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可怜之事莫过于师徒相见不相识
阿恕2020-11-06 17:123,223

  谢汜手忙脚乱,可那团灵气依旧被他吸收殆尽。随之而来的是天旋地转的强烈眩晕感,以及来自灵魂深处的撕裂感,加上对砚望的愧疚和负罪感,让他几乎崩溃。

  谷梁目也是没见过这等场面,但好歹是一派长老,很快就镇定下来。

  少掌门和桃源妖人勾结的事和谢汜把雪至“吸收”这件事比起来孰轻孰重他还是拎得清的。谷梁家一直寻找的提升修为的方法近在咫尺,作为谷梁家的长老,这种事他怎会放过?

  谷梁目草草调息一番,便想趁着谢汜毫无反抗之力时带走他,刚一伸手就被一支银色的簪子挡住,谷梁目一惊,想抽身已经来不及了,那银簪子就是一个阵法,谷梁目发现自己连动一下都做不到。

  砚望温和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贫僧有礼了,施主也折腾累了,不如歇歇?”

  “妖人!你想做什么?”

  “贫僧护短,施主实在威胁到贫僧弟子的安危,贫僧不得不为弟子考虑,委屈八长老了。”

  谷梁目的眼睛从愠怒渐渐变得平静,脸上狰狞的肌肉渐渐放松,神情渐渐变得木讷,全身都逐渐放松下来,缓缓跪倒在地。

  砚望舒了一口气,收回银簪,捂着胸口咽下冲上喉头的血腥味,身后突然一掌将他推倒。

  “又是你!你灭门谷梁苑我不杀你就算了,你居然又杀我谷梁家的长老!”谷梁一池愤恨道,袖中滑出一柄短剑,刺向趴在地上的砚望。

  短剑停在背心处,谷梁一池又开始犹豫,他还没亲手杀过人。

  砚望缓缓撑起身,距离短剑又近一步,谷梁一池下意识地拿开短剑去扶他。砚望回头,冲着谷梁一池浅浅一笑,声音虚浮,气息不稳道:“你大可以去瞧瞧,他还活着。”

  谷梁一池顿时松开手一把甩开砚望,使得好不容易撑起身来的砚望再次趴回地上,“你最好没骗我。”他上前去探谷梁目的鼻息,很是平稳。

  “这次算我错怪你。”谷梁一池又折回去把砚望扶起来,“但你对八长老做了什么总该告诉我吧?”

  “我什么都没做。我之前对你用秋风过耳时,你就应该猜得到我现在是个什么状态。难道你是对你家长老没什么信心?”

  “哼,就你这破身体,说不定哪天就咽气了,还想和我家长老过招,做梦呢?”谷梁一池没好气道,他看着砚望的眼睛,抿了抿嘴,还是忍不住问:“你这眼睛究竟是怎么伤的?”

  “与其问我这些,不如先把这俩人弄回村里调养。”

  “还用你说!”谷梁一池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篆,看了砚望一眼,脱下自己的衣服把他包了起来,“你真是个拖累!别出声!”再掐诀念咒,很快就有两个人迅速来到这片坟地。

  “属下见过少掌门!”原来是仕阴仕阳两人。

  “砚望我已经打晕了,但是现在八长老和南田谢汜都受了伤,不宜长时间赶路,你俩赶紧带八长老去前面的村里修养,顺便把谢汜也带过去!”谷梁一池指挥着两人搬两个伤员,自己则是把砚望往肩上一抗,带头往村里走。

  看到谢汜受伤昏迷,那对夫妇很是惊慌,谷梁一池含混着解释受到袭击,烟婼是见过小时候的谷梁一池的,对他的话便也没有诸多怀疑。

  谷梁一池打发走仕阴仕阳二人,一回头发现砚望的身边聚集了一大波人,那个不太正常的女子一直打量他,他当即瞪了回去,那女子微微一愣移开了目光。

  老妪围着砚望嘘寒问暖,一边感谢他救回儿媳妇,一边又敬畏他起死回生的手段,其他人也是对此表示敬畏和感谢。

  那对夫妇甚至有意让自家儿子拜砚望为师。谷梁一池听着很是不耐烦,以砚望要为谢汜治伤为由,直接把众人轰出了房间。

  “怎么样?”

  “他没什么事,只是灵力耗尽。”砚望对谷梁一池说。

  “谁问你这个了?”谷梁一池不悦。

  “八长老也没什么大碍。”

  “他只要活着就行,残了或者傻了我都不好奇。”

  “幻境内所有的灵力我都收起来了,你也没什么大碍,只是近日不要打架,以免气血……”

  谷梁一池面色不善的低声骂了一句。

  砚望细细想了一番,揣摩着谷梁一池的意思,心道自己破除幻境的时候把谷梁一池身上的封印又加固了一番,他应当记不起来幻境里发生的事,想必问的也不是幻境里的事了,“我对收徒弟的事,不是很感兴趣。”

  谷梁一池冷笑一声,抱臂靠在门框上,“是啊,传闻桃源的那个变态长老,一生只收过一个徒弟,最后为了自己修炼邪功,把这唯一的一位徒弟也给害了。你可别再祸害别人家的孩子了。”

  “你很奇怪,我的事怎么你那么上心。我是谷梁家的敌人,是正派的死对头,你现在的行为岂不是和正派的宗旨相悖?”

