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大雪无痕
阿恕2020-11-06 17:123,258

  砚望很是欣慰,心情也好了不少,嘴角忍不住地上扬,“你师父若是知道你现在这样,肯定很开心。”想到那个目前不知道身在何处的师兄,砚望心情又有些低落,“不过,以后切记更为谨慎才好。”

  “好嘞!小师叔,接下来我们怎么做?”寒得到夸奖,顿时有些得意,也有些跃跃欲试。

  “接下来,你可以离开了。”砚望闭了闭眼,心里已经在盘算下一步,面上儿却不显,只是赶人。“去哪儿?东南西北总得有个大致的方向啊,小师叔!”

  “西,桃源谷。这段时间我想到处走走,也许下个月我会回谷里。这些日子你且回去好好打扫,如何?”砚望从袖子里摸出一颗浑圆透亮的小珠子,“你师父最珍爱的石头你也带回去,说不准哪天我就把你师父也带回去了。”

  只可惜砚望瞧不见他师侄突然变了脸色,还以为他师侄激动傻了,只好摸索着抓到他师侄的手,将那小珠子小心翼翼地放在他手心里,“这东西没什么大用,顶多可以充当一下咱家的钥匙,但是你师父可宝贝着呢,你可别搞丢它。”

  不远处,谢汜朝着二人的方向咧嘴笑着,硬生生把寒的眼泪给憋了回去。寒勉强笑了笑,握紧了那珠子,“小师叔,我办事儿你放心。”

  “怎么了?着凉了?鼻音有些重,气息也乱了。”砚望伸手便要去抓人手腕,寒连忙躲开,“被你那看着就像个坏人的朋友吓着了!”

  谢汜“嘿嘿”地笑着,向寒挥了挥手,寒瞪了他一眼,转身就消失了。

  “你这些小师侄一个个儿的还真挺有趣儿!”谢汜把砚望的双手捧在掌心里揉搓,砚望知道自己挣不脱,索性忽视了,“情况如何?”

  “干干净净!”谢汜专心地给人暖手,漫不经心道:“和你那小师侄说的情况大致差不多,接下来呢?”

  “先回客栈。”

  谢汜应了一声儿,两人便往回走。大获全胜的散修们仍旧聚在那小客栈下大声聊天,胖瘦二人此时的表现像极了感激涕零的受难者,时不时的还虚假地恭维一番。

  看到砚望和谢汜回来。那二人还不忘关切几句。砚望懒得理他们那副幸灾乐祸的口吻,倒是谢汜笑眯眯地招了招手。渗人的笑很容易就把他们逼退了。

  那俩伙计现在又恢复了之前灵力混乱的状态,丝毫不记得之前谢汜绑票的行为,笑容满面的给他们换了窗户,又上了一壶白开水。

  照顾砚望躺下后,谢汜避开众人来到之前的那个村子,果然就看到砚望的那个师侄正靠着村口的树,低头盯着手里的那个小珠子发呆。

  “我若是不来,你岂不是白等了?”谢汜甩手一抛,寒抬手稳稳地接住了,是一个木制的小玩意儿,看得出来是精心雕刻的,但似乎因为什么原因中途放弃了,只是个半成品,看不出来究竟是个啥。

  寒看了一眼就小心地揣进怀里,抬眼看着那个正笑眯眯打量他的人,“事关我师叔,你怎么会不来,玄门里唯一擅长用毒杀人的杀手——文殊兰。”

  “嘿嘿,谬赞,谬赞!不过,你这一出着实给我不少惊喜啊,臭名昭著的水鬼蕉。”谢汜道,“不过呢,你是他师侄,我不动你,好好听你师叔的话,该回哪儿回哪儿去,不该掺和的事别瞎掺和。”

  “文殊兰,你是站在什么立场说的这种话。”

  “小东西,咱俩半斤八两,谁也别膈应谁。砚望这么些年销声匿迹,为的是什么你心知肚明,那俩丫头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离她们远点儿。”

  寒脸色阴沉,盯着谢汜说不出话来。当年砚望灭人满门后突然失踪,整个玄门都找不到他,各种流言蜚语四起,寒气不过想辩驳,却被浑身是血的砚望从那千人镇守的大殿上给抓回了桃源谷,并被下了禁足令,十年之内不得出谷。

  之后,寒待在谷里潜心修炼,与世隔绝,直到两年前他禁足期满,出谷已是另一番景象。人们似乎已经忘记了那个惊才绝艳的少年,忘记了那一段血流成河的黑暗历史,他想向人们打听有关于他师父和师叔的消息,可是一想到他师叔满身是血的样子又怕得到他最不想听到的消息。

  然而一年前,不断有传言说砚望现身在某个地方,他火急火燎地找过去发现那只是一个个的陷阱,目的就是要抓他来威胁砚望现身,受了几次伤之后,他仍旧抱着侥幸心理,期待总会有一次是真正的消息。

