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回家惹。
工地五秒搬砖侠2020-09-23 18:383,149

  此话犹如平地惊雷,乐临舟每说一个步骤,都会砰砰砰的从王二虎耳边炸开。她仔细想了想,要按照他那套方法,睡到他的时候都得猴年马月去了。

  “我觉得你这话有失妥当,我们两个不是早就已经跨过了那些阶段,直接睡在一起了吗?”说这话的时候,王二虎面上摆出一副不容置喙的神情,唬得乐临舟连忙噤声重新思考,认真得直接忽略了王二虎那双鬼鬼祟祟扯他衣带的手。

  乐临舟皱着眉头冷静思考了一番,过了一刻钟。啊,想到了:“因为当时我们是兄弟,以兄弟的角度来看,那样的相处方式并不奇怪。”

  没有等到王二虎的回应,一阵清风徐来,乐临舟等到的是身上传来的凉飕飕的寒意。再看地上,一堆零零碎碎散落的衣服,和一个正欲朝他做猛兽扑习状的王二虎。

  王二虎被弹了回去,因为那厮在她扑过去的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掏出了一个法宝,把他自己罩在了里面。

  现在的她沧桑蹲在岩石上,看着乐临舟小可怜似的一件件捡起被她扒掉的衣服,颇有些楚楚勾人的味道。

  王二虎使劲揉了揉脸,看现在这样的结果,如果不好好哄哄的话,估计他以后都不会理她了。

  然后她在这个结界内有限的地方,寻来了一束食人花。

  不是她说,晋缘水呆的地方就还真没点好东西,这束花算是这里所有的植物中正常的一种了。

  “那个,你没生气吧?这个送给…”王二虎揉着鼻子,另一只手拿着花往前面伸。

  乐临舟扭过头来脱口而出:“你是不是不想和我谈感情?只想着睡我?”接着就是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看向她的眼神仿佛都在骂着你好渣,你无耻。

  面对局势突然的转变,这是王二虎第一次生出一种百口莫辩的情感,然后她只能说了句:

  “我不是,我没有。”

  她发誓,她真的只是有点馋他身子,她也搞不懂为什么现在,剧情突然变得伦理了起来。

  “我跟我的三哥刚刚通了讯,在他的讲解下,我迅速明白了你这样做的含义。”顿了顿,他又说道:“聚源珠我也不想管了,以后我们俩就没关系了,我要回家了!”

  “就只是你三哥来接你,对吧?”

  “哼~”他闭着眼睛哼哼,不过几秒的时间,又偷偷睁开眼睛看她,看她有没有露出他期待的表情。

  哦,那没事了。上一次和乐临舟去他家时,他那三哥好像还是蛮好讲话的样子。

  要是乐临舟不再管聚源珠的事情,那她只需要把身为队长,带着这位要求细心托管的仙君跑到这种危险地方的事情给含糊过去就行了。

  王二虎再次蹲在了岩石上,想让今晚的微风拂去她心中莫名的感伤。

  在她用眼角捕捉到乐临舟第20次偷偷撇她的眼神时,这货终于感觉到了尴尬,然后带着那么点娇气,那么点理直气壮的伤心。不满意地开口了:“你为什么不再说点其他的?”

  “你管你爹呢。”她目不斜视地回了一句。

  “可我,可我要是回去了的话,你就别想再见到我了。”他撤了结界,一边说着话,一边佯装不在意的移步挪了过来。

  虽然没看他,但王二虎还是感觉到了他靠近后,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

  王二虎随手往身边捞了一下,她在想,如果这样随便一伸手就能搂到他的话,那她就……

  搂到了?!

  再往怀中看去,神使鬼差的,她俯下身去吸住了乐临舟带着泪渍的唇。

  只能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这个时候,他哥好巧不巧的追踪到乐临舟的位置,并及时赶了过来。

  而且来的不是他三哥,是他那被仙界称为冷面仙君的大哥——乐临川。

  她发现自己总是会在做亏心事的时候,莫名的被抓住。

  然后王二虎和乐临舟都被他大哥带走了,坐在祥云上,她早已没有了当初被晋缘水带走时心里的慌张,反而有些习以为常的麻木了。

  “我看你倒是一脸轻松的样子。”冷面仙君看了她一眼,缓缓开口道。

  “………”不是的,你突然开口说话,我现在腿有些抖。

  “倒也有几分胆量。”见王二虎没开口说话,乐临川反倒语气中多了几分欣赏?

