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被抓惹。
工地五秒搬砖侠2020-09-23 18:383,067

  “七,七十八米?”

  “嗯哪。”乐临舟一脸淡定,翘起的眉头隐隐的向王二虎宣誓着他内心的小骄傲。

  嗯个屁啊,说明他们还在这附近没有离开,我们自己很危险啊蠢货。

  狐妖的战斗力她是看过的,不高不低来说,再来四五个她和乐临舟这样的,连逃都逃不掉,更不要说再加上那个实力不明的晋缘水了。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先回去。”王二虎拉起乐临舟的手就往地下盾。

  “这么快就走干嘛?我们可以跟踪他们,然后找准时机…”

  “你觉得我们打的过吗?”

  “……”

  乐临舟很恰当的沉默了。

  “而且如果要跟踪的话,这么近的距离,他们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乐临舟迅速掏出了一个小玩意儿:“这个回的比较快。”

  王二虎深情的看向乐临舟,两人内心莫名都生出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打不过就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

  对着对方点了点头。乐临舟快速的掐了一个诀,灵力正要往里钻,但触碰到灵宝的边缘后,啪的断掉了。

  还没想明白为什么,一双柔荑摸了上来:“两位客人,赌局还没开呢。怎么这么快就打算走了呢?”

  王二虎眼睛往那双手的主人脸上瞄了眼,同时用灵力探了探地下。靠!跑不了了。

  王二虎沉下气来,希望能用交流的方式达到双方都满意的结果。晋缘水很直接的把脸贴了上来,身上那股将死之人的气息,争先恐后地往王二虎鼻子里钻:

  “大大大大大…大姐,我们可跟你无冤无仇嗷。就是碰巧路过这里,而且现在我们也要回去吃饭了,还挺忙的,而且总是赌钱的话,会挨长辈骂的。那就这样,我和他回去了啊,谢谢谢谢。”

  王二虎躲避着晋缘水不断靠近的脸,一直退到墙壁。

  人家倒是很放松的把手贴向了王二虎的后背,那只苍白又柔弱的手指轻轻抚摸,语气也是又轻又柔:“我们的确无冤无仇,巧的是,我们身上又缠着一丝因果线,不得请你进来坐坐?”

  乐临舟也是直接的过来,一把就把晋缘水给推开了,语气中又羞又恼:“你就是一个说话不讲信用的骗子。”

  一开始他的想法是抓到晋缘水后,组织一些温和的语言质问她,来体现自己这个清冷孤傲人设的风度。但真真切切的看到人后,他觉得自己是真的有很多生气。他只想扒拉她,特别是她还对着自己的好兄弟王二虎,做一些不清不楚的动作。

  被推开的晋缘水也不生气,只是笑,但她一笑,只能笑出咯吱咯吱这样令人遍体生寒的声音:“还忘了这位仙君,真是多亏了你,不然事情的进展也不能这么快。”

  说完这句话,她脸上又呈现出缠绵缱绻的神色:“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可能就已经被丧樾大人抛弃了。”

  王二虎看着晋缘水在脸上露出的那些疯狂迷恋的神情。很怂的缩了缩脑袋,这女的该不会有什么毛病吧?

  “那那那…我们一个跟你有点因果,一个与你有恩,你就能不能放让我们回去吃饭。”当晋缘水沉迷于自己的情绪之中的时候,她和乐临舟已经尝试了很多种不容易发现的方法,用来逃离此地。

  但这一块地方明显被晋缘水的结界范围之内,纵使用了那么多种方法,她和乐临舟都没有办法逃出这个结界。

  晋缘水清醒了,晋缘水过来了,晋缘水…

  把他俩利索的打包带走了。

  等晋缘水把他俩带到地方后,自己就不见了,一开始王二虎还侥幸的试着跑,但没过多久又绕了回来。

  晋缘水这地方别的东西不多,就是佛像多,到哪都能看到那些大佛小佛,能看到最多的就是欢喜佛。但一到晚上就没那么好笑了,反而阴森森的笑得很奇怪。这时候她就会瑟瑟发抖的寻找乐临舟,然后就是那二货一边嘴硬一边瑟瑟发抖的和她靠拢。

  他俩没事就去观察地形,四处检查。在他们两个正待在某个密穴里检查的时候,晋缘水回来了。

  身上全是乌漆麻黑的血不说,身体也断得七七八八,走路的姿势看起来极为怪异。

  “她现在看起来好弱哦。”王二虎感叹道。

  “我想把她收了。”乐临舟已经开始掏法宝了。

  “那要不然我们试试吧,这样你就可以把东西拿回去了。一直呆在这里也不安全,万一她哪天发神经了,我们可能都会挂在这儿。关槿那边就先不管了,要是我们抓到了她,还有能把她屈打成招。”王二虎把话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乐临舟没嫌她罗嗦,轻轻应下,然后欢快的往晋缘水面前奔去。

  “等…再等等吧。”

  这样的操作还真是让王二虎没想到,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乐临舟真的把晋缘水给收了。

  当然,要是她和乐临舟也不在里面就更好了。

  “我靠!你是怎么造的欸!我们两个进来又算怎么一回事啊你奶奶个腿!”到最后还是等于没跑掉。

  蹲在地上画圈的乐临舟发出小小声的建议:“要不然把她放出去,再重新抓一次?”

