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一叶障目
阿恕2020-11-06 17:124,424

  谢汜拉着那黏答答的触须搓捻了几下,不由得疑惑道:“这触须里面,好像有骨头。”

  砚望点点头,“嗯,不打紧。”他起身后退了几步,“都退远点,我现在要把它剖开,这东西内部的东西不知道有没有毒,大家还是不要沾上的好。”

  大汉连忙退后,谢汜笑嘻嘻地靠在砚望身边,“我不怕毒,我怕你怕毒。”

  “我也不怕。”砚望淡淡地回了一句,只一挥手,一道银光闪过,那东西便被从头一分为二,腐烂的恶臭随之袭来。谢汜瞧了一眼砚望手里的东西,虽然很快就消失了,但还是看清了,那是一支簪子,质地看不出。

  远处又传来一片响亮的呕吐声。虽有月亮,但是那点儿微光还不足以让人看清流出的那些东西。大汉提议要回去拿个火把来,砚望说不用,一抬手,掌心便是一团柔和而明亮的像月亮一般的火光。

  砚望递给二人一人一根短棍,大汉刚想问哪儿来的棍子,入手便是一片冰凉,像冰一样的晶莹剔透。那边谢汜已经在那滩恶臭的东西里翻找了。

  “那里面有什么?”砚望问。

  谢汜拿棍子搅拌一番后,脸色严肃了不少,“黏液,很浑浊的黏液。”

  “还有碎肉和破碎的骨骼,对吧?”

  谢汜下意识地点头,猛然想起砚望看不到,答了个:“是。”

  “果然是这东西,可是怎么可能呢……”砚望自言自语道。大汉一脸不可置信,想探头去看,那边谢汜倒是“好言”警告道:“我劝你放弃这个想法……”话音未落,就看到大汉一口吐在那滩东西上,“我都说了不要看了的。”谢汜上前一把给人拽开。

  “老砚,这滩这东西怎么处理?”谢汜看向砚望,但是周围的景象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先前还有些疑惑的事顿时了然。

  他之前查看的那村子,的确就像寒说过的那样,被水洗了一遍,所有的痕迹都像是水洗的,但是大冬天的绝对不可能会有像下雨那样大规模的情况出现。寒话里的漏洞恰好就是这点,现在周围的情况和那村子里的情况极其相似,厚厚的积雪瞬间融化,又缓缓冰冻,像是被水洗过一样。

  这样来说的话,当时那村子里必然也出现了一位和砚望差不多的人,此人也掌握了短时间内改变温度的功法……

  谢汜忍不住去看砚望,在寒说出“像水洗过一样”的时候,他是不是就已经知道了当时出现在那个地方的人也会这种功法,甚至很可能已经知道了那个人是谁。

  “烧了。”

  吐得脸色发青的大汉道:“我去拿火!”

  “不必。”砚望反手就把掌心那团温暖明亮的光芒扔下,正正落在那滩东西上,地上那滩恶臭的东西立刻就烧了起来,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寻常火没用。”

  大汉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液,先前刚吐过的胃又开始痉挛。谢汜一边笑一边揽着大汉的肩膀带着人离开,说些安慰的话缓解大汉的情绪。

  谢汜回头瞥见那跳跃的火光里似乎有一些黑色的影子在疯狂挣扎,燃烧的声音里还伴随着微弱的呼喊声,大汉则顾着闷头走无暇注意到这些。

  营地这边的散修们,个个吐得惨兮兮的,或趴或躺在地上喘着气。大汉招呼伙计们起来收拾收拾。谢汜站在一边,盯着砚望。

  他不知道砚望在干嘛,但是他听到砚望似乎是在唱歌,很凄凉的调子,好像是在什么地方听到过一样,只是细听又发现完全听不懂。

  直到那团东西烧完,砚望才慢吞吞地向众人走过来。

  “大师啊!这次可真要感谢您了,要不是您和这位仙师,我这帮兄弟可就要折在这里了……”大汉上前,说着发自肺腑的话。

  砚望抬手打断大汉的,摇头,“现在还不能掉以轻心,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这里不安全。”谢汜上前一把扶着砚望的胳膊,嘿嘿一笑,“听你的!”

