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升职。
工地五秒搬砖侠2020-09-23 18:383,056

  到嘴的鸭子飞了,王二虎以’身为一个成年人你居然打小报告’的理由为威胁,让乐临睢带她去看乐临舟。从窗户那看过去,果不其然的看见他蹲在墙角抠墙灰,视野再大点,就是四面都被扣的坑坑洼洼的墙。

  乐临舟专心致志地抠墙灰,她专心致志地看他扣墙灰。看着看着,脑袋上就挨了一记,旁边的乐临睢露出一副不忍直视的表情:“你能不能收敛点?这样还叫偷看吗,这整个窗户都快要被你打开了。”

  我觉得乐临睢真的很有心机,他故意把声音说那么大,搞得乐临舟一下就看见了正在偷看他的我。

  “哼。”乐临舟把一个东西放到了我手上,其实他明明是打算扔的,但乐临睢觉得乐临舟瞄准的是他的方向,于是不情不愿的劝了几句。

  乐临舟憋了一口气:“我不喜欢你了,而且我还要把我们的回忆还给你。”说着他就把装着晋缘水的法器放到我手里。他一动不动的看着我,却见我没有反应,泄了气一般。

  把我之前送给他的那束食人花给丢了过来。

  等等,食人花?

  那大红花嘎吱嘎吱的露出獠牙,我靠!我当时是怎么觉得它还算正常的?下蹲的同时,把乐临睢一把扯了过来。

  我被乐临睢送回去了。

  我终于找到了可能是这辈子里最讨厌的人——乐临睢。当然他好像也不是那么的欣赏我。

  他讨厌我,是因为那朵象征着我和乐临舟爱情结晶的花,咬中了他的头。我讨厌他,是因为他不仅用一句话破坏了我和乐临舟刚刚建立好的爱情,更因为在我酝酿出感情后,用那副悲痛的样子差点让乐临舟心软原谅我时,他顶着那颗被食人花咬住了的头,成功的让我落井下石的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

  乐临舟啪的连窗户都关上了。

  ……………

  怎么还上锁了啊喂?

  “你们不懂,这叫情伤。”我抿下最后一口酒,向徐大他们这样解释道。

  “啧啧,世间之事真是无奇不有啊!”李春山感叹了一口气,啧啧称奇,又帮我把酒给满上了。

  “嗯,对啊!真是好一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徐大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纷纷附合,酒席上一时热闹非凡。

  等等,我已经有意识到那个癞蛤蟆是我了,但你们直接这样戳破我真的好吗?

  “其实你真的很勇了,兄弟们真的佩服你,真真的。”徐大拍着胸脯保证,目光清澈诚恳到都让王二虎有些无地自容了。

  “当时我们还以为你只是想想呢,没想到你是真的敢。”

  “人家仙位那么高,自仙界成立起,就一直存在着的元老级人物了,他们家那一族都不知道出了多少个战神了。你别看他鸡肋,人家血统还是摆在那的。”

  “真没想到啊,这样的天鹅肉你还真的吃着了。”这样的话在桌边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了,平常她侃大山的时候,最喜欢听的就是这样的话。

  但现在她听得很不舒服,王二虎咳了咳嗽,正经道:“我对他可是真爱。”

  “嗯嗯,我知道,都这样说。”李春山眨眨眼,给了个’我懂我懂’的眼神过来。

  不是,你懂个屁啊,你不懂。

  在这场酒席最热烈的时候,我钻了出来,我发现我好像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解决。

  “牛头牛头,找你有点事儿。”王二虎人还在走廊上跑着,声音已经迫不及待地闯进了屋里。

  “你别做傻事!他要是回来,靠他这么多年结交的关系,也不是没有一点活路。”

  “可是…”声音在此戛然而止。

  “孟婆?牛头…晚上好。哈哈。”王二虎把脑袋又缩了回去。

  “我知道的,那我先走了。”屋里的女声告了辞就离开了,孟婆快速掠过的衣角在王二虎的鼻尖周围染上了她身上清冷的味道。

  “真是的,一个个的,怎么天天跑来找我?”牛头叹着气,把王二虎拎了回来。

  “牛头,你看这个人,她应该跟关槿有些联系。”王二虎把法器递给牛头,在旁边看着牛头用灵力探查。

  “她好像是要关槿拿一样东西,听他们谈话的时候,她说了妖届和魔界的事。”她小心翼翼的把目光移向牛头的脸。

  “你去查了?”牛头神情严肃,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氛,让周围都变得压抑了起来。

