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哄人。
工地五秒搬砖侠2020-09-23 18:383,119

  最近的王二虎除了练练法术、自个儿喝喝小酒,日子过的还是挺规律的,修为也有见长。除了曾经总是一起喝酒的徐大他们总是用担心的眼神看着她之外,也就是乐临舟这个家伙一直闭门不出这事儿让她感到不畅快罢了。

  而且聚源珠这东西总是拖着不去弄,也让她心里有种不踏实的感觉,她现在只想赶紧把乐临舟那件事做好了。然后,也许就能舒舒服服的过会以前的生活了。

  犹豫再三,王二虎憋着心里的不乐意敲响了乐临舟的门:“乐临舟!乐临舟!乐临舟?!”

  你大爷的,算了。本来敲敲门也就是客气客气,既然你不开门,我直接钻进去不就行了吗?

  找进了卧室,果然就看见了人,这家伙明显比几天前颓废了许多,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周边散发着的委屈苦涩的情绪。

  “喂,什么时候去找那个晋缘水,最好赶紧找到把东西放回原处。欸~我这样也就算是轻松了。哦,对了,你那什么朋友不是说让你三天后就把那黑不溜秋的东西还给他吗?你用了没?这都十多天过去了。不会没用吧?那他拿回去了吗?”王二虎对着乐临舟说了一通话,结果这厮一点反应也没有。

  “我靠,不会是死了吧?”王二虎赶紧抓着人使劲儿摇了两下:“哎,别死啊!还活着吗?”

  乐临舟涣散的瞳孔因为放大的人影终于聚集了起来,他哼了一声,虽然声音几乎细不可闻,但好歹像是个活着的东西了。

  然后回过神来的他也逐渐回忆起了之前,张了张嘴,好几秒才发出点声音,发出的声音像是受尽了什么极致的委屈:“真没想到,就在离开家的短短几十天内,我就接二连三的遭遇了这么多的事情。当我壮志酬酬的要去解救一个深受苦海中的人时。她不仅欺骗了我,偷走了极有可能让我挨揍的宝物,甚至,甚至还起了一个极其敷衍,极其潦草的名字用来欺骗我。

  当我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后,不仅之前付出的努力付水东流。在我倍受打击,龟缩在卧室度日的日子里,我的家人、朋友、仆从,没有人,没有一个人知道我正在发生的事。他们呢?”乐临舟猛的抬头,让一直盯着乐临舟脸看的王二虎吓了一大跳。

  她猜想乐临舟最后的几个字应该是忍着怒火咬牙切齿的吐出来的:“他们可能还在吃喝玩乐吧!”

  王二虎被乐临舟盯的有些发毛,她觉得乐临舟可能是话说多了,需要人给点回应,但是她刚刚的确没认真听,此时也不知道怎么回应,只好尴尬发出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个什么,你爹那玩意儿还找不找啦?是不找了的话。你给个准话?”这样我就不用陪你玩,然后可以像以前一样吃喝玩乐了~

  王二虎是真的懒,她还是想念以前无所事事吃喝玩乐的日子,现在这些天拼死拼活的练,都是为了保命用的。要是不用去找了的话,她可不就舒坦了。

  听完这番话,乐临舟的眼睛鼻子开始泛出微微的红润,他用力的一抹眼睛,恶狠狠的哼了一声:“找,怎么不找?最好找那么个四五十年,一百年!”

  乐临舟想的是,自己多委屈啊,抛弃自己之前舒适的生活来救人,唯二的仆人也被父亲收了回去。结果被人骗了不算,过了这么久自闭的日子,都没有人来安慰自己。

  放在以前,多少人赶着来安慰呢?现在倒好了,好不容易来个人,却只管着那个臭灵宝。反正王二虎就是想赶紧弄完赶紧走人,过她之前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那他偏要慢着,让她一直有危机感,却过不回之前的日子。

  想到这里,乐临舟舒服多了,他吸了吸鼻子,慢条斯理的拿出那个黑不溜秋的石头:“找不到的话,你就得一直陪着我找,哼。”

  乐临舟说了哪些话,王二虎其实都没能听进去。看着那张许久没有见的脸,她抑制不住的想:怎么会觉得一个男人那么惹人怜爱呢?怎么看着他鼻尖嫣红的样子,突然就好想咬一口。

  而且还想要把这个十几天关在屋里,活得乱七八糟的男人好好蹂躏一番的这种想法是怎么了?

  他还是她之前一直烦着的烦人精吗?王二虎心里又在发散性的想着别的东西了。不对,我在想些什么?

  见他又要张嘴说一些什么,她烦躁的甩甩头:“乐临舟…”

  “啊?”