  大汉有些尴尬,他连忙转身招呼手下人,余光看到砚望和谢汜已经走远了。有一伙计凑到大汉身边,小声道:“老大,虽然他们救了咱们,但是我心里总是慌慌的。这二人的实力,那是比我们强太多,一个可以瞬间改变温度,一个单靠蛮力和灵力就轻松解决那种怪物,这样的人必然是修仙派里排得上号的人物。他们却在这里出现,说明肯定有事发生。”

  大汉显然也有这个想法,点了点头,但是转念一想又道,“出了前面这座山,估计他们也有自己要去的地方,先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再说。”

  砚望和谢汜两人走得并不快,散修们很快就赶上来了,大汉发现这俩人的脸色不太对劲,便细细留心周围环境,心道这地方的山都是一个样子,和他们之前刚走过的那座山还挺像。

  当他们借着月光看到不远处有个客栈的时候,大汉心里松了一口气。底下的伙计们兴致也高涨了些,一个个激动地跑了过去,大汉刚想说“年轻人血气方刚”,转头就发现谢汜若有所思地盯着那客栈。

  “怎么了?有异常?”

  “嘿嘿,那倒是没有,有个惊喜。”谢汜咧嘴一笑,揽着砚望的肩膀就走。大汉一头雾水地跟着走,难不成这里还有什么福地洞天?

  三人到的时候,伙计们似乎已经跑进了客栈,大汉看着那个早晨煮饭用过的灶台,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难不成没看好路,经过林子时,又绕了回来?

  “老大!”伙计们慌慌张张地冲了出来,“我们检查了里边儿,就是昨天歇脚的那个客栈!”

  大汉下意识地看向砚望和谢汜,毕竟之前是这两人先动身,一直走在最前面带路的,有什么异常情况,这两人应该也知道才是,如果连他们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的话,那可就大不妙了。

  谢汜低头盯着砚望的脸出神,一抬头接到大汉投来已久的求助的眼神,挑了挑眉,“这我可没办法,谁能保证夜晚行路不会搞错方向呢?说不准我走着走着就走偏了。”

  大汉心下略微放松,“想来仙师对此地有些陌生,一时间搞错方向也是有可能的。在下不才,对此地地形大约有个了解,愿为诸位带路。”

  谢汜点头表示同意。大汉便去看砚望的脸色。

  砚望自己正在发呆,压根没注意旁人,加上目不能视,便也没什么反应。谢汜突然咧嘴笑起来,搭在砚望肩膀上的手直接略微抬起些戳人脸上,“想什么呢,不反对吧!”

  “嗯。”砚望偏头,靠向谢汜的方向,从谢汜的角度来看,砚望这个姿势简直就是一副醉酒的样子冲着他脖子哈气!

  眼前无端的浮现砚望醉酒的样子,谢汜有些不自然地别过头,突然想起砚望又看不见,自己矫情个什么劲儿,便又转回来盯着砚望的脸瞧。

  砚望嗅了嗅谢汜身上的味道,摇头,“走吧。”

  一行人这次换了个方向,大汉走在最前边,时不时回头瞧瞧砚望和谢汜,他嘱咐手下的人机灵点,难保不会出什么意外,对砚望和谢汜也要留个心眼。

  谢汜只顾着低头时不时抬手戳一下砚望的脸,虽然他自己也很意外自己居然会执着于这个无聊的小动作,但是砚望的脸很软,手感很好。

  砚望忽视谢汜的一切行为,他将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困住他们的那个阵法上,那是一个很古老的阵法,只是把人困在一个地方,没有任何其他的作用。但是这个阵法很庞大,需要的灵力很多,布阵也很难,所以一般不会有人使用。

  路上没出什么意外,景物也在不断变化,一直走到天微亮,终于是又回到了客栈前。

  大汉脸色沉沉的,谢汜肩膀颤抖半天终于忍不住放声笑起来,“看来首领也不太熟悉这地方的路呀!”

  砚望站在两人的背后,默默掐诀。

  大汉一转身,想招呼自己的手下,却发现自己的身后除了砚望空无一人。大汉一惊,谢汜拍拍他的肩膀,一指客栈那紧闭的大门:“首领,在下建议你去里面瞧瞧。”

  经谢汜一提醒,大汉半信半疑地上前,微微推开个缝,确认没什么危险之后,探头看向客栈里,只见他手下的伙计们正三三两两地瘫倒在门内地上,刚想回头却被一道黑色的影子给击晕了。

  黑影一脚把大汉踹进客栈里,另外一个细瘦的身影被迫退开。砚望听到声音,微微偏头,就听到谢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笑意,“气不气?”

  “阁下真是爱管闲事。”

  “嘿嘿,别这么说嘛,我也是实在忍受不了了,与其一直绕来绕去不如逼阁下现身一见,具体要怎么解决咱们商量商量?”

