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河涧璧
程饭饭2020-12-21 19:313,110

  绳愆堂内的众人也好奇今日大动干戈所为何事。

  汪司学道:“迟溪,学规面前不得妄言诓瞒。你可做了违反校纪,坑害同门之事?”

  闻言,迟溪绷着的身体慢慢放松,暗暗舒了口气:不良医的身份并没暴露。

  她故作认真地想了想,点头诚恳道:“有啊,您不是罚过我了吗?”

  聚众赌钱,武夫们的廪银全输给了她,这些人不服气,怀疑她作弊,最后竟然向绳愆司的人告发她,掌院罚了她三个月的廪银,汪司学觉得罚得轻了,又要她雪天在绳愆堂抄写大随律。

  “谁问从前?说近几日!”汪司学知道她是装相,气得大声吼道。

  “没有。”她似被吓到了,可怜兮兮地低着头。

  夜风穿堂而过,灯火摇曳,她的影子柔弱单薄,让人心生怜惜。

  汪司学懒得跟她纠缠,拍了桌子道:“你,有没有指使人去找河涧璧?或者,诓骗丁字班的人去寻河涧璧?”

  “河涧璧”三个字一落,众人的目光又变了。

  三年前的旧事此事重提,说明动摇了兰溪武学办学的根本,与众人利益切身相关,司学们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迟溪站累了,偷偷换了只脚支撑重心,语调轻柔绵长地问:“河涧璧?就是被迟芳菲失职弄丢,你们一直找不到,没办法跟长公主府交差,寄希望于我,让我做丁字班领学继续寻找,最终发现我是扶不起的阿斗,是那块河涧璧吗?”

  这番话说得过于直白,掌院被茶呛得一阵咳嗽。

  “没有没有,让你做丁字班领学,是看重你的能力,没想过让你代迟芳菲受过的意思。”

  迟溪倒是不知道她有什么能力被众人看重的。

  汪司学觉得她就是颗老鼠屎,当初若不是逼得没办法,又听信了传言,会把她招进武学?

  “莫要攀扯其他,你只管说,做还是没做?”

  教授方言地理的女司学看不下去了,迟溪在她这门课表现优异。

  “汪司学,这只是问话,你这番问法儿,是定罪了吗?”

  迟溪细细叹了口气道:“没有!我没做过汪司学说的事。东西是迟芳菲弄丢的,她失踪前不是立下重誓,一定能找回来吗?司学这般着急,是跟长公主府约定的时间要到了?”

  她说完,便见到聂廉给她使眼色,要她不要顶撞。

  迟溪长相乖巧可人,实则内心倔强,因此事心中早就有了芥蒂,此刻哪儿还想得到要维护司学的面子。

  汪司学被她说中心事,额上青筋直跳,“把那两人带进来!”

  有人下去抬上来两个人,正是丁字班的大头和高个儿,两人躺在那出气多进气少,胳膊腿都包扎着。

  迟溪走过去,观两人面色,看了看用药,都是皮外伤,却伤得极重,下手的人像是故意给他们留口气,示威一般。

  汪司学道:“这两人可是你丁字班的生员?”

  “是。”

  “他们私自下山,说是听闻玉璧出现在“鬼市”,要寻回来,是你指使的吗?你可暗中鼓动或是有过暗示?”

  迟溪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高个儿和大头虽然可恨,被打成这样也有些可怜。

  “你们两个,不想留在丁字班?”她问。

  两人说不了话,点了点头,又摇摇头。

  之所以点头又摇头,不是丁字班的原因,是谁来做这个领学,若是换了迟芳菲他们便没这个想法了。

  掌院不允许转班后,等于掐死了大头和高个儿的希望,兵部遴选,军中要人,自然要从成绩优异的班级中筛选,丁字班目前加上领学只有四人,除了文试迟溪能拿甲等,其他科目都惨不忍睹。

  大头和高个儿都是穷苦出身,若一直在丁字班,去军中建功立业的机会便很渺茫。但若是他们能把丢失的玉璧找回来,掌院可就没有借口不允许他们转班了。

  “是谁给你们透漏玉璧在鬼市的?”

  两人眼珠乱转。

  迟溪抱着臂,微微躬身盯着二人,眯着眼睛笑道:“你们两个,用迟芳菲的命来发誓,是我指使你们去鬼市的吗?我可有一言半语提到过河涧璧?”

  两人挣扎片刻,一起摇了摇头。

  迟溪耸耸肩道:“汪司学您看,跟我没关系。他们身为武学学子,习的是哨探、追踪、缉事的本事,却轻易受人诓骗下山,分辨不清消息真伪,轻易上当,明明没有寻回玉璧的本事,偏要逞强,如今性命还在只是运气。”

  汪司学一拍桌子,把暗暗打瞌睡的掌院惊醒了。

  掌院看看堂中众人的表情,打圆场:“我就说当不是迟溪,她寻常也就是使个小坏,下个小绊子,这种陷害同窗送命的事她做不出来的。”

  汪司学怒道:“她从前做过的坏事还好少吗?”

