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兰亭镇
工地五秒搬砖侠2020-09-23 18:383,142

  王二虎骂完就飞一般的跑了,哪有这样的妖,都要走了还故意吓鬼。王二虎麻溜的跑着,贴在她背后的玉也奋力的蹬腿,赶在王二虎出门前钻进了她的身体。

  一回后院,王二虎想着跟乐临舟分享分享今天见画中妖遇见的事。进了门先看到的是气急败坏的菘暮,菘暮的身后是蹲在自己门口双目含泪的乐临舟。

  得,都找到地府来了。

  她放轻了步子,准备滚回自己的狗窝,不掺和这两人的事。一只脚刚退回门槛,菘暮的声音就在她耳边炸开,个子虽然小,但声音简直就跟炸鞭炮似的:“站住!你也有一份呢,都别想着跑。”

  “你,你大爷,东西又不是我借的,跟我有毛关系啊!”王二虎坚韧的把步子往屋里挪。

  “哼,我管你,你们俩就算一伙的!”也不知道这个小矮子怎么施的法,当王二虎看到那道灵力向她袭来的时候,她已经被定住了。

  “我…行行行,我和他就是一伙的,你说的没错。嗯…我刚刚也不是想着跑哈。你大爷的!”王二虎解释一番,认命的蹲在了门槛,小声的骂道。

  菘暮抱着手臂,得意的点点头,小腿一溜,便准备过去质问乐临舟。

  紧接着王二虎就看到了,含着眼泪侃侃而谈的乐临舟和满脸惊恐准备逃离此地的菘暮。

  “可以,好的,你真的很惨。松开,赶紧,有缘再见。”菘暮使劲拽了拽衣角,见衣角那边的力道一松,菘暮抓起石头就跑。路过王二虎守着的门槛时,嘴里还在嘀咕着太肉麻了太肉麻了。

  王二虎见菘暮一副走了就绝不回头的决然背影,赶紧伸出手把人给抓住了:“大哥,您要走就走,先把这定着我的法术给解了成不成?”

  菘暮扭头朝着王二虎露齿一笑:“不、成。”顿了顿,像才突然想起什么的:“对了,还有你呢。要不是那家伙那副样子,今天的帐就没算完!”

  然后砰的一下,除了手上的一件衣服,哪里还看得见菘暮。

  此时的乐临舟已经拍拍屁股起来,打算回屋里自闭去了,王二虎见状赶紧招呼乐临舟:“这里,快帮爷爷我把这定身术给解了吧!”

  乐临舟头都没回,冷冷地甩下两个字:“玩赖!”

  哈?王二虎回想了好久,才从记忆里想起她和乐临舟之间,有出现这两个字的事件。

  看着地上本应该装着玉的空盒子,王二虎惊讶的想起。敢情他举着玉佩让我跳来跳去抓的这几个动作是一个游戏?我亲了他一口这叫游戏中途玩赖?更玄幻是:

  他真的生气了…

  她内心不停的吐槽,直到到肚子饿出了声的时候,才终于明白过来自己明显更悲惨的处境:“歪,有人吗?能来个人救救我吗?来个人吧,啊不,来只鬼啊!解个法术啊喂,有只鬼很饿,不仅饿还被一个她不会解的法术给困住了。快来只鬼啊啊……”王二虎一直嚎,一直嚎。

  当看见徐大他们回来的身影时,她承认她心里是有过期待的。当徐大看向她的时候,她感觉到了,是一颗悬着的心落地的声音。

  紧接着,是徐大一行彪形壮鬼轰然醉倒在地的声音。

  靠!

  这一夜,王二虎心中交织着各种复杂的、莫名的怒火,气了一整夜。

  “今天精神蛮不错的嘛。”温予笙看着眼冒绿光、头发杂乱、衣着不整的王二虎,投来了赞许的眼神。

  不错你个大爷,王二虎沉了口气:“那什么,帮我解个法术。”

  “啊?什么。”温予笙拿捏着一副认真的表情,向着王二虎询问。

  “解个法术。”

  “嗯?”

  “法术。”

  “嗯?”

  “帮你爹我解个法术啊啊啊!”王二虎一鼓作气,逮着温予笙使劲嚎。这种明知故问的做法真是气死鬼了。

  温予笙揉了揉耳朵,不在意的笑笑:“之前我还来找过你,可惜没碰到,那张寻人帖你看到了吧?”

  “你,你放的?”王二虎脑子里一下子乱七八糟的,想要问问这个,又想要问问那个。然后她用力的晃了晃头,捋直了舌头:“你知道我要找这个人?”

  “你们去因缘池的那天,刚好轮到我值守。”温予笙寒潭般幽深的眼睛望向她,她感觉到自己身上某处不属于她的东西在发抖。

  嘶~又多了一个人知道,那人还记下了因缘池弄出来的内容——比她还记得清楚,王二虎只好假装淡淡的淡淡的:“哦。”

  “还是和以前一样,经常闯祸呢。”温予笙越笑越温和的脸,让王二虎打了个寒颤。完了,这鳖孙又有理由白白整我了。

  “哈!哈!小事而已吧!这种事情怎么能算是闯祸呢?”她自己听的都觉得这声音很勉强。

  “那,东西你们还打算找吗?”

