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牺牲色相
程饭饭2020-12-21 19:313,143

  掌院的住处是一栋很大的宅院,老头很是会享受,亭台楼阁水榭花园,整个宅子就像是个园中园。

  迟溪收了伞,站在大门外的石阶上,一时冲动过来,她又不想进去了。

  犹豫时,门开了。

  “眉眉?怎么不进来?”朱红的大门开了条缝,掌院夫人笑着望着她。

  “师母。”她笑得明媚,“我只是路过,先生若是不空闲,我下次再过来。”

  “进来说吧!”掌院夫人亲和地拉着她的手,亲自将她送到了茶室门前。

  窗外雨疏风骤,窗口的细竹帘半卷,有雨丝飘入窗子里来。

  小桌上红泥小炉里正煮着茶,水汽袅袅满室盈香。

  矮塌上,掌院正与霍勋下棋,见她进门,霍勋收了棋子,撩起衣摆下地。

  “师姐。”他视线落在她身上,沉声唤一句。

  被他叫得迟溪眉头挑了挑,不知他突然中了什么邪,不叫她领学,非要叫她师姐。

  “先生。”她没理霍勋,自顾给掌院添了杯茶。

  “都坐吧!无需拘泥。”掌院将棋盘一推,向迟溪解释道:“是我叫他来的。我知道你这个女娃娃玲珑心肝,跟前什么都不问,不说清楚省得你背后跟他闹脾气。”

  ……这种口吻怎么听起来怪怪的呢,迟溪眼角抖了抖。

  她轻咳两声:“我刚从药庐过来,跟戴琪聊了几句,顺便来拜访您,有事想向您请教。”

  掌院呷口茶,慢慢道:“看过戴琪了?我已经让张学官下山去请他祖父了,总要勉力一试。”

  绣了兰草的鞋子上涧了不少泥点儿,她盯着那污渍垂着头不说话,手筋脚筋尽断,她不知道要怎么勉励治。

  “先生,您派给戴琪的任务是去找河涧璧吗?”她正色道。

  霍勋就在她旁侧坐着,他这个人即便什么都不做,也有让人难以忽略的存在感。留意到他看自己,迟溪暗暗翻个小白眼。

  也不知道掌院为什么对他另眼相待,私下里还邀他下棋,把他放在自己身边,不就等于放了个掌院的眼线?她的小辫子可不少。

  霍勋好整以暇地坐着,装作感受不到她的厌烦,谁还能比谁更讨厌呢?擅与不喜之人周旋应酬,才显涵养手段。

  掌院装作不见两人的眉眼官司,摇头道:“本是让他去查证另外一件事,却不想当真与河涧玉璧扯上了关系。”

  迟溪说话,霍勋的目光便在她身上逡巡,他并不避讳她知道,看便看了。

  今日她穿了一身蟹壳青的素净裙子,目若点漆,睫毛长而密,垂着眼帘时便让人猜不透她在想什么。

  山洞中救治自己的,绝对不会是她。

  在她身上瞧不出半点慈悲之心,贪财、自私、冷漠,一肚子坏水儿。

  奇怪的是她对自己的态度,时不时试探他是不是记起了什么,又怕他记起,那种复杂的表情里是藏不住的心虚。

  她心虚什么呢?霍勋眯着眼思索。

  迟溪被他看得发毛,故作不知继续道:“戴琪是在鬼市被人动的手?”

  掌院长叹了口气,“他自己都不知道。只记得被人迷晕前是在鬼市,人是在山脚下被发现的。”

  这说明对方将戴琪的底细摸得很清楚,给兰溪武学个警告。

  引以为傲的弟子被害,掌院的确是心痛的,这两日他两鬓多了不少白发。

  他握着茶杯道:“今日叫你二人来,是想派给你们个任务。李大郎是丁字班的新人,待结束这件事,便可提前结束三个月的考核。”

  霍勋对掌院说的任务并不感兴趣,他只想养好伤,做个不引入注意的细作。低调,隐忍,等待时机。

  他低声道:“是。”

  迟溪没急着答应,想了想道:“跟河涧玉璧有关?是要取回玉璧吗?我没把握。”

  戴琪也是打探消息的好手,不论是应变能力还是轻身功夫都在她之上,她怕死不敢应。

  掌院摇头,“据可靠消息,河涧璧就在鬼市。你们要确定放出消息的人有何意图,确定河涧璧的真假。尽量多收集关于鬼市的一切消息,我会暗中要玄字班的人协助你们。”

  按说就算戴琪任务失误了,也轮不到她。兰溪武学每个班内都有拔尖人物,之所以河涧璧的事情会落在她头上,因为除了失踪的迟芳菲,只有她见过真的玉璧。她运气也真是太好了呢!

