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王爷在上(十五)
糯米卷2021-04-21 23:073,156

  晏珹从未觉得,那样一团小小的存在,可以如此温暖。

  重新醒来时,颈窝处已然被卓溪熨帖得暖洋洋。

  卓溪还没有醒。

  男人本想起身,终究是没有动作。

  日光投进房中,卓溪才懒洋洋地醒了过来。

  他最先感受到的,是男人身上那种特有的,清淡的气息。

  那大概是来自于对方常用的熏香,以及对方身上自带的气息的融合。和晏珹在一起待久了,卓溪对于这种气味的记忆变得挺深刻。

  它就像晏珹这个人,闻起来清清冷冷的,却又带着莫名的吸引力。

  卓溪有些享受地靠着男人的脖子,伸了个懒腰。

  然后他就感觉到,自己身体靠着的那部分肌肉微微一紧。

  他反应过来,男人应该已经醒了。

  做都做了,卓溪此时倒是一点都不心虚。他立起上半身,两三下跳上男人的胸膛,兔子眼直直看向对方。

  晏珹与他对视。

  “本王的床,比较好睡?”

  大概是刚起床的原因,男人的声音比平时更有磁性。

  听得卓溪的兔子耳朵都抖了抖。

  小小的一团趴了下去,有点肉的包子脸埋在前爪里,只用眼睛盯着男人。

  晏珹神色淡淡:“别装傻。”

  卓溪:你才装傻,这明明叫卖萌。

  他有点不服气。

  于是下一秒,兔子变成了长发少年。

  卓溪撑在男人上方,玻璃珠一样黑白分明的眼睛含着笑,居高临下地望着对方。

  “对啊。”他笑着说,“不过不是因为床。”

  “是因为你呀。”

  少年用还未长开的清脆嗓音说。

  虽然被他以这种姿势压着,晏珹神情依然未变。他眼眸微眯,注视着少年明媚的笑脸,心里微微一紧。

  二人距离极近,呼吸都仿佛交缠在了一起。

  “攻略进度百分之五十。”系统的声音在卓溪脑海里响起。

  卓溪笑得更开心了。

  他知道,男人并非没有动心。

  这就够了。

  见他从晏珹身上撤开,系统疑惑地问:“宿主,这种时候你怎么就不继续了?”

  卓溪:“我怂。”

  系统:“哈?”

  卓溪叹气:“你不懂。”

  喜欢归喜欢,可让他现在就跟晏珹发生点什么少儿不宜的事,他还没做好那准备。

  所以,撩一撩也就得了。

  安福早就端着洗漱用具在外头侯着,等晏珹一醒,他就会送进去。

  可眼瞅着卓溪从房间里出来,安福和隐藏在暗处的暗卫脑子里同时冒出了一个问号。

  卓公子这是……在王爷房里过了一夜?

  卓溪整个人神清气爽,睡得足了,可谓容光焕发。

  临安王就在屋里,他们是谁也不敢开口,谁也不敢问。只是心里对二人的关系,又有了番更深层次的认识。

  这……都直接过夜了。

  关键卓溪看起来还很高兴的样子,可见昨晚两人是度过了一个十分美好的夜晚。

  安福忙停止脑补,和卓溪打了个招呼:“卓公子早……”

  卓溪笑眯眯回了他一句,然后看了看他捧着的东西,说:“我帮你拿进去吧。”

  安福也没犹豫,见他伸手,就交给了他。

  卓溪和他家王爷相处得越发自然,安福看在眼里,也为二人高兴。

  一方面他挺喜欢卓溪的,另一方面,他对临安王的畏惧随着这段时间,也逐渐变少了。

  还有就是,安福觉得王爷身上那股寒气,似乎稍稍减轻了那么些。

  这一切,都是因为卓溪呀。

  安福只想做个称职的侍从兼管家,对他来说,自然乐意看到这些变化。

  所以当卓溪陪着临安王出门时,他欣然接受了,并表示自己会好好留在王府里,打理好府里的事务。

  “晏珹,我们要去哪儿?”卓溪问。

  晏珹:“买书。”

  卓溪:“那咱们就这么走着去么?”男人似乎并没有坐马车的打算。

  “不远。”晏珹淡道。

  卓溪本来以为男人真的是去买书,但后来他发现,晏珹的目的好像并不在此。

  书屋老板似乎认识晏珹,见了他们有些诚惶诚恐。晏珹径自去到书架旁挑起了书,老板只好把目光投向了卓溪。

  卓溪笑笑,安抚对方:“没事,您不用管我们,去忙就行。”

  “啊,是……”

  卓溪朝晏珹走去。他看了看,男人挑选的都是些史书,是那种让他一看就脑子发沉的。

  不禁有点佩服对方,什么书都看得懂。

  对他来说,这书里每个字他都认识,组合在一起却难懂得很。

  他也拿了本民间小说看起来,这书里写的就是个类似于痴情千金恋上穷酸书生的故事。

  他看着看着突然一愣,不对,这些书上的文字看起来挺繁琐的,他却认识,难道他本来就是这个朝代的人?

