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秋风过耳
阿恕2020-11-06 17:123,294

  一叶障目这名字的来历,说起来也是波折。当年创造出来之后,他师兄苦思冥想了一个月才憋出这么一个,那时他正着手于修改完善阵法,听到他师兄嘴里吐出这么一个文绉绉的名字名字,还颇感欣慰。

  只是他们桃源谷阵法颇多,没过多久他们又去钻研其他阵法,便将这个未完成的阵法封存了起来。开启封印的办法也只有桃源谷的人才知道,谷梁家是怎么得到这阵法的,显而易见。

  多年过去,他师兄没了音信,桃源谷形同虚设,他也出世许多年,妄想着与过去一刀两断,可如今再见这阵法,又勾起砚望从前那些在桃源谷的回忆,以及后来发生的种种。

  “你们谷梁家从我桃源窃走一个未完成的阵法,还希望这阵法可以把我困在这里,怎么想的?”

  谢汜一把把砚望搂进怀里,“管他们怎么想的,你好歹管管我怎么想的啊!”

  砚望略微放松了些。以他现在的状态,强行终止这个阵法确实很勉强,若不是靠着残存的灵力硬撑着,只怕早已晕过去了。现在谢汜这么一抱,倒是让他省了很多力气。

  “之后交给我呗,拆阵我不擅长,打架我可是甩你几条街啊!”谢汜低头在砚望耳边轻声说着,也不管砚望同不同意,直接上手捏了捏砚望的脸,“我想捏你脸很久了,终于逮着机会了!”

  谢汜捏完,心满意足,盯着那二人时心情也颇好,“仕阴和仕阳,是吧,听砚长老的话,赶紧回去传话吧。”

  “谢少侠,如今这情形,你也知道我二人来这儿是做什么的。完不成任务反而还得带话回去,只怕不好交差啊。”

  仕阳慢吞吞的语调惹得谢汜憋了一肚子火,砚望拍了拍他的手臂,让他冷静了许多,“这好办,咱们打一架!我们留你们性命,你们回去带话,如何?”

  仕阴和仕阳二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疑惑。南田派失踪十二年的首徒,居然和桃源妖人混在了一起。

  十二年前,谢汜奉师门之命,前去诛杀嗜杀成性的桃源谷大魔头砚望,当时他们二人是暗中帮助过谢汜的,然而,如今这谢汜不仅护着砚望还和他们针锋相对,实在是蹊跷。

  再者,十多年前的谢汜不善言语,成熟稳重,惯会隐藏情绪,如今的这个,不仅嘴皮子厉害,还举止轻佻,简直就像是被什么蛊惑了。

  关于桃源谷的传言里,确实有那么一条是长老砚望惯会蛊惑人心,不过那是因为砚望那唯一一次露面的确是惊艳了不少女修,人家爱慕,得不到女修芳心的男修嫉妒胡乱传的罢了……

  二人不与谢汜动手,顾念的也只是十多年前的交情,毕竟他们和南田派还是交好的,贸然对人家首徒出手,搞不好会闹出大事,但是现在的情形是谢汜很可能被砚望用什么妖术蛊惑了。如果救下谢汜又控制了砚望,对于他们与南田的合作还是大有益处的。

  “哟,看来是下定决心了?来吧,动手吧!”谢汜一直盯着那二人,见他们“眉眼传情”了半天,终于达成一致了。

  “仕阴仕阳所练功法,阴阳互补,刚柔并济,应对起来,即使是你,也会受伤。他们不擅长打架,与我一样,擅长阵法,他们的阵法,对你会有所限制。”砚望抓着谢汜的胳膊,说话声都有些微弱的颤抖。谢汜也不知道砚望突然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他和砚望相处的那些年,两人之间最多的就是焚香煮茶,偶尔他趁着砚望心情好时调戏一下。

  比试、打架之类根本没有。若说有,也只是初见时,他正发愣,被砚望随手一个阵法困住,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砚长老不愧是桃源谷最不能惹的人,对于我二人这种跑腿儿的也了如指掌啊,若是你没有拆了这阵法,或许我们不是你的对手,现在你自顾不暇,就算知道我们的弱点,没了桃源谷谷主,即使是你,也无可奈何。”仕阴道,“我们本来也只是把砚长老困在这里,对砚长老并无他意,也无意对付谢少侠,还请谢少侠谅解。”

  二人正掐诀布阵,砚望被他们困在这里的消息已经发布出去了,只要再拖延一会儿,就有人来接应他们。

  “嘿嘿,说得好像多熟似的,这么说吧,动我可以,动他,不行。”谢汜话音一落,手里的一片树叶便如毒蛇般蹿到了仕阳的面前,入耳只听得金属碰撞的嗡鸣声,一把银色长剑堪堪挡住了那枚树叶,连同那上面附着的毒也被剑气一并挡住了。

  来者蒙着面,全身还施了法,笼罩着一层朦朦胧胧的黑气,让人瞧不真切真身。

  谢汜赞叹道:“好剑法!可惜过于费剑!”

