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少年
肆月初玖2020-10-27 13:452,613

  距离青云山最近的城镇就是陈都,随着八月十五七星登位赛正式开启的日子逐渐临近,整个陈都城里处处可见仙风道骨的修仙弟子。

  陈都城最大的客栈里,每天大堂里人来人往,无论是不是饭点,都人满为患,大家都指望着一睹修仙者的风采。

  客栈一楼厅中有一块明世宝鉴,可以看到灵池和七星碑的盛况。

  “都最后一天了,人都差不多了,那个叶淮烟还没来,会不会真的来不了啊?”一人等得不耐烦,最后一天了,还没见到叶淮烟的影子。

  “别急啊,明英教这种大派都还没到呢,哪儿差不多啊?”

  “我可听说,华阳山的明夕拾早就到了,还有乘延教,这可都是大门派啊,人家名门出身就是不一样,有素质,不迟到!”

  “叶淮烟不也是华阳山的吗?”

  “那哪儿能一样,叶淮烟与妖魔为伍,估计早就被华阳山除名了,连他师父都闭关不要他了,哈哈。”

  “没错,要我说,叶淮烟早该死了,也不知灵池出了什么差错,居然这种人都能参加……”

  啪!说话之人话被打断,他手上的就被突然被斜飞过来的一根筷子击碎,他面露惊恐之色,久久不能反应上来。

  周遭之人正听他说话,却被这变故惊到,纷纷转头看向筷子飞来的方向。

  那是一名女子,站在客栈柜台跟前,正在办理退房,她身材窈窕,白衣飘飘,面纱覆面,露出的眉宇英气十足,此刻却皱着眉,看向这里,声音透着凉意:“管好自己的嘴,对半仙出言不逊,当心遭天谴。”说罢便起身离开。

  那说错了话惹得女子恼怒之人在她走了之后才堪堪回神,也不敢再乱说话,他周围之人却见多识广,说道:“看此人衣着,应是明英教的弟子,她双手缠着铃铛,但右手背上依稀可见有七星标志,也是此次参赛之人。”

  也有对明英教稍加了解的人补充道:“一袭白衣,指间铃铛,言语间对叶淮烟多有维护,估计是明英教的莫向晴。”

  “莫向晴?传闻她心怀天下,善良正直,又怎么会维护叶淮烟那厮?”

  “谁知道呢,兴许是那叶淮烟长得俊俏。”这人打趣一番,旁边人也随之笑笑,凝滞的气氛重新活跃起来。众人将注意又放回明世宝鉴上。

  莫向晴出了客栈,在门口与师妹柳寒玉她们汇合,便动身前往青云山。

  短短十里路,对修仙之人来讲也不过须臾之间,她们抵达灵池后,发现已有很多道友或聚或散,在灵池附近等候多时了。

  灵池看上去只是一方小小的水池,池中清澈见底,但池面上灵气四溢,距离越近,越觉得清风拂面。灵池边有一块横躺在地上的巨石,最右侧三个泛着金色光芒的大字——七星碑,右下角还有闪着光亮的七星标志,与七星弟子们右手背上的一致。

  七星碑上满是本届七星登位赛参赛弟子的名字,莫向晴首先上前,右手覆于七星碑上,不过须臾,石碑上属于她的名字便亮了起来,“点名”即算完成。

  她偏过头看了看,七星碑上的名字已亮了大半,唯有个别几个还灰着,包括最下面的叶淮烟。

  莫向晴退后,给师妹们留下空间,柳寒玉一身红衣,额间一抹樱花图腾,她们两人点名后站在一起,一清冷一明艳,堪堪好风景。

  待到明英教几人全部完成点名,柳寒玉便急忙拉着莫向晴,向华阳山弟子那边走去。

  站在为首的黑衣少年面前,柳寒玉被面纱遮挡的面容浮上一丝薄红,“明师兄。”莫向晴看着她的反应,无奈地朝明夕拾一点头,打了个招呼:“明师兄好。”又看了看他身后一名男子,道:“周师兄好。”

