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有奸情
花瑶2020-10-14 10:383,244

  纪炀是被压醒的,喘不过的他猛然睁开眼睛,没有发现危险,却依旧呼吸困难。侧头一看,却见赤火半个身子都在自己身上压着。

  纪炀将赤火推开,抚着额头坐起,到桌边喝水,却怎么也想不起,到底是怎么睡在床上的。

  略一皱眉,纪炀直接将一杯茶水泼向依旧熟睡的赤火,熟睡的赤火一下子坐起,看到盯着自己的纪炀,有些不明所以。

  “你干嘛?”

  赤火说着,直接用袖子擦起自己的脸,又觉得不对,净尘术连用两次,感觉身上舒服了,就走到纪炀身边坐下。

  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却见纪炀仍旧不说话。

  又问:“你一大早的,做什么?”

  纪炀不紧不慢的开口:“现在已经午时了。”

  “啊,是吗?那该去吃小丫头做的饭了。”赤火说完,就要向外走,却被纪炀一把拉住。

  “你昨天给我喝的,到底是什么?”

  “林子里挖的呀?名字你不是清楚吗?你自己的酒。”

  赤火有些无语的看着纪炀,似乎再说,就这问题你还问我?

  纪炀看着赤火,仍旧没有什么表情,说出的话却让赤火吃了一惊。

  “据我所知,最后一瓶神仙在清灵历4万2808年就被南极仙翁召开群仙宴时和明华君两人一同饮醉,一滴不剩了。”

  赤火拿出葫芦,将昨天的酒瓶子掏出。

  “这就是我昨天从林子里挖出来的呀,我还以为是你私藏的神仙醉,偷偷瞒着众仙呢。”

  纪炀看了一眼,就知道这是周啸天的把戏了,不明白这小子哪来的这貌似神仙醉的酒,虽不如神仙醉能够让神仙醉上数日,可是这半天的光景也着实是难得的。

  纪炀大步走出,直奔秦暮烟的小竹屋。

  “怕是那家伙先于自己的计划,要将这丫头带走?”

  想着,纪炀闪身,直接就到了竹屋前,用神识向屋内扫去,见屋内人无恙,就离开了。

  赤火也跟着出来,见纪炀绕了一圈,又去自己的老地方当石头,扫兴的环视一圈,决定继续去醉仙林挖酒去。

  “虽然昨天的酒似乎不是神仙醉,可是也难得啊,平日里的那些酒也就只能让自己的脑袋昏上那么一炷香的时间,这可了不得啊,看看能不能再挖出来点。”

  想着,赤火的人影已经出现在林子里,开始劳作。

  茗烟见到纪炀的身影,也慌忙跟了过来,却见纪炀只是停在屋子前面,不一会儿就朝着山坡走去了。

  茗烟探查到秦暮烟仍旧完好无损,纪炀一出门就来关心她的安慰,心里越加的气氛。

  你命大是吗?那看看这次,你还能不能躲过去?

  两眼微眯,茗烟手中缓缓结印,不远处草丛里传出窸窸窣窣的声响,一条通体艳丽花纹的毒蛇就慢慢悠悠的朝着秦暮烟的小屋爬去。

  茗烟身形一动,身形就出现在距离纪炀长年伫立的山坡不远的地方,犹豫一二后,茗烟还是向山上走去。

  走到半山腰,不出意外的被一道屏障阻拦,茗烟不甘心,将自己的声音传了上去。

  “纪哥哥,我能上去吗?”

  纪炀身形未动,只是一道声音同样传递给茗烟。

  “有什么事情吗?”

  茗烟咬牙,这三万年来,他问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每次都听的茗烟想要放弃,可是这样让自己时时仰望的存在,偏偏就站在秦暮烟的身边,凭什么,就因为她是他唯一的侍女?

  “没什么事就不能找你吗?纪哥哥”终于反问了这句话,茗烟内心忐忑,却还是静等下文。

  过了半晌,那平静无波的声音才再次传来。

  “无事的话就走吧。”

  茗烟内心顿时就像是吃了黄莲般苦涩,他没有感情,不懂这些话会伤人,所以不要难过,不要难过。

  茗烟,你可以的。

  自己安慰着自己,无视那让人难过的话,茗烟继续开口。

  “上次见你喜欢喝茶,这就拿了父王的珍藏,千年才能从极寒之地采集一两的雪盐茶,你要不要尝尝看?”

  纪炀扭头:“我没说过我喜欢喝茶,你送给喜欢的人吧。”

  说完,身形一转,又继续向远方看去。

  “可是,你明明就喜欢啊,我看到你一直……”

  “你要是执意要送,就放在那里吧。”

  纪炀似是有什么急事似得,突然就消失在原地。

  茗烟怔了一下,突然就想起纪炀为什么这么急匆匆了,因为秦暮烟,那个小侄女。

  气极了的茗烟,看着手里好不容易从父王手中拿到的雪盐茶,晶莹剔透的颜色,闪耀着点点寒光,刺得手心隐隐作痛。

  茗烟想要发火,却又无处释放,眸光望向纪炀消失的方向,嘴上挂着苦涩的笑意,眼泪却顺着眼角流下,嘴里喃喃出声。

  “即使自己多么努力,你依旧不远愿意多看自己一眼,就连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丫头也比自己重要吗?纪炀哥哥。”

