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比试
明亦溪2020-10-16 17:052,128

  驿馆里突然有一人拍桌而起,语气中透露出焦急“什么?叫瑶儿去参加与南疆的比试,这不是胡闹吗?蜀国皇帝是如何想的,不行,我必须要去皇宫瞧一瞧。”言罢急匆匆的便换了衣服向皇宫走去,

  “主子,主子你忘记坐马车了?”只是不远处马上离开的身影根本没有听到 后面侍从的话,不过她也没打算乘马车去,运轻功去才是最快的,她怕她若是去晚会出现什么意外,

  君渊本来在自己的房间里打坐猛然睁眼,站起身来望着一个方向若有所思,事情发展的好像越来越脱离掌控,也不知是好是坏,司命的命簿不烧便失去了它的作用,那前段时间怎么遵循事情的轨迹发展?这让他耿耿于怀出了一个所谓的未婚夫,尽管他没有真正成为瑶儿的夫君,伸出右手掐指算,只是算到一半猛然睁眼嘴角溢出鲜血,对于上古之神来说想要算出天机也会被反噬,但是这次他什么都没有算出,果然天机是不可泄露,

   

  只有南疆选择住进皇宫,其他国使臣全都住在了驿馆,这也就让南疆有机会单独对蜀国找茬,坐在高位的皇上望着不远处身穿红衣样式繁琐的女子道,“梦遥儿,南疆说与蜀国比试毒术蛊术,不知本皇让你出席可有异议?”

  她不卑不亢的站在大殿上“回禀陛下,臣女无异议。”

  “那好,既然这样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比试吧。”

  梦遥儿与南疆的使臣同声道“是。”

  站在门外的侍卫匆匆进来“启禀陛下,巫族巫主求见。”

  蜀皇大笑“既然巫主来了便一起看吧。”

  现在巫主洛景尘为了不让梦遥儿比试也管不了太多,直言“蜀皇听闻你要梦遥儿与南疆的使臣比试,既然是这样本巫主认为此举不妥。”

  “如何不妥?”

  转身厉声道“南疆使臣不知你南疆只单单与蜀国比试是何居心?本巫主怀疑你的动机,是否将我其他三国放在眼里?”

  南疆使臣脸上一僵,糟糕只顾对蜀国找麻烦,忘记其他三国也在,巫族对于人界其他国家来说因能够施展巫术又能与天界神明沟通,所以人界各国无一不尊敬巫族,赔笑“巫主不是您想的那样,听闻无忧老人的弟子毒术蛊术在人间可以称得上一绝,所以想一饱眼福。”

  “原来是这样,不过本巫主听说南疆的蛊术才是一绝,这是不自信了?才想要与无忧老人的弟子一决高下?”洛景尘的话丝毫不客气,

  南疆的使臣额头直冒虚汗,此时又有侍卫走进大殿向蜀皇禀告,“启禀皇上陈国五皇子求见。”

  “请进来吧。”虽然蜀皇面上不显,但身为君主,若单单是巫主到他还不多想,现如今陈国使臣也到了,看来消息流通的太快,不过也对侍卫在梦府滞留的时间太长,

  “听闻蜀国的皇宫很热闹,本皇子来瞧瞧。”未见其人只闻其声,

  他大笑“看来比试的消息传的很快,”侧头看向巫主,语气无疑透露出客气,索然刚刚巫主只对南疆发难,但是身为刚刚与南疆比试的 蜀国也不能独善其身“巫主本皇听闻南疆的蛊术厉害,想要一睹究竟。”停顿了一下“巫主,既然现在就差元国之人,不如也将其召进来一同观看比赛。”

  虽然洛景尘有心将这件事搅乱,但是蜀皇近乎小心翼翼的话让同为一国之主的巫主如何拒绝,看来这事是天意,勉强答应下来,

  燕寒澈听到这事也大大大方方的表示想看,他知道这事是顺应天意,若是强行违背,不知会造成何种后果,巫主也只是人,尽管能够道破天机也只能堪破皮毛,

  元卿凌到达时只见所有人目光全都集中在他的身上,面露奇怪,

  好心的蜀皇开口帮他解惑“大皇子,南疆使臣与无忧老人的弟子比试毒术与蛊术,想叫你来瞧瞧,”其实他本意也不是让所有人瞧,若是比试输了便是对蜀国巨大的蒙羞,

  温润的声音在大殿上回荡“原来如此,不知哪位是无忧老人的弟子,本皇子还只是听闻过此人,从未见过。”这时眼神扫过大殿,在红衣女子面前停留,

  见他的眼神一直在她的身上没有离开过,无奈只好主动红唇轻启“臣女便是无忧老人的弟子,只是传言不可信,我只是略懂皮毛。”

  “本皇子记得你,梦姑娘实在是太谦虚了。”说完对着蜀皇道“既然是这样,本皇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蜀皇大手一挥“好,既然这样就开始吧。”

  大殿里为各国使臣两侧准备了观看的地方,

  君渊率先开口准备为自己的小徒儿谋求些福利“既然比试就要有彩头,不然就没看头了。”低头预备解下佩戴的玉佩,扔在桌上,虽然不像之前那块代表身份,但也是万里挑一的好玉,“这是本皇子给的彩头。”

  各国使臣看到陈国皇子已经掏了彩头,也不好空手看纷纷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彩头,元国元卿凌拿出的是刚刚手中的那一把精致绝伦的折扇,巫族洛景尘拿出的是外表华丽的镜子,南疆见其他三国已经出了彩头,不好不出,将自己手中的一对蛊虫拿了出来,望着那对蛊虫着实有些心疼,蜀国蜀皇大手笔一挥拿的是一把古琴,

  梦遥儿一眼便看出了巫族拿出景字的玄妙,不过对于南疆拿出的彩头不禁撇嘴,就这样的蛊虫自己不知道随便能够培养多少,至于蜀皇拿出的古琴虽然看不出来历,但她很喜欢,

  尽管有所差别君渊也一眼看出了蜀皇所拿之物,莲瑶的古琴他和弟子找了许多年原来它掉落都在凡界了还蒙上尘灰,看来小丫头赢是势在必行的,若是她不能赢他就只能趁天黑将莲瑶的古琴抢回去了,

  蜀皇率先开口,既然是比试,当然要有规则,思忖了一番“既然这样,你们各自出题再由对方来解毒,至于蛊术不知在场的各位觉得该如何比试?”

  在场的所有人无一不想要对蜀皇翻白眼将最轻松的规则制定好了,但蛊术该如比试?

  见面上人的犹豫,梦遥儿主动开口“麻烦皇上去找几只白鼠,臣女用仓鼠比试,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好,”南疆使臣也是如此打算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来师父喜欢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来师父喜欢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