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宛若昙花一现的雪至
阿恕2020-11-06 17:123,176

  谷梁目果然来去自如,话音一落,就消失了。

  谷梁一池气愤不已,一拳打在身边的树上,“可恶的老混蛋!”

  “虽是幻境,可也是你师伯心爱的树,你打上去为师也是要罚你的。”砚望淡淡地开口。

  谷梁一池回头恶狠狠地盯着砚望,砚望也投来温和的目光与他对视。两人默默地互相盯了一会儿,谷梁一池率先挪开目光,语气也弱了几分,“你现在这花里胡哨的样子,还不如光着头的时候顺眼。”

  “是啊,所以才剃光了。我自己瞧着也不顺眼。”砚望低头瞧着手心里赤红的头发。十年前,他每次出现在人前都是一身黑袍,将赤红色的头发藏在黑袍之下,如今想来,那样的做法就像是藏起了一个大家都知道的秘密,不过是个笑话。

  “像个妖精。”谷梁一池面向着树干,盯着龟裂的树皮,语气满是嫌弃。

  “本来你们家就认为我是妖精,这些年没少给你灌输‘桃源妖人是妖精’的话吧。”

  “他们许多话都避着我,但是整个谷梁家都说你是,我只是觉得你像,但没说你是!”

  砚望微微一笑,席地而坐。

  谷梁一池发现身后没了回应,以为砚望离开了,一转身发现砚望正在打坐,脱口而出的话又生生地憋了回去。

  “莫憋出内伤了,你想说什么。”

  “你闭着眼睛还能知道我想说话啊!我偏不告诉你!”

  “为师闭着眼睛也可以打你。不过,对你那些无聊的话为师属实没有兴趣,为师只是想告诉你,你师伯当初设计这个幻境阵法的时候,要求可严格了。”砚望闭目养神,缓慢说到。

  “什么要求?可以压制自己的师侄吗?能够被人随意篡改吗?”谷梁一池没好气地问。

  “你不要恶意揣测你师伯的想法,他可没有打压自家弟子的打算。要求只有三个,其意,幻境要真实,以便可以随时随地感受桃源的温暖;其二,阵法要简单,否则他记不住怎么布阵。”

  谷梁一池边听边翻白眼,“还真是只有他能提出来这种无理的要求,其三呢?”

  “为师偏不告诉你!”

  “我*!砚望!你是不是还以为我是你徒弟任你欺负呢!”谷梁一池气急败坏,口出秽语,自己骂累了停下来了,还是气鼓鼓的,“我之前想问你跑哪儿去了,怎么一声不吭地就消失,是不是又想把我扔给谷梁家!你呢,该说了吧,其三是什么!”

  “其三,非桃源之人不可用。”

  “那你们这设计的就不太好了,桃源多少阵法都被人偷走了!又不差这一个!”

  “没有啊。那些阵法本来就是为了向修仙派普及才修改的,虽然都不太好用。但是这个阵法是你师伯留在这儿的。谷梁目是谷梁家研究阵法造诣最高的人,况且他手里还有桃源的弟子,修改些无关紧要的地方也不是什么难事。”

  “那你怎么不破阵?”谷梁一池自动忽略那一句“谷梁目手里还有桃源的弟子”。

  “破阵简单。但是一旦破阵,你知道我们会有什么后果吗?”

  “大不了就被人一直追杀呗!来几个杀几个!”

  “那就真的是反派了,傻孩子。为师要的是被承认,不是被追杀。是以理服人,不是以力服人,看来谷梁家对你的教育有些不好呀。”砚望睁开眼,慈祥地看着谷梁一池。

  谷梁一池冷笑几声,讥讽道:“自己的徒弟自己不管教,送到对手家里,人家教得不好了你又嫌弃,你教得好怎么不自己教我?”

  “就是因为教不好才送走的。”砚望再次闭目养神,谷梁一池冲着他做了几个鬼脸,气呼呼地去别处转悠。

  一直藏在砚望怀里的那缕残魂沿着砚望的衣服,慢吞吞地飘到他的手边,砚望伸手,那残魂便缠了上去。

  “这里环境和桃源相似,很适合温养灵魂。”砚望说,“等到你再稳定些,我们再出去。”

  幻境外。

  谢汜正扒拉着昏迷的谷梁一池。砚望交代要小心可能跟来的人,他便在附近探查了一番,还真发现了一个昏迷的谷梁一池。

  他对这人有些印象,但没啥好感。大约也是在什么地方有过几次碰面,发生过一些矛盾。感觉不像是个坏人,就顺手拎到砚望身边。

  谢汜蹲在砚望身边看了一会儿,没忍住还是伸手摸了摸砚望的光头,“你说说你,那么英俊潇洒的秀发不要,非得剃成个秃子!”

