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黑店
阿恕2020-11-06 17:123,201

  月亮大半隐藏在云层之后,懒懒地斜挂在东方密林上空,云雾似纱,笼罩着沉眠一冬的枝丫。冬天的密林没了葱茏的绿叶,显得有几分肃杀,有月光悄然窜入林中。

  落了满枝丫雪的树下,有猛虎小憩。此虎毛皮黄金色,覆盖着深棕色横向条纹,腋下生白毛。在雪地里,映着月光倒有几分妖冶。距此百步之外,一群人正躲在树后,密切观察着那猛虎。

  几人也不交谈,互相使个眼色,手里比划几下,便明白了彼此的想法。观察许久,也不见那猛虎有何异常之处,几人对视一眼,便矮了身,悄悄接近。

  冬季本就没有什么生灵走动,加之这几人又是练过的,身手矫健,步子轻盈得几不可闻,一时间这林里安静得诡异。

  偏偏手下人里就有那关键时刻出乱子的,一个脚步不稳,为了避免造成巨大的响声惊动那野兽,此人慌忙补救,调整落地的姿势,然而没什么支撑的点,直接摔进雪里,虽然努力了半天使得倒地的声响不大,但微弱的声响也足够惊起一头敏锐的野兽。

  几人心里一惊,顿时各找掩体,屏息凝神。

  约莫半盏茶的功夫,仍不见周围有什么异常的响动。带头的人心里疑惑,顿生警惕,打了手势让所有人停止行动。他自己率先探头观察那猛虎所在的方向。

  稀疏月光下,那猛虎依旧趴在原地小憩,一动不动,仿佛刚刚的动静只是几人的一场幻觉。野兽再怎么愚蠢也不会在有人侵犯到自己领地的时候还这样旁若无人的睡觉,事出反常必有妖,这野兽绝对不是个好对付的。

  带头人浑身冷汗直下,拿不准这趟生意他们还拿不拿得下。

  前几天他和手下的人途径此地,听闻此地有猛兽作祟,除此猛兽者可得万金悬赏。论起手段来,他们这一波人虽比不过那些赫赫有名的大门大派,但是除一个作乱的畜生,自问,不在话下。

  然而,现下这种诡异的情况,他直觉要出事。若为了那万金的悬赏,将手下一干人等葬送在这里,万万不可,可是,这种悬赏万金的活计可遇不可求,他略一思忖,咬紧牙关,招呼手下的人跟上。

  密林外外围稀疏零落,只有一家简易的小店,店里只有两个伙计。用来给过路人歇脚的临时住所,虽四面漏风,但也勉强凑合,总好过睡在雪窝里。

  谢汜跟店家要了热饭汤水,拿回了小房间里。砚望正在那简陋的床上打坐。

  “老砚啊,这儿的伙计可不老实,一个个抠得很啊!居然还想用旧饭凑合,被我发现了还挺生气,我是盯着他们做饭菜的,几个人的脸色臭的要命。说话颠三倒四的,气人得很!”

  闻言,砚望温和道:“你没跟人家动手吧?”

  “嘿嘿,那哪儿能啊,小伙子一个个精神着呢!”

  “那便好。”

  自那日下山,出了城,便再没什么像样的可供歇息的地方。谢汜印象里,那片地域的确只有那一个城,周围全是荒芜地带,但这附近应该是有个村庄的。只是听刚刚那店伙计的话里的意思,似乎遮遮掩掩并不想谈及那个村子的事。

  砚望的心思他多少也知道点儿,这些年砚望身在空门,心不在,这次突然下山,应该也是感觉到了一些东西。砚望不肯说,他也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连日来都是风雪不断的,今夜倒是难得安静。谢汜掀开摇摇欲坠的窗户,随意拍拍那陈年积攒的灰尘,瞧了一眼天空,“少见,今夜居然还有月亮。”

  “此地颇为奇特,你还是当心些好。”

  谢汜回头便嬉皮笑脸:“是是是,不看了,那月光看着着实不太舒服。”

  哪知,那摇摇欲坠的窗户像是突然得到解脱般,嘎吱一声便坠到楼下去了。

  接着,楼下便有连鬓胡大汉扯着嗓门怒吼了:“哪个不长眼的孙子偷袭爷!给爷滚出来!”

  谢汜探出头去,借着窗棂半掩半露,楼下的人也看不全他的样貌,“楼下的兄弟,真是不好意思哈!这窗子不结实,在下给您赔个不是!”

  那大汉依依不饶还想发作,被旁边一个人拉住了。那人面若敷粉,瞧着也是个文人,向楼上拱手:“不妨事,不妨事。”

  砚望收拾了碗筷,叠在一起,站在桌边,听着谢汜那边的动静,待到谢汜和那楼下的两人谈妥了才问:“你招惹他们做什么?”

  那窗户分明是谢汜使手劲儿拧断的,砚望听得真真切切的。

  谢汜大步过来搀着砚望的胳膊,一直到床边,“恶臭熏人。”

  “既然讨厌,不理不睬便是了,你还凑上去。”

  “没办法啊,就是想揍他们!”

