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大虫
阿恕2020-11-06 17:123,205

  砚望一直醒着,他大致也猜到了谢汜出去是和寒见面。他对这俩人是怎么认识的不感兴趣,从谢汜出去后,他就在想他师兄的事,从最初他师兄离开想到他最后一次见他师兄,每一个细节都努力回想。

  他已经努力想了十多年,可是仍旧不明白为什么师兄最后会变成那个样子。

  有人敲门,是店伙计,问他是否需要一壶茶,砚望没搭理他。敲了几下之后,没人开门,那店伙计便自己推门进来了,瞬间,混乱而令人作呕的灵力涌了进来,砚望想:果然之前那片刻的苏醒是寒搞的鬼。这伙计已经被这肮脏的灵力侵蚀太久,没救了。寒之前那短暂恢复他们意识的一下,只怕已经让这伙计原本的意识油尽灯枯了。

  “还想动手!”谢汜一脚踹掉房门,直接将那伙计砸晕了过去,动静之大连那伙已经休息的散修给惊了出来。

  “怎么了?他们也想对你们下手?”为首的那人问道。

  谢汜回头瞧了他们一眼,笑着点头,“两次了,黑店,正常!”

  “兄弟,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我手下已经有两人失踪了,就在这店里悄无声息的没了。”

  “哦?没找着人?”

  “没!之前那胖瘦二位仙友也不见了,估计也遇害了!”那大汉颇为惋惜。

  砚望已经走到了门口,向那大汉的方向施礼,“此二人背后必然还有人指使,既然在这客栈里没得手,那就可能会在其他地方动手。贫僧提议,不若结伴离开这里,之后再做打算。”

  “可以。咱们天一亮就离开。”那大汉也不忘回个礼,说完便进了屋。

  砚望和谢汜也进了屋,谢汜把门虚靠在门框上,又探了探地上那伙计的鼻息,毫不犹豫地将人丢在走廊。

  天边微微泛白,透过新换的窗户窜进来几屡微光,谢汜看了一会儿,肩上便被人拍了拍。砚望冲着刚回头的谢汜温和一笑,心情似乎很好的样子。

  谢汜发了一会儿呆,起身去把门搬开,走廊里的伙计已经不见了,连同那股令人反感的混乱的灵力也一并消失了。那一伙儿散修们正在整理行装,之前那大汉过来打了个招呼,说是待会儿再走,他手下有人在做饭,邀请二人一起。

  砚望道了谢,二人便下楼简单洗漱。散修们大多都很好相处,一顿饭的功夫,谢汜已经把人家做的事儿打听了个清楚。和寒说的差不多。

  天大亮的时候正好出发,那大汉说昨夜打的那畜生皮毛很是漂亮,拿到附近的城里可以卖个好价钱。谢汜跟在砚望的身边,提防脚下的路,砚望则是微微偏头向着那铁笼子的方向。

  一行人忙着赶路,路上总共歇息了两次。天渐渐黑了,前方又是一处山谷,天黑不宜进山,所以大汉要求众人就地歇息一晚,明早再赶路。

  越接近那个山谷,砚望心里越不安,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谢汜面上虽是笑着,浑身肌肉却也紧绷着,抓着砚望的胳膊死不松手。

  砚望看不到的,众人也看不到的,他看得清清楚楚,那被关在笼子里的老虎,醒了。之前一路颠簸,动都不动的野兽,在这时候醒了,实在说不过去。

  那野兽也不动,只是直勾勾地盯着谢汜,眼眶里漆黑一片,况且这老虎身上现在还有一股微弱的灵力若隐若现,既不是正常野兽该有的样子,也不是正常灵兽该有的样子。

  但那老虎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动作。众人围在火堆旁简单地吃了晚饭,留了守夜的人便各自休息了。

  砚望拽了拽谢汜的袖子,谢汜心领神会,二人避开众人,绕道那笼子的背面。期间,谢汜回头看的时候,那老虎还是保持着之前的姿势。然而二人来到背面之后,那老虎像是突然发现自己被关了起来,开始暴躁。

  守夜的人喝了几句便没再理会,其他人也是咒骂几句便继续休息。

  “放任不管,肯定会出事的。”砚望和谢汜商量,“我们得想办法让这东西现出原形。现在它这个样子,我们不好动手。”

  谢汜很惊讶:“原来你早就知道那东西不简单!不过它究竟是个啥,居然和之前那二人有一种相似的臭味,而且越来越浓。”

  “我看不到它,没办法描述。但是它很可能与我之前见过的一种东西很相似,现在我只是猜测,还没有其他证据。”

  “得嘞!让它现出原形这种动脑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干掉它这种动手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砚望点头,抬手便做六字义殊印。谢汜顿觉一股暖流从砚望身上传来,与此同时,冰雪消融,枯木发芽,笼中的老虎更加暴躁不安,发出一声声低吼,肥硕的身躯不断撞击着铁笼,发出一阵阵令人胆寒的撞击声。

