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差点被自己的污垢闷死
花瑶2020-10-14 10:381,886

  这画面瞬间激起了秦暮烟的好胜心。

  回到房间的秦暮烟,看着手掌心两粒圆滚滚的丹药,耳边响起了赤火大嗓门的话。

  “一次一粒,隔一个月再吃第二粒。”

  圆滚滚的丹药散发着诱人的香味,一种说不出是什么水果的香气,甚至还有点像秦暮烟思之如狂的榴莲,香味不知不觉间侵袭着秦暮烟的大脑。

  这丹药可以让皮肤变好,有排毒养颜的功效,多么老套的广告词,出现在这一世,又从赤火的嘴里面蹦出来,这让秦暮烟觉得赤火是不是也是穿越的。

  但是,怎么可能?

  秦暮烟拿起一颗塞进嘴里,嚼了嚼:“什么味道也没有啊。”

  但紧接着,秦暮烟感觉一股暖流窜进自己的胃里,然后慢慢扩散到四肢百骸,秦暮烟舒服的叹了口气,那暖流也慢慢消失了。

  有点意犹未尽的秦暮烟等着接下来的反映,却发现……没有了!

  什么感觉也没有。

  “就这?”

  下意识的看向掌心的另一颗丹药,秦暮烟一狠心,一咬牙直接也塞进了嘴里。

  “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于是,又是同样的暖流,舒服的叹了口气,浑身暖洋洋的,舒畅的感觉让秦暮烟直接和衣躺下,迷迷糊糊间,思绪也开始漫无目的的飘散。

  想起今天厨房里剩下的猪肉,就要起身去看看,身子一轻,头一歪,便不省人事了。

  秦暮烟的身体慢慢被紫色的荧光环绕,紫光一闪一闪,逐渐将秦暮烟的身体整个覆盖。

  当纪炀站在山头的时候,习惯性的神识一扫,却发现那间刚刚建好的小屋内,秦暮烟气息十分微弱,时断时续。

  不明所以的他走进了秦暮烟的小屋,却见一个人形的物体正摊在床上,一层厚厚的污垢覆盖着,里面包裹着的正是连吞两颗“玉颜丹”的秦暮烟。

  虽然浓郁的刺鼻气味让纪炀下意识就要退出去,但最终他只是屏住了鼻息,用了十几遍净尘术将秦暮烟浑身上下清洁了数次,在看到秦暮烟皮肤都有些微微发红之后,这才忍住再用一次静尘术的冲动,将秦暮烟丢进了半山腰的小溪内。

  冰冷的溪水刺激的秦暮烟一个激灵,一下子就清醒了,虽然感觉整个人依旧浑浑噩噩,似乎是从上辈子都没有吃过东西的样子,看到周围潺潺流动的溪水更是忍不住猛喝几口。

  纪炀看秦暮烟这个样子已经了然,秦暮烟是吃错了药,或者说是吃多了。

  “赤火给你的两颗丹药吃完了?”

  “对,有没有吃的?我感觉我可以吃下一头牛。”

  “没有牛,昨天的猪倒剩下大半只。”

  于是秦暮烟风风火火的从水里爬上来,急匆匆的跑向山上耸立的建筑,仰起头看了看距离,又停了脚步。

  “你能不能送我上去,我实在是没有力气了。”秦暮烟哀求。

  纪炀轻轻一送,一朵小点的云就把秦暮烟托了起来,将秦暮烟向山上送,纪炀也随后跟了上去。

  而再次来到厨房的秦暮烟,先是直接拿了根黄瓜塞进嘴里,咔嗤咔嗤的大嚼,而后直接在一个锅里烧上水,另一个锅里淋上些油,看着灶台却又犯了愁。

  嚼着黄瓜见纪炀刚巧走到门口,秦暮烟稍稍一犹豫还是开了口:“你会不会生火?”

  于是,还在连天峰醉仙林里忙碌着挖酒的赤火又出现在了厨房里,看着咬着西红柿的秦暮烟,微微叹气。

  小厨房又冒出了袅袅炊烟,纪炀乘着云再次到最高峰处,开始了又一天的凝望。

  秦暮烟是直接在厨房吃饱的,整个饭量是昨天的三人份。

  在满意的坐在饭桌上,喝着自己泡的桃子茶的时候,终于有心思去质问赤火和纪炀。

  “为什么我会在池子里?”

  “太脏了,洗洗。”纪炀夹了一筷子毛血旺里的豆芽,慢条斯理嘎吱嘎吱的嚼着。

  秦暮烟低头看看自己微微发红,隐隐还有些痛的皮肤:

  “你给我洗的澡?”慌忙做出一副似乎受了欺凌的样子,微红着脸看向纪炀。

  而夹了一块猪肝的纪炀却是用左手轻轻掐了一个诀,秦暮烟就觉得浑身微微一凉,似乎一阵风吹过似得。

  在看自己身上,刚刚在厨房里面皱皱巴巴,还粘着可疑酱料的衣服就瞬间干干净净,似乎还有一点草木的清香。

  秦暮烟恍然,继续追根溯源,瞅着筷子几乎要看见残影的赤火。

  赤火感受到了被盯着的杀人视线,老实交代。

  “可不是我的错啊,跟你讲过了的,是你自己非要一次吃两颗,差点就出大事了。”

  虽然没有亲眼看见摊着一身污垢的秦暮烟,但光是想想就让赤火夹菜的动作一顿。

  摇头将这个画面赶出脑海,赤火继续吃自己饭。

  回想到昨天似乎是得偿所愿的茗烟带着一脸幽怨的弟弟,腾云而去的样子,赤火就一阵傻笑,“紫砚老弟,别说我抠门,实在是你走的突然啊。”那两人说是去取什么雪盐茶,啧啧啧,真是……

  “有些人就是没口福。”

  秦暮烟见赤火似乎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的样子,就又去问纪炀。

  “为什么说我脏啊,我刚洗过的呀!”秦暮烟一脸不解的看向夹着一筷子蒜苗的纪炀。

  而上神慢条斯理的将菜放进嘴里,嚼了几口缓缓咽下。

  “你多服了药,差点被自己排除体外的污秽之物闷死。”

  这句话把酒足饭饱的秦暮烟炸的僵在了原地,就如一个惊雷在秦暮烟的耳边炸开。

  “……被自己排出体外的污垢闷死?!”

  下一秒,看着不以为意的两人,秦暮烟飞也似的跑掉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救命,有人欺负妖怪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救命,有人欺负妖怪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