  倘若砚望现在看得见,便会发现语气委屈甚至还有些撒娇意味的谢汜,脸上狰狞可怖,令人胆寒。

  店伙计上来收拾碗筷的时候,砚望在床上打坐,谢汜就趴在床边撑着腮帮子看,空余的手很不安分的捏着砚望的袖子轻轻地晃。

  那伙计低着头抬眼偷偷看了一眼砚望,还没瞧真切,一张笑脸便凑到了眼前,着实吓了一跳。

  谢汜一把揪住人家的领子,面带微笑凑近了问:“好看吗?”

  “诶诶诶……”那伙计刚想挣扎便被他一个手刀劈晕了。

  他哼着不成调的曲子,用破旧的窗帘把伙计捆了起来,再从怀里摸出一张符篆贴在那绳子上。

  “你看,我就说他们不老实吧。”谢汜边说还边踩着人拽紧了那绳子。

  砚望眼底有异样闪过,他摸索着下了床来到谢汜身边,轻轻拍了拍谢汜的胳膊,谢汜了然,一把抓住砚望的手在他手心里拍了拍。

  楼下突然就传来了喧闹的声音。谢汜站在窗边向下瞧,只见底下一个大铁笼子围了一圈人,喧闹声就是这些人发出来的。

  前不久刚和谢汜有过摩擦的那俩人也在,双方人员在楼下互相恭维,谢汜和砚望听了一会儿了解了个大概。

  原地此地前不久突然出现了一头野兽,霸占了整座山头,连带山脚下的林子也一并占了。那野兽伤人无数,当地人拿不住那它,也不敢进山。原本靠山吃山的当地人一下子失去了生活来源,只得求助这些散修。

  其余倒是没什么有用的内容,无非就是这些散修夸大自己是如何降伏这野兽的过程。谢汜听着那些过度夸张的话,突然就笑了起来。

  “怎么了?”砚望疑惑,谢汜便扶着他回到床边,然后嘿嘿的笑,“降伏一些稍有灵智的野兽也没这么夸张,他们肯定是不擅长对付没灵智的野兽,没什么经验。只是不知道这中间出了什么状况,他们倒是往夸张了说。下边儿那俩人也不是什么心善人,指不定憋什么坏心思呢!”

  砚望沉思不语。谢汜也不催着,就趴在砚望手边盯着砚望的脸使劲儿看。待到店里的另一个伙计安排好那伙人的住处之后,来敲门问他们是否看到那个被敲晕的伙计时,谢汜才不情不愿地移开目光,慢吞吞地给人开了门,一指屋里的碗筷,不悦道:“这么久了也没个收拾的人,你还问我要人?”

  那伙计陪着笑,探头探脑,一双小眼睛把屋内的摆设看了个大概,:“给您赔个不是,这就给您收拾!”

  一进屋,谢汜便动手,这伙计虽有警觉勉强躲了一下没挨实,但还是比不上谢汜的身手,交手第二次时便被绑了个结实。

  谢汜拍拍袖口的灰,“我们只是打听点儿事儿,别太暴躁呀!”

  “施主莫怪。我二人来此并无恶意,出此下策实乃迫不得已。”砚望行了个礼,拈着佛珠温吞吞地开口,“贫僧听闻此处不甚太平。敢问施主可知此处究竟发生了何事?”

  “别拿那小老虎做借口。”谢汜挥了挥手里破破烂烂满是灰尘的桌布,笑眯眯地威胁,“敢胡言乱语就喂你吃一口!”

  那伙计也是个识时务的,见这二人明显不善,倒是乖巧得很,张嘴便道:“大师啊,小的冤枉啊!小的啥也没看到,啥也没听到啊!您放小的一条生路吧!小的保证啥也没看到,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求您了……”

  谢汜对这小伙计的话没什么兴趣,他一直专注地盯着砚望看,看发现砚望听着听着居然皱眉了,回头一脚便踹翻了那伙计,“废话怎么那么多,说,你看到啥了。”

  那伙计顾不上呼痛,连忙一骨碌爬起来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小的真的没看到啊,小的啥也没看到啊!”

  “不对。”砚望伸手抓住谢汜的胳膊,谢汜也感觉到了,这伙计身上原本混乱的灵力和味道突然消失了,谢汜挠挠头发,“那怎么着,继续问?”

  “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我要你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砚望先于谢汜发难,漆黑而无神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伙计,给人盯得心里发毛,他抬起右手,掌心里是一把锋利的冰锥,森森寒气骇人:“说。”

  谢汜一把揪住伙计的后领给人拽起来,给人吓得面容扭曲,“不老实哈?”

  那伙计已经被砚望徒手变出一块儿冰给震住了,再加上谢汜赤裸裸的威胁和恐吓,当即吓尿:“饶命饶命!前,前……前月中旬,有几位仙家大人去我们村里说是要借宿,就上元节那天!开始还好好的,下半夜就出了事儿了。当时正是我回家的路上,就听得那路边的林子里有人在喊救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师弟的作妖养成日常(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师弟的作妖养成日常(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