  那一剑虽然挡了毒,可也不能再使用,谢汜身上的毒过于霸道,顺着那剑气缠上了剑身,眼看就要蔓延到他手上,蒙面人不得不弃剑。

  “您终于来了!桃源谷砚长老就在这里!”看到蒙面人出手,仕阴喜道,“那阵法果然困不住他,现在我们二人正在布阵,只是可惜那阵法被他毁去了。”

  蒙面人看了一眼被猩红灵力包围的砚望,又看了一眼护着砚望的谢汜,没说话,拎起仕阴仕阳二人的领子,直接远远地扔了出去,掌心聚力一掌拍向砚望。

  谢汜将砚望往身后一扯,亦抬手一掌接下蒙面人的攻击。冲击力直接掀翻了那破败的小客栈。砚望闻声而动,收手虚抬,金色大阵凭空出现,替客栈里昏迷的散修挡下了这一波灵力的冲击,自己却被波及,咳出一口鲜血。

  谢汜一心慌,也顾不得那蒙面人会不会再来一掌,连忙把砚望摁进怀里,一边输灵力,一边给人擦血,“你怎么样,还好吗?”

  “没事,你要当心,这人很强,他……”

  蒙面人果然又来,谢汜却不合时宜的一阵心绞痛,眼前一阵眩晕,无数个砚望围着他问“你怎么了?”

  砚望察觉到谢汜的异常,便也顾不得自己身上还未完全净化的猩红灵力,一手掐诀护着谢汜,一掌抬起,犹如抬起一整个隆冬,周遭狂风肆虐,大雪飘飞,数根冰锥冲破地面,笔直而上。

  蒙面人避其锋芒,后退一步,背后的空间却像是被切割了般无法触及,迎面而来的便是无数细小的雪花,个个锋利如刀。蒙面人连忙运功抵挡,却也被伤得不轻。

  砚望使出这一招后,体内灵力所剩无几,身上缠绕的那些猩红灵力突然没了束缚,发狂一般涌入砚望体内,而他现在连喊痛的力气都没了。

  蒙面人身上笼罩的黑气已经完全消散了,一身黑衣破破烂烂,暴露出来的肌肤上满是细小的伤口,就连那掉了面罩的脸上也被划了几道。

  “桃源谷秋风过耳,果然名不虚传。”他看着自己手上的血,努力压制着咳嗽,“上一次,就是因为这个秋风过耳,我才输给你师兄,真是,现在又险些败给已经半死不活的你。”

  “你早就知道是我了,对吧,我却以为你猜不到,还做了各种隐藏气息的准备。”谷梁一池擦去嘴角的血,看着被猩红灵力折磨的砚望,咬牙切齿,恨不得扑上去撕咬几口,“也是,秋风过耳,还真是只有你这个变态的人才能想出来的变态功法,砚望。”

  “恢复能力变态,创造能力变态,甚至就连你的来历,也惹得谷梁家派出仕阴仕阳来抓你。可你,拥有修仙者想拥有的一切,却走上邪路,用活人做法阵开启的引子,你真是给你师兄丢脸!给桃源谷丢脸!”

  谷梁一池捡起先前丢在地上已经被毒腐蚀钝了的剑,挑起砚望的下巴,迫使他抬头,“砚望,告诉我,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砚望漆黑而无神的眼睛呆呆地睁着,半晌才像是找回了意识般缓缓摇头。虽然已经钝了,但到底还是一把剑,砚望这一摇头,脖子上便多了一条血线,

  谷梁一池丢下剑,扭过头,像是考虑了什么事情,又回头看着昏迷的谢汜,“你离他远点儿。”

  砚望没回话,谷梁一池欲言又止,嗫嚅了半天也只道:“我走了,你好自为之,这次的伤就是我给她的交代,你做什么我不管,但是你最好不要再出现在谷梁家面前,我对你下不了手,其他人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你。”

  谷梁一池说完就去找那两个被他扔了的人,砚望勉强扶着谢汜站起来,身后却突然出现一人往他背心上轻轻一推,砚望哪里还有力气稳住身形,连带着谢汜一起摔在地上。

  “真是命大,谷梁家的人都不杀你!嘻嘻嘻嘻,终于落在我手里了!”

  砚望听得是个女声,很熟悉,一时间又想不起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又听得那女声说:“咦?还附赠了南田的谢汜。”

  “算啦,都可以啦。首先呢,得先把你弄晕过去,不然等你恢复过来,我就死定了。”

  那女子捏起砚望的下巴,将一粒药丸塞进他嘴里。砚望此刻晕晕乎乎的,也尝不出是什么味道,只是下意识想挣扎,却也只是有气无力地开口,“放手。”

  “嗯嗯!这就放,手感很不错啊!”那女子又伸手在砚望眼前晃了晃,不由得有些难过,转念一想,这次能把砚望带回去,已经是最好的了,看得到看不到也没啥影响,难过的心情顿时消散,只剩满心欢喜。

  最后一丝意识消失前,砚望突然想起来这女子是谁,他想提醒她赶紧离开,却发不出声音,迷蒙间似乎听到那女子惊呼一声,又说了什么,他那一向昏暗的眼前似乎有光出现,还有一个模糊的影子越来越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师弟的作妖养成日常(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师弟的作妖养成日常(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