  王二虎看爬在地上像个木偶人一样的晋缘水,看起来像没什么战斗力的样子,立马答应道:“好的,快点。”

  又是一番操作,看到结果,王二虎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就好多了。”

  “啊,还有,聚源珠拿出来了吗?”

  “不在她身上了。”

  “啊?我们不就等于白干了。”过了一会儿,王二虎发现他们不仅白干了,而且还被困在了这里。

  然后只能百般无聊的蹲在乐临舟旁边,看他用灵宝来炸结界。

  看着乐临舟像憋着一口气似的使劲儿浪费灵宝,王二虎心疼的一直劝,然后他一直炸,一直劝,一直……

  难道?

  “我都已经不计前嫌的同意和你做兄弟了,没想到,你居然凶我。”乐临舟红着眼睛如是回答。

  哈,我就知道这个败家玩意儿又生气了。可又莫名的,想要看他能不能更生气的样子,于是我大着胆子说了句:“谁说我想要和你做兄弟了?”

  这一回他脸上的表情变得丰富多彩起来:“什么意思。”

  他说的和他想的当然不是一回事,他脸上全然写着的:你居然不想和我做兄弟,居然有人不想和我做兄弟?

  她也不想着吐槽乐临舟这样的心理活动了:“不觉得比起跟你做兄弟,我更想睡你么?”

  “这种又是什么关系?”在乐临舟心里,两个陌生人之间…

  他有点想不出能比兄弟这种更好的关系了。

  难不成,王二虎这个小人打算跟自己成为仇人的关系?果然!

  但是,仇人会睡对方吗。

  王二虎非常熟悉乐临舟的脾气,故意激道:“嚯嚯嚯,难道你连这种关系都不知道?”

  “哼,呵,我当然知道。”乐临舟十分看不得王二虎这副小人得志的嘴脸,然后强硬地做出嘲讽的语气:“你以为我也想和你做兄弟吗,我不过也是想睡你罢了,呵。”

  这样说话就…

  王二虎内心狂喜,她是真的馋他身子:“我现在就敢睡你,你敢吗?”

  乐临舟王之不屑:“谁不敢谁就是胆小鬼。哼~”

  双方对视,乐临舟眼中散发出浓浓的胜负欲,王二虎眼中…

  大脑还没想到那身体就预先做出了行动,然后就是乐临舟生气到发糯的声音:“你扒我衣服干嘛!”

  “睡,睡你?”

  乐临舟愣了。

  王二虎愣了。

  “原来你不知道…”

  这是王二虎第一次像个先生一样传授知识,但她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传业授道的时候,传的是这个业,授的是这个道。

  终于弄懂之后,乐临舟神色凝重,他看了看王二虎,又看了看王二虎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书:“兄弟是不可以做这个的。”

  “可我们不是兄弟啊。”

  “我们之前做过兄弟。”

  “不是亲生的。”

  “可我把你当兄弟的时候,把你看得比亲兄弟还亲。”乐临舟说起这话时满脸认真。

  这倒的确是事实,介于自己的四个只会嘲笑自己发明的哥哥,跟王二虎比起来,他的确觉得王二虎比自己的哥哥好多了。

  他都这样说了,如果我不退一步,岂不是显得我这个人思想方面很不行。于是王二虎决定用乐临舟的方法来驳回他自己:“你就是一个说话不讲信用的骗子。”然后再高贵冷艳的加一声:“哼。”

  乐临舟哑口无言。

  然后面红耳赤,说话吞吞吐吐:“你,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哼,这种事…我还是颇有耳闻,必须要…必须要两个人互相倾慕。”

  面前的人说这话的时候,嘴唇、眼角、耳垂都红的滴血,但明明刚刚她在‘传某业授某道’解他的惑时,还一副脸不红心不跳的样子,甚至还表现出了几分钻研精神。

  “…所以,你要是说你倾慕本仙君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答应你,但首先我们要从了解对方开始,然后度过暧昧期,与彼此的距离先从十米开始慢慢靠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求!在地府如何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求!在地府如何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