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授业
寻欢2020-01-01 13:022,394

  在无忧未上孟峰之前,这孟峰之上也只是偶尔能够听见一对青鸾的几声鸣叫,除此再无闲杂的声音,庚桑似乎是已经习惯了这种安宁与寂静。他的这两个徒弟都是极守规矩的孩子,灵淮与灵霜除了在授业的时候,几乎从来未曾打扰过他的清修。

  此时,他伫立在大殿的檐下,单臂向后微屈,紫色长袍已然是拖曳着垂落于地,玉簪束发,面如冠玉。

  看着远处一抹翠绿如竹般的颜色的小身影,追逐着那一对青鸾的身影,再加上她身后那一小抹皎白如玉的不断奔跑着的狐狸,站在大殿门口的庚桑的唇角,浅浅的弯了一抹笑容。

  她又在追逐那一对青鸾。

  而自打这个无忧上了孟峰以后,这对青鸾鸣叫的声音也比往夕多了许多。

  “无忧!”

  唇里溢出了小人儿的名字,心里竟是想着,她此时当真是无忧的吧。

  正在此时,身边的灵淮俯下首,对他说道。

  “师父,阎君的信到了。”

  仙界传递信息的工具是纸鹤,此时,纸鹤规矩的落在了庚桑的脚下,嘴里含着的正是铬有阎君印记的信件。

  俯身拾起,庚桑正在打开的时候,水无忧已经蹦跳着向他这个方向跑了过来。

  “纸鹤~~”

  水无忧嘴里轻快的叫了一声,她想抓这只纸鹤已经是很久了,可是每每她都无法得逞,而且日子久了,纸鹤似乎是对她的接近格外的敏感。

  在她还没有上到最后几级台阶的时候,纸鹤已经轻盈的飞了起来,悬在半空中。

  水无忧现在的身高已经可以到师兄的肩头了,她向高跳着想要抓住这只纸鹤。纸鹤一见她蹦了起来,也腾高了一些,等到水无忧落在了地上,它才又悬到了半空中。

  “纸鹤,乖,下来。”

  水无忧小声的冲着纸鹤说,可是她再怎么哄,纸鹤也不理睬她,墨迹化成的一双眼睛只是盯着她。

  此时,纸鹤恰巧停在庚桑的右手侧,而水无忧则是在师傅的身后,伺等着机会。就在她等有些不耐烦,已经准备放弃的时候,只看见眼前一道白光闪过,纸鹤但不见了踪影。当她绕过了师傅的时候,只见纸鹤已经被三公子的前爪按在了地上。

  纸鹤扑腾着翅膀,小声的哀鸣着想吸引庚桑的注意,水无忧却是已然跑上前,倾刻便把它抓在了手里。

  “抓到你了。”

  正当她高兴的时候,只看见师傅俯身把三公子提在了手里,两个指捏着它的后颈,转身向大殿走去。

  “师傅,师傅。”

  水无忧以为师傅是要责罚三公子,一个下意识的就把手掌心里扑腾着翅膀的纸鹤丝毫没有犹豫的便丢开了,然后便是去追师傅。

  “师傅,我错了,我再也不抓了,你放了三公子吧。”

  水无忧焦急的跟在庚桑的身后,却不敢到师傅的手里抢三公子,只能是可怜的哀求着师傅。

  到了大殿里,庚桑坐了下来,才俯下身,把三公子放在地上。

  “既然你在这里住了这么些日子,那就给我办一件事吧。”

  他用的是密语,所以水无忧并没有听见。

  她走到师傅的近前,垂手而立,不敢看师傅,只能是盯着地上一团白色的三公子看。

  “师傅,我错了。”

  “哪儿里错了?”

  庚桑把手里十殿阎君的信抓好后,收入了怀里,淡淡的抬起秋水一样的眸,似乎是带着一种极其凝重的目光看了一会儿水无忧后,对她说道。

  “灵洮,跪下。”

  水无忧乖乖的跪在了师傅的脚下,抿着唇,一双手更是几乎完全搅在了一起,以往她再闯什么样的祸,即便是拨了青鸾的翅羽,也不见师傅会气成这样,今天是为了什么呢,她抬起头,只见听庚桑脸上是一派严肃的神情,以往平静无波的眼睛里流露着一种威严的神态的对她说道。

  “今日为师便将我蜀山派的逍遥剑法的三十二式剑式传教于你,你务必要用心苦练,切没要辜负了师傅的一番苦心,你可明白。”

  “知道了,师傅。”

  俯首磕头,水无忧像是一只极欢快的小燕子般的点头答应。

  “这逍遥剑法一共八十一式,我今日传你三十二式,待他日你有所成就为师会再传你三十二式,为师希望你能勤学苦练。如若有不会的地方可以问你灵淮师兄。”

  “是,师傅。”

  庚桑看着跪在他脚下的水无忧,脸上的神情不同以往的纵容,有了一抹深重的思索。

  虽然传了她剑式,但是并未传授水无忧仙法。看着脚下跪着的无忧,他沉重的叹息了一声,然后才开口说道。

  “你起来吧,为师还有话说。”

  水无忧站起身以后,庚桑才又对她说道。

  “这孟峰之下镇着的妖孽,往日都是阎君亲自下寒潭收回那些灾消难满的精怪,只是这寒潭之水乃是取自混沌初开之时的天河,任何的仙法都无法抵抗其对精骨的消磨,只因你身体体质特殊,不受那寒潭之水的影响,阎群今日来信说他已经找到了上古神兽睚眦,得此兽护你,你进这寒潭便是万无一失了,为师问你,你可愿意?”

  这本是一件积功德的事情,却是因为即便是十殿阎君下潭,精魄也会受损,恢复总需些时日,往夕是没有办法,思索了多少个日子以后,他还是向阎君提出了这个法子,只是恐这寒潭里的精怪的魂魄会对她有所损伤,所以才想到用这上古的睚眦作为水无忧的坐骑,来威吓那些孽魂。二则水无忧如今也只长到了尘世里十二三岁的孩子的身高,又况且她一直生长在孟峰之上,四岁前见的那些疾苦对她恐也已经模糊了,而寒潭里的孽魂,庚桑只怕其面目狰狞,吓到了无忧,所以他已经和阎君商量,在打开第三道门让无忧进去之前,是要封住她的双眼的。

  他已然是考虑到了万全,可是当他面对着水无忧的时候,心里也不免有了一分的忐忑。

  “你可愿意?”

  见水无忧没有说话,庚桑又问了一句。

  他心里想着,如果这个孩子不愿,那也就罢了。

  只需再等上二百年,他的功力也可以踏足寒潭的时候,也未必不是一个办法。

  “师傅,”

  水无忧听师兄说过,那寒潭之下镇着的除了那个她认识的云煞以外,下面还镇着千百个妖孽,而且阎君每次驾临,她也见过。

  所以,从心里说,她是有些惧意的。水无忧思索了片刻,抬起一双墨一般的瞳子看着师傅,也只是片刻的时间,她便对师傅说道。

  “师傅,我愿意。”

  只因为,水无忧相信,师傅不会害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恋仙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恋仙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