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殇
寻欢2019-12-30 11:053,435

  孟峰上的生活对无忧来说,极其的枯燥无味。

  十五年的时间,似乎是弹指一挥间,可是每日她的生活只是一天又一天,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起床以后便是早课,然后午时她才能走出去,去幻池和云煞聊天,然后一个时辰后,她就要回到经堂继续听大师兄给她讲经。到日暮时分,师姐会过来陪她一会儿,直到落日以后,她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她不能离开孟峰半步,这是师傅给她订下的唯一的禁令,所以,她不敢逾越半步,尽管多少次她都走到了孟峰底的结界处,她还是望了望便走回来,而这几年,她甚至已然不再踏上大殿前的那条长长的九百九十九级的台阶了。

  师傅每天不会枯燥吗?

  大师兄说师傅在这里已经守了千余年了,这样的生活,当真能让他仍是这般的安然?

  已经十九岁的她,有少女妩媚的面孔,清灵脱尘,大师兄甚至有时候看到她偶尔绽开的笑颜,也会失神片刻。

  云煞对她说,仙界里也甚少有比她再漂亮的女孩,可是她不知道,她看到过的女孩也只有二师姐,而她就要出嫁了,嫁给龙宫的太子。

  她几乎是一路冥思着走到了幻池的,她抱着手里的经卷,忽然间心懒之极。

  “云煞,我来了。”

  对着湖面轻声的叫了一声,小脸上仍是一派的寂寞和无聊。

  “你那三公子呢?”

  云煞显了身形,看不见那只守着她寸步不离的小狐狸,开口问到。

  “师傅把它关起来了,昨天它抓伤了大师兄。”

  “是吗?丫头。”

  注意到无忧今天脸上提不起任何表情的小脸,云煞忽的对她说道。

  “去看看你那棵树吧,昨夜,绽出花苞来了。”

  “是吗?”

  无忧一下子有了精神,忙跑到了梅枝的旁边,一个个的数着。

  “一,二,三,四,果然!我就说它能活吗!”

  兴高采烈的往大殿的方向跑了去,她想要告诉师傅。

  “师傅,师傅~~~”

  水无忧自己在脚踝处系了个玉铃铛,所以当她跑动的时候,偶尔能听到一两声极清脆的响声。

  推开了师傅的房门,却不见师傅,经堂也没有。

  就在她返回到大殿的时候,赫然的看到师傅正在半空的云头,一双悲悯的眼看在她的眼里,竟也生出了寂寞的情绪。

  “什么事?”

  “师傅,那株梅花生出了个花苞,它活了。”

  “是吗?”

  庚桑下了云头,看着无尘一脸的高兴的神彩,轻声的叹息了一下,弱弱的声音裹在空气里,像是不可闻般。

  “怎么了师傅?”

  师傅看她的眼里,有一分异样的情绪,无忧向后退开了一步,师傅像是有什么话要对她说一般。

  “收拾一下,随为师出去。”

  “我可以出山?”

  无忧听见师傅要带她出山,情不自禁的欢呼到。

  “谢谢师傅!师傅万岁,师傅万岁!”

  “无忧!”

  庚桑伸出手扯住了在自己身前,欢快的身影。

  “你娘的时辰到了,你可想再见她一面?”

  他知道这一面后,她的尘缘就彻底的断了,而她将也脱离凡世,在百年内和他一起位列仙班。

  “什么?”

  听到师傅凝重的语气,她初有些不解。

  “时辰到了?”

  等她在嘴里念了一遍,再看向师傅那双了然而又心怀悲悯的看着她的眼,她一下子懂了。

  缓缓的点了点头,她垂下了头。

  当水无忧和师傅在无尘寺的林中降下了云头的时候,她赫然的发现,这个地方竟是当初蜈蚣精把她劫走的地方。

  “师傅就是这里。这就是当初蜈蚣精抓我和三公子的地方。”

  她还有印象,当时蜈蚣精就是在这里弄断了不远处的一棵松树。

  “随为师来。”

  庚桑对水无忧点了点头,然后打量了一下不远处包裹着千层金色佛光正果的无忧寺,心里更是确定了些自己的揣测。

  “噢。”

  敲开了寺门,她对开门的无尘师傅说道。

  “无尘师傅是我,水无忧。”

  “无忧,进来吧。”

  无尘和尚手捻佛珠,目光清静的打量了一下,便侧身让水无忧和庚桑进了门。

  “方丈在清修,无忧你自便吧。”

  “谢谢无尘师傅。”

  她心里一片了然,这次不会见到方丈了。

  她迈步进了佛殿,给佛殿正中供着的弥勒佛上了香,虔诚肃静的叩拜了三下,然后才站起身,走出了佛殿。

  走到了师傅的近前,无忧对师傅说道。

  “师傅,你进去吗?”

