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着急,大外甥
肆月初玖2020-09-28 12:002,933

  纪寒赶到灵池时,七星碑上的名字已经只剩零星几个灰色了,他顺了口气,缓步上前,却见周围人纷纷注视着自己,并不是明目张胆的打量,而是隐晦地、不经意地将视线落在他身上,有的一触即分,并不刻意,有的却不曾离开,他心下有些奇怪,但并没有多想。

  当七星碑上纪寒的名字亮起时,他察觉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尽数散去,顿时轻松了不少,扫了眼整个七星碑,他点完名,就只剩下一个最下方角落的名字还灰着了。

  叶淮烟。

  纪寒想起刚刚在竹林里的那个青衣瘦弱少年,想必就是这最后一人了,他怎么还没来,脚力比自己还慢吗?

  “哼,什么天纵奇才,半仙之体又如何,连点名都到不了的废物,我看这灵池没准儿出了差错,一百多个名字,写错一个也属正常。”

  普通的民众,还有无法参加七星登位赛的修仙者,都在通过明世宝鉴看青云山的情况,刚刚这话,就出自乘延教一名弟子之口。

  乘延教所有弟子这会儿都在司学堂观看明世宝鉴,乘延教本属修仙第二大门派,可这次七星弟子只有三人,还没全是女子的明英教多,他们本就不服,这会儿眼见着时间将近,叶淮烟还不曾到,不免心中对他占了名额又不来的行为有所迁怒。

  有这种想法的不止他一人,此刻神域大陆上无数民众,都觉得叶淮烟怕是难了,能来早就来了,眼下只剩不到一炷香时间了。

  乘延教弟子在明世宝鉴前愤愤不平,身为乘延教本次最具希望登位的周牧歌却是百无聊赖。

  子时马上就要到了,那位还不见人影,眼见着旁边站着的明夕拾浑身紧绷,显露出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焦躁来,他只好出言安慰:“夕拾,别担心,天道岂能有假,他一定能来的。”

  明夕拾深吸了口气,也知道自己再担心也是无用,那个人一贯散漫,说不定出了荒境之泽就去游山玩水了,根本不愿参加这场盛会。

  旁边已经有人等不及了,说道:“时间快到了,赶紧把评级宝玉拿出来吧,我们都准备准备,一会儿谁先去?”

  子时一到,就要开始评级,从八月一日七星标志显现起,有十五天的时间让所有七星弟子自行准备。

  明夕拾主修的是剑道,以武为尊,他之前在荒境之泽追杀的那头贪金兽,死后心脏就被他化为评级宝玉,待一会儿评级开始,直接抛入灵池,灵池便会读取其中的记忆,明夕拾得到宝玉的因果过程,都是他评级的依据。

  除了武学之外,还有修仙者主修乐、医、机、佛、幻等各类法术,入道虽有区别,但殊途同归,都以天下苍生为己任。

  况且,不少修仙者修多门术法相辅相成,因此这评级宝玉,也会将所有者的法术门类列入评级依据,基本上,灵池评级会有五种结果:

  玄:武力、炼药、智谋、音律等方面全能,或两门以上极为突出

  甲:各方面皆可,有一门极为突出

  乙:专精一门,或各方面皆可,但有待进步

  丙:差强人意

  丁:自身有很大问题,不合格

  自古至今,得到丙、丁评级的弟子,不超过三人,毕竟七星碑上有名字的都是当世强者,如无意外,都是精英。

  “师兄,那怎么还有三个人是丙和丁啊?”明夕拾背后,站着华阳山另外几名弟子,正在讨论灵池评级的规则,有往届参加过的师兄对评级加以总结,便有人如此发问。

  那位被问到的师兄也不知从何作答,他也不清楚为何有人评级如此低,周牧歌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解释道:“因为那三个人根本就不想飞升,所以一开始就不认真。”

  “为何不愿飞升,我们修仙之人,难道不都是以飞升为目标吗?”

