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无忧
寻欢2019-12-30 10:382,733

  “三公子?”

  水无忧看着脚下一身湿漉漉的狐狸,赶紧跑了两步把它抱了起来。

  “你怎么掉下来了?”

  三公子像是极其不满,脸上的五官已经皱褶到了一起,只见他兽爪一抬,正扯到了水无忧颈间新戴的项链,将要扯下的瞬间,却忽的又放开了,一个翻滚从水无忧的身上掉到了水里,又弄得自己一身的湿淋淋。

  “你怎么来的?”

  水无忧并不知道三公子此时此刻的心情是如何的纠结,她又把三公子捞在了怀里,帮它扑弄着身上的水渍。

  虽然,庚桑不清楚三公子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但是看到它刚伸出的兽足的一丝血迹,庚桑不禁疑惑了。

  万年里,极少有事情能困住他,但是这时候,当他看到三公子如同坠落的星一般的硬生生的从天上砸向了云泽,再看它对水无忧颈项间的项链的不满,这些庚桑都能明白,却不能理解为什么三公子能够满足于以兽身守在她的身边。

  只怕这几万余年来,这三公子一直是如此。

  岁月漫漫,沧海桑田,在这漫漫的几万余年里,他认为即便是有什么样的情,如此的守着也都会蹉跎了那一颗心,或者是那些感情。

  他也曾是看过很多人的海市山盟,虽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神鬼之恋,却也是有世俗不能容纳的感情,曲折的在他的眼前上演过,只是他竟然不能相信,以三公子的傲气,以他此时的用情之深,要的竟只是朝夕相伴,却永远只能守着一个遥不可及的梦,看得到,永远却得不到。

  他要的是什么?

  他想要守着的又是什么?

  这十几年,三公子根本无心于修炼,只是整日的陪在水无忧的身边,和她一起嬉戏打闹。水无忧喜欢青鸾身上的羽毛,它便能变着法的给她弄到。甚至是水无忧想要骑在青鸾的身上,它便自损那些所剩无几的能供他使出的法力,把修行了千年的青鸾迷晕,只为了让水无忧高兴。

  此刻,只因为不满云泽太子的行径,他竟又强行用法,甚至是不惜损耗无神,并忍着冲破禁制带来的彻骨的疼,只为了抓云泽那么一下。

  三公子,到底要的是什么?

  如果,三公子能做到无欲无求,想是它早已经能用这千余年来的光阴,总在禁制,可是它没有。

  难道,三公子真的就任由水无忧成为它永生永世的那道劫吗?

  就在庚桑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眼见着水无忧已经抱着三公子走到了离他们不远处的小桥的边上。

  “师傅,快点,我要找些干净的布,把脏狐狸擦干净了。”

  “来了。”

  水无忧银铃一样的笑声已经传到了庚桑的耳边,眼前是她蹦跳着的翠绿色的身影。

  他的脚步走的极缓慢,灰白的长袍飘曳着的步履悠然如风。

  “师傅快点。”

  水无忧已经渐渐的长大了,还记得那年她刚上孟峰,在他的怀抱里的嫩肉如水一般的小小的人儿,才几个朝夕竟也长大了,长高了。

  “知道。”

  水无忧正往前走,在一个十字路口忽然的注意到了有个穿着一身黑色长袍,腰带上嵌了一块翠绿色的宝玉,抬头再往上看去,浓眉大眼的这个人,一双剑眉里竟隐隐的透着一股煞气。

  “师傅?”

  水无忧站在了原地,她从这个人的眼睛里感觉,这人似乎是认识她,可是这人是谁呢?

  “转轮王一向可好?”

  庚桑拱手示意,此刻站在他的身前的人正是十殿阎王转轮王。

  “阎罗请我过来,说是要找睚眦那条孽龙。”

  “正是。”

  庚桑的手这时候被水无忧握在了手里,她似乎是有些怕眼前的人。

  “我上午的时候,已经在睚眦曾经出现的村子里转了转,想是睚眦已经走了,找到它估计要费上些时辰了。”

  “嗯。”

  十殿转轮王微微的点了一下头,一双如电的眼正扫到水无忧怀里此时一身水渍的三公子。

  “庚桑子身边怎么还会有一只妖狐?”

