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走后门。
工地五秒搬砖侠2020-09-23 18:383,185

  进了房间,把门一关,王二虎的头就被丢到了地上。王二虎心疼地看着自己身体被动作粗暴的隔在门外,小心翼翼的用脏话问候了这位少年的父母。

  心疼地想着:我的宝贝心肝小尸体,别怕别怕啊,我马上就回到你身边。

  看了眼坐姿嚣张的少年,然后小小声,小小声的把头往门边移。

  “我费了那么多心思才进的冥界,抓了晋缘水的居然是你这种货色?”少年的声音清澈好听,还含着带着刺的冷意。

  王二虎悄咪咪的翻了个白眼,是啊是啊,就我这种货色。

  我他妈,就我这种货色怎么了?我这种货色招你了?

  不过她也在那人话音未落之前,立刻停下了动作。

  王二虎觉得这不叫怂,这应该叫大丈夫能屈能伸。

  “你最好也别搞小动作。”他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大把纸飞机,把纸飞机一只一只飞过来戳她脑袋。

  我就艹了,刚叠的,还没飞热乎呢。

  韶昑雪看着王二虎一直没说话,把王二虎的头招到了自己手边,大方的往床上一倒,把乐临舟写的那封信拿了出来,嗤笑道:“你俩几岁了?”

  王二虎明明还想做出个耸肩表示无所谓的动作,耸了耸,才发现身体还在外面。不过依旧面不改色:

  “你管你爹呢。”

  她觉得少年脸上有些发黑。

  “呵,你也只能嘴上功夫厉害了,晋缘水现在在哪?”

  “呵,男人。”王二虎觉得那两壶酒酒劲儿真大,自己只剩一个跑都跑不了的头了,还敢这样说话。

  “不要说废话。”玄衣睨着她。

  “那你给那封信道歉。”

  “什么?”

  没用的,你就算露出那副’你居然说得出这种话’的疑惑我智商的表情,那也是没用的:“你凭什么讽刺那封信幼稚!”

  “不幼稚吗。”

  “那叫甜蜜,死文盲。”

  …………

  他安静了。

  然后他说:“晋缘水在哪。”

  王二虎很想问他,怎么突然的就不谈论这个话题了?谈啊,继续啊!

  同时玄衣也很明显看出了她的想法,他迅速的把剑抽了出来,能让王二虎看出些想砍人的意图。

  韶昑雪剑刃挑散她的头发,沿着她头骨的形状划拉:“我已经不想和你浪费时间了,要不是怕麻烦再来一次这里。我大可直接把你带回去,拷问出答案再带回晋缘水也不是不行。你最好别想耍什么滑头,不然我不介意直接把你给弄没了。”

  王二虎闭着眼睛不说话,老老实实的叠着信纸。

  韶昑雪已经在发飙边缘徘徊了:“我都跟你说了,叠这个东西没用。”他一挥手,一次性把我叠的信纸全都招了回来。

  所谓熟能生巧,就在韶昑雪用刚刚说话的那些时间,王二虎叠了差不多能堆满整个屋子的纸飞机。

  啧,就这样轻易的一次性把这些信纸召回来,少年啊,还是太年轻了。

  趁着这个空子,王二虎赶紧以头抢地,从床上麻溜的滚到门边挤了出去。脑袋和身体一归位,王二虎就赶紧往牛头那跑,边跑还边喊:“快来鬼啊,来鬼啊!有不明生物闯进来了!快来救鬼!”

  信纸落下的时候,韶昑雪用承认自己的确懵了两三秒。听着那个女鬼比喇叭还大的声音,他压下心中的怒气,一个旋身奔去了外界。

  他的确不该太傲慢,一看到弱小的敌人就轻敌。这样悄然的潜入冥界,还闹出这么大动静,只能先离开了。

  呵,下次你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王二虎这样也算逃过一劫,看着身后没有追来的人影,他舒了口气。真是可喜可贺,那个黑衣服,虽然低看了他,但居然高看了自己的信誉。

  王二虎走到牛头门外,选了个合适的地方,放松的眯上了眼睛。话说来,冥界的第二年,每次他和徐大他们喝醉之后都喜欢这样喊,就因为这个,除了没了信誉之外,还挨了不少毒打。

  “你居然…”

  “怎么啦。”看着对面那人瞪的老大的眼睛,王二虎颇为得意的点了点头。她原本还想再睡一会儿的,哪知道牛头起的那么早,看见睡在门口的她直接就给带过来了。

  “看见你们还没有生疏这就好了,我把王二虎带到这里来,你记得多照顾照顾她。”牛头看着他俩的眼神交流,颇为欣慰的点了点头,接着把目光移向了王二虎:

  “你还在白无常那工作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们俩在一起话是最多的,没想到离开队伍之后你还能和曾经的伙伴保持着交流,看来你也不像我想的那样只顾着玩去了。”

  王二虎含笑点头,顺带撇了一眼正在咬牙切齿的江珲景,心道:我和他的交流当然是最多的,当年我和他说的话哪一句不是在对骂?