  三年前,临近迟家祖父的忌日,迟溪从彭洲回老宅祭拜,发现长姐整日魂不守舍,心事重重。

  从前见着她总要唠叨一翻努力学业的话,当时她神情恍惚,甚至没留意迟溪已经回来了。

  那时坊间已经起了流言,说是迟芳菲迷恋上了个香料商人,为此倒贴钱财帮他搭上兰溪府的贵族,只是那商人本有家室。迟溪发现长姐的确行事不正常,一反常态地开始酗酒赌钱,那架势当真是有今天没明日。

  祈福大会前她偷偷跟踪长姐,想见见让她伤心的渣男,不成想,没见到她的情郎,倒是见到了她来不及藏起来的河涧璧。

  长公主府的至宝河涧璧!!!

  用来祈福的玉璧怎么在长姐手里,迟溪到现在也想不明白。

  她突然出现,把迟芳菲吓到了。迟溪从未见过长姐失态的样子,不等她问什么,迟芳菲按着她的肩膀催促她马上回漪澜观去,不论谁问起都不要提回来过。向来镇定的长姐脸色苍白,完全慌了,手里都是冷汗。

  她也觉察出事情严重,那晚她就乖乖回了漪澜观,没想到三日后祈福大会便出了岔子,玉璧丢了,长姐也随之失踪。

  所有人都说是迟芳菲弄丢了玉璧,说她迷恋的香料商人引诱她偷走了玉璧,否则怎么会两个人同时不见了?也有人说香料商人得手后抛弃了迟芳菲,有人见过她在官道出没,扬言要杀尽天下负心男。

  她无意间瞧见长姐手里的河涧璧,知道此事牵涉重大,任谁问都是摇头,不清楚迟芳菲的下落。此事被她故意瞒着,却没骗过掌院。

  正事说完,掌院将煮好的新茶分给两人。

  “李大郎。”

  霍勋怔了一瞬,沉声答:“是。”他仍是没习惯这个名字。

  掌院呷口茶,小眼睛舒服地眯着,“此次派给你任务,你要竭力协助师姐,一丝一毫的闪失都不能有。”

  “谨遵先生的话。”霍勋恭敬地答,目光向旁扫。

  迟溪正一手托腮,一手托着杯子不知在想什么,眼神游移,抿着嘴角。

  单看长相她与寻常的闺阁小姐没什么差别,只是眼神格外明亮。若是其他闺阁女子被男人这么盯着,早就娇羞地低下头了,她倒是眯着眼睛与他对视,毫不退缩。

  掌院放下杯子,别有深意道:“眉眉,你要好好带带这个师弟呀!”

  迟溪呛了水,捂着嘴轻咳,霍勋挑挑眉,低头看着方砖上的莲花纹,暗忖人不如其名,她哪点与这温柔的名字相像呢?

  他不知鬼市是什么地方,看戴琪的下场便知道凶险万分,虽然他厌恶身旁女子,却不能让她出意外,否则第一个受怀疑的就是他,他现在还不能离开武学。

  回去的路上,霍勋嗓音清冷地叫她:“师姐放心,我不会让你出事的。”

  迟溪眨巴眨巴眼睛,隔着雨雾向他笑了笑,“若是有事你自己跑快些,我胆小惜命,会跑在你前头的。”

  天将向晚,丁字班这许多年里第一次开会议事。

  迟溪将湄洲县志中的地图拿给霍勋和阿婉看,指了指一条蛇形的山脉道:“鬼市三个月开一次市,就在魑魅山里,只有受到邀请的人才知道位置。”

  她又点了点空白处,“山脚下有个村落,都是戍边兵士的遗孀,村子被人叫做寡妇村,这里的女子靠着给鬼市提供杂用过活,也是鬼市娘娘的眼线。”

  说白了,经营鬼市的是魑魅山的一群山匪,后来被个来历不明、手段厉害的女子收服众人,鬼市才名声大噪起来。

  灯下,她皮肤瓷白肌肤细腻,讲话时语气温和,一板一眼像是背书的学生。

  霍勋转开目光,这个是千面女子,不知道哪一面才是真实的她。

  阿婉明白了,愣愣道:“领学,你是要去扮寡妇吗?”

  “是我们俩。”她唇角轻轻翘起,“寡嫂带着嫁不出去的小姑。掌院派给我们的任务只是打探关于河涧璧的消息,旁的一概不管,不过这任务听起来安全,实则达成很有难度。”

  鬼市是邀请制,每三个月开一次市,寻常人根本不知道位置,更进不去。据说鬼市娘娘筛选人有自己的条件,每次都不同,不过她十分喜爱长相俊美的面首。

  她别有深意地看了眼霍勋,对方会意道:“我会想办法进入这个村子与你们汇合。”

  他会确保她活着,几分活便要看她有多大用处了。

  迟溪忍不住提醒道:“我与阿婉的身份是安排好的,寡妇村并非想的那么容易,你自己斟酌,戴琪就是在那被人下手的。”

  霍勋点头。河涧璧被盗走了三年,此刻突然出现在鬼市,对方有什么意图呢?

  这东西是长公主的至宝,如果他是姜国细作,在玉璧被盗这件事中担任何种角色呢?

  从前的事他依旧入坠云雾里,什么都想不来,不过也不急于一时,若他当真是姜国细作,早晚会有人与他搭上线,在养好伤之前,他只需低调、不惹人注意地潜伏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伴溪向云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伴溪向云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