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凡心
寻欢2020-01-01 13:024,214

  “师傅,他们在做什么?”

  水无忧此时已经化成了凡人的模样,一个十三四岁的状似貌不惊人的一个小男孩的样子,走在路上,一身朴素无华的外衣,手里面拿着一个看起来水嫩多汁的桃子,另一只手由师傅牵着,走在人群里,倒也不是很招人注意。

  只是,如果谁人站在那里,看上第二眼,便会发现,即便是刻意的遮掩住了,那双明蛑里面透出的清月一般的无尘的目光,也能轻易的让人停住了视线,挪移不开。

  “那是有人在卖艺。”

  庚桑自然也是换了一身凡人的装束,此刻他们正走在丰都城上的一个村落里。

  虽然,这里居住的人口并不算太多,但是在这村子里唯一一条宽敞的马路上,倒是也有三五个商贩在叫卖。

  “什么是卖艺?”

  水无忧一双眼睛几乎是看不过来了一般。这时,她看见有人挑着担子走过她的身边,担子的两端用竹子编的筐里用一块碎布严严的罩着,可是,她却耳听到了有什么声音软软的在呻!!!吟着。

  “师傅,你听到了吗?”

  水无忧停下脚步,扯着师傅的胞袖。

  庚桑这时也停住了脚步,转过脸,垂下了头,看向她。

  “什么?”

  “好像有声音。”

  这时,她耳边的声音更加的清晰了,微弱的从她的身后的方向传来。

  “在那!”

  水无忧返转回身,指向了已经走过了她身边的渔夫的担子。

  “师傅,是那个笼子里传来的声音。”

  庚桑悄然的施了个仙法,便是开了天眼,看到在渔夫的一个竹筐里,果然是有一个小小的鱼儿,灰白色的身子懦弱的散着些仙气。

  这时水无忧已经跑到了渔夫的身边,一把拉过了那个筐。渔筐倾时倒在了地上,活着的鲤鱼,鲫鱼,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小白鱼都在地上翻滚着。

  “你这娃娃怎么回事?”

  渔夫才要发火,庚桑已经走到了他的近前,伸手取出了一锭纹银,递到了他的面前。

  “还麻烦小哥和我们走一趟。”

  他指了指这个渔夫的这两筐鱼,对他说道。

  “帮我把这两筐鱼担到水边可好。”

  “好。”

  渔夫虽然是纳闷,却也没多说什么,蹲下身,便把一条条已经滚了泥的鱼往筐里丢去。

  “你轻点,轻点,小心它会疼的。”

  “这鱼怎么会疼,一看你啊,就是富家的公子,这是吃的,不像是你们大户人家放在缸里养的那些名贵的鱼,你怎还管它疼不疼。遇到你,它们又能活着就是造化了。”

  虽然渔夫不知道庚桑和水无忧的身份,但是他从水无忧那双细白无暇的手上,便能看出一分的端倪。

  “师傅你真好。”

  水无忧看着渔夫挑着担子在前面走,便兴高彩烈的扯上了师傅的手,欢快万分。

  “你这孩子啊。”

  在孟峰上,他对这个小徒弟就是有些纵容,尽管一对青鸾几次三番的告状,他却从没有舍得罚过她一回。即便是她把自己的书桌弄乱,或是把他原本是整洁的衣服蹂躏得皱褶不堪,他也从来没有责备她什么。

  一如此刻,她那双染了泥污和鱼腥之气的手,扣在他的指间,尽管有些粘渍,同时也弄脏了他的袖口,他却是也习惯了一般。

  在水无忧上了孟峰之初,被她弄脏了衣服或是手,他还会施了仙法把自己和她弄干净,可是日子久了,他索性只是把她清理干净,而自己身上的印渍或是痕迹,他却是有些不在意了。

  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河边,河水有些混浊,水面上被风吹起的微波,拍打着岸边的岩石。

  “就放在这里吧。”

  庚桑指了指一块平地,然后便对渔夫说道。

  “你在一边等着吧。”