  “什么东西。”

  温予笙摇了摇头,起身道:“再找一次那只妖吧,我猜,他这次会告诉你很多。”

  “哦哦哦哦…欸,你站住,别走啊!帮我把这定身术给解了再走啊!喂!”

  艹,又走一个,这破玩意儿什么时候能自己破掉啊?

  因为蹲了太久,牛头过来把这法术解开的时候,王二虎没来得及扶好门框,腿一颤直接给跪下了。

  牛头惊了,他身后的鬼差惊了,我也被自己震惊了。

  牛头大哥赶忙将我扶起:“二虎,没必要这样。这一次去收魂,你们只需要跟在其他鬼队后面收尸体善后就行了,其他的都不需要你们做的。”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我真的只是腿麻了,不信你听我狡辩,啊不,解释!

  看着在场各位的眼神,她适当的沉默了几秒:“我知道了。”

  那种‘我很确信你害怕’的这种认真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喂,我并不是那种贪生怕死能躲就躲的废物好吧。

  然后她冷静道:“牛头大哥,我不是很想去。”

  “啊这…”牛头停了一会,继续往下说:“人间每次因为天灾人祸,总是会死很多的人,收魂这方面还是人数充裕的,但是今年人间不知道为什么战火频频,死伤无数,鬼差都不够用了。

  欸~要不是今年死的人太多,也不会用到你这个队。再加上乱世出邪祟,又多出那些横死的人,接连着有十几个村镇无故丧命,鬼差怎么能运转得过来?”

  牛头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王二虎仔细盯着他,牛头只好把令牌一丢,神情不忍:“跟着他们,去,去兰亭镇看看吧。”

  “什么?”她迟疑地吐出几字。

  兰亭镇,这是她的家人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

  也许从别的地方听到这三个字,她内心的波动不会很大,但从他们这里听到这个名字。

  …真的很不吉利。

  一个鬼差把令牌捡起放到她手上“最好快点把你们队的人给招齐,这些村镇死去的人连魂魄都没了,牛头大哥说你的家人在这个村,你还是担心能不能找得到他们的魂魄吧。”

  来不及消化这个讯息,人齐了她就火急火燎地冲了出去,三个鬼队很快到达了目的地。

  一队搜索亡魂,一队收集线索,一队登记尸首。

  不用想就知道,王二虎那队肯定是登记尸首,牛头还想对王二虎交代几句,但人早已经往自己家的那个方向飞去了。

  王二虎一进家门,就看到一地的死人,当她看见自己的父母兄长时,心里咯噔的跳了一下,没敢再跳第二下。

  第一年的时候,她跟着白无常大大小小的也收了不少魂魄,但这次是人死的透透的,却看不见漂在外面的魂儿。

  王二虎看着她哥和她父母,一时间不禁悲从中来。一屁股坐在地上飙眼泪,破嗓子嚎得镇口的鬼差们耳朵生疼,哭声里不时夹杂着几句日你大爷,艹你奶奶之类的脏话。

  等搜到她那儿的时候,还没止住哭,乐临舟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哭这么大声,这么久。

  不过她的声音实在太吵了,就算对着她耳朵大声的喊让她小点声,可能她也听不到。乐临舟只好随意从地上拿了个东西去堵王二虎的嘴。

  乐临舟进来后王二虎已经飙不出眼泪了,只能扯着嗓子干嚎。一下被堵住了嘴,胸口抽着口气,她一把嘴里的东西扒拉出去,准备继续哭。

  结果发现只能一抽一抽的打嗝,她又看清了被她从嘴巴里扒拉出去的东西:“呜嗝,嗝,日你大爷的乐临舟嗝,这是我家阿福的狗头,你也拿来塞嗝~我的嘴呜,嗝!”

  乐临舟在这一瞬间,明白了什么叫手足无措,他看着这个哭的跟什么似的女的,眼中有那么一丝丝的迷茫,这玩意儿是王二虎吗?

  “你为什么哭呀?”他真的想不到其他安慰的说法,又不能问她今天怎么像个娘炮一样?于是他选了一个折中的问法。

  王二虎指了指她爹、她娘、她哥:“这是我爹嗝~这是我娘嗝~这是我哥嗝~都挂了,魂魄也不见了。”

  “哦——”

  然后两人陷入了一片安静之中,还有王二虎边哭边打的嗝。

  “你不伤心吗?”王二虎抬起哭肿了的鬼眼偷偷撇他。

  乐临舟摇摇头:“不伤心,因为这里没有我的家人。当然,要是出现我的哥哥们的话我还会很开心。”

  “要是你爹也死在这了呢,还有你娘。”

  乐临舟怔了怔,然后。

  …………这个屋子猛然爆发出了两个人的哭嚎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求!在地府如何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求!在地府如何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