  然后牛头帮帮他打点好了一切,还帮他弄好了登记啊、现在的进度之类的,又好心的提醒她一些事。

  在介绍的时候,还特别提到了王二虎,仅凭一己之力抓住了在十五小镇夺魄事件里的重要人物的事。

  王二虎惬意地眯着眼睛,心安理得的接受着这名不副实的表扬。面对着四面八方投来的眼神。她拿出平常和徐大他们在酒桌上五湖四海吹牛时积累的经验,老道的露出平淡一笑:“小意思,小意思。”

  牛头说完后,江珲景一看牛头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内,立马就想着走人。

  王二虎赶紧拉住他:“又怎么啦,前几天还见过面呢。而且…哼哼,没听到牛头让你’照顾照顾’我。”白无常的事情就是她去十八地狱那里看热闹,听到江珲景在义愤填膺的时候知道的。

  江珲景倒过来翻了个白眼,王二虎难得的看见了他露出正经之色。说起来江珲景到白无常手下做事时也是十六岁,和她一样是刚死不久的。又想要跟她比,又看不惯她这种懒散堕落的样子,所以两人经常对骂。

  才过了几年,王二虎意外的觉得江珲景居然比她先变得成熟稳重。声音低磁,对着王二虎说话时多了几分冷淡:“这里不好玩,也没有油水可捞。”

  “你觉得我是这种人吗?我是看着这里好玩、这里有油水才过来的吗?”

  他耸肩:“你心里有点数吧。”

  “别走!”这里我人生地不熟的,要是还不能找一个打架时能躲在他身后的人,还没等到抓到凶手,自己说不定就先挂了。而且虽然自己练习了一段时间的法术,但是哪里比得上以前就天天在练的人呢?

  王二虎紧紧抱住江珲景的大腿,希望能抑制住他那颗蠢蠢欲动的心。

  “你们在干什么?”

  “啊,不是。”听见一道人声,王二虎立刻松开手站了起来,做贼心虚的把手放到背后。

  他们都以为晋缘水是我抓的呢,还是得有点自我形象的包袱,不能随随便便让别人看见我在抱大腿的这种怂样。

  不是吧?我还特意挑了个人少的地方呢。

  “没什么,看猴呢。”江珲景交叉着双手面无表情的看着王二虎。

  “你们挑的这地方还挺难找的。”循着这道清亮中气的女声看去,是一张婉约清秀的脸蛋,不过脸上的一道似乎要把脑袋给劈开的伤疤沿着额头爬至脖颈,到显得人面目狰狞了。

  “哦,忘了介绍了,为了方便搜集线索,一般都是六人一组的去调查,我是负责你们这一组的,我叫孟远空。”女子大大方方的露齿一笑,延伸至发间的疤痕似乎也欢乐地舞动了一下。

  王二虎愣了神似的,目光一直没有,从那块疤上离开。

  孟远空对王二虎这样的神情像是已经习以为常,不躲也不避,停了一下就继续说了:“既然是牛头大哥介绍你过来的,那他也一定跟你说了这里需要注意的地方,我就不多说了。

  你和江珲景还挺熟的是吧?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问问他。你带来的那位畸妖是个很重要的人物,如果你有什么要审问她的话,还要等一段时间才能有这个权限,之后我会让江珲景带你过去。”

  “我…不是,我对你那个疤没意见。”因为一直盯着孟远空的脸看,所以王二虎也没忽略掉她脸上的神情。这下回过神儿来,才连忙把目光移开。

  “能抓到那个妖,你的确很厉害。”孟远空淡淡颌首,表情始终不卑不亢。看孟远空并没有怪罪她,还把这句夸奖的话说的诚恳,反倒让王二虎不好意思起来了。

  不好意思到,说能抓到这玩意儿跟我其实没关系了都。

  王乐虎羞涩的低下头,拧着衣角:“哎呀~没有啦,其实我也不是很厉害,只是碰巧就…”

  江珲景踢了王二虎小腿一脚:“别装了,人早就走了。”

  王二虎立马把注意力集中到江珲景身上:“别走!”继续抱大腿。

  “我问你,晋缘水真的是你抓的?”

  她目光诚恳的看向江珲景,心中灵感乍现,忽然想象出关于这个故事的千言万语。

  什么智擒晋缘水、三打晋缘水、大闹关押我的地儿?或者倒拔…

  “别撒谎。”江珲景认真的端详了王二虎几秒,补了句:“我看得出来。”

  “我…”她还想为自己辩解几句,今时不同往日;三日不见,应当刮目相看巴拉巴拉巴拉。

  “我认真的。”然后他真的用可以随意脱身的能力表现出:要不是我真想知道这个答案,我真不会站在这里跟你浪费时间。

  “那…”她张了张口。

  “不是。”干脆利落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求!在地府如何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求!在地府如何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