  他从幻境出来,一睁眼就看到砚望安静的睡脸,那是他从没见过的清冷样子。说实在的,砚望昏睡的时候,完全不像平常那平易近人的模样,俊美的脸虽耐看却让人看着心底发憷。谢汜叹气,“你还是醒着好,醒着的时候我还敢和你说说话,你现在这样,让我总感觉你随时会跳起来大杀四方。”

  背后有杀气袭来,谢汜心中一凛,不躲不避,回身甩出几团蕴含剧毒的小泥圪垯,那偷袭的人果然避开了。

  “谢少侠还记得自己是使毒的,难得难得啊!”谷梁目佝偻着背,停在不远处,一边捋着胡须,一边说。

  “嘿嘿,看家本领怎么能忘,前辈莫不是在说笑?”谢汜面上笑着,手里在抛着一个剧毒的泥团子,“前辈来此,是祭奠故人?”

  “哈哈哈哈!有趣有趣!谢汜,你当真不记得了?连老朽都认不出来了?”

  “是有点儿印象,但晚辈隐居山林已久,对世事不关心也不感兴趣,倘若怠慢前辈,还望前辈海涵。”谢汜漫不经心道,心里在盘算怎么才能挡住面前这老头儿保护幻境里的两人。

  他对这老头儿没什么印象,但是这老头虽然面相丑陋些,却全无半分杀气,然而砚望提醒在前,总不能放过一个昏迷的年轻人再放过一个危险的老头儿。

  “如此说来,那妖人的确对谢少侠动了手脚!仕阴仕阳说的时候老朽半信半疑,印象里谢少侠可不是个不辨是非的人。”

  “前辈既然是旧识,那也不必拐弯抹角东拉西扯地说些不相干的话儿。前辈直说吧,你是来抓哪个的?”

  “老朽哪个也不抓,只是问谢少侠一句话,少侠可还记得‘文殊兰’?”

  谢汜脸色一冷,“前辈什么意思?”

  “看来谢少侠并非全部都忘记了,那谢少侠可还记得遇到桃源妖人之前,少侠是为了什么去找那妖人的?少侠难道不记得谷长老千叮咛万嘱咐的话儿?少侠这么些年待在妖人身边都没动手杀死妖人,敢问少侠,可愧对自己的身份?”

  “记得还是不记得与前辈有何关系?前辈说的那些与我又有何关系?”谢汜的确记得自己找上砚望的目的,但是这些年听砚望每日诵经,杀心早已消了,每每看着砚望在打坐,他心里就会萌生一种奇特的想法,那是以前的他绝对不会有的,那种想要安安稳稳的生活的想法。

  谷梁目大笑几声,笑声未绝,人已经到了谢汜面前,举手成爪就冲着谢汜面部抓去。谢汜正发愣,眼睁睁地看着那爪子往脸上落。

  一道人影突然从谢汜心口冲出,挨了那一爪。谷梁目哪里想到还有这一出,他这一爪也不是测测谢汜是否还有当年的身手,着实没料到会突然冲出个东西,当下便被那突然出现的人影震出老远。

  谷梁目稳住身形,咳了几口血,他擦去胡子上沾的血沫,小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人影。

  那人影虽飘忽不定,可其容绝美非凡,其形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见之难忘。玄门内曾有一人的确是人间绝色——桃源谷谷主雪至。

  谷梁目大惊:“你为何在此?!”

  “老子,不是——本谷主见不得倚老卖老欺负小辈的事情发生。”雪至说着还回头瞅了一眼,谢汜正好一直盯着他,两人便短暂对视一眼,雪至的目光落在砚望昏睡的脸上,“晕着呢?”

  谢汜本来陷在“这人是砚望师兄”的惊讶中,听到问话回过神,脑袋里像是空了一块儿,意识到眼前这人是在问自己,便答道:“你何必明知故问。”

  “哼,这小家伙儿又逞强。”雪至笑了笑,突然凑到谢汜眼前,“老子告诉你,上次要不是阵法出了意外,老子早就弄死你了!这次正好,老子新仇旧账跟你一起算!你们这帮老混蛋,休想碰他一根头发!”

  “你可以试试。”谢汜点头,努力压下心口的钝痛。

  “谷主手下留情!南田与我们有合作,谢汜不能杀!”谷梁目一边咯血一边劝,“谷主若想要砚望,带回去便是。家主曾言,她只要砚望的灵力,这身体归您,您不是也同意了的?如今又怎么出尔反尔?”

  “哪个与你有合作!老子——嗯?”雪至一开口,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在消散,他连忙回头去看砚望,他有很多话想对砚望说,他还得提醒砚望要远离谢汜这个人,因为谢汜的任务就是除掉砚望。

  可是雪至很快就无法维持稳定的身形,化作一团灵气,悉数被谢汜吸收。谢汜一脸不可置信,怔愣不过一瞬,连忙运起灵力抵抗雪至化作的这团灵气。

  这是砚望念叨了十多年的师兄,刚刚现身就这么不清不楚的消失了?谢汜心里乱作一团,思绪万千如乱麻,虽然不清楚眼前这是什么情况,但没有比他把砚望的师兄给“吸收”了这种情况更糟糕的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师弟的作妖养成日常(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师弟的作妖养成日常(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