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睚眦
寻欢2019-12-30 11:051,820

  庚桑之所以能够肯定的告诉阎君,他有办法能够收服睚眦是因为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得到只要是水无忧的事情,三公子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果然,在水无忧退下以后,三公子回首,一双兽眼定定的看了他一眼以后,冲着他徐徐的点了点头。

  即使庚桑的眼里,看到的只是一只未成形的小狐狸,可是,不能否认的,在三公子对着他的眸子,微微的冲着他颌首点头的时候,竟也是一动一静间便是风华绝世。

  据他所知,虽然三公子不能化做人身,却一直是以兽身陷居于昆仑山的洞府之中。其洞府之内更是搜罗了世间所无之物,可奇怪的是,却从不见他赏玩,只是锁于昆仑之底。相传三公子搜罗的无数宝物之中便有这只睚眦。

  这睚眦原本乃龙之七子,虽为龙种,然身似豺豹。其父嗔,欲弃之,幸而母亲哀求,得以苟全性命。

  而后在相传晋武帝尚未统一中原时,在吴国境内流传着“不畏岸上兽,但畏水中龙”的童谣,这说得便是太湖中的睚眦,睚眦样子像极长了龙角的豺狼,且生性嗜杀喜斗,经常幻化为人在人间无端惹起争斗杀戮,且无人能降伏他,所以人人谈及睚眦而色变。

  (以下为引用内容,特此声明)一日,睚眦再次幻为人形在太湖边寻机滋事,正在无聊之际,眼见一相貌俊美,风度翩翩的公子正在观赏太湖景色,且不乏连连吐露赞美之词,只是言语无意中提及“如此美景如何就会有妖龙会在此兴风作浪呢?”此语一出,睚眦当然明了所说的妖龙必然是自己,随即怒火上攻,血脉贲涌,嗜杀的天性已然统领了他全部心神。于是睚眦现出原形俯冲向岸边的那个看似柔弱书生般的年轻公子,天空顿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眼看一条无辜性命就要葬送龙口,谁知一道寒光袭来,睚眦像是装上铜墙般登时反弹向天空。年轻公子不知何时手握宝刀威风凛凛地立于岸边,迎风大喝:“妖龙,今日我便要为民除害,斩了你这祸害人间的妖孽!”睚眦闻听此言,暴怒异常,再次俯身袭向年轻人,在一阵电光火石的激战中,天空一道厉闪劈向睚眦,与此同时年轻人的宝刀寒光一闪砍向龙头,瞬时,龙血四溅,睚眦身首异处。屠龙之人是当时的益州刺史王濬。(引用结束)且说这睚眦实则并未散了魂魄。其魂魄游荡了几日被三公子得见,便被三公子收伏后,囚于昆仑山。

  后来,据传这睚眦从三公子的洞府逃离,因何会化为人形出现在红尘俗世里,而三公子缘何会出现在寺庙里,这其中的曲折,庚桑却是再也一无所知。

  水无忧已经长大了,她在进入孟峰之初,庚桑便教过她吐纳之法,而奇怪的是水无忧却并没有断了食物,她依然是需要以仙桃为餐,这样虽然是有些不便,但是在庚桑看来,却也只是小事情。

  在他的心里,自从水无忧上了孟峰以后,考虑的是究竟是否要传授她仙法。

  不可否认,以水无忧的灵性,只要她肯潜心修炼,想是有朝一日便会飞升成神,而如果她稍有差池,那对天下苍生却是他所不能想像,更是他不愿意见到的涛天巨祸。

  水无忧,不成神便是魔。

  而自己是否能够控制得了呢?

  有朝一日当真会为祸天下,他这个师傅又是情何以堪?

  在这样的矛盾的情绪中,所以庚桑便是为教授她仙法。

  迈步出去,庚桑眼见着水无忧正在平台上认真的练习着他刚刚传授与她的一套剑法。

  “师傅!”

  见他在看,水无忧欢快的跑到他的近前。

  仰起脸,一派认真的对庚桑说道。

  “师傅,大师兄说,等我练会了,您满意了,您就会教我御剑,是吗?真的是吗?”

  “嗯。”

  庚桑冲着她微微的点了点头,看着她乌黑的发丝在眼前晃动着,不觉心里轻松下了几分。

  几年来,关于她的未来一直纠结于他的胸腹之中,可是每每当他看到,水无忧眼里的那一派纯洁的天真和善良的天性的时候,他的心都会被她的眼暖暖的罩住。

  “师傅会教你。”

  他指着自己前方的一块空地,对水无忧说道。

  “要认真的练习,知道吗?”

  “我知道了,师傅。”

  水无忧此时并不明白师傅那严肃的面庞下面,深藏着的情绪,她只是舞动着手里的一柄师傅刚给她的长剑,一招一式极其认真的努力着。

  她努力着把每一个姿式都做到了最好,师兄以前曾问过她,可想修道。

  其实,她对这些并未曾有过什么想法,像如今这样,陪在师傅的身边,每天能够在早上的时候,看师傅在一片云霭里练剑,她已经感觉幸福。

  眼角时刻的在盯着师傅的方向,尽管的让自己能够看到师傅对自己的一招或是一式是否满意,水无忧小小的心里,此刻装的满满的并不是师傅传授与她的剑法,那里成承载着的更多的是,想要得到师傅的赞美和表扬的深深的期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恋仙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恋仙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