  周牧歌笑笑,只说:“人各有志。”便转过头继续和明夕拾说话了。

  时间一点点过,就在其他人都已经排好了顺序,准备去灵池扔评级宝玉时,叶淮烟终于走到了山顶。

  习惯了不用真气,他这一路都是小跑着过来的,在冰龙的指点下,终于离开了荒境之泽,他总算没有错过时间,还留下点空闲去陈都城里换了身衣服,还买了把新匕首。

  卖衣服和匕首的两位店主看到他手上的七星标志,非不收他的钱,说要给自己结个仙缘,他原本就没有钱,便顺水推舟,给人画了个符作为答谢。

  打理好了自己,又想着先弄个武器,他以乐入道,正巧青云山下的竹林灵气充足,竹子非常适合用来制作乐器,便给自己做了一箫一笛,做好了,才发现天色已经很晚,急忙往灵池赶。

  叶淮烟刚到灵池边上,就见所有人都朝自己看过来,他面上有点羞赫,许久不曾见人,一次就来了这么多,还都盯着他看,怪不好意思的。

  这一群人皆是人中龙凤,男的英武女的俏,他扫了一眼,忽然在某一处停住了。

  他……他他他……他怎么会在这儿?!

  周牧歌在叶淮烟一露面时候就看着他不曾移开过视线,发觉叶淮烟看了过来,他条件反射就露出了个笑脸,但很快就反应上来,他看的根本不是自己,而是身边的好友。

  叶淮烟与明夕拾四目相对,皆是一愣,叶淮烟是没想到竟然在此处看见了他,明夕拾却是没想到他就这么看了过来,还紧盯着他不放,脸上说不出什么表情。

  叶淮烟感觉自己脑子一团乱,很多已经沉寂很久的记忆突然走马观花般浮现,他不由自主地身子一侧就朝明夕拾走过去。

  明夕拾见他愣愣的,离自己越来越近,心里突然涌上一股烦闷之气,便立刻将他呵住:“站住,叶淮烟,你忘了是来做甚,还不速去点名!”

  叶淮烟被他一吼,停住脚步,脸上如梦初醒,渐渐地,露出又惊又喜的神情,看着明夕拾,连忙点头,笑着说道:“好嘞好嘞,别着急,我马上去,大外甥。”

  明夕拾被他对自己的称呼气到,冷峻的表情终于产生一丝裂隙,但他顿了顿,忍住了即将出口的反驳之语,放任叶淮烟前去点名。

  叶淮烟卡着最后一个点完成了点名,七星碑上所有名字均已亮起,众人皆暗自舒了口气,也不知自己从何时起竟提了一口气等着他来。

  子时已到,灵池上泛起了阵阵水波,评级仪式已然开启。

  叶淮烟还站在七星碑前,看着第一个最显眼,熟悉的名字,心中感慨万千。

  其他人也不争抢着去评级了,刚刚叶淮烟对明夕拾的称呼让他们震惊,这里有不少人或多或少听说过二十多年前叶淮烟的旧事,听到叶淮烟那句“大外甥”,让他们猛然想起了两人原本确实有一段纠葛在。

  只是修仙之人对八卦琐事没有太过关注,对两人关系探究也只是点到为止,并没有人愿意在两位当事人面前去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明世宝鉴前的百姓倒是兴致十足,明夕拾与叶淮烟,皆是举世难得的天赋奇才,不仅师出同门,还沾亲带故,但两人境遇完全相反,这样的两人日后究竟有何表现,真是让人期待啊。

  “我倒是想起来了,明道长修仙之前,凡间身份是启元国皇子啊。”一个年逾六十的老人家捋着长及胸腹的胡子,自言自语道。

  他的孙子不过二十余岁,陪着爷爷在茶馆里待了一天,天黑了才出来,爷爷年纪大了受不住,必须要休息,可他还对刚刚宝鉴中的场景极有兴趣,这会儿还想再从爷爷这里打听打听过去的事。

  “爷爷,明夕拾道长是皇子,那叶淮烟也是皇亲国戚咯?”

  “不错,只是他们的亲戚关系很远,叶淮烟叫明道长外甥,虽情理之中,但着实牵强。”

  “这就怪了,叶淮烟当年是修仙界公认的天才,又是皇亲,却为何进了那遍布魔物的荒境之泽呢,难不成是他自甘堕落?”

  老人不赞同地看了孙子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你就当是如此吧,此事不可多提。”

  年轻人点点头,心里却暗自思索。

  忽然,他灵光一现,浮现出一个很可能,却不可思议的猜测。

  启元国建国不过二十余载,明为国姓,当今皇帝是灭了前朝大齐国方才称帝,大齐国的国姓,就是姓叶。

  年轻人一激动,压低了声音问道:“爷爷,那叶淮烟是不是前朝的……”

  老人目光低垂,叹了口气道:“唉,是啊,叶淮烟本是前朝大齐国最小的皇子,原也是人中之龙,可惜啊,可惜啊~”

  祖孙二人声音越来越低,身影渐行渐远,转过街角后,终于不见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修仙路上c位出道(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