  “不了。我在这里等你。”

  “好。”

  她一个人寻着儿时的记忆里的路,甚至没有什么迟疑的脚步,就已经走到了寺庙后面的一个禅堂里。

  按庙里的规矩,母亲是不能住在庙里的,可是当初方丈还是让父亲和母亲二人住在了后院的这间小院里。

  推开有些破旧的门,清冷的房间里感觉不到生气,只有桌上的佛香缓缓的燃着,一缕燃过后的烟气缓缓的向上升腾。

  父亲的牌位很小,五个清浅的字刻在木牌上。

  她走近了,规矩的跪了下去,磕了一个头,然后站起身来。

  “是谁?”

  耳边是娘的声音,只是那音色里竟有让水无忧揪心的疼,像是曾经的梦魇都不曾存在般,她急切的走到了母亲的床边,坐下。

  “是我。”

  娘的手什么时候,只剩下了骨头,包裹着那根根清晰可见的骨头的皮竟像是在她的手里,即刻就会灰飞一般。

  “无忧?”

  母亲的眼像是睁不开了,无神的眼睛里,灰蒙一片的看在水无忧的眼里。

  “眼睛怎么了?”

  “前几年~~就~~~哭瞎了,”

  她的娘亲在说话的时候,断断的咳着,已经是油尽灯枯的模样了。

  “娘。”

  终是心甘的叫了一声,多少年不曾流泪了,掉在自己的手背上,竟然是温热的一片。

  “无忧,娘~~”

  枯瘦的身体像是要起来的样子,却是怎么也动不了的,徒然的游丝的喘气声听在水无忧的耳边,让她的心一阵阵的疼。

  “我在。”

  这个时候,她心里全然没有了恨,那疯狂的折磨她的噩梦和曾经的恨意,竟片刻意全部破碎。

  “这是~~给~~”

  娘枯瘦的手在枕头下,想要拿什么却是徒劳的什么也没有拿到,甚至动弹不得。

  “我来。”

  在枕下,水无忧拿出了一个金镯子。她认得,这是母亲身上唯一的饰物,上面雕着一朵吉祥的云彩。

  “这是你爹给我的聘礼,”

  重重的咳声然后连带着她唇角浸出的血渍,让水无忧的娘亲再也没有力气说什么,只见她闭着眼,狠狠的喘了半天的气,才能开口。

  “娘从来没舍得卖了,现在,给~~~”

  她的娘亲就这样昏了过去,再没有那一缕游丝,像是已经去了。

  水无忧没有法术,刚要起身冲出去找师傅,却看到牛头已经站在了母亲的门前,看着她。

  “是你?”

  难道,母亲就这样去了?

  水无忧握着拳头,忽然她扯出了颈间的那块钟馗像,跪在了牛头的面前。

  牛头侧身闪过,一脸的冷峻的面容不改,只是淡淡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面无表情。

  “求你,救救我娘。”

  “不可能,无忧姑娘,你娘的时辰已到。”

  “求你。”

  水无忧甚至不知道自己要求些什么,甚至她根本就忘记了自己的半仙之体。

  “无忧姑娘,没用的。”

  伸出灰色的手,牛头上前搀扶起她。

  “你娘的时辰已到。”

  绝然的无情吗?

  水无忧咬着牙,眼泪掉在地上,像是断了线的雨珠,怎么也停不下来。

  她怎么办?

  “哎!”

  看了眼她手里紧攥着的钟馗像在自己眼里散着的暗绿的光芒,牛头走到了无忧的母亲的床头。

  伸手在她母亲的头顶凝了团银白色的光。

  “你要做什么?”

  水无忧赶紧跑了过去,想要隔在母亲和牛头的中间,却只能徒劳的站着,怎么也推不开牛头的身子。

  “你还可以和她说一句话。”

  水无忧回过头,竟看到娘亲一身悠长的喘息的声音,然后那双灰白的眼睛,竟有了焦点,落在了她的身上。

  “娘!”

  “无忧?”

  “是我!”

  跪在了娘的床头,顿时泪如雨下。

  “这是?”

  她的娘亲看到了站在自己床边的牛头,像是明白了些什么,了然的又悠长的叹了口气。

  “娘,”

  “神仙,我能再见到他吗?”

  她看见娘亲的视线里满满是希冀和乞求。

  牛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似乎在他的眼里是空空的一片,不见悲悯,也不见厌恶,只是淡淡的视线落在床上将死的人的身上,看着。

  娘亲用尽她最后的一口气已然是咽下,而她认真的听着空气里的安静,想要再听一句娘亲的话,或是听一声她喘气的声音,却是再也没听见。

  牛头怎么样取走娘亲的三魂,她不清楚。

  什么时候,她走出了娘亲的屋子,她也不知道。

  站在师傅的面前,她跌坐在地上。

  窝着身子在那个抱起她的怀抱里,在他包容着她的淡淡的对她如同天堂的怀抱里,她失神的问道。

  “师傅,爹爹是不是在下面等着她呢,否则她会寂寞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恋仙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恋仙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