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啧啧。
工地五秒搬砖侠2020-09-23 18:383,164

  王二虎抱着枕头的手像是抱着什么烫手山芋,她一下把枕头丢开老远。想起这块玉,她模模糊糊地记着自己是扔在了某个柜子里的啊!

  继而出现在脑海内的,就是那天晚上坐她床上又突然消失的画中妖。

  哎呀,真是烦死鬼了。

  被王二虎举动吵到的乐临舟,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事儿真多,哼。”

  好的,他那欠揍的感觉又回来了。

  “你还记得那只画中妖吗?你说他现在是不是还被关在我们地府呢?”

  “不知道,你还想找他啊。”乐临舟对那石头是彻底放弃了,倚在床头看她。

  “哎,这么跟你说吧。”王二虎索性把那块玉佩从枕头里抖了出来:“看见这玩意儿没?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我房间,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玉佩的关系,我特么还看见了之前抓的那只画中妖。”

  “就这个啊。”乐临舟拿起这枚玉佩自己抛自己接,耍的不亦乐乎。

  “唉,算了,你别乱摸了。”王二虎起身把住乐临舟的腰,伸手去拿回他举在手上的玉佩。

  “这玉佩也挺有问题的,我上次一摸,就感觉阴气充实了不少,法术也迅速提高,既然他和玉佩是同时出现的,所以我得找画中妖见一面。”不然总感觉不踏实,单是玉佩还好,万一什么时候画中妖又跟着出来了呢。

  乐临舟见王二虎想拿,一时之间起了兴致,玉佩在左右手中来回替换,王二虎怎么拿都拿不到?

  “你就这么想玩?”王二虎眯着眼睛看乐临舟。漂亮的男人昂首,高贵冷艳的把头轻轻一点,对她说了两个字:“真、矮。”

  我靠!这男的真是幼稚爆了,眼睛里那股莫名其妙的胜负欲是什么啊喂。王二虎舔了舔嘴角,伸脚勾过一张板凳。

  真是幼稚,谁要跟你玩这个?王二虎蹬上椅子,摁着乐临舟就来给他来了个措不及防的吻。

  “和我一起去找下白无常呗,反正你呆在这里又没事,对吧兄弟。”

  乐临舟似乎对她刚才耍赖的行径很不满意,语气中隐隐约约能听出他生气的情绪,他把玉佩随手往床上一丢:“你就自己一个人去吧,我才不会陪你去。”还有句小到王二虎差点没听见的声音:“垃圾,就知道耍赖。”

  最后果然是王二虎一个人滚去见的白无常,要不是以前在白无常手底下呆过,对这块地熟门熟路的,走正门还的确不大好进呢。

  王二虎鬼鬼祟祟的溜进了白无常平常办公的地方,也不知道白无常在想些什么,王二虎已经大大咧咧的站在他身后了,他迟钝了五六秒才反应过来。

  看见时常面瘫着脸的白无常脸上,闪过一丝无措。王二虎笑得可开心了,想到自己要办的正经事,王二虎别扭了一下:“那个什么,白大哥,嘿~我那什么,我想见画中妖一面。”

  “见他?”白无常揉额头的动作停了下来,声音还是如以前的那样波澜不惊,语气中的疑惑不高,躁郁更甚。

  “呃…就有点事想问问。”王二虎搔着头东瞄西瞄,她觉得白无常的情绪状态似乎不太好,以前虽然也总是这副面瘫的样子,但总归来说是能让人感受到他的平静的。但现在似乎非常容易躁动。

  王二虎说完后,白无常也不回答,只是直直的看着她,她感觉白无常看她的这几秒里就想了非常多的事情。

  被盯的实在不舒服,王二虎的眼神飘向白无常办公的桌子,正急于摆脱这样的氛围的王二虎,眼神落到某处时忽的一亮:“诶,这个是什么?画像吗?”

  刚想伸手去拿,白无常紧紧扼住了她的手:“我带你去见画中妖。”手劲儿之大,离她的腕骨碎裂也差不了多远了。

  “啊…啊?”

  跟在白无常屁股后面走的时候,王二虎的脑子还在混乱,白无常怎么了?现在去牢里看人也不用经过手续了吗?

  我靠!王乐虎看着白无常的背影吓了一跳。啧,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白无常怎么瘦成了这个鬼样子?

  跟着这个状态的白无常走在一块,王二虎怂的大气不敢出,自言自语了一路。

  白无常带着她弯弯绕绕,累的鬼半条命都快没了。进了十八地狱的最底层后,王二虎还没喘过气来,白无常就丢下他走了。走了!居然走了!

