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吃了点苦头
花瑶2020-10-17 22:493,267

  秦暮烟仰躺在向阳的山坡,想着纪炀和赤火两人睡在一张床上的画面,脸禁不住红了红。

  虽然自己是真的喜欢纪炀,可是对于这养眼的画面还是十分喜闻乐见的,也许是上辈子被荼毒太深了,并没有觉得太过害臊。

  况且她也不认为两人之间会有什么,毕竟纪炀是什么样的人,通过这些日子的相处还是知道一些的,喝酒喝多的人,真不应该指望他们的睡相多么雅观,况且明显就是赤火那家会带坏了纪炀。

  阳光温暖而和煦,晒得秦暮烟懒洋洋的,在地上打了滚,脑海里闪现出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纪炀一身白衣从天而将,眉若远山,目若星辰,衣袂翩飞,仿若神明。

  不对,他本来就是神明。

  想到这里,秦暮烟脸上忍不住又挂上了笑意,害羞的在地上打个一个滚,啊,太喜欢青草的香气了!

  茗烟来到纪炀的房间外,轻轻敲了几下门,却并不见回应,虽然已经听秦暮烟说两人还在睡,但还是在门外用神识探了探,发现确实如秦暮烟所说,似乎还要再睡上大半日才能醒的模样。

  茗烟转身想回到大殿,但刚走两步,又向另一边走去。

  来到高处时候,正看见秦暮烟在地上打滚,内心虽然不屑,却也没有想要进一步动作,直到看见秦暮烟腰间挂着的圆球佩饰。

  “金弦铃?!”忍不住低声念出,茗烟的脸上逐渐阴云密布。

  这金弦铃明明就是纪炀的东西,怎么就到了这个丫头身上,那可是纪炀的贴身之物,自己虽然委婉的要过,可是却被直接拒绝了,说是什么故人之物,自当好好保存,怎么转手就给了这丫头?

  难道你的冷漠并不是对所有人吗?

  又想起前些日子两人之间的暧昧,还有昨日里自己的模糊的记忆,茗烟慢慢攥紧了自己的拳头。

  愤怒让茗烟逐渐失去理智,目露凶光,伸手一挥,一道劲风就朝着秦暮烟吹去。

  秦暮烟本就喜欢青草的味道,虽是早晨,但正对着太阳的方向,连天峰的这块草坪却没有什么潮气,躺在上面正惬意,却被一阵风猛地吹起,暗道:“不是吧,龙卷风?”

  呼的一下,秦暮烟整个人就被吹向远方,而后风力一轻,直直的向山下急速坠去。

  虽说没坠落多久,就被几棵树枝给拦腰截住,但那树枝正巧打在肚子上,疼的秦暮烟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痉挛,差点就把早晨的饭直接吐出来。

  秦暮烟挂在树枝上缓慢的挪动到一个安全的位置,慢慢的揉着自己的肚子,缓了好一会儿,肚子上仍旧传来阵阵疼痛,想要大声呼救却使不上力气,再次深呼吸了数次,这才年能提上一点力气对着上方呼救。

  “救命啊……有人吗?纪炀……纪炀……”

  尽量放开嗓子喊了几声,突然就想起这家伙此时和赤火应该还没有睡醒,但想到这山上剩下的两人,秦暮烟犹豫了两下,开口继续喊。

  “救命啊!茗烟仙子……紫砚弟弟……在吗?救命啊……”

    秦暮烟在尝试了几分钟后,腹部不断传来阵阵痛感,呼吸一次就痛一次,心中难受又憋屈。

  “怎么就来了一阵风,还偏偏就把自己吹走了?这里不是仙山吗?怎么还有这种妖风?”

  秦暮烟十分委屈,再次环顾四周,看着距离自己六七米的崖顶,以及崖壁上突起的石头和干草。

  也许……这高度能够自己上去?

  秦暮烟艰难的起身,忍住疼痛,想着上辈子看电视学来的一点点攀岩技巧,一脚踩住一块相对突起的石头,身体紧紧贴着崖壁,缓缓向上攀爬。

  一米,两米,三米……每升高一点,秦暮烟站稳后就会呼救一次,顺便放松自己的身子,没有回应后就继续向上爬,毕竟那几位都是随便一招手,就能够让自己直接飞起来安全落地的仙人,不是吗?

  但,有些时候只有自己才能帮助自己。

  半个时辰后,秦暮烟马上要够到最后一块大石头,她的身体也就能探出去了。但没想到脚下却是一滑,身体再次失重,向下坠去,风呼呼的吹在脸上,秦暮烟有些绝望,这一次还有那么好运被树枝接住吗?多希望这时候纪炀出现,像上次一样,救自己于危难,但……他还在睡啊?

  绝望中,秦暮烟缓缓闭上眼睛。

  下一秒,秦暮烟就跌进一个温暖怀抱,秦暮烟惊喜的睁开双眼,却发现来人竟然是周啸天。

  “周啸天?你怎么在这里?”