  “也是运气好恰好碰见了,我还是希望我生前的家人能够入轮回,而不是魂魄消逝,在这世间了无痕迹。”王二虎想了想,鼓起勇气对视了回去。

  牛头沉默了一下,呼~“这样也好。”牛头揉了揉她的头:“你要查这件事的话,免不了要卷进来。你说到了魔界和妖界,这两界的确出了很多端倪。

  我跟没跟你说过,我活很久了,只记得生前有个六岁的儿子,和你很像。看着你就经常能想到他,欸,既然你想查,我还是带你到更正规的地方去吧,这样我也放心些。”

  牛头虽然总是唠唠叨叨,但对每个人都很好,她也知道牛头在很多人那都意味着一个慈父的角色。想起来,刚来地府的时候,牛头就是教她最多的那个人,很多事都是循循善诱慢慢的指导她。牛头也是理解亲情之间的联系,所以才会一直这样帮助她。

  “好。”王二虎点头,

  “明天我就带你进去,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念’吗。”

  王二虎又是一阵点头。

  “是有专人一直在管这件事的,防的就是祂借助那些种子死灰复燃。你要查的事也在这里面,其他的我就不深入的说了,你要进的幡灵司就在着手查这些魂魄,你进去跟着查就行了。”

  “好,那是不是,这些魂魄都还安然无恙?”

  牛头嗯了一声:“不出意外的话都还在,明天我就带你进去。”

  “那要是…”

  “他们现在不敢。”

  王二虎又是老老实实的应了声,沉默了会儿,牛头看着一只脚已经踏出玄关的王二虎,还是不放心的提了句:“你要是真的有心去查,那就不能像以前那样,至少也得有点自保的本领。”

  “知道啦,知道啦!”王二虎突然把半边身子闪了回去:“孟婆今天找你干什么?”

  牛头都已经坐了回去,头痛的看着王二虎,伸出两根手指把王二虎的头抵了出去:“这你就别管了。”

  王二虎走了两步,又倒回去问:“真不说?”

  牛头啪的把门关了。

  我最近是时运不济了还是怎么了?一个个的都拿关门轰我走,连牛头都这样!

  王二虎回到卧房,没有理会大厅那群喊她去喝酒的堕落鬼。今晚是她失恋的第一天,她一定要好好的对待今晚的自己,要做一个高贵独立的女人,不能觍着脸皮跟着徐大他们去蹭酒,不然就不高贵了。

  王二虎捧着从徐大他们那偷来的两壶酒,每壶都雨露均沾的喝了一口,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两壶酒都悄悄见了底。

  坐在之前乐临舟叼着腿坐过的椅子上,一双好看的手把一封信递了过来。

  “嗯?”王二虎眯眼看人,看不清。算了算了,还是先看信吧。

  王二虎亲启:

  你就尽管不来看我吧,我现在过的非常好,没有蹲在墙角偷偷想你,也没有偷偷后悔的抹眼泪。哼,而且是一丁点都不后悔。

  呵,要是你过了两天还不来找我的话,我会过去把我落在冥府的东西全都拿回来,当然,我当然不是想去看你,只是提醒你一句罢了。

  后面还有很多字,上面的字一板一眼,写得整整齐齐。

  全都是’只是提醒,没有想你’这八个字。

  王二虎笑得忘形,冷不丁看见了镜子里的自己,赶紧收起了那副显的变态的笑容。

  看着镜子,她突然来了兴致,又做了几个表情。笑着笑着,背后冒出一阵冷汗。

  她发现,原来除了她,屋子里还有一个人。

  ………

  冷静,冷静,先镇静下来,一定不要慌。要是自己先慌了阵脚,不就让他看出破绽了嘛。

  王二虎沉着冷静,气沉丹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慌不择路的随便看了个离门近的地方就跑,像一个小破队长这样的职位,给的屋子也就那么宽。等王二虎发现逃出来的只有她那个孤零零的头时,回头看时,只有一位斜在门边,少年的一只脚还踩着她身体。她有那么点沉默,然后老老实实的把头滚了过去。

  一个头怎么跑路啊喂!

  不过还好,之前的勤加练习和那个奇怪的玉莫名其妙给她升的灵力,就在刚刚那短短几秒之间,她迅速的给牛头飞了个求救的信过去。

  玄衣冷酷一笑,王二虎刚叠的那只求救的纸飞机飞了回来。

  “呵。”我笑了。

  黄口小儿,我叠了两只!

  我露出一个不过如此的笑,玄衣嘴角微微一抽,看我的眼神好似有病。长腿一跨,拽起我的头只管往卧房走去。

  扭头看时,我那睡在门槛上身体的咽喉处,落了个急的都叠散了的纸飞机。

  那他妈是我第二只纸飞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求!在地府如何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求!在地府如何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