  卓溪唤了声系统。

  013说:“当然不是这个原因。是因为来到这里以后,你就会自动适应这里的文字。”

  “原来是这样。”

  晏珹在书屋里逛了逛,只随意买了一本,然后便去了一家酒楼。

  男人要的是个封闭式的雅座,就在一楼。

  卓溪环顾了下,直觉对方来这里应该不仅仅是吃顿饭。

  不过这里的菜确实挺好吃的。

  他尝了两口,问:“晏珹,你是在等人吗?”

  男人微微颔首。

  等谁?

  卓溪正猜想着,那个被等的人倒是恰好来了。

  那是个模样风雅的青年,青年推开雅间的门,朝晏珹微微一笑,反手将门合上。

  “王爷。”对方轻声唤道。

  晏珹嗯了声。

  青年目光转向座位上的卓溪,笑容依然得体。

  他在晏珹另一侧坐下,悠悠然沏了杯茶。

  那杯茶被递到了临安王的手边,青年淡笑:“王爷,请。”

  晏珹看他一眼,接过杯子,缓缓喝了一口。

  卓溪把两人的互动看在眼里,这幅和谐的画面突然让他心里有点奇怪。

  这人是谁?

  为什么看起来和晏珹似乎关系挺好的样子。

  感受到他的视线,青年微笑着看向卓溪:“我叫陆禹,是朝中官员,也是……王爷的人。”

  卓溪:?

  最后这句话听着怎么这么让人不舒服呢,什么叫晏珹的人?

  “啊,或许不应该这么说。”陆禹对他眨眨眼,“其实我只是王爷在朝中的一个帮手罢了。”

  卓溪:……

  看着少年脸上的表情变化,陆禹没忍住,低笑了声。

  晏珹沉声道:“陆大人。”

  “好了好了,不逗小公子了。”他摇摇头,正色道,“王爷,是时候进行下一步计划了。”

  晏珹:“明日,就把饵放出去。”

  卓溪听了个大概,心里也有了点计较。

  他好奇道,“晏珹,你打算把那个刺客放了,钓出他背后的大鱼?”

  男人注视着他,没有开口。

  陆禹有些惊讶,“小公子好生聪明。”

  卓溪露出一个含蓄的笑:“还行吧。”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陆禹笑得意味深长,朝晏珹举了举杯。

  “王爷,那幕后之人,定然还会出手。”

  晏珹:“嗯。”

  卓溪摸摸鼻子:“这个幕后之人……到底是谁?”

  见陆禹要开口,他又阻止了对方:“算了,还是先别告诉我……我想自己猜。”

  不然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不是么。

  陆禹忍俊不禁。他看了看临安王,对卓溪说:“若是小公子想知道,王爷大概是不介意告诉你的。不过既然你想自己猜的话,那我就不多嘴了。”

  卓溪开始有些欣赏起这位陆大人,对方生了颗玲珑心,为人也挺有风度的。

  系统:“不知道是谁,刚才还吃醋呢。”

  卓溪:“……十三,收声。”

  系统:“嘁。”一切尽在不言中。

  陆禹没有待多久。

  一炷香时间后,他就离开了。

  卓溪带着点好奇,问男人:“原来朝廷里还有你的人,这位陆大人看着挺好玩的,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听见他对陆禹的评价,晏珹静静将目光落在他脸上。

  卓溪和他对视,眨了眨眼。

  “几年前,本王曾于边境救过一处村庄,陆禹就是那村庄里的人。”

  卓溪:……这似曾相识的英雄救美的桥段是怎么回事。

  他抿嘴,“所以……他帮你也是为了报恩?”

  晏珹垂眸,卓溪带着些不高兴的表情落入他眼中。

  眸色渐深,他低声道:“是。”

  听见这个回答,卓溪感觉心里起了点小疙瘩。他抬起眼,望着男人英俊的面容,没说话。

  他想,其实男人身边不止有他一个想对他好的人。那位陆大人是,兴许还有别的什么人也是。

  人家至少还是个真真正正的人,而他连人都不是。

  这竞争起来,真是完全没什么赢面啊。

  他始终只是靠着厚脸皮黏在对方身边,说不定晏珹心里其实对他烦得不得了。

  这样想着,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有点低气压。

  系统:“宿主,你这是真的陷入爱情了啊。”

  卓溪:“十三,攻略进度到一半,是不是说明晏珹对我还是有好感的?”

  “当然了。”系统说,“宿主,不要小瞧自己的魅力。”快自信地支棱起来。

  卓溪的自我怀疑来的快去的也快,他想了想攻略进度,心情又好了起来。

  厚脸皮又怎么了?

  他卓溪喜欢的人,就一定要追到手。

  不是人又怎么了?

  他还能变成兔子给晏珹卖萌呢。

  而且,晏珹还不排斥自己上他的床呢。

  卓溪有点骄傲地想。

  “十三,我觉得你之前有句话说的很对。”他突然道。

  系统有点纳闷:“哪句话?”

  卓溪:“培养感情,一定要多睡睡。”

  系统:“……宿主,我怀疑你在开车。”

  “开车?开往幼儿园的车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攻略目标人物(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攻略目标人物(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