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他们喝醉了
花瑶2020-10-14 10:383,266

  红色太阳升起又落下,月亮却一直安安静静的挂在夜华宫宫顶,似乎不敢离开,更让这个精致的宫殿显得神圣又庄严。

  秦暮烟的脸皮修复了一天之后,终于自我感觉好了许多。

  纵然被纪炀看了许多糗事,但这一次还是让身经百战的秦暮烟感觉,“没办法在男神面前好好做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了。”

  浑身覆盖着可以闷死自己的污垢,秦暮烟只要想想,就一点食欲都没有了,甚至还有将自己昨天吃的饭吐出来的冲动。

  而那个茗烟仙子又去而复返,看着人家在天上缥缈的身姿,行走时婀娜的身段,特别是在路过自己时,散发出的阵阵花香的气息,秦暮烟是彻底没有自信了。

  其实……他们在一起真的更般配。

  晃晃悠悠,失魂落魄的走到山坡上,路过自己被丢进的小溪时,秦暮烟一个闪身就跳了进去,干脆利落,冰凉的泉水霎时间刺激得秦暮烟神经紧绷,缓缓让水没过自己的嘴巴、鼻子、眼睛,最后直至头顶。

  窒息的感觉缓缓袭来,秦暮烟猛地钻出来,水花四溅,惊得水旁刚想要喝水的野鸭子嘎嘎的跑开了。

  “连你也嫌弃我,是么?”

  秦暮烟浑身湿漉漉的坐在溪边的大石上,忍不住想:上辈子自己也是这样嫌弃自己吧。

  “明明什么都做不好,偏偏还想着自己可以还清弟弟无底洞一样的债务,结果呢?”

  天上云朵飘啊飘啊,飘向远方,太阳又从云朵后面露了出来。

  秦暮烟抬起手来,想要遮挡微微刺眼的光线,却看到自己的手上竟然缓缓浮现出鹅黄的羽毛,转瞬又隐去,还是手指的模样,不禁轻嘲。

  “就跟这辈子一样,明明是个什么都不会的鸭子精,还妄想着可以追到众人仰望的神。”

  纪炀的俊脸嗖的一下,就遮盖了秦暮烟看向天空的眼睛,紧接着一双唇就贴在了秦暮烟微张的唇上。

  温温热热,暖暖甜甜……还有一点辣辣的味道,是毛血旺。沉迷的秦暮烟猛然瞪大眼睛,却感觉对方撬开了自己的嘴巴,有暖暖的气流流进自己的嘴巴。

  这……是在安慰自己吗?

  秦暮烟醉了,眼睛缓缓的闭上,呼吸却渐渐急促起来,心脏“嘭嘭嘭”的乱跳。

  而就在秦暮烟觉得自己几乎要心脏骤停的时候,纪炀终于移开了嘴巴。

  秦暮烟从大石头上坐起来,身上依旧湿漉漉的,忐忑不安,脸蛋绯红,不敢看纪炀。

  而纪炀却什么都没说,转身直接走开了。

  “什么情况,还是亲完就走,长得帅就这么不负责的吗?”秦暮烟微怒,快走两步直接拦在纪炀的身前。

  “你有什么事情吗?”平静的语调,带着询问的意思,直接就让秦暮烟炸毛了。

  “你说我什么事情?”

  “……”纪炀看着秦暮烟,似乎不解为什么秦暮烟会这样子问。

  “你刚刚亲了我!”秦暮烟瞪着眼睛问。

  “嗯”纪炀平静的回答。

  “你喜欢我?”秦暮烟直接了当的开口,问完整颗心又开始狂跳,期待的看着纪炀,脸颊绯红。

  纪炀摸了摸秦暮烟的头发,看着她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望着自己,却并没有回答,缓缓将其抱在怀里。

  纪炀低低开口:“你不要寻死,不值得。”

  他以为自己是要寻死吗?

  秦暮烟想虽然出了糗,可是只要他不在意,也就没什么关系了?

  两人分开后,秦慕烟是哼着小调回自己的屋的,秦暮烟跳到床上,闻着自己身上散发出的香气,禁不住又想起刚才那一吻,还有那个拥抱,想着想着就进入了梦乡。

  而他不知道的是……

  夜华宫屋顶,赤火正拿着酒葫芦小口的喝着酒,时不时还发出一声赞叹。

  “这醉仙林里面果然有好酒。”

  “你说什么呢?”

  修长的身影落下,纪炀清冷的声音却吓得赤火一个激灵挺直了背部。

  “没什么。”若无其事的收起葫芦,赤火转移话题。

  却见纪炀挨着赤火也坐了下来,葫芦就直接到了纪炀的手中。

  轻轻嗅了嗅葫芦里面散不出的明显不同于昨日的酒香,纪炀并没有去责怪赤火又去自己的林子里挖酒,而是自己也喝了一小口。

  真正的好酒可是有自己的禁制的,这只会炼丹的家伙可翻不出来。

  赤火稍稍松了一口气,问道:“我今天看见了。”

  “嗯。”

  “你怎么不好奇我看见什么?”

