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 王爷在上(十六)
糯米卷2021-04-21 23:053,120

  “皇上。”周公公在容帝耳边悄声道,“听说那个关在临安王手里的刺客……逃跑了。”

  容帝眼神微变。

  “……跑了?”

  “是呀,听说还打伤了临安王的一个暗卫。”

  “……也好。”容帝沉吟。

  这样,事情就不会再发展下去了。

  无论如何,他也不希望晏珹查出幕后之人是谁。

  使臣府。

  “你说什么?!刺客跑了?”元荣大怒。

  随从:“是啊……大人,您为何帮那个临安王留下刺客,现在人逃了,这件事还怎么查啊?”

  要他说,就该直接听容帝的,交由大理寺审理。他家大人无端被行刺,这还没查清楚呢,人就给跑了。

  那临安王到底是个不中用的,他家大人真是看错了人。

  元荣眯着眼猜想,难道幕后之人和晏珹有关系?

  晏珹是故意把人放走的?

  几经思虑,他变得谨慎起来。“……看来,我得赶紧启程回茂国了。”

  随从不解,“大人,刺杀的事还没弄清呢,怎么就要回去了?”

  元荣骂道,“人都没了,还查什么?再留下来,怕是老子命都要没了。”

  随从还是有点没懂。

  “快,随我进宫,跟容帝说一声,我们明日就回茂国。”

  “是……”

  听闻他要走,容帝也没过多阻拦。

  “既然如此,晚上朕便为使臣大人举办一场送别会,大人遇刺的事,待朕抓到那刺客,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给元大人一个交代。”

  元荣:“那就谢过陛下了。”

  他现在是看谁都怀疑,所以容帝这会儿嘴里说的话,他也压根没信个几分。

  等他回了茂国,容帝还真能给他个交代?

  说笑呢。

  多半最后是不了了之。

  以往使臣回国的最后一场送别会,都是在皇宫里盛大举行。容帝都会以最丰盛的礼仪送别外国使臣,以体现容国的国力繁盛。

  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所有能来的大臣都盛装到场,不少还携着自家的家眷,脸上都洋溢着欢快。

  太监宫女们来往于人群中,呈上一道又一道玉盘珍馐。不远处的戏台上,衣着华美的戏班子咿咿呀呀地演着戏。

  人们推杯换盏,互相交谈,气氛热烈。

  卓溪坐在男人身侧,打量着最上方的容帝。

  容帝似乎兴致并不高。他看着戏,时不时喝口酒,神情有些疲倦,黑眼圈也很明显。

  卓溪发现,容帝的五官长得和晏珹没有多少相似之处。如果要说哪里最像,可能就是鼻子。

  容帝的眉眼也比晏珹看起来柔和一些,看起来更平易近人。

  相较于容帝,晏珹的眉目更凌厉,眸色也更淡些。

  这也让男人看起来永远带着疏离感。

  但还是晏珹最好看。卓溪心想,这容帝一看就是天天熬夜的人,哪像晏珹一样作息健康每天到点就睡,所以底子好,皮肤也好。

  013:……人皇帝日理万机,天天熬夜那不是很正常。

  不过它也承认,虽然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论外表,那还是目标人物优秀得多。

  ……不对,它怎么被宿主给带偏了,它才不是只看脸的系统!

  “阿溪。”太子笑着走过来打招呼,“几日没见,最近还好么?”

  晏珹漫不经心地瞥过来。

  卓溪起身,“挺好的……”

  “……我听说了。”晏宛凑近安慰,“皇叔心情还好吧?那刺客跑了便算了,以后总能再抓到的。”

  原来是关心晏珹。卓溪有点好笑,也压低声音说:“你皇叔没事。话说,太子殿下似乎很仰慕王爷?”

  晏宛有点不好意思:“嗯……毕竟皇叔曾经那么厉害,我一直对带兵打仗,征战沙场之人很有好感。”而要说他从小最崇拜的将领,那当然是晏珹了。

  可以说他童年就是听着晏珹在战场上的那些传奇过来的。

  少年人心思纯,脑筋又直,认定了什么,便不会那么轻易改变。所以哪怕晏珹如今坐上了轮椅,太子心中对于他的崇敬之情仍然存在。

  他眼睛有些亮亮地看向晏珹,却见男人正微眯着眸望着他们。

  太子顿时有点疑惑:皇叔这是在看什么呢?

  太子刚和卓溪聊了没多久,就被容帝叫了过去。

  容帝沉沉看他一眼,问:“宛儿,你和那少年关系似乎不错?”