  王二虎畏畏缩缩一间一间的找画妖,地狱里的鬼哭狼嚎不曾断绝,吵得她耳朵发鸣。其中不乏有六界的神妖仙魔,特没品儿的故意吵鬼。

  王二虎粗心大意,要不是画中妖叫住她,都要走过去了。

  王二虎拍拍兜里白无常给她装的符,鼓紧了勇气大步跨了进去,一进去王二虎就发出了不得了的抽气声:“你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吧,吃了个魂魄至于吗?”想起自己也是魂魄的身份,她安抚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切,谁让你吃魂魄呢?受这样的惩罚也是应得的。”

  姜择枝只是低低的笑了笑,外翻的白肉也跟着笑声微微发颤,看的王二虎心惊胆战的。

  弄得到处是血、伤口狰狞这种,鬼界是不屑用的,那种看起来干净压抑的痛苦给予到这些罪人身上,才是体贴又舒服的正确方式。

  但从面前姜择枝如今这副模样来看,用在他身上的方法都太直接,太暴力了。三棱带着倒刺的锁链摩擦着他内部的血肉与白骨,王二虎的确不太想凑近看这些伤口的细节,但就算是远远的看,还是能感受到那些器具材质的不寻常之处。

  “我觉得你怪惨的,你要是忍一忍不吃那个魂魄的话,说不定…也不用这样呢。”王二虎别着头,姜择枝一有点响动那翻出来的皮肉筋脉也跟着动,视觉上看着还怪不舒服的。

  “我们又见面了。”

  “嗯嗯嗯嗯。”王二虎连续应道。

  “呵呵…”画妖发出了好听温和的笑声:“我的事,跟那个魂魄无关。那种可有可无的东西,怎么会让我到这个地方来?”

  听到画中妖说了这么多,王二虎吸气都是轻着的,说这么多屁话干什么?也不怕疼死自己?要是我,呸呸呸!我才不会沦落到这种境地:“我,我来问你就行了。回答完我的问题就行了,其他的话你不用多说。”

  “嗯。”姜择枝轻轻的应了。

  王二虎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她觉得这只妖的状态就像是一根紧绷着的弦,再多一点力,说不定整个人就裂开了。

  “好,那我问了,这玉是怎么回事?那天晚上我看到的,是你吗?”王二虎把装着玉的盒子打开,然后从地上用力滑了过去。

  画中妖低头看玉,筋肉被锁链勾拉得乱七八糟。

  “玉是一只狐狸给的,海棠阁的那只。你看到的人,是我。”

  声音还是那么的好听宁静,让人心神安宁,要是不是在这个地方听见的就更好了,王二虎缩了缩脖子:“你认识那只狐狸?”原来海棠阁的那个穿紫衣服的人是一只狐妖呀。

  说到这只狐狸,画妖明显就不太爱吭声了,王二虎记起她和乐临舟一起去海棠阁的时候,乐临舟就提到过画妖,于是她又问道:“我们去那儿也是你搞的鬼吧?”

  “嗯,但是被发现了。”顿了顿,他又问道:“他,还活着吧。”

  王二虎一听就知道画中妖说的应该是那只狐狸,她嘿嘿笑道:“活应该能活,不过很惨哦,我们鬼界的鬼就是厉害。”她脸不红心不跳的撒着谎,毕竟我们鬼界还是出了力的,虽然大部分责任都在那些地上仙人身上。

  “我要是把这玉给扔了,是不是也看不到你了啊?”这句话王二虎只是当玩笑开,毕竟她想确认的只是那天晚上看见的是不是他,其他的她当然是选择找鬼界的人帮忙。

  “这玉也是有灵智的小东西呢。”

  伸手去拿回盒子的王二虎,听到这句话顿时感觉背后的寒毛炸立,再加上眼前的盒子里,已然没有了那块玉的踪迹。

  “它好像跑掉了。”姜择枝的声音暗哑,身上的伤口更深了,发白的肉块涌出了血色,身上无情的铁具似乎是想要榨干这人身上的最后一滴血。妖脸色变得十分灰白,就跟王二虎在人间看到的死人没什么差别。

  我日,王二虎抖了抖,哪有这样吓鬼的,心脏都要吓掉了。王二虎的脏话直接闷在胸腔里,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你们是不是在找一样东西?”

  “这也是那玉的作用之一?”

  “嗯,我在这块玉里放了我的其中一魄。”

  听到这里,王二虎就不淡定了:“我靠,你疯了吧?”

  “啧 要是拿不回来,你看你死不死?”王二虎对着那只画中妖不住的摇头,一时没忍住好奇心,用了些法术去探他的魂魄。本来她也没打算能成功的,毕竟白无常跟她说过人家也算是大妖,就算落魄到这种地步,也不是她这种小鬼能探得出来的。

  结果却是意外的顺利,可以说几乎都不需要用技巧去探,人家坦坦荡荡的开放着剩下的三魂两魄,要拿都可以随意拿。

  结束探索,王二虎准备扭头就走,因为在看他魂魄的过程中,这人还恶趣味的吓了吓她。

  “还有什么要问吗?”声音好似十分真诚,她的确还想问问他把其他的魂魄怎么了,于是王二虎放稳心脏向他看去:“我艹你大爷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求!在地府如何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求!在地府如何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