  明夕拾只点了点头,一张冷脸毫无改变,目光低垂,似乎在想些什么。他身后的周牧歌一身蓝色锦袍,拿着把白色折扇,风度翩翩地摇晃着,看着面前的一座冰山和两位各有千秋的师妹,出声道:“两位师妹好,明英教本次入选的人倒是不少啊,若是都能入选,你们师父岂不是睡觉都要笑醒了。”

  莫向晴淡然一笑,摇摇头,说:“周师兄说笑了,七星岂是那么容易便能达到,明英弟子有幸参选已属不易,此次只当磨砺自身,不敢奢求七星之位。”

  周牧歌笑笑,“师妹太谦虚了。”

  不过是闲聊时的场面话,两人又随口说了几句,莫向晴就拉着柳寒玉走了,柳寒玉还有不愿,但明夕拾丝毫不理会她,她也不想被旁边别派之人嘲笑,只好先走开了。

  明夕拾老僧入定般一动不动,周牧歌在旁边和华阳山众人聊得热火朝天,不知不觉,天色就已经暗了下来。

  青云山脚下有一片竹林,山上聚集了一百多位仙门弟子,山下却寂静清幽,唯有风过吹起竹叶的沙沙声,和偶尔响起的几声鸟鸣。

  纪寒就是这个时候匆匆忙忙进了竹林,他是一名散修,本想在蛛巢斩杀蛛后获得评级宝玉,却不料被那蛛后的蛛丝绊住了脚步,耽搁了几日,直到最后一天才赶到青云山。

  只是这会儿他在竹林里走了好一阵,还是找不到出口,眼见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心里难免生出了些紧迫感。

  他无头苍蝇般转了一阵,一个转身,却在斑驳的竹影间,依稀瞧见了人影。

  松了口气,他向那边走去,走近了,终于看到,是一个看起来异常清瘦,不过十五岁上下的少年。

  此人一袭青衣看起来崭新,连褶皱都没有,乌发用一根丹色头绳绑住高高束在脑后,白净的小脸上没有多少肉,眉毛偏细张扬着斜飞入鬓,衬得他越发年少有活力,长而微翘的睫毛下,是一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睛,英挺的鼻梁,淡粉色的嘴唇上,正叼着一根细长的竹子,微微露出一点小虎牙。

  他专注地盯着手里的活,纪寒将目光转移到他手上,就见他正大刀阔斧地削着竹叶,右手上的匕首上下翻飞,动作干脆利落,然而真正吸引他目光的,还是此人右手背上黑色的七星标记。

  叶淮烟手里动作不停,察觉到投向自身的视线,便看了过去,与纪寒四目相对。

  他松开嘴里的竹子,朝他笑了笑,见面前的少年不发一语,面色冷傲,眉头微皱,双手背后站着,明明年纪不大,却显得有点老成,倒有点像记忆中的某个人。

  少年不说话,只看着自己,叶淮烟只好先开口道:“阁下是要去灵池吗?”这个时间来青云山的,除了七星弟子外不作他想。

  “那怎么还在竹林逗留,是……迷路了吗?”他猜测道。

  纪寒点点头,依旧一言不发。叶淮烟摸了摸鼻子,倒是不介意他的冷漠,说:“你看看远处那个像猫头一样的位置,就是灵池所在了。”

  纪寒朝他指的方向看了眼,果然看到了一个形如猫头的小山头,心里松了口气,朝他一抱拳一点头,便要转身离开,临走前却有些迟疑,回头看了他一眼,与叶淮烟目光对上,又急忙移开,落在他手上的竹子上,这才发现刚刚他嘴里叼着的那根,上面错落有致地排着一排气孔,看形制像是支洞箫。

  纪寒低声说道:“马上就要到子时了。”声音带着少年独有的沙哑,却一点都不难听,反而显得青涩。说完,他便飞身离开。

  叶淮烟心想,此人看着冷,其实还是挺热心肠的嘛。

  看着手里两根竹子,一根被他制成了洞箫,一根正打算做成竹笛,就差打几个孔了,应当很快就能完成。

  如此,他便又安心坐下,手里忙个不停,继续刚才的事,一点也不在意即将黑透的天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