  这下,所有人都惊醒了,砚望也停止施法,二人回到众人之中,那大汉首领正抓着守夜人问怎么回事。守夜的人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支支吾吾直说不知道。

  刹那间,猛虎突然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声,在众人眼前直接表演了个“蜕皮”的过程。只见那一身金黄的皮毛纷纷脱落,肥硕的身躯不断扭动,时而发出骨骼碰撞的声音。眼瞅着一只拥有漂亮皮毛的老虎逐渐变成一只青色半透明的大虫子,有人忍不住干呕起来。

  众人呕吐的呕吐,发呆的发呆,谢汜小声向砚望描述这个东西变化的全过程,却发现砚望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心说即使砚望修为高深,身怀奇异功法无数,想必这种恶心的场面应该也是没见过的。见砚望的脸上已经隐隐有杀气的时候,谢汜连忙闭嘴。

  “杀了它。”砚望收敛杀气,冷冷地说道。

  和砚望朝夕相处了十多年,这还是第一次听到砚望话里有命令的意思,谢汜掩饰不住的兴奋,顿时窜了出去,那青色大虫也突破了笼子的束缚,张开布满獠牙的口器,冲向谢汜。

  谢汜身手敏捷,与那大虫周旋丝毫不落下风。

  众散修这才反应了过来,但见眼前残影重重,虎啸阵阵如耳,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还是大汉首领看向砚望,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师……”

  砚望此时已经恢复,向那大汉微微颔首,“离远点儿便是,我这小友颇有些手段,暂时不需首领出手相助。”

  首领早出了一身冷汗,闻言连忙招呼手下的人向后撤,给谢汜腾出地方。砚望谢绝了首领的帮助,仍旧站在原地,细细倾听谢汜那边儿的动静。对于谢汜的身手他还是有些了解的,毕竟两人十几年就交过手了。

  谢汜最擅长的还是用毒,一身毒功冠绝玄门。即便是那几位玄门德高望重的前辈,也几人能在他手下讨得便宜。然而,这青色大虫毕竟不是人,有些毒对人有用,对它却没什么效果。谢汜用了几种毒之后,很快就发现,他那些普通的毒对这大虫没有任何影响,反而还刺激了大虫。

  砚望一直“观战”,自然也察觉到了大虫的变化,连忙提醒,“它在吞噬你的毒,它一直在变强。”谢汜闻言,立刻跃起落在大虫勉强可以称为头部的地方,袖子里滑出一把精致小巧的匕首,谢汜一刀戳在大虫“脑后”的位置。

  “老砚!这东西口臭壳儿硬还没眼睛,刺哪儿啊!”谢汜不断在虫身上找地方砍砍刺刺,每次从手上传来的感觉都像是在戳石头。“你怎么揍我的,忘了?”砚望道。谢汜嘿嘿一笑,颇有些小心思被戳穿之后的“羞怯”,“你还真是,够懒!”

  谢汜收起匕首,从虫身上直接滑到“头部”,抬手,运气,握拳,蓄力,砸!动作之快只在一息之间,大虫发出凄惨的吼叫之后突然就不动了。

  “然后呢?”

  “然后我来。”

  谢汜乖乖腾开地方,等砚望蹲下之后,便凑了过去。那首领此时也跟了过来,其他人惊魂未定留在原地。

  “大师,这是个什么情况?”大汉语气明显弱了不少,与之前在客栈里的态度截然不同。他本来的想法是认为这和尚眼盲自然没什么保命的手段,就算这个笑起来很瘆人的小伙子有些手段能自保,恐怕也不能护得了两人,这二人说要加入他们只是为了找个庇护的地方。

  现在看来,这和尚和这小伙子只怕早就感觉到了这只“老虎”的不对劲,这二人的手段也不是他所能比得上的,就刚刚那砸的一拳,其中所蕴含的灵力就远远超过了他的感知范围,但看那小伙子现在还一副轻松的样子,只怕那一下对人家来说微不足道。

  砚望掌心贴在虫子的外壳上,一寸一寸的摸,对大汉道:“简单来说,这是个障眼法,只是很难识破。”转头又问谢汜,“有牙吗?”

  “有,和老虎的牙不太像,但是很锋利。不过硬要说像什么的话,我觉得比较像野猪的大獠牙,每颗都像。”

  “有舌头吗?”

  “嗯——像鸡的舌头。”谢汜一手抓一颗牙,上下掰开,看向嘴里。顿时一股恶臭从内部涌出,所幸在场的三人都是有些见识的,只有大汉伸手捂住了鼻子。砚望丝毫不受影响,一边摸一边问:“耳朵呢?”

  谢汜来了兴趣,探头问:“你怎么不问眼睛呢?”

  砚望沉默了一会儿,道:“别闹。”

  “只有嘴,鼻子都没有,但是有两条像鱼一样的胡须,有一臂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师弟的作妖养成日常(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师弟的作妖养成日常(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