  后来有一天,芒种突然找上门来,隔着一道门他还以为是砚望。

  那时他正一边龇牙咧嘴地呼痛,一边给自己敷药,突然间就有熟悉的气息靠近,他欣喜若狂,扔下药瓶就冲过去开门。然而门外不是他心心念念的师叔,是眉眼都带着轻蔑的师妹。

  欣喜的笑脸还未收敛,便在脸上凝固成一个奇怪的表情。芒种一脚踏进门,寒当时就冷了脸,芒种扫视一圈后,丝毫不掩饰对他的蔑视,见他搞了一身的伤,毫不留情地讽刺挖苦一番后,说:“我在洛城瞧见一个簪子,仙鹤驾云样式的。”

  不等他反应过来,芒种转身就走。他想过芒种可能也是在骗他,无论是出于哪种目的,怀着恶意也好,纯粹看笑话也好,他还是连夜赶去洛城,毫无意外的又添了几处新伤,至少这次他不是一无所获,好歹抢回来一个假簪子。

  没几天,芒种又来了,又告诉他一个假的不能再假的假消息,那是他前月刚刚闹过的一处地方。寒实在忍不住问她为什么这样做,芒种眼里的鄙视更明显了,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待在谷里哪儿也不去,可是没过俩月,芒种又来了,并告诉他砚望在云城,还说了一些砚望在云城的状态。

  说他晨钟暮鼓,青灯古佛。既没有刻意的掩饰,也没有大肆的宣扬,盲眼的僧人常年待在山里的禅院,只有一个爱笑却不会说话的俊俏男子时常来往于禅院和集市,有当地的人上山拜佛祈福的时候还见着那禅院的和尚,遗憾那和尚空生得一副好皮囊,不入红尘不理俗世。

  寒几乎是没怎么犹豫就把芒种赶出去了。

  芒种似乎铁了心就要寒跟她去云城,还把桃源谷里那几间蒙尘的房间打扫出来,一副长住的架势。毕竟是同门,寒也不好阻止,只得每日紧闭门窗,竭力忽视门外芒种阴晴不定的“劝说”。

  其实是他不敢相信砚望那么强大而骄傲的一个人,怎么就能忍气吞声十多年,不仅盲了眼还出了家……

  后来,芒种每日也不砸门了,只是搬了个小凳子,安安静静坐在他门前那棵桃树下,也不做什么别的事,就是死死地盯着他的房门,一盯就是一整天。直到他忍不住主动切了一壶桃花茶给人送过去,听到一声温婉而谦逊的“奴家”时,他才忽然明白,换人了。

  这两姐妹安静时几乎一模一样,就连玄门内常常用来区分不同的人的灵力的方式,也分不清她二人,因为她们身上的灵力与砚望身上的灵力几乎相同,这世上能通过灵力而分清她们的只怕也只有他师叔本人和他基本不靠谱的师父了。

  “满师妹,你和芒师妹何苦呢,先前忽悠我去洛城抢人家仿制的鹤云簪,如今又忽悠我去云城抢人不成?”寒已经用上了略带埋怨的口吻,小满仍旧不温不火:“寒师兄,奴家与姐姐是真心实意希望师兄可以去劝劝师叔还俗的。”

  “一来,师叔他眼盲不能视物,我们接他出山可以贴身照顾,总比那偏僻的禅院要好。二来,师叔实力依旧不可小觑,有了师叔的支持,对于我们寻找师父的计划也大有裨益。同时,有了师叔的支持,也可以稳固我们桃源在玄门的地位,毕竟他们还是很忌惮师叔的。”

  寒没有回应,转身就回了屋,小满便继续安安静静地盯着他的房门。

  直到小满也离开,寒也没明确给过答复。桃源里漫山遍野落了雪,寒目送小满的背影渐渐消失,就像上一个冬天,他站在同样的地点目送砚望离开,最后大雪掩埋了一切痕迹,好似桃源谷里谁也没有离开,大家仍旧每天挤在一起抢师叔做的糕点,在师父的背后悄悄说他的坏话。

  “我的确离她们远远儿的……”

  “那你是怎么想到要去云城找他的?”谢汜听了之后问道。

  寒不答反问:“那你知道师叔怎么突然就下山了?”

  两人对视半晌,谢汜笑了笑,“他自有他的道理。”

  “我也自有我的道理。”

  谢汜本来也没期待寒会好好配合,他跟过来也只是因为砚望,“无论你以前是谁,做过什么,那都过去了。现在你是砚望的师侄,于情于理,我也该顺着他的意思来嘱咐你一句,好好回桃源谷,好好活着,什么事都不要再想了。”

  “你真的不认识我师父?”

  “不认识,我没去过桃源,而且,我遇到你师叔的时候就是在他灭人家满门那天。一身血,臭烘烘的,居然还嫌弃我身上的香囊臭。可惜啊,你师叔着急去抓你,没怎么理我。”

  寒也懒得拆穿他,反正他不信在那种情况下师叔不揍他。

  “别胡思乱想了,拿着石头和木头赶紧回去吧,老大不小了,别总是让人操心。”

  寒冷哼了一声儿,转身离开。谢汜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白得刺眼,他眯了眯眼,自言自语道:“老砚啊,你说这是什么人还能干出这事儿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师弟的作妖养成日常(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师弟的作妖养成日常(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