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菘暮。
工地五秒搬砖侠2020-09-23 18:383,079

  果然到了第二天夜里,乐临舟还是把她抓去找那个什么地仙了。如她所料,那个破云又是走一半没气儿了,她和乐临舟只好又走在那条大街上,她多么希望乐临舟也能像昨天那样,变个锤子在这块地儿呆一天什么的,免得她今天过去了。

  王二虎出神的想着,没有顾着其他。一匹红鬃烈马飞驰而过,直接把王二虎撞了三个圈,口袋里的纸人差点都要被踩碎了。

  忍着头晕眼花,看向马匹上的人,王二虎脱口而出:“靠!”这撞人的公子哥,不就是那天她在鬼市里遇见的那个臭小孩吗?

  这死小孩儿,爷爷我是跟你犯冲吗?

  小屁孩身后是一群喊着避让的官吏,但明显跟不上马匹的速度,在后面累得半死不活。

  王二虎翻了个白眼,向路边滚去。当狼狈不堪的王二虎出现在乐临舟旁边时,这货乐滋滋的在人家工匠摊边,看人家做那些小玩意儿。

  王二虎撩起掉下来的一撮头发,拉了拉乐临舟的袖子:“快去找那个什么仙吧,我已经不想呆在这里了。我只想快去快回,跟我那堆宝贝酒见面。”

  “你看这多好玩啊。”乐临舟不舍的转过身子,委屈的嘟囔着。

  一见王二虎,刚才还在委屈的嘴角,立马露出了个恶劣的笑容:“一会儿没见,你就让人给揍了啊。”

  “要你管!我会揍回来的。看什么看,找揍啊!找完你那地仙我就马上回去,别想看见我。”王二虎举了举拳头,抓着乐临舟可劲儿往黛青山上走去。

  进山前,王二虎瞥见些官兵撕告示墙上的寻人启事。这镇子比较偏,寻人的也不多,还有好多时间比较久的寻人帖没撕,连一两年前的都有,全部都留到一天来清理。

  走的时候王二虎总觉得,其中的一张里有一张她记忆中模糊了的面孔。

  带着乐临舟这家伙,一路上磨磨蹭蹭,到了午时才到了那位地仙的府上。

  乐临舟拎着王二虎大摇大摆的进了府,进去就松松散散的坐在了椅子上,王二虎也不客气,报复似的搜刮一些摆在桌上的酒喝。

  手刚伸向第二壶酒,就被啪的打了一下:“乐临舟你想死啊。”王二虎脱口骂道,抬眼往前一看,原来是个清秀水灵儿的小孩。

  这小孩儿跳了出来,眼神打量着王二虎,举手投足之间总带着些老派,张口评头论足道:“又是个没礼貌的。”

  “臭小屁孩儿,你还管大人呢,快把酒拿来给你姐我。”王二虎坐在桌子上伸手去拿,小屁孩故意一晃桌子,让王二虎整个人滚了下来,对着乐临舟数落:“你一个不省心的也就算了,还带一个麻烦精过来。”

  乐临舟往声音那边看去,很记仇的说了句:“菘暮,我以前不懂事儿的时候,你可没少坑我。”说着说着,乐临舟就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本小册子,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小字。

  “啊?你就是地仙啊。”王二虎搔着脑袋爬起来发问,换来菘暮不屑的眼神和一声哼。

  她真的有理由觉得乐临舟的一部分性格,就是跟他这老熟人学的。

  菘暮跳起来一把夺过那个小册子:“这么记仇呢?不就骗了你一些东西吗,至于还拿本册子记下来么。”

  “那就借你那宝贝给我用一下呗。”乐临舟毫不客气,说完就往菘暮身上扒拉。

  “好好好好好,借你还不行吗?三天后还。还有,别把我这东西用在你那破烂发明上。”菘暮毛躁的抓了抓头发,念念不舍的把一个黑咕隆咚的东西递给了乐临舟。

  接过东西,乐临舟怕他反悔似的,抓起王二虎就走。末了,生气的补充道:“我那儿才不是破烂发明。”

  再次经过告示栏那块地方时,王二虎猛然想起脑子里的那张模糊的面孔,那画像,跟那个什么小水还真的有几分相似。

  王二虎拖着乐临舟向下飞去,但那块地方已经被清理干净,剩下的一些烂纸碎屑也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欸,你下来干什么?”乐临舟跟着往地府走去的王二虎问道。

  王二虎叹了口气,这家伙真是,天真这两个字用在他身上都算埋汰了:“你知道那个聚源珠的用途吗?”

  “问这个什么?”

  “你也没想过那个小水拿这个东西有什么用?”

  乐临舟哼了声:“她居然欺骗我。”

  这哪是什么重点啊,她拿这个东西肯定是因为这个东西的用途是她需要的,那用这个东西的时候肯定会有迹象,我们再根据这东西的用途去找人,不就方便了吗?