  “我和那丫头……”

  “她是妖。对不对?虽然被你掩盖了,但是你根本就不会……”

  “不会什么?这些事情……你不用管。”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你也不用掩饰。2000年前将我从连天峰撵走我就知道了……”赤火幽幽的开口,声音略带一丝不满。

  纪炀的思绪似乎回到了从前,缓缓道:“因为你那时候实在是太讨厌了,可是为什么讨厌,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

  “你……这不是你的错,我从来不怪你”,赤火向后仰躺在屋顶,顺道夺过酒壶,喝了一大口,又道:“但那个姑娘虽然是只妖,但是她是无辜的,你可不要错伤了她。”

  纪炀答道:“她挺健康的,这次也只是略微元气紊乱,休息几日就好。”

  赤火微微一叹气,心里暗暗想:“一个没有感情的人,怎么会懂情伤?”

  将酒壶又递给纪炀:“这葫芦里可是还有两瓶神隐酿,你要不要跟我一醉方休?”

  纪念接过酒壶,又喝了一口,看着升起的月亮,没有说话。

  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直至天将明,赤火才扶着纪炀向后面的屋子走去。

  睡的十分香甜的秦暮烟,在被阳光叫醒的时候,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充满了活力,在花费了好一会儿,从衣柜里挑了一间桃粉的衣服后,秦暮烟满意的在镜子前面转了圈,出门做饭去。

  茗烟和弟弟紫砚此时刚巧走到夜华宫外,见到秦暮烟焕然一新,十分开心的样子,茗烟本来还不错的心情,瞬间不好了。

  在厨房忙碌了半晌,秦暮烟在出来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几样小菜,摆上桌,却见紫砚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旁边。

  茗烟的脸色不是很好,不满的看着自己的弟弟。

  而另外两个人却不见踪影。

  秦暮烟向纪炀的房间走去,敲了几声,却没有应答,就直接推开了门,却看到一个非常……呃……刺-激的画面。

  惊得秦暮烟长大了嘴巴,只见微风拂动,粉色的纱帐被风吹来,有些凌乱的床上,两个人睡的正酣,直挺挺的躺在那里的纪炀,身上正挂着睡的五迷三道的赤火,两人均是发丝凌乱,纪炀更是多了点凡尘的气息,因为被赤火的一条腿压着的缘故,眉头微皱,明显睡的不好。

  浓浓的酒气飘散过来的时候,秦暮烟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

  一把推开挂在纪炀身上的腿,将赤火摇醒,对方一副睁不开眼睛的样子,气的秦暮烟又将他向床里面推了推。

  纪炀微皱的眉头慢慢舒展开,呼吸仍旧平稳,秦暮烟又将被子给两人盖好,慢慢退出了房间。

  于是只得叫上不请自来的两人一起吃饭。

  饭桌上,当秦暮烟夹了第一口菜,紫砚的吃货本性彻底暴露,比之赤火犹有过之。

  茗烟仍旧站在一旁,也不坐,只是一双秋水的眸子,不断散发出寒气,让秦暮烟感到非常的不适。

  “茗烟姐姐,你要不要也坐下来吃一点?”秦暮烟试探着开口,不明白这漂亮的仙子哪里来的火气,弄得一点都不仙了。

  “不用。”茗烟直接了当的拒绝,态度远没有在纪炀面前时候的春风拂面。

  明烟见秦暮烟尴尬的继续吃饭,问道:“纪炀上神呢?”

  秦暮烟正想夹菜的手僵了一下,想到刚刚看到的画面,有些别扭,但还是答道:“还在睡,似乎喝多了。”

  茗烟听了这话,虽然吃惊,但想到赤火层出不穷的花样,以及喜欢藏酒的毛病,难免就会有一些让神仙喝醉的,便也不再说话,只是视线仍旧盯着吃饭的两人。

  秦暮烟虽然无语,但也勉强自己无视那道视线,吃饱之后,直接交代紫砚洗碗,就飞也似的逃开了。

  茗烟见屋子内只剩下姐弟二人,直接坐在了还在狼吞虎咽的紫砚面前。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哪里有一点优雅仙士的样子?”

  “姐,真的是太好吃了,我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人间的美味,果然是名不虚传啊,你看这猪肉沾染了这峰上的仙气,完全不属于仙宫御养的灵食,十分美味啊,你就尝尝看,吃一点无碍的。”

  紫砚一脸真诚的看向自己的姐姐,心里也在盘算自己的小九九,只要自己的姐姐尝上一口,一定会被俘获,到时候就不会再对自己挑三拣四,不让自己实现尝遍天下美食的愿望了。

  茗烟一脸怀疑的看向自己的弟弟。

  虽然对紫砚的话充满怀疑,但这周围也没有人,也实在是好奇,为什么连高高在上的纪炀也不拒绝这丫头做的粗野食物。

  拿着筷子夹了一口凉拌的小青菜,顿觉口内清新又鲜香无比,带着食物特有的味道,让茗烟微微眯起了眼睛。

  “确实还不错。”虽然不想承认,但对着自己的亲弟弟,也就没有那么多的讲究。

  “用这峰上的食材作饭,倒也并非全是有碍修炼的东西,你既然想吃就继续吃吧。”

  见自己的弟弟露出甜甜的微笑,茗烟后又补充了一句:“但你也注意自己的吃相,这样实在是不成体统。”

  紫砚听罢,只得让自己的动作优雅那么一点。

  茗烟本想出去,但见周围无人,也就坐下来陪着自己的弟弟喝了一碗粥,这才出门去寻人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救命,有人欺负妖怪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救命,有人欺负妖怪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