  纪炀赶到秦暮烟住所的时候,正看到秦暮烟整个人都罩在被子里,一边尖叫,一边哭喊。

  还有一条毒蛇徘徊在距离秦暮烟2米开外的地方,似乎震慑于某种东西不敢上前。

  纪炀一挥手,将毒蛇丢出窗外。

  秦暮烟无助的哭喊声仍旧断断续续。

  “救命……救命……有蛇……谁来救救我……”

  纪炀开口道:“毒蛇已经没有了。”

  秦暮烟将信将疑:“真的吗?你可别骗我。”

  纪炀继续道:“真的已经没有了。”

  秦暮烟悄悄从被子缝里向外看,见真的没有了,“哇”的大哭起来。

  一把就扑到了纪炀的怀里。

  “我怕死了,这世界上我最怕的就是蛇了,刚才它还对着我吐信子。”

  眼泪浸湿了纪炀的衣衫,留下点点残痕。

  纪炀用手轻轻触碰秦暮烟脸上挂着的眼泪,想要感受什么,却一无所获。

  秦暮烟见纪炀的动作,虽然不解,但这暧昧的姿势,已经从脸上轻轻抚过的微凉手指,让秦暮烟止住了哭声,脸上又开始微微泛红。

  这一切却调整好情绪,来到门口的茗烟全部看在眼睛。而那条蛇诡异的举动也让茗烟起疑。

  一个没有修炼的凡人怎么会让连天峰特有的五步蛇不敢上前?

  茗烟微微眯起眼睛,眼神恶毒的看着正躺在纪炀怀里的秦暮烟,内心的嫉妒心以及仇恨渐渐占据大脑。

  “秦暮烟,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心里暗暗发誓,茗烟扭头便走,不愿意再看到两人的亲密。

  成功的再次挖出一瓶貌似神仙醉的酒的赤火星君,正打算来找纪炀看看,是不是仍旧昨天那来历不明的好酒,正看到茗烟气呼呼的从秦暮烟的小竹屋方向过来,自己打招呼也不理。

  不在意的继续向前,想到了什么的他也来到小竹屋,正看到两人抱在一起的画面,以及纪炀身上的点点泪痕,内心一个激灵。

  赤火一个大步上前,用手扒拉开还赖在纪炀怀里一脸绯红的秦暮烟,顺便又将衣衫上润湿的部分往纪炀的手上蹭了蹭。

  在秦暮烟不满的目光中,拉着纪炀的胳膊就往外走。

  秦暮烟不明白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棒打鸳鸯的人呢?

  明明两个人正在你侬我侬,竟然直接从人家中间掰开,这是要闹哪样?

  莫非……赤火这家伙……真的喜欢纪炀?

  想到这的秦暮烟站不住了,连忙向外面跑,她倒要看看这两个男人之间是不是有奸-情!

  而察觉到秦暮烟跟上来的赤火直接就拉着纪炀两个人到了夜华宫屋顶,又隔了两道结界,这才悄咪-咪问纪炀。

  “怎么样?有感觉吗?”

  问完,赤火又对纪炀眨眨眼,眼神仿佛再说,你懂得。

  秦暮烟在下面看的直跺脚。

  纪炀微微皱眉,看的纪炀的心也跟着提起来。

  “没有什么感觉。”

  赤火跟着大喘气,却等来这样的话。

  “她不是妖吗?”

  赤火身子顿了顿,看着依旧眼含期待的赤火。

  “你什么时候知道她是妖的?”

  目光余光扫见在夜华宫下面不停张望的秦暮烟,纪炀此时却并不想看到她,一挥手,一层烟雾笼罩,两人的身影也隐在了一片朦胧里。

  两人继续交谈,赤火直接指向纪炀的衣襟。

  “她不是流泪了吗?我还特意抹在你身上了。”

  纪炀扭头看向烟雾外围,秦暮烟似乎放弃,朝着小厨房走去。

  “也许我还没有获得她的真心,又或者这眼泪不是因为真心而流。”

  清冷的声音,波澜不惊的语气。

  赤火这下子算是蔫了。

  “你还记得你千年前一只抱着的那个大蛋,是不是就是这个小丫头。”

  顿了顿,见纪炀不说话,赤火继续道。

  “那时候你还老是让我看这颗蛋长得怎么样来着,看的次数多了,自然就知道这里面的是个妖,而不是那些没见识的所说的仙胎。”

  将怀里的酒收进酒葫芦,赤火难得叹了一口气。

  “见到这丫头的时候我就觉得她身上的气息熟悉,在看到你对她明显不同于其它,更明白了你是为了她的眼泪。”

  纪炀依旧面无表情,却开口说道。

  “我不明白为什么两个人会亲密,也不明白你之前对我说的我们很久以前关系十分要好。但是妖族的真心泪目前只有这个丫头能够给我。”

  “所以你就故意用回忆里残存的画面对她是吗?你觉得这样就能够让她对你有真心?”

  赤火有些着急,他不想任何一个无辜的灵魂收到伤害,更不想有一天解除咒术的纪炀,为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后悔。

  “兄弟,真心是要用真心来换的,虽然对于现在的你来说不可能”

  纪炀看着赤火,点点头。

  “这一世,无论怎样,我会对她负责。”

  赤火微微叹气,没再说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救命,有人欺负妖怪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救命,有人欺负妖怪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