  想是让这渔夫来放生的话,只怕是这两筐的鱼也不要掉了多少鳞片,反倒有违了初衷。

  “师傅,你看,它果真会说话呢。”

  水无忧手里的那条鲤鱼不见得有多大,身体上没有什么操作,浅黄色的鱼身,隐隐的现着和其它的鱼儿的不同,却不是那么突出,所以,即使是被人抓住了,凡人也识不得这是一条有了精气的鱼儿。

  “把他放到水里吧,仔细一些。”

  庚桑看着水无忧,也许这孩子不知道,今日她救下来的这条鱼儿竟也是孟峰上镇着的那个元煞的亲戚,庚桑不禁莞尔一笑。

  他抬起一个筐放到了水无忧的身边,就这样,在这个长满了荒草,四周的风景并无任何雅致之处的荒郊之外,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不断的忙碌着的极细心的把一条又一条的鱼儿送回到河中。

  在他们放生了之后,并未注意水面上有什么变化,也全然没有看见有几条鱼儿在入了水之后,又跳出了水面,在他们的面前翻腾了几下,才游向远处。

  “师傅,你怎么没带着三公子啊?”

  一边往水里放着鱼,水无忧忽然间的开口问师傅。

  “您不是跟我说,抓那个睚眦须要带上三公子吗?怎么您下山的时候,没带着?”

  “等我们找到了睚眦以后,你大师兄自会带着他下来。”

  庚桑只是大致的锁定了睚眦大致的方位,只唯恐这孽龙化成了人形,如果混迹于人群里,便是不好找了。

  “噢。”

  水无忧已经把鱼儿全部都放回到了水里,开心的看着眼前并不漂亮的水面,忽然间的她转过了头,对师傅喊道。

  “师傅!”

  “怎么了?”

  庚桑正俯着身就着河水洗手,一抬头便看到一条三丈有余的青龙在水面上隐隐的现出了真身。

  “啊,师傅,是妖怪!”

  水无忧自小也没见过什么妖怪,在孟峰之上更是连生人也是未见到一位,在她的眼里恐怕所谓的龙便是云煞那般,化为人形的妖罢了。

  “傻丫头,这是龙。”

  水无忧此刻把头整整的埋在了他的怀抱里,一点也不肯露出来。死死的用手缠着庚桑。

  “小神谢仙君救命之恩。”

  这时,水面上的青龙已经化成了人形,屈膝跪在了庚桑的面前。

  “龙君请起吧。”

  其实,刚才庚桑也没有认出那条有仙气的鱼竟是真龙幻化,此下看他颈的的痕迹,像是刚被雷霹过的样子,想是应了劫以后,还未得复及真身,才会又有如此的一劫吧。

  “这是小神宫中的天珠一粒,全当谢过姑娘的救命之恩。”

  庚桑见他并未起身,却是手捧着天珠递到了自己的近前,着实的愣了一下。这珍珠在四海里并不少见,硕大的他也是见过一些。只是这天珠却是蚌精万年修为才得的一个祥瑞之物,从来都是四海龙宫求婚嫁娶的必备之物。

  他这时细瞧了一眼自己身下半跪着的白袍青龙的眼睛,竟也看不出他有什么异样的歹心,心里甚是唏嘘了两分。

  自己的二徒弟灵霜嫁的也不过是南海龙宫的龙子,其中的缘由还是因为云煞那厮被镇在孟峰之上,自己向来待它不错,这才引得南海的龙王替自己的儿子求了一门亲事。

  可是,此刻他眼下跪着的人却是云煞的大哥云泽,未来的四海龙王。

  即使是天帝,对此人也是要让着三分,可是这婚,庚桑却也着实不敢应承下来。

  “龙君请起,庚桑受不得龙君如此大礼。”

  说完,庚桑拍了拍仍在自己的怀抱里抖着的水无忧。

  “无忧,不必害怕,你转过身来看一下,他不是妖怪。”

  “不要,无忧不要!”