  她扑过去压住床上的人,一口咬住了那诱人的嘴唇。王二虎有些自我开脱似的想:谁让你唧唧歪歪的说话呢?这可是你自找的。

  乐临舟被王二虎撞的有些发蒙,迷糊中比较清晰的就是唇上传来的热度,还有些像小兽般的舔舐。

  过了一会儿,两人已经分开了,乐临舟还发着懵,语气有些好奇:“你刚刚是在做什么?”

  王二虎的眼神游离,看上看下就是不看他:“你刚刚脸上有蚊子。”

  乐临舟:“呵。”

  好的,看来这个理由不行:“今天天气还不错。”王二虎踱着步子,看样子是想走着走着,直接走出去。

  感受到乐临舟一直凝视在她身上的眼神,王二虎先是烦躁的抓了抓头,续而带着点莫名的情绪拐住他的脖子:“好吧,那我告诉你。其实刚刚的事情,是个男人都会做。像我们好兄弟之间,发生这种事情都是很正常的,我刚刚对你做这种事,是因为我已经把你当做了兄弟,这是很正常的,知道了吗?”

  乐临舟不想让人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懂,于是扬着下巴,假装淡定的点着头。

  王二虎本来都快要走出门了,看着乐临舟摇头晃脑的样子,又冲了过来补充:“记住了,刚刚那样的事,除了我,你和谁都不许做。”

  乐临舟从鼻息中哼出个切字,不以为然。

  王二虎不放心,又用凶狠的表情说了句:“听明白了吧?只有你和我可以,其他,谁都不行!”

  然后乐临舟敷衍的嗯嗯了两声,这样的行为让王二虎气得毛都炸开了,王二虎捋了捋炸起的头发,抽来一张凳子坐下:“我们俩是盟友的身份,是你说的吧?”

  乐临舟摸着那黑石头,磨磨蹭蹭的不施法,嘴上只不停的答应着。

  “既然是你说定了的,我认为找回聚源珠的这段时间,我们都应该住在一起。这样的话,能让我们彼此更有默契,对吧?”王二虎说着说着,就刻意凑近了乐临舟的脸。

  “啊…啊?”乐临舟手一颤,石头差点跌了下去。他突然觉得眼前的王二虎似乎变得聪明了起来,难道她看出来我想要耗她时间的想法了吗?

  他当然也不甘示弱,我要是想耗你的时间,就算你看着我,我也一定会耗的。所以他立马斩钉截铁的应道:“住就住呗。”

  “好啊,这可是你答应的。你自己,亲口说的。”

  “嘁。”

  王二虎的动作很快,或者说她直接拿了个枕头就过来了,见乐临舟频频向她身后投来目光,她把枕头往床上一扔,坦然道:“就这么多东西。”

  王二虎看着乐临舟盯那个枕头的眼神都直了,她想着怎么转移乐临舟的视线,于是指着那个黑石头:“快点的,最好赶紧找到那女的。你那朋友那么喜欢这宝贝,你要再不用,他拿回去了你就没机会用了。”

  “要你管。”乐临舟不情不愿的抓起石头,嘀嘀咕咕的念叨了几句,石头通身透出透明的晶莹之色,接着就是问人还是问物了。王二虎看向乐临舟,接收到她眼神的乐临舟眼角微动。嘴唇悄悄的蠕动,王二胡仔细看着他的口型。

  果然问的是人。

  王二虎想起之前的时候两个人为先找人,还是找灵宝争辩了一路。他果然还是固执的选择了先找人。

  什么感觉说不上来,王二虎靠在椅子上,似乎…松了口气。

  石头闪啊闪,上方是聚集出来的一张图,时间上写的是二十九天后,地点在:金城郡。

  她想起了之前遇见的兔子精,她问聚源珠可能在哪,兔子精告诉她东西就在京城,偷东西的人却在金城郡。看来是另有他用啊。

  卜出个答案,石头也像松了口气般,啪的一下光立马就灭了。乐临舟还想要问,但怎么叫这个石头也亮不起来了。

  看菘暮对这个石头这么宝贝的程度,肯定不是一般的凡品,所以这个石头就算遇到再强大的干扰,要不然就是直接卜不出,像这种能力强的,另一个就是把卜出的时间和地点定在一个莫名的位置,但会保证绝对的正确。

  这个宝物把时间定在这个位置,看来背后肯定有强大的力量在帮助那个什么郡主隐秘位置。

  好想劝他别找了,真危险。

  见乐临舟还在尝试唤醒那块石头,王二虎闲的无聊,准备抱着枕头好好睡上一觉,王二虎用力的一躺,脑袋居然与枕头磕出了个响声。

  “我靠,我枕头什么时候这么硬了?”王二虎抱着枕头摸来摸去,不会是有块石头吧?手伸进去把那块磕着她头的东西拿出来,手一碰到那块东西,通体都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我怎么把这块玉给忘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求!在地府如何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求!在地府如何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