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人心
寻欢2019-12-30 11:052,597

  小梅花,你快快长大啊!”

  抱着经书,无忧看着眼前的小梅枝依旧是没有什么变化的模样,心急的对着梅花说。

  “长大了,你就能开出来美丽的花了。”

  正当她喃喃的和梅花枝说着话的时候,庚桑已经站在了她的不远处。轻声唤她。

  “无忧!”

  “师傅!我已经把经文背下来了,我背给你听。”

  无忧欢快的向庚桑跑了过去。

  “早上,我还帮青鸾擦了羽毛。”

  跑到了庚桑的面前,无忧高举起了手里的一根青羽。

  “师傅,你看这是青鸾给我的。”

  “是吗?“

  庚桑俯下了身,平视着她。

  “是。”

  “无忧,你师姐回来了,”

  “是吗?”

  无忧并没有庚桑想像中的兴奋,小眼睛里甚至划过了一丝犹豫和迟疑。

  “怎么,你不高兴?”

  “没有。”

  无忧伸出小手扯住了庚桑的大拇指。

  “师傅,您会送我回去吗?”

  “无忧想回去吗?”

  无忧是不可能离开孟峰的,这里对她来说,几乎是避世的唯一的地方,并且她的父母和无忧寺的人并没有向灵霜提出来,要接她回去。

  “这里有师傅,我能不回去吗?”

  无忧的细嫩的小手指握紧了庚桑的大拇指,死死的攥着。

  “好,那就不回去。”

  虽然,庚桑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孩子表现出对他会比对父母还要亲近的情感,可是他并没有再多想什么,既然他和她有已经注定有师徒之份,那就随缘面安吧。

  “谢谢师傅。”

  无忧怯生生的小脸上升起了一抹神采,然后兴致勃勃的对庚桑说。

  “师傅,我会乖乖听话的。”

  “好。”

  庚桑站起身,由着水无忧握着他的拇指。

  “对了,无忧,你娘也来了。”

  才刚说完,只感觉到那只一直紧紧的攥着他的拇指的小手,竟放开了。

  “怎么了?你娘来了,你不高兴?”

  “高兴。”

  无忧竟一个人向前走去了,小小的身子似乎都变成了暗灰色,垂着头,一身淡蓝色的小裙子,也失去了神采般,让他一向是平淡的心怀竟也升起了一分揣测的意味。

  “无忧?”

  他想要问她什么,无忧却仿佛没有听见,顺着那条石块堆成的小路已经走出了很远。

  当庚桑进了大殿的时候,只看见无忧的娘已经垂头站在了大殿的入口处,而无忧却是站在了灵淮的身后,不远不近的和她的娘隔开了一些距离。

  “师父!”

  “嗯。”

  庚桑坐了下来,他看着这个满脸写满了恐惧的家妇。

  “无忧,想呆在这里,也想要拜我为师,我想灵霜已经和你说过了,今天请你来,也是问你的意思如何?”

  “道长,她真的~~~不是妖孽?”

  没有想到农妇会问出这样的一句,庚桑也不禁一时的有些失了神。

  “当然,不是!”

  庚桑怜惜的看向了无忧,只见她小小的身子已经退到了大殿的内角,整个小小的身子被大殿的阴影完全笼罩着,像是受伤了的小兽般的可怜。

  “无忧,过来。”

  庚桑伸出了左掌,青冽的眉间含着温暖的神色,如玉的长指像是在把远方的温暖递到了她的面前。

  “到师傅这里来。”

  见无忧慢慢的踱着小小的步子走了过来,他才半抬起身子,伸出双手把她搂在了自己的怀抱里,不意外的闻到了她身上散着的花香万缕。

  “无忧已然是半仙之体,难道寺里的方丈没有告诉你吗?”

  再次抬起头,庚桑的眼里竟因为怀抱里不能抑制的战栗而含了怒气,凌厉的目光直直的看向了殿角愚昧的妇人。

  “啊!”

  妇人似乎是被惊呆了,长着嘴,跌坐在了地上。

  “神仙饶命,神仙饶命~~~~”

  妇人慌张的跪着,不住的往地下磕头。

  “神仙饶命~~神仙饶命!”

  那样子竟像是将死的人,在垂死挣扎般的懦弱无形。

  庚桑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抬眼对身旁伫立着的灵霜说道。

  “灵霜,把无忧抱到你房间里去。”

  “是师傅。”

  “灵淮,把夫人扫起来。”

  毕竟是无忧的娘亲,他不明白会有什么事情让妇人恐惧成这般模样。

  “不,道长,求你,救我一命,救救我!”

  “你先起来。”

  示意灵淮把妇人搀扶了起来,庚桑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清茶,才又转过了眼问道。

  “可愿对我讲,是怎么一回事?”

  他能掐指算出,此妇人寿限尚有些年头,为何却是如此这般的惊慌,又会有什么事情让她能这般的慌张,为什么她竟跪向自己年幼的女儿,为什么无忧竟会恐惧成这般?

  “二年多以前,我相公上山采参,落到了青乐峰底,村里的大夫都说没治了。可是曾经有道人对我说过,那丫头的血能够治百病,我便………”

  妇人吞吐着,颤抖的身子如筛糠一般,不成个模样,竟坐不住,复又跪在了他的脚下。

  “你便如何?”

  暗自沉吟了一声,庚桑微睨着眼睛,只余一双精光注视着。

  “当时我相公,已经断了肋骨,腿骨也白森森的露着,村子里的人抬他抬到家的时候,已经没了气,我一时着急,想着这丫头出生不久后,遇到的那个道长的说的话,说是那丫头的血可以治百病,而她却是妖怪转世。那个道长只和我求一碗血,便给我两粒黄金,后来我给了他血以后,他竟真的给了我两粒黄金,所以,我就,我就……”

  庚桑知道,无忧出生的时候,定然是有天罡护体,妖孽自是近不了她的身,至要待她染了凡尘,胎了仙气天罡正气才会渐弱,却没有想到那个变做道长的妖人竟想出了如此歹毒的主意,而眼前的妇人竟然如此的蒙昧不通。

  “我就用她的血,涂遍了我相公的全身,没想到二日后,我相公竟真的有了气息,活了过来。道长啊,我真的不知道,当初我也是信了那个道长的话,以为她是妖精转世,才会如此的狠心,求道长,求道长…… ”

  “那后来呢?”

  庚桑锐目如电,打在了妇人的身上,虎毒尚且不食子,他却未曾料到,人心有时候竟会毒上几分。

  “后来,无忧寺的长老把她接走了,过了两个月,我相公能下地以后,长老便让我他的徒弟把我和相公带到了无忧寺内,只是不许我和相公接近她。”

  “那只狐狸什么时候到的无忧寺?”

  这本来是这次,他让灵霜带这个妇人上山的目的,可是现在,这个目的却没有那么重要了。

  对于无忧,如果当初见到她的时候,他心有怜意,而此刻,他竟已然是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了,那丝丝的心疼,竟让他的心对这愚昧的妇人的起了恨意。

  “我不知道,我和相公到寺里的时候,那只狐狸已经在寺里了。”

  “是吗?”

  庚桑再不愿看她一眼,也不愿她继续脏了这仙山府地。

  “灵淮,送她回去。”

  再无话欲说,庚桑抬步向自己的经房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恋仙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恋仙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