  “南田首徒谢汜,性清冷,善使毒,佩双刀。”一个身材微胖,面相慈祥的的男子缓步而来,最后站在瘦削男子的旁边,目光在砚望身上短暂停留,又落在谢汜的身上。

  闻言,谢汜低头摸了摸腰间,又拍了拍,抬头一笑,“胡说什么呢,我没刀。南田我是有印象,可是双刀我可没印象。”

  砚望伸手拦在谢汜的身前,向那胖瘦二人双手合十行了个礼,温和道,“贫僧与朋友偶然被困在此地,打扰二位清修,万分抱歉。”话锋一转,“不过,既然此地也无旁人,有些话,咱们也该说开了。”

  微胖的那人也回了个礼,“见过桃源谷砚长老,先前不敢相认,万望恕罪。”“见过砚长老。”那瘦削的人也回了礼,“我二人在此地也不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这次无意困住砚长老与谢少侠。只是我们二人学艺不精,来这里也只是用灵力维持这阵法,实在是不懂这阵法怎么开启怎么停止。”

  谢汜一撸袖子,被砚望一把按下。

  “谢少侠不必心急。虽说你修为确实了得,然砚长老似乎有些虚弱,双方打起来也有些不好看呐。”

  谢汜莫名感到生气,但是低头看到砚望依旧抓着他手腕的手,心里的气一下子就没了,取而代之的是闷闷的感觉,好像有什么要紧话忘记说了,令他胸口很难受。

  “贫僧怎样不劳二位费心。只是要二位帮个忙。”砚望蹲下身,用手在地上摸了摸,沾了点儿灰尘,三指一捻,顿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谢汜没想到砚望突然来这么一下,下意识运转灵力,抬手一挡眼睛,再拿下来时,眼前的景象令他微微吃惊。

  砚望低着头,一手掐诀一手指天,一个猩红的大阵悬浮在他的指尖,那些猩红的灵力不断地从他指尖流入,又从掐诀的手心里的流出,缓缓消散。

  那胖瘦二人见状惊愕不已,不说他们没听过有人能徒手“拆”阵法,单从他们得到的消息来说,以砚望目前的修为与身体状况,是绝对不可能施展什么强大功法的。

  二人对视一眼,看向砚望。谢汜身形一闪,挡在砚望前头,“嘿,打架就打架,偷看什么呢!”

  “谢少侠请让开!”

  “不让。”

  “无所谓让与不让。我与南田交好,自然不会伤害谢少侠与谢少侠要护的人。只是这阵法得来不易,不可轻易被砚长老毁了去。”那微胖的男子从怀中掏出一颗晶莹剔透的小珠子,举起来给砚望看。“砚长老可识得此物?”

  那珠子和砚望之前交给寒的珠子十分相似,谢汜料想那一定是砚望师兄的东西,心里正暗骂这两人卑鄙,就见砚望抬起掐诀的手,银光一闪,那珠子直接崩裂了。

  砚望抬头,眼底黑红一片,“你知我目不能视,我怎么会认得?”

  “此物乃是授予在下此阵之人随身之物,砚长老怎可随意毁去?”那胖子一惊,有些愠怒,可又不敢发作。

  本来他们的任务就是把砚望困在此地,为了以防万一,派他们来此的人交给他们一颗珠子,特意嘱咐了些话儿,让他们在控制不住砚望的时候拿出来。如今,砚望不仅在拆阵法,还把珠子打破了。

  “今日我不动你们,是要你们去带个话,告诉她,小满和芒种是桃源谷的弟子,但是她们师父做的事,我做的事,都和她们无关,想找我,让她自己来。”砚望沉声道,手里发狠,将阵法剩余的猩红灵力一收。

  “这阵法的来历,你根本不清楚,回去告诉她,就此停手,我桃源谷既往不咎。”

  “砚长老,您这可就强人所难了。我二人镇守此地,不受任何人管束,为的就是守护这阵法,您这一通闹……”那瘦子上前反驳。

  “很好。那请问仕阴仙师,此阵何名,何人所创,何人所授,以何法启,以何法终?”

  被称为仕阴仙师后,那瘦子的脸色微变,可是他也的确答不上来砚望的问题。

  “答不上来没关系,我来告诉你们。此阵名为‘一叶障目’,桃源谷谷主雪至所创,桃源谷长老砚望修改,你们谷梁家家主偷窃,以谷梁家的秘法开启,以我之力终止。所谓不知终止之法,只不过是谷梁家不知道终止之法而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师弟的作妖养成日常(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师弟的作妖养成日常(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