  见水无忧仍然是死死的掐着自己的腰,死活也不放手,庚桑略显歉意的笑了笑,说道。

  “龙君也见了,我这徒儿还是稚童心性,即便是救命之恩,龙君也不必如此的客气,庚桑及小徒也只是恰巧遇见而已。”

  “也罢。”

  虽然是如此之说,云泽脸上的神色却没有丝毫的改变,拿着手里的鹅卵大的天珠,并又复在怀里像是掏出了什么,走到水无忧的近前,蹲下了身子,对她说道。

  “你看我一眼吧,我真不是妖怪。”

  “才不要!”

  水无忧仍是孩子的心性,刚刚云泽显了真身的时候,着实是让她害怕了,所以仍是把脸扎在师傅的胸口处,也不看一眼。

  “我是云煞的大哥,这回你可能相信我?”

  庚桑知道这位云泽太子已经是有了十万年的修行,论起来比自己的年岁还要大一些,眼角眉角带着的气度自是能看出来,若干年以后,这位云泽太子,只怕是更加会让天帝头疼。

  “真的?”

  水无忧转过了脸,只是有一只眼露在了外面,看着自己身边不远处的云泽,像是仍然有些怕他,把身子向师傅的方向转了转,离他远了些,才又怀疑着的问他。

  “你真的是云煞的大哥哥?”

  “是的,我是。”

  云泽这时候手捧着天珠,然后复又把另一只手上的一只项链递到了她的眼前。

  “水无忧,谢谢你救了我,这是送给你的。”

  “我不要。”

  水无忧并不知道他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可是刚刚她已经听出来,师傅是不愿意她收下他的东西的,虽然她很喜欢那条项链上发着贝壳一般光泽的半月的小石块,但是,她还是坚定的在庚桑的怀抱里摇了摇头。一双小手更是抓牢了师傅的衣襟。

  “怎么?不喜欢?”

  云泽自然是从她的眼里看出了她当真是喜欢,于是便不由她分说的,扯过了她的小手把天珠强塞到了她的手里。

  “你就当是个玩具吧。”

  云泽这时候眼里看着水无忧怯生生的眼神里的光彩,心里为之一荡,原本,他只是因为女孩救了他一命,并且是看出了她是庚桑最小的徒弟,也是庚桑最是宠爱的那个徒弟,他为了的不过是自己弟弟过些日子的天劫,想趁着这个机会能够和庚桑这里放他进去,替弟弟挡下那九道天雷,在他看来,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也是很好的一个缘由。可是,当他看到她那双无尘的眼睛的时候,便是在心里扎了一根刺一般的呆呆的看了她一眼。为了自己这个自私的由头,扯上这样一双世间难寻的无尘的心,他竟在片刻里,便感觉自己的心有些不忍。

  “收好。”

  云泽亲自又把项链戴在了她的颈间,他不再说什么,感觉自己的心绪有些乱了,他便起了身,看着她颈项上自己的鳞片,轻声的对上了她的眼,然后说道。

  “以后会有用处的。”

  庚桑已经看明白那项链的吊坠分明是这龙泽身上的一块鳞片,不说这鳞片可保水无忧以后入水生命无忧,且是这鳞片的锐利,足可以堪比世间任何的兵刃。

  在这半月的像是石块般的鳞片的尾端此时还挂着一丝血气,庚桑这时候忽然间的心生不悦。

  虽然是现在这样的一个享有半神之位的龙子来求婚于她,本是一件天大的美事,可是庚桑的心里,却是有一些矛盾。

  他意识到,有人或许有一天会从他的身边带走水无忧,或是有那么一天,当水无忧不再需要和依赖他的时候,她便会离去。

  庚桑看着云泽冲着他微微的抱腕示意了一下,便隐向了水里。

  正在此时,头顶的天上忽然划下了一道金线,像是哪位仙人坠下了云头,也像是天上掉下了什么东西的样子。

  隐隐的他似乎听到了云泽的一声轻呼,便再也听不见什么。

  “师父,三公子逃了。”

  灵淮虽然会驾云,却是极慢的,所以孟峰有事的时候,灵淮便会以声传信与他。

  庚桑看着水面上飘起来的一团白色的绒毛的圆球,从他平静无波的唇角溢出了几乎是微不可听的轻声叹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恋仙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恋仙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