  聂廉淡淡接过话道:“您也说了是从前。”

  “不管怎样,这两人都是因想方设法离开丁字班弄得如此,若是她能像她姐姐一样有担当又上进,至于被人嫌弃至此?”

  聂廉道:“武学内也要施加此种欲加之罪?牵强!”

  “聂仁安,若寻不回玉璧,你可有保住兰溪武学的法子?你们谁有?长公主可不管做领学的是姐姐还是妹妹,一笔写不出两个迟字。”

  众人点头附议。

  当日丢了玉璧的是兰溪武学丁字班的领学,长公主府的人可不管迟溪只是迟芳菲的妹妹,三年的限期将到,交不出东西,长公主就敢让兰溪武学关张。

  众人在琢磨着此事要怎么处理,就见今日的主角掩着嘴打了个小呵欠。

  他们为了她争得面红耳赤,她还困了。

  掌院见此,顿觉更困了,“迟溪,此事你怎么看?”

  迟溪困得眼泪汪汪,懵懂地“啊”了一声。

  汪司学望着她那副柔弱懵懂的样子,肝火上升,“既然玉璧出现在鬼市,对于寻回玉璧,你可有什么法子?”

  她吸吸鼻子,撇得干干净净:“又不是我弄丢的。”

  掌院被汪司学吵得头疼,柔声道:“是,此事的确不是因你而起,却不是与你无关。还是那句话,一笔写不出两个迟字。你想想,若是武学关张,你没了现在的庇护,怎么应对长公主府呀!”

  迟溪知道,这些人是铁了心要她背黑锅了,姐债妹偿吗?那迟芳菲的功劳可从未有人算在她头上呢!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丁字班只剩了我跟大师兄两人,他还被您派去湄洲了,我一个人要怎么找玉璧?”别想让她轻易接烂摊子。

  掌院觉得她说得有理,看向众人道:“既然丁字班肩负重大使命,便从其他班拨些精锐过去?”

  刚刚装聋作哑的人,立马激动起来,谁都不肯出人。

  掌院对各班领学的做法十分不赞同,愤愤地摇摇头,安慰她道:“过几日便是一年一度的武学遴选,这次由丁字班来挑,谁都不许抢。”

  武学内课业都是以班为小队来完成的,同伴越强,自然会提升整体的综合实力,一年一度的武学招生便是各个班级哄抢新人的时候。

  不过今年掌院发了话,众人虽惋惜,却也只能作罢。

  半月倏忽而过。

  兰溪武学声名响亮,有百年声誉,生员考核合格后可直接受兵部遴选,或是任职军中。对于没有读书天分有想走仕途的穷苦子弟,这无疑是正途大道。

  一年一度的武学遴选,在兰溪府算是盛事,下辖十二州五十二县都举荐了人才应选,更有其他州府的人远道跋涉而来,人数众多。

  登云鼓一敲,连续三天的兰溪武学招人便开始了。以往各班都要为抢人争得不可开交,今年掌院发了话,事先看过了名册的各班领学变得尤为谦让。

  为了帮迟溪顺利招到人,不抢自己班级的精粹人才,各班领学展示出了最大的热情。

  给出了最隆重瞩目的排面。各班抽掉的精英弟子十二名,身着蓝白相间的挺括校服,带刀佩剑,分列两侧,迎候迟溪的到来。

  春光灿烂,桃李花开,迟溪身着柳黄色的长裙,在众人的瞩目中莲步行来。

  围观的人好奇这么大的排场,来的到底是什么人。

  演武场上,正在进行第一轮拳脚功夫的比拼,把那些没什么真才实学,妄图以武学做跳板混入仕途的别有用心的人筛除。

  聂廉负着手,看了看场上捉对比试的人,摇了摇头。

  “今年,怕是不好选。”

  迟溪抱着胸点点头,人数众多,多是浑水摸鱼的假把式,没什么格外突出的。有个两个功夫不错的,却不适合丁字班。

  选人看眼缘,也要契合所要修习的课程,随机应变迅速决断尤为重要,护院镖师之流根本没办法应对复杂的情报分析收集。

  武学选人并不拘泥于武艺过人,若擅长易容、打卦、潜水、方言,哪怕有一样专精的,都可以过选。

  平平无奇,平平无奇啊!

  演武场上日头很大,她额头上起了薄薄一层汗,不满地啧了一声,“怪不得今年让我先挑,他们是不是已经看过报名者的名册了?”

  聂廉笑而不语,“你也可以这么想,大概是兰溪府精粹人才尽被武学收入囊中。”

  迟溪木着脸道:“聂司学,我没有被安慰到。”

  聂廉莞尔点头,“总不会一个都选不到的。”

  “你不要说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伴溪向云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伴溪向云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