  乐临舟看着王二虎脸上变换着各种表情,没有专注的关注自己,于是不高兴的开口:“这个灵宝比较抽象,反正就是聚东西咯,七魂六魄、元神内丹、用处可多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那你觉得小水拿这个会做什么呢?”

  “她?不知道。”

  “我也想不到,她一个魂魄健全的鬼,冒那么大险偷这个干什么?她自己甚至都不能掌控这个灵宝。”

  回到地府,坐在大堂的徐大顺手点着钱,见王二虎回来了,提醒道:“刚刚温予笙还来找你呢,他一走你就回来了。你看看,要不要问问他找你有什么事?”

  “嘁,谁爱管他,我才不去找呢。”王二虎跨步进入房间,不多时,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桌子上落了张纸,正是王二虎来不及找到的那张纸。

  她跑去书桌抓起那张纸猛看,寻人帖单这个失踪了的郡主,和那天她在因缘池模糊看到的那个小水真的有那么七分相像。她抓起那张纸就往乐临舟那边跑去,只要问问乐临舟,就可以知道那个小水是不是就是那个郡主晋缘水,再从她的关系网去找,说不定就能人赃并获了。

  “呼——乐临舟,这女的是不是那小水?”王二虎很快推开了乐临舟的门。

  乐临舟接过那张纸,脸上慢慢显出怒火:“她连名字都骗我,取的假名还那么潦草?”

  “能确定是她?”

  “我爹放灵宝的地方本身就是个宝物,进去的不管是谁,也只能以真面目示人。”乐临舟蹲在墙角苦恼了一会儿,嘴里喋喋不休的是:“她连名字也骗我。”

  “咳!”乐临舟扭过头看向王二虎:“你也会觉得我很好骗吗?”

  王二虎没回眼神,躲闪道:“看,也需要看情况的吧。”还问我觉得你自己好不好骗?你还不是一般的好骗,你蠢爆了好吧!王二虎都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吐槽他了。我说之前问因缘池的时候,那边怎么没动静呢。

  等到人界天逐渐黑了下来,王二虎摸去了宫邵阳暂住的府邸,白天废了好些心思才找到的这个小屁孩,没想到他还是个小皇子。

  难怪每次看见他总是那副拽里拽气的样子,在鬼市那一次,王二虎就知道这小孩还是挺怕鬼的,既然今天撞了我,我不得让这臭小子付出点代价?

  门口的那两只臭狮子还是挺吓鬼的,王二虎就决定从后院偷偷摸摸的溜过去。到了后院王二虎隐隐觉得有些其他的东西也在这里,于是缩着身子躲到了一个假石的洞里,等待时机。

  一阵舞刀弄剑的声音过后,宫邵阳坐在石椅上,赌气似的背对着桌子,紧闭着嘴一句话也不肯说。

  身后是一位白衣男子,细心的倒了杯茶,递给了一脸不高兴的宫邵阳。虽然满脸的不开心,宫邵阳还是接过了茶一口抿了。

  “怎么?还在为那天的事赌气呢。”白衣始终是一副玩笑的态度,声音含着笑意。

  “谁让你突然走了的?我出去找你找了那么久,跟你说了我看见了好多鬼你还不信我。”说到鬼这里,宫邵阳生气的情绪里还掺杂出了几分羞愤。

  “师傅这次回来还给你带了几把好剑,要是全送给你,也不知道能不能让你消气。”

  “剑?!”宫邵阳立马转过身去,声音里全是喜悦:“师傅师傅,是我想要的那几把吗?”

  “嗯,不生气了吧?”

  “当然不了,师父你人最好了。”小屁孩儿又蹦又跳的,乖巧的挽住师傅向着某处走去。

  “不生气就好,那我带你去看看吧。”

  啧啧,小屁孩还真难哄,王二虎换了个姿势躺。在他们转弯的时候,王二虎惊讶的看清了白衣的面容,这他娘的不就是那个兔子精吗?

  这兔子精业务还蛮多的嘛,一会儿是地摊上的烧烤兔,一会儿又是什么皇子的师傅了。也不知道这个皇子来这么偏僻的镇子是来干嘛的,上次在杏子镇也看过他。

  王二虎鬼鬼祟祟地跟了过去,到了转角处,兔子精就像提前知道了似的,刻意等在那儿,吓了王二虎一大跳。

  一受到刺激王二虎就打算溜,幸好兔子精也真没打算逮住她,让她溜出好远的路:“臭兔子,吓爷一大跳。”

  虽然回冥界的王二虎一路上都在骂骂咧咧,她心里是真的意识到了法术的重要性。不然随便碰个妖跑都跑不掉,要是碰见画中妖那种爱吞魂魄的妖,说不定还会把自己给吞了。

  王二虎缩了缩脖子,更加专注的练起术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求!在地府如何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求!在地府如何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