  “不过是受人之托罢了。”

  庚桑看着水无忧明显是在用他的身影遮挡转轮王的视线。

  “他到也没做过什么,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就放在身边,希望能加以教化。”

  庚桑也只是说说罢了,他自知自己没有教化三公子的功德,不过他面前的转轮王在阎司专管各色鬼魂的发落,所以养成了嫉恶如仇的性子,如果不加以说辞,只怕三公子要在转轮的心上挂上了号了。

  “他是我的。”

  水无忧这时却像是一个炸着毛的小兽,抱着三公子,用他的身体半遮挡着自己的身体,却露出了一张美白如玉一样的小脸,怒气冲冲的对十殿转轮王嚷道。

  “他是我的。”

  转轮王自是不会对一个孩子的忤逆加以在意,只是在阴司的时候,阎罗王曾经几次在他们的面前提过庚桑的这个小徒弟。说她如何聪明伶俐,又是怎样的鬼怪机灵。

  “你就是水无忧?”

  他自是看得到印有阎罗法力的她颈项间的那个坠子的意思,只是感觉有趣,一向是令神鬼都惧怕三分的黑面阎罗,水无忧怎么就会不怕。

  “嗯。”

  水无忧这时候仍然握着师傅的手,只是三公子身上的水渍已经弄得她的衣襟上有些湿了,粘在了皮肤上,很不舒服。

  “师傅,你能施个法吗?”

  她扯着师傅的手,指了指自己身上的水渍,又比划着让师傅看到三公子的身上有多么的湿。

  庚桑没说话,细长的手只是拂过了三公子的背脊,三公子身上便已经是干爽之极,而水无忧的身上此时也已经不再有任何的水渍了。

  “怎么?你没有教她法术?”

  庚桑已经是上仙之位,几乎在天界鲜少有人是他的对手,比起他的师父,更是青出于蓝,只是为什么他竟然对极其宠爱的徒弟,却什么也没有教呢?

  是这孩子的资质不行?

  “她不适合学。”

  一行三个人这时候正走在通往先前睚眦出现的村庄的小路上。

  虽然,庚桑的这句解释明显是牵强,但是,转轮王并没有再往下问什么。他一向不是好奇心极强的人。

  虽然,他和庚桑之间的交情不及阎罗王与他的交情,但是也算得上君子之交,想是庚桑是有一些更深的考量。

  庚桑牵着水无忧的手,脸面上是一派的悠然宁静,只是他的心里此时也对水无忧不得不说,是怀有一些愧疚的心理的。当初,只是想把她养在这孟峰之上,让她拜自己为师,也不过只是为了一个行事方便的由头罢了,只是现在,她却仍不会任何的仙法,甚至连最基础的御剑都没有教过。

  罢了,既然这声师傅都已经叫过了,总不能真的让她这样混沌着的过日子吧。

  心里暗自决定,等此次收服了睚眦以后,传授她一些护身的法术也是好的。

  水无忧并没有听清楚师傅和他的朋友在说什么,她只是习惯性的牵着师傅的手,任师傅牵着她往前走,一双漂亮的眼睛此时早就已经被这眼前的乡村田野里的山色给吸引过去了。

  她的眼里有山,有水,有湖光山色,有姹紫嫣红,

  有蝴蝶翩翩飞舞的美丽,有绿玉一般颜色的小草,还有草丛里的不知名的小虫子在她的面前飞来飞去,还有紫色的,粉色的,红色的,黄色的小花或是一朵,或是几枝的开在了脚下不远的地方。

  或是在石缝间,或是在一处绿草丛里,或者在坑洼不平的泥水里,或是在一道小缝里挤出来的颜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恋仙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恋仙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