  不是啊,我是被你吓得突然说不出话了。

  六界之中,大多时候为了保证自己种族血统的纯粹,不要说属于哪一界了,就是同界之间,跨血统成婚的都很难。

  但像为了爱情,这种两界杂交的也不是没有,不过大多都血统高贵,实力强劲的才能获得圆满。的确没有出现过王二虎这种又菜又馋,还真的敢行动的。

  你们要是不出现,我还真的没发现,我居然能这么勇。

  旅途无聊,王二虎把目光看向其他地方试图缓解情绪。看着看着,载着乐临舟的朵祥云就出现在了她视线中。

  她觉得自己真的有可能喜欢上了乐临舟,当乐临川冷不丁的提着剑出现的时候,一向自觉惜命的她反而很无所谓的继续亲,直到乐临舟搂着她躲开他哥那一剑的时候,王二虎才感觉自己像回过魂来。

  她出神儿的想着,颈边突然落下一阵冰凉。啊!原来是乐临川正拿剑指着她。王二虎只好轻轻地把气呼出来,被剑逼得僵硬的把脖子扭到了另一个方向。

  冷面大哥把她和乐临舟拎到一个屋子里就没怎么管了,自顾自的坐在把椅子上掐了个诀简单说了两个字:回来。

  屋里不多时又多了个衣着花里胡哨十分伤人眼睛的人,王二虎眯着眼睛,以此躲避来者衣着、饰品等反出的光。

  “这是你谁?”

  “我二哥。”乐临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低下了头,继续面着墙壁画圈。

  看着这样的他,王二虎想着挪过去安抚安抚,刚生出这样的念头,乐临川立即把她定住了。

  我tm……

  王二虎:“你二哥一直都这样么?”

  乐临舟:“嗯。”

  王二虎:“啧。”

  乐临舟:“他觉得太朴素的东西配不上他的容貌。”

  王二虎:“那他长的怎么样?”

  “没见过他的脸。”乐临舟回答完,又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

  乐临舟时不时就投递一个深情又受伤的眼神过来,但她此刻连动都不能动,简直像是在挠人心肝,令人发痒又无可奈何。

  我也不知道乐临川到底是用怎样的叙述手法来叙述的,总之等他二哥乐临睢搞懂他看到了什么之后,都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乐临舟放松的靠在我身上,在我耳边有些唠叨的说话,听得我耳根都有些发软。

  他说:“他开始也不太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他三哥跟他一说,他就懂了。”

  然后他就把他是怎么问的,和他三哥是怎么答的都一一告诉了我,他还说:“他之前觉得,如果只和我当兄弟也挺好的。”

  但是他又觉得:“还是在一起较好。”

  “哦,我也是。”

  我听着自己这样回答道。

  后面他二哥终于崩溃的搞明白了,等乐临川走后,乐临睢就开始滔滔不绝起来。

  她是真的服,王二虎终于明白为什么要把他二哥给叫来了,这张嘴是真的能叭叭。

  王二虎和乐临舟都十分硬气的面着墙壁不看他二哥,幸好他大哥临走前把咒给解了,不然王二虎只能选择把眼球翻到脑子后面去,以此来达到面向墙壁的效果。

  就不同界不能谈恋爱这个话题,高谈阔论一番后,乐临睢颇为自得的舒了口气,当他终于一愿意把那双眼睛放到王二虎他们身上时,拿着茶杯的手隐隐颤抖。

  疑惑着乐临睢怎么突然停下了说话声的王二虎,扭过头也隐约看见了那个五彩斑斓的人拿茶杯的手抖了抖。

  他们根本没在听!

  乐临睢寒下了声音:“我刚刚说过些什么?”

  这个神态,这个表情,这个声音…在王二虎的脑海中,与儿时的童年噩梦交织在了一起,统一汇成了教书先生的模样。

  “太可怕了。”王二虎紧紧的抱住了旁边的乐临舟。

  乐临睢似乎更生气了,脑子里一股脑的涌出了很多想法,涌到嘴边只化成了一句:“我是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

  此话一出,我嘴里的:“我们就爱及时行乐。”和乐临舟嘴里的:“我们两个是真爱!”同时说了出来。

  他和我面面相觑了一阵,然后一把就把我推开了,翻出一本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的本子,看了一眼迅速道:“你玩弄我?”

  就在这么片刻之间,我刚刚升起的爱情夭折了。

  乐临舟推开我后,生气的跑掉了。看着他连逃跑都那么迷人的背影,我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捡起他掉落的本子,读道:“有趣,这个欲擒故纵的男人。”

  乐临睢似乎被这突然的变化惊到了,他可能也没想到自己精短的话,居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声音继续他之前活力又自恋的特点,发出带着点幸灾乐祸的声音:“哦嚯—”

  然后乐临睢袖子里传出一个愤怒的大叔音:“他爱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我不管了!”

  见我挑眉看他,乐临睢不自然地偏了偏身体:“我爹跟我娘吵架了,呵。”

  我对着那个全身上下无一不显示着‘要把你眼睛闪瞎’的某二哥,露出智慧一笑:“你居然打小报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求!在地府如何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求!在地府如何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