  晏宛笑着答:“是啊父皇,我和卓溪是朋友。”

  “……朋友?”容帝眼神有些古怪地看了眼临安王身边少年。

  太子继续道:“您不知道,卓溪是个很有趣的人。”

  不仅为人直爽,还保护过他。

  自打上次亲眼见过卓溪的身手,晏宛对他的喜爱更多了几分。

  太子善文却不能武,所以他始终对身手厉害的人容易产生敬佩之感,就像他崇拜晏珹一样。

  但容帝并不理解他的心情,闻言只是淡淡地点了个头。

  “宛儿,还是该多花些心思在学习处理政事上面。”他轻叹道。

  晏宛表情暗淡,“……是,儿臣知道了。”

  他就知道,他的父皇永远只会对他说这种话。

  因为他是太子。

  他的父皇想要的,只是一个聪慧懂事,会治国的接班人罢了。

  卓溪奇怪道,“晏宛这是怎么了?感觉有点垂头丧气的。”

  看这场景,倒像是被容帝说了什么似的。

  晏珹淡漠看了上面的容帝一眼,收回目光,眼神略嘲讽。

  一国之君,大好江山。

  他从来都不想要。

  他曾经想要的,只是守住那一片边境。

  可后来,他们连那都要从他手中夺去。

  如今,也该是让那些人清醒的时候了。

  “奇怪,使臣大人刚才说去出个恭,我瞧他带着两个随从去了,怎么这会儿还没回来?”坐在元荣旁边的某个大臣纳闷道。

  另一个大臣也说:“是啊,这好像去的有点太久了。”

  这边的动静引起了容帝的注意,他皱眉道:“两位爱卿,怎么了?”

  两人把事情说了。

  容帝刚才喝着酒,精神有些恍惚,竟然压根就没发现元荣带着随从离席的事。经两个臣子一说,他心里咯噔一下。

  一旁的太后也站起来,面露焦急:“什么?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容帝安抚:“……应当没事,毕竟这是在宫里,还有侍卫们在呢。”

  虽然这么说,但他内心升起了不安的感觉。

  他下令让侍卫们赶紧去寻找元荣。

  太子也有些焦虑,和卓溪对看了一眼。

  卓溪心道:恐怕是晏珹放的鱼饵上钩了。

  晏珹双手放于扶手上,面色淡然。

  背后的大鱼上钩了,自然,也该收网了。

  因为元荣迟迟没有回来,众人的兴致都不太高了。他们隐约察觉到,也许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侍卫们还没传回来消息。上头的容帝双手于袍袖下紧握成拳,神情凝重。

  众人焦急地等待着。

  终于,过了一会儿,一个侍卫有些匆忙地来到容帝跟前。

  “……启禀皇上,元大人他……”侍卫语气慌乱,“我们在一处宫道旁发现了元大人,他……他已经……”

  不需要他说完,容帝已经明白了他想说的话。

  众人也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元荣就这么没了?!

  这、这可是在皇宫里啊!

  那刺客到底是有多大的能耐,在皇宫里都敢下手!

  侍卫讲述了他们发现人后现场的样子。

  “元大人那两个随从,似乎都是被药迷晕然后再杀害的……他们身上看着没有打斗过的样子。而元大人半躺在地上,背靠宫墙,喉部有一处致命的割伤……”

  发现人的时候,早都没救了。

  容帝脸色非常难看。

  “……”他闭了闭眼,说:“刑部赵大人,把尸体带去检验。”

  被点名的官员忙站了出来:“是,陛下。”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应该没有多少人能够睡得着。

  刑部更是通宵加班。

  次日,赵大人将一份关于元荣和他两个随从的尸检结果呈给了容帝。

  “根据元大人喉部的伤口来看,凶手是用的一柄短刀,下手可谓是快准狠。至于那两个随从,都是被迷药迷晕后一刀穿心。”刑部侍郎低头禀报。

  朝堂上,太子晏宛面色微变,“短刀……本宫记得,之前那个刺客用的就是短刀。”

  有大臣不解,“可是那个刺客武功应当没有这么高强吧?他是怎么做到一个人潜入皇宫,还躲过那么多的侍卫对元大人下手的?”

  赵大人顿了顿,沉吟道,“你说的对。所以此事只有一个解释,并不是那个刺客的武功有多高强,而是……宫里有人跟他里应外合。”

  众人一惊。

  然后他们下意识的,就看向了人群中位于最前方的临安王。

  毕竟那刺客是从临安王手中逃跑的,这会他们还真没办法不怀疑对方。

  男人对他们的视线恍若未觉,只是将目光投向了龙椅上的容帝。

  容帝把一切收进眼底,本来就疲惫的面容更显委顿。

  元荣作为茂国使臣,就这么死在了容国,茂国多半是不会善罢甘休。

  所幸最近茂国忙着内斗,茂国大皇子和其他皇子为了争帝位正斗得火热,大概不会那么有空闲来管自己手下一个幕僚的事。

  但这件事,他终究需要给出一个交代,否则便会落人口实。

  “……关于茂国使臣被刺杀之事,现在朕正式命令大理寺接手此事,务必要在半月之内,同刑部一起,给朕将那个刺客缉拿归案。”

  “是——陛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攻略目标人物(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攻略目标人物(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