

  司念瞪了封行戳一眼:“跟你没关系。”

  封行戳没有理会司念跟自己犟的话:“你不是鬼医圣手吗?身体不好,怎么不给自己调理一下?”

  司念是鬼医圣手,医术高明,应该不会有问题,给自己调理一下就好。

  这个天,虽然夜里山里寒气重,可是不至于像司念这样。

  脸冻的乌紫,手也彻骨的冰凉。

  封行戳突如其来的温柔,让司念微微一怔。

  她记忆中,封行戳没有良心又狠辣,不择手段,蛮不讲理的男人。

  没想到,封行戳这样的人,也会关心人,真是难得。

  “我没有身体不好。”司念对着封行戳说道。

  她不是身体不好,只是天生就是这种怕寒的体质而已,没有任何问题。

  每个人的体质不同,她属于前者。

  封行戳点了点头询问的目光看向司念:“我背你走?”

  “不必了,少帅要是真的好心,放我回去,若不然,就不要说这些。”司念看向封行戳。

  她是走的有些吃力,可是还不至于矫情到,走不了的地步。

  她不会在封行戳面前认输服软,更不愿意贴着封行戳。

  每每和封行戳挨的很近,都让司念有种窒息的压迫感,那感觉很不舒服。

  “我不可能放你走。”封行戳目光冷了几分,认真的说道。

  司念看了封行戳一眼,没有说话,静静的跟在封行戳后面。

  封行戳不由慢了一些脚步,本来是在赶路,现在看着司念的样子。

  封行戳顾不上那么多了。

  几人一路走着,进了林子深处,穿过一片竹林。

  司念才发现,不远处有一片竹子盖的房子。

  司念没想到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居然还有房子和人住,真是太难得了。

  封行戳带着司念,朝着竹房子走了过去。

  几个穿着军装的副官对着封行戳恭敬的开口:“二少帅。”

  封行戳看了几名副官一眼:“人呢?”

  “回少帅的话,在里面,看着情况很不好。”副官恭敬的对着封行戳说道。

  封行戳看着面前的副官,抬脚踹了过去骂道:“废物,劳资不是说了,所有好的药都给劳资用上,中药西药,只要管用,都给劳资用吗?”

  封行戳这一脚踹过去,用了很大的力气,直接把副官给踹出几步远。

  司念看着封行戳,心底不由一震。

  她头一次看到这么震怒的封行戳,疯狂的像一头狮子,足以证明里面的人,对封行戳有多重要了。

  司念不眠有点儿好奇,立马的人是谁,能让没有心的封行戳触动。

  “少帅,我们用了,没办法。”副官站稳步子,身子发抖的回道。

  封行戳还想上脚,司念拉住封行戳,对着封行戳说道:“封行戳,你不要发疯了,是药三分毒,你想把人害死吗?”

  什么西药中药,全都用上的,治病救人,用药都得对症。

  哪有乱用药的,不是不把人命当回事儿嘛?

  司念话音一落,封行戳一把拽住司念的手,好似看到希望一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成民国大佬的白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成民国大佬的白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