  谷梁一池咬牙切齿恨恨道:“你以为我想管?要不是你师兄救我一次,求我千万护着你,我才懒得管你。”他看着砚望无神的眼睛,无端想到一双红彤彤的带着杀意和戾气的眼睛,“你这眼睛,究竟是怎么伤的?你原来不是这样的吧?”

  砚望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周围,“我自己弄的。你去隔壁看看八长老吧,我想调息一下。”

  “行吧,我待会儿来看你。你要是哪儿不舒服,就喊我。”谷梁一池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你要是死了,我怕你师兄真来把我杀了。”

  砚望笑了一声,果然雪至还是威胁过这可怜孩子,看来是使了些不光彩的手段,让这孩子有了阴影。

  在幻境里的时候,他让雪至的那缕残魂吸收了那个阵法大部分的灵力,另外的一些,他留在了这个地方。烟婼的尸身没了那个阵法,很快就会腐化,到时候就算谷梁家的人来了,也已经晚了,什么东西都没了,烟婼的灵魂就不会再受到谷梁家的威胁了。

  最可怜的莫过于幻境消失前,谷梁一池突然冲着他悲哀的一笑,问他,“是不是从这里出去之后,我依旧什么都不记得,看到你会有‘绝对不能伤害’的念头,但是为了谷梁家我还是会一次次地追杀你?”

  他当时没有回答。其实答案显而易见,在谷梁家成长起来的谷梁一池并没有过多的接触谷梁家的事务,反而因为他自身的天赋,在谷梁家得到了很好的培养和历练。不论谷梁家主出于什么目的,至少谷梁一池是谷梁家最干净的人。

  谷梁一池心里是干净的,没有任何险恶;手里也是干净的,没有害过一条人命,虽然性格着实有些像雪至,让人又爱又无奈,可总体来说这孩子没有长歪,没有杀心,也许因为某些原因对桃源抱有敌意,但还是坚守本心,绝不随意杀害任何人。

  他当年送走谷梁一池的时候,其实根本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他的想法,本来就是要永久封印谷梁一池关于在桃源学艺的记忆,但是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意外,导致谷梁一池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就会恢复所有的记忆。

  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还是十多年前桃源第二次被围剿时,他赶去南田派救回三个小辈,正派均派人来堵截他,当时混战,也不知谷梁一池受了什么刺激,竟恢复了记忆,。他只能把谷梁一池一并“劫走”,加固封印,再丢在谷梁家的必经之路上。

  这样的做法,无论是在当时那种情况下,还是现在这种情况下来看,都很残忍,但是也只有这样才能保住谷梁一池的性命。

  砚望梳理了情绪,缓慢走到床边,查探了谢汜目前的身体状况,发现谢汜身上那股不属于他的灵力比之前更加精纯,更加有活力。砚望心头一喜,眉眼也染了笑意。

  “老砚,我跟你讲,你这样很不好。”谢汜有气无力道,他感觉到一股清爽的灵力自手腕上传遍全身,减轻了之前的灼热感,一睁眼便看到砚望“含情脉脉”地盯着他,心里顿时发怵,“容易吓人,差点儿把我吓得走火入魔了!”

  “是么。”砚望端坐在床边,“我担心你身体有恙,你居然这般对我,真的让人伤心啊。”

  谢汜龇牙咧嘴地坐起来,“嘿嘿,你看你一脸藏都藏不住的笑,还担心我,只怕是幸灾乐祸!老砚啊,你这嘴里可有一句真话吗?”

  “也许有几句是真话吧。”砚望若有所思,看在谢汜眼里却是另一副样子,像是什么都知道但就是压在心里不说的那样。

  “你在幻境里找的那个人,是你师兄吗?”谢汜小心地问。砚望有太多事避开他,他也理解,但是之前他在幻境外可是实实在在把人家师兄给吸收了,这要是导致砚望在幻境里功亏一篑,他可是无论如何都弥补不了的。

  “不是。幻境里的人,与我桃源颇有渊源,但并非是我师兄。”砚望摊开右手,一缕浅浅的虚影自他袖口游到掌心里,“那维持幻境的阵法具有聚集灵力的效果,我师兄的这缕残魂在灵气充裕的地方恢复得更快些。”

  之前那还是一团不稳定的灵力,现在都隐约有些人形了。谢汜纠结着还是没敢告诉砚望他把砚望师兄另一部分的灵魂给吸收了,然而砚望却是温吞地开口:“你,见到了我师兄?”

  谢汜猛地抬眼瞧砚望的脸色,只觉得那副温和近人的模样下暗含杀气,顿时心都凉了,他艰难地开口:“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师弟的作妖养成日常(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师弟的作妖养成日常(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