  一袭紫衣的男人仍旧潇洒,放浪不羁的站在一个枝桠上看着怀中的小人。

  “差点就认不出了,小烟儿,你这是在干什么?这么有闲情逸致的吗?在练习爬山?但把小命丢了可就补好了。”

  调侃的语气,熟悉的冰凉气息,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偏偏就是他出现在自己身旁,救下自己,虽然说话依旧这么让人讨厌,却让秦暮烟差点感动的落泪。

  “你怎么找到我的?”抽噎了一下,将眼眶中的泪水又憋了回去,看着吊儿郎当的周啸天,秦暮烟有些疑惑的问。

  “小烟儿有危险了,当然就要赶来救了!”周啸天回答的不紧不慢,只是微微用力一提,两人就已经站在了秦暮烟刚刚掉下去山坡上。

  周啸天围着亲睦涯转了两圈,嘴里啧啧两声。

  “真是能耐啊,才这么久不见,就能变成人形了?唉?不对啊,怎么会化形,却连个小山坡都上不来?”

  “不错,不错,那小子对你还是不错啊,啧啧啧,似乎还吃胖了!”

  秦暮烟听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着周啸天似乎在打量什么的眼神,明显又开始带着点不怀好意,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但听到吃胖两次还是让秦暮烟愤怒。

  “你可别再欺负我?我哪里吃胖了!都变成这样你怎么就能对比出来我吃胖了?”

  想着自己在山洞里吃的东西,秦暮烟觉得自己的胃又开始隐隐泛酸,她记得在山洞里的时候,纪炀曾经一连9个月给自己每天的口粮就只有橘子。

  “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你?”

  周啸天理直气壮的反问,声音还带着震惊与不可思议,仿佛质问叛逆的孩子。

  虽然被反问的有些无语,秦暮烟还是忍不住询问:“你来这里做什么?你不是魔吗?来这里被发现了应该不好吧。”

  周啸天嘿嘿一笑,看向略显担忧的秦暮烟。

  “无妨,无妨,那小子不是睡着了吗?”

  秦暮烟瞪着眼睛,有些惊讶:“怎么知道?”

  周啸天双手叉在胸前,一挑眉毛:“这就不是你需要知道的事情了。”

  周啸天伸手想去拉秦暮烟,对方却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

  “你想做什么?”秦暮烟问。

  “带你走啊,之前不是说了的吗?”周啸天看到秦暮烟这样,微微皱眉。

  “我……你之前不是说……在山上的时候带我走的嘛,我现在挺好的。”秦暮烟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一声更是生若蚊蝇:“我不想走。”

  周啸天虽然来的就是就已经料到,可是真的听到秦暮烟这样说,还是忍不住心上微微一酸。

  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鸭子啊,就这样飞了……

  在内心默默哀叹一声。虽然非常想要强行带走这丫头,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即使到了魔界,也是没有什么大用的。

  “算了,你想呆在这里就呆吧,这是隐踪散,可以隐藏行迹,万一有危险就用它,具体怎么用,转动三下瓶塞就知道了。上次走的匆忙……”

  周啸天见秦暮烟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内心有些烦闷。

  “算了……你好好保重,虽然在这山上也是遇不到什么危险,但是像今天这样自己犯笨掉下山的事情,还是要尽量避免才好,把自己笨死了,可没有什么好处。”

  周啸天想要摸一摸秦暮烟的头发,来之前就想了好多次,可是这鸭子精已经变成了小丫头,伸出的手总也落不下去。

  “你好好保重,我走了,一会儿那小子醒了,我就真的只能留下来陪你了。”

  话音未落,整个人就如同一阵烟雾,逐渐消散在原地,只剩下一个小瓷瓶躺在秦暮烟的手心。

  秦暮烟心里有些五味杂陈,再见周啸天没想到自己内心竟然会是这样的滋味。

  毕竟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见到的人……呃……活物,又在一起相处了那么久,即使总被欺负,却也培养出了感情。

  可是自己的内心,清楚的告诉自己要留下来,留在自己心中的那个人身边。

  抚了抚酸痛的肚子,秦暮烟刚想直接躺下,却又觉得太阳的光线已经不像早晨来时那么温和了,相反的反而有些刺目,于是,慢慢的向自己的小屋子走去。

  茗烟将秦暮烟弄下山崖后就又回到了大厅,见紫砚此时正坐在一张小桌子前面发呆,自己的姐姐来了也恍若未觉。

  “紫砚。”茗烟唤道。

  “姐。”紫砚回过神来,看向自己的姐姐。

  “紫砚,你在想什么?”

  “没事,就是突然想到爹爹跟我说的话,说传言第一妖已经现世了。”紫砚有些茫然。

  “姐姐,你说妖怪长什么样子?”

  茗烟看着有些疑惑的弟弟,坐在了他的身边。

  “妖怪。各个都是异常的丑陋,即使个别有迷惑人心智的外表,内心也是肮脏不堪,满腹谎言。”

  茗烟想着3万年前的某人,以及纪炀看着那人时的表情,双手禁不住用力攥紧。

  “紫砚,若是有一天你发现了妖怪,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姐姐,莫要让这世间因为妖怪,而变得不太平。”

  紫砚见姐姐认真严肃,面部紧绷,忍不住点点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救命,有